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勇闯机关(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张傲秋在通道那边安然落下后,慕容轻狂跟雪心玄同时嘘了口气,雪心玄一捏手掌,手心里居然却是汗。

看着通道那边正挥手的张傲秋,雪心玄由衷道:“落脚十八次,竟没有一次触动机关,好孩儿,真不愧是木灵的徒弟。”

刚想招呼张傲秋,转头却瞥见旁边的慕容轻狂正望着自己,雪心玄眼珠一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娇笑道:“当然也是老爷子的好徒儿。”

慕容轻狂笑了笑道:“老夫都这把年纪了,这些虚名早已经不在乎了,老夫只是奇怪,教主对木灵仿佛有一种格外的在乎?仅仅是因为木灵曾对你有救命之恩么?”

雪心玄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不错,木灵救过我的命,但不仅如此。在这个世上,也许有很多人比他坚强,很多人比他修为高,但在我心里,他就是天下第一的真正男儿。”

慕容轻狂自言自语重复道:“天下第一的真正男儿?”

顿了顿接着道:“一个男儿能在一个女子心中留下如此印象,还真是他的福分啊。”

雪心玄不答,见两头绳索拉了起来,人轻轻一纵,在通道中间,右手轻轻一带绳索,身子在空中一折,轻松地落在了张傲秋身边。

慕容轻狂站在这边望去,见雪心玄正将右手搭在张傲秋肩膀上,低头说着什么,而张傲秋则是转头一脸傻笑,这场面,就像母子一样温馨。

慕容轻狂笑着摇摇头,暗叹张傲秋真是好运气。

为了防止有敌人过来将拉起的绳索斩断,慕容轻狂将云历那边五人留下三人,在洞口守候。

在通道尽头,却是一条死路,前方及左右都是石壁,先前站在通道那边,借着通道两边的火把光亮也能看见,但那时候那些左右前后移动的石板还没有搞定,也就没有心思来思考为什么会设计成一条死路。

慕容轻狂左右看了看道:“这里只有一条通道,刚才有人出去,这里肯定有入口。”

张傲秋问道:“会不会是入口是在内才能打开?”

甘惠英摇了摇头道:“这样不合道理,要是真的只有从内打开,他们自己人过来,难道还要在这石壁前叫门?

凡要建机关或是密室,必先定位,定位者,定向也。以十字为东西南北,其他可以依据十字而立位,尺寸遂能分毫不差。你们看,进来的通道跟现在左右分开的两个石壁是不是正好是个十字?”

雪心玄道:“既然这样,那这石壁上应该有门,可是刚才我仔细搜过,这石壁上什么都没有。”

由于此处光线较暗,石壁上的纹路很难看清楚,甘惠英伸手细细摸着石壁,时不时敲击几下,可是直到三面石壁都摸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甘惠英皱眉道:“在机关学中对这样的情况有几种,最寻常的就是暗门,不过刚才我四周都敲击过,没有空空的声音,也就是说这三面墙都是实心的。”

张傲秋捎捎头道:“要是都是实心的,那他们岂不是有穿墙过壁的本事?”

甘惠英闻言笑道:“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实心是实心,但也有可能是这石门太厚,所以靠敲击听不出后面空空的声音。”

慕容轻狂在旁道:“有什么我们几个可以帮忙的?”

甘惠英脸露回忆的神色,半响后才道:“像这样的情况,在机关学中还有一种,就是启此开彼。”

“启此开彼?”

“不错,简单的来说,就是设有两道机关,如果单从一边着手,那是永远也打不开,但只有找到启动的机关,在那里启动机关,这边才会打开。”

张傲秋看着三面石壁道:“前辈,你看会不会启动机关在这正面的石壁上,而门却在两边的石壁上了?”

甘惠英看了看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这里光线太暗,无法看清石壁上的情况。”

慕容轻狂伸手入怀道:“你看这样东西可以么?”

说完掏出一个小小黑布袋,布袋不知道是什么制成,黑乎乎的很有质感,只见慕容轻狂打开口袋,立即一道蓝幽幽的光芒从布袋里射了出来。

慕容轻狂伸出两根指头,在布袋里夹出一个圆珠,瞬间整个空间充满了蓝幽幽的光芒,周围变得清晰多了。

雪心玄看着慕容轻狂手上的圆珠,惊异道:“这……难道是天竺蓝珠?”

慕容轻狂笑道:“教主好眼力,这确实是天竺蓝珠,本来是想在阿秋跟霜儿定亲的时候做为定亲之礼的,但现在情况特殊,就先拿出来用用了。”

张傲秋一听顿时老脸通红,偷偷瞟了雪心玄一眼,只见后者正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

甘惠英接过蓝珠,对张傲秋笑道:“那你这定亲之物就让我先用用了。”

张傲秋闻言更囧,手足无措,慕容轻狂道:“小子,怎么还害羞了?”

张傲秋埋怨道:“师父,现在什么时候,你提这个做什么?”

慕容轻狂呵呵笑道:“看看,居然还怪上师父了,哈哈。”

甘惠英拿着蓝珠,凑到石壁上又重新细细走了一遍,这次有蓝珠帮忙,果然有所发现,在左右两边石壁上分别有三条细细的纹路,一看就是一扇门的样子,只是这细纹太浅,若不细心,很难发现。

而在正面石壁下方,同样发现相同的细纹,甘惠英收好蓝珠想了想道:“阿秋刚才猜测不错,这两边很显然是石门。”

说完指着正面石壁下方接着道:“而这里应该就是开启的机关。”

张傲秋道:“那快点开启,打开石门啊。”

甘惠英点点头道:“好,你们帮我看着周围。”

众人担心启动机关又会有弩箭射出,见甘惠英蹲下,剩下几人立即围城一个圆圈,将她护在中间。

甘惠英双手按住正面石壁下方方格道:“第一种叫做内推,地下若有轮轴,会滑进一部分,那样就可开启两边师门。

说完用力一推,触手有些许松动,不由兴奋到:“果然有轮轴。”

话音刚落,上方石壁突然像两边滑开,露出一排箭孔。

慕容轻狂最先看见,来不及招呼,反手抽出旁边张傲秋的星月刀,举到头顶,画了个圆圈,这次可是生死关头,慕容轻狂这次出手可是全力以赴。

只听“嗖嗖嗖”的声音密集响起,接着就是一阵“叮叮”之声。

众人不由魂飞魄散,纷纷抽出兵器,护在周围,半响后,箭闸顷射一空,上方的石壁又自动恢复原样。

甘惠英拍拍前胸,大喘几口气,这次要是不是慕容轻狂眼疾手快,恐怕现在死伤过重了。

慕容轻狂道:“即做了初一,不如再做十五,你再推一下,让石壁内的箭射光再说。”

甘惠英心有余悸道:“再来一次?”

雪心玄在旁道:“不错,老爷子说的对,不将箭射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次,那时候就不见得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甘惠英一想也是,牙关一咬道:“你们准备了,我要推了。”

说完再次用力,果然上方石壁再次滑开,又是一轮箭雨,好在因为这里空间狭窄,这些箭矢均只有指头长短,就算劲道很大,几个玄境期的高手还能应对,要是是平常那种弩箭,估计真要出点什么事了。

甘惠英连按几次,到第四次后,上面箭闸再也无箭矢射出,众人才缓缓松了口气。

甘惠英望着插满了如刺猬一样的石壁道:“一般机关,不管是暗钮,还是暗格等都是往里按,现在我们已经都试过了,不但不能开启,反而触动其他机关,是不是我们搞反了?”

“搞反了?”

“不错,一般常理就是这样,但设计机关的人,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设计开关,本来机关学有很大一部分是考人性的。”

张傲秋在旁道:“那我们往外吸着看看?”

甘惠英点点头,将蓝珠交还给慕容轻狂,接着蹲了下来,吩咐大家小心准备。

然后双手贴在那处方格机关上,默运功力,轻轻一吸,那块石壁同样有所松动,不由大喜道:“动了。”

手上力道再加大几分,石壁慢慢移出寸许,接着就听见一阵“咂咂”声响,半响过后,左右两边同时传来“滴”的一声。

甘惠英站起身来,来到左边石壁前,用手轻轻一推,一道石门应手后退,这么大一道门,整个往后退,居然一点声响都没有,可见机关索道保养极好。

甘惠英嘘了口气道:“总算是打开了。”

石门完全打开,众人往里一望,里面黑乎乎的一片,甘惠英道:“既然左边有门,右边也有门,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雪心玄道:“难道这其中一扇门后是陷阱?”

甘惠英道:“这个很有可能。”

张傲秋笑道:“这不有我在么,是不是陷阱我一看就知道。”

甘惠英顿时想起张傲秋的神识,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还真是,把你给忘了。”

张傲秋走到石门前,神识放出,在神识的感知下,前面又是一条通道,只是这条通道比先前外面的通道要宽敞多了,张傲秋将神识放尽,直到达到二十丈的位置,通道依旧没有看到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