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杀人救人(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将神识往石板路上沉下去,他怕这里又跟外面那条通道一样,搞些翻板,那就麻烦了。

果然神识没沉下去多久,就感到下方空空荡荡,接触不到实物,很显然这下面是个大空间。

张傲秋收回神识道:“将右边的门也打开。”

甘惠英转身过去,用手轻轻一推,同样一道石门无声无息地向后滑去。

张傲秋故技重施,这边同样是一条通道,不过这次通道下面是实心岩石。

张傲秋笑了笑道:“看来这里真是一教二宗的机密之地,就这样一座孤山,想要做出这样的机关,我估计这整个山都被他们掏空了。”

慕容轻狂问道:“情况怎么样?”

张傲秋指了指右边道:“若是没有看错,应该是这边。”

慕容轻狂握着蓝珠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爷俩走在前面,不过这里还是放一个人看守,不然我们都进去了,这石门却在后面关上了,那可就麻烦了。”

云历那边五人,在洞口留了三人,此时这里则又留下一人。

慕容轻狂拉着张傲秋的手,另一只手高高举起蓝珠,张傲秋根本不需要蓝珠,只是将神识放出,一寸寸地往前探,前面石板路下面是实心的,左右墙壁上也没有发现箭孔之类的孔洞。

等所有人多进来后,没过多久,就听见后面轻轻地“轰”的一声,众人借着蓝珠光芒往后看去,后面的石门果然又重新关了起来。

雪心玄笑道:“还是老爷子英明。”

慕容轻狂呵呵一笑,也不答话,带着张傲秋继续往前走。

一直这样小心走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通道出现转折,众人转过弯,前面隐隐透出光亮。

慕容轻狂笑道:“看来是快到了。”

通道连续三个转弯后,众人现身到一个大厅前,这大厅说是大厅,其实就是在山石里掏出一个大洞而已。

在大厅里,分别站在二三十号人,其中三个黄衣人站在前排,在他们后面则是数十个铁笼,透过缝隙看过去,里面有六个铁笼里各有一人,不过都是披头散发,躺在那里人事不知。

张傲秋一见,嘶喊一声道:“师父,你在那里?”

正要冲过去,慕容轻狂抓住他的肩头道:“阿秋,都到这里了,也不急于一时。”

说完看着对面的人笑道:“看见人就好办了,总算是找到了,哈。”

对面前排中间一人指着慕容轻狂几人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闯到这里。”

慕容轻狂懒得理他,张傲秋在旁道:“少他妈废话,快将你们关押的人放了,否则,小爷一根根敲断你们的骨头。”

中间那人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小小娃儿,口气不小,就你们这几个人,就算是玄境期修为,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好像也讨不到什么好吧?”

雪心玄在旁也跟着笑道:“我们人是不多,不过收拾你们这些小脚色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面前排左侧那人阴阴笑道:“能走到这里来,也算是有点本事。既然你们送上门来,那我这里空着的房间可就要热闹了。”

右侧黄衣人道:“跟他们说什么废话,大伙一起上。”

中间那黄衣人点了点头,右手一挥,带头冲了过来。

雪心玄几人见对方过来,立即结成圆阵,将张傲秋护在中间。

中间那黄衣人率先杀到,慕容轻狂冷哼一声,带动圆阵转动,变成由他直接面对那黄衣人。

黄衣人恨他们破坏外面机关,这次一出手就是全力修为,左右双掌齐出,往慕容轻狂前胸狠狠映过来。

慕容轻狂微微一笑,凝立不动,待黄衣人双掌快要临身的时候,左右双掌同出,只是左掌青蓝,右掌艳红,黄衣人一看知道有毒,怪叫一声想要收功,但此时已经到了近前,就是想退也退不了了。

黄衣人把心一横,双掌内力狂吐,希望凭借大力将眼前这糟老头子一掌拍下,到时候再找他拿解药也不迟。

“轰”

两人四掌相接,拉开了大战的序幕。

黄衣人只觉双掌处一股大力传来,同时感到右掌刺痛,左掌像被火烧一样的灼痛。

黄衣人第一眼看到慕容轻狂,感觉这人修为有点看不透,但他现在已是玄境中期高阶修为,还差一步就到了玄境巅峰了,放眼天下,修为到这个地步的,已经是凤毛麟角,所以他虽然看不透慕容轻狂,但对自己出手,却是有极大的信心。

没想到对方居然一步不让,直接将他全力一掌接下,而且动都不动,可见对方修为比自己更高,心里不由暗自后悔,真是不该如此托大。

黄衣人借力一个后翻,站稳身子后举起双手一看,只见右掌蓝幽幽一片,而左掌则是一片艳红,而且这两种毒,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胳膊上盘去。

黄衣人心头大惊,急忙挥手点了自己肩头几处穴道,盘膝坐下,开始运功抗毒,同时大声喊道:“大家小心,那老头子会用毒。”

慕容轻狂哈哈一笑道:“现在才知道,恐怕太迟了吧。”

那些一窝蜂进攻的人,一听有毒,立即退了下来,雪心玄他们也不阻拦,任由他们自己离开。

慕容轻狂背着双手往前走了几步,幽幽地说道:“老夫奉劝一句,你们有这身修为实属不易,若是一意孤行,想要顽抗到底,到时候就不是毒发身亡这么简单了。”

中间那黄衣人正在运功关键时刻,也无心再理会旁人,先前左侧黄衣人阴笑道:“用毒又怎样?这里机关重重,只要我们躲到机关后,你们就算是看到了人,怕也是很难将他们救走。”

慕容轻狂好以整暇地说道:“既然如此,兄台尽可以离开,老夫绝不阻拦,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等下要是再出来要解药,那可别怪老夫不给你哟。”

左侧黄衣人一听大惊道:“什么?你给我也下了毒?”

慕容轻狂笑道:“当然,不光是你,你们所有人都中了毒,而且中的不止一种毒,至少也有个六七种吧。”

剩下两个黄衣人互望一眼,先前右侧的黄衣人道:“大言不惭,你说你下了六七种毒,那毒只能毒我们,你们的人就没事?”

雪心玄上前两步,站在慕容轻狂旁边道:“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面前可是大名鼎鼎的‘毒医圣手’慕容轻狂,只毒要毒的人,这手本事算是让你们开眼界了。”

两个黄衣人惊呼一声道:“慕容轻狂?”

慕容轻狂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老夫,你们一教二宗追杀老夫一辈子,没想到老夫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吧?”

顿了顿接着说道:“算算时间,你们中应该有人应该要发作了。你们欧宗主很多用毒之法,还是老夫教给她的,哼。不过她会天魔大法,这个老夫却不会。

倒不是老夫不想练,只是这天魔大法太过霸道,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只要一修炼就停不下来,时间越长,自身中毒的机会就越大,遭受反噬也越厉害,老夫可没有这么傻。

不过你们放心,天魔大法虽然厉害,老夫有几样东西,也还不错,等会就会有人先尝试尝试了。”

话音刚落,后面站的一群人中有三个“噗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周围人顿时一阵慌乱,这三个倒地的人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青经鼓出,脸色狰狞,眼珠圆瞪,豆大的汗珠顷刻流出,显然正遭受极端痛苦,嘴张地大大的,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慕容轻狂啧啧两声道:“最先发作的就是修为最低的。老夫这种毒,不管你修为多高,都难逃一劫,而且越是运气逼毒,毒性发作越快。”

说完指了指坐在地上的黄衣人接着道:“就像这位老兄,他不仅中了老夫先前下的毒,而后又跟老夫对了一掌,又中了两种毒,现在他运气想要逼出后中的两种毒,但运气越快,先前体内的毒发作就越快,唉,顾头不顾尾,你说这该如何是好了?”

后面人群不断有人倒地,到第十个的时候,先前左侧的黄衣人阴测测地笑道:“慕容轻狂又怎样,我就不信你真有那么厉害,老三,你护着老大,我去会会他们。”

慕容轻狂哈哈一笑,喝道:“你们先退到一旁,今日就让老夫来会会一教二宗的人,也为老夫这么多年被他们追杀出口恶气。”

后面的老三提醒道:“二哥,小心他用毒。”

慕容轻狂闻言冷笑一声道:“用毒?老夫对他还用用毒,嘿。”

老二阴阴一笑道:“好,有胆气,那我们就手下见真章。”

说完右手一抹,一把长剑“锵”的一声,接着一团剑花向慕容轻狂当头罩了过来。

剑花如雨,可是却没有半点剑风声。

慕容轻狂站立不动,待到长剑及他身前一尺时,藏在袖内的右手一动,一条银光一闪,接着“叮”的一声,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慕容轻狂笑道:“吞云剑法,原来你们是黄山三恶,今日还真是碰巧,也算你们倒霉,老夫就替天行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