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拔刀相助(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现在已是年后,离水沉寂一段时间的河面有开始热闹起来,码头边船帆林立,码头上人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

张傲秋两人很容易就找了一艘人货两运的商船,之所以选这样的船,就是因为此船以运货为主,船上陌生人相对要少,避免人多眼杂,倒不是怕什么,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两人交了船资,房间倒是要了其中最好的一间,两人放下行李,走出房门,凭栏而望,前方离水波澜壮阔的景象顿时映入眼帘。

张傲秋看着如此美景感叹道:“终日在离水河边住,却不知道离水还有如此风光。”

临花城与曲兰城本就相隔不远,坐船也只有百里水程,但离水最壮丽,最秀美的景色却是集中在百里之内。

离水流经临花城东缘时冲开崇山峻岭,夺路奔流而过,在这段水路上,两边山势雄峻,两岸之山,上悬下陡,如斧削而成,有的峰高竟三十丈。夹江峭壁,甚为逼仄,致使河宽不过百米,最窄处仅几十米。

再往前,则河水趋缓,在这里山峰幽深奇秀,两岸峰峦挺秀,山色如黛;古树青藤,繁生于岩间;飞瀑泫泉,悬泻于峭壁。峡中河回路转,九曲回肠,船行其间,颇有“曲水通幽”之感。而最著名的景观则是仙女峰,一根巨石突兀于青峰云霞之中,宛若一个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的少女,故名仙女峰。

每当云烟缭绕峰顶,那人形石柱,像披上薄纱似的,更显脉脉含情,妩媚动人。每天第一个迎来灿烂的朝霞,又最后一个送走绚丽的晚霞,故又名“望霞峰”。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均是在大山中长大,还重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壮丽景观,紫陌道:“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若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般山水画卷。”

张傲秋点点头道:“等这所有事情了解,我们几个一起,去寻寻这离水源头,说不定那里还有更意想不到的景色了。”

紫陌兴奋地说道:“你这个注意好,而且我们不光要寻离水源头,我们还有走遍所有名山秀水,哈,想想就感到兴奋。”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后面传来一阵争吵声,两人回头一望,之间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孩子,一脸哀求地对着船老大说着什么。

两人挤了过去,只听船老大道:“你这小娘子,真是好不讲道理,上船之前我们就跟所有人言明,中途不会停靠任何码头,现在船才走了没多久,你却说要下船,你看看,这里连个码头都没有,我怎么让你下船?”

少妇继续哀求道:“我知道是我要求太过唐突,不过我确实是有要事,船老大您就行行好,将船靠近岸边就可,我自己下船游上岸去。”

“游上岸?你是能游上去,那你这孩子了?我跟你说,你也不要再说了,我们宝商号也是讲名声的,这要传出去,以后还有谁用我们的船,你这不是要砸我饭碗么?”

张傲秋两人在旁听得清楚,这船老大说的也在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少妇刚刚上船却又要急着下船了?

紫陌挤过围观人群,上前道:“船老大,怎么回事?”

船老大依旧愤愤不平,不耐烦地一挥手道:“你问她。”

紫陌刚要转头去问,那少妇却抱着孩子挤出人群而去了。

张傲秋目送那女子,只见她进了他们房间隔壁一间,转头向紫陌打了个眼色,也转身离去了。

船老大在后面吆喝道:“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两人进了房间,张傲秋指了指隔壁,意思那女子就在邻屋,紫陌点点头,两耳侧耳听了一会,除了偶尔有孩子嗯嗯啊啊的声音外,隔壁房间毫无动静,两人又听了一会,见没有什么也就准备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两人用过早餐,在甲板上闲逛,此时离水河面收窄,河水也变得湍急起来,这时隔壁的少妇也带着孩子出来透气,在那少妇关门的时候,小孩儿一步一颤地像两人走来,奶声奶气地说道:“叔叔抱。”

张傲秋见那孩儿可爱,伸手弹了弹他的小脸,将他一把抱起,那小孩见有人抱他,顿时乐得格格直笑。

少妇听到声音,急忙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小丁,你怎么到处乱跑了?”

走到跟前,少妇从张傲秋手中接过孩子,歉然道:“孩子不懂事,两位不要见怪。”

张傲秋笑道:“没事没事,这孩子很是可爱,我们很喜欢。”

少妇笑着正要说话,突然左手岸边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少妇浑身一震,急忙望向左岸,这一看,脸色顿时煞白起来。

接着一个女声喊道:“船老大,快停船。”

船老大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看着脸色煞白的少妇正怔怔地望着岸边,顿时心中明白过来。

船老大大声道:“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追我宝商号的船?”

那女声阴阴笑道:“我们为什么追你的船,你不要管,你只要将船停下就没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船老大道:“你们若是跟我们宝商号有什么冤结,若是我们的不是,我们愿意登门道歉,但若是你们跟我这船上的人有什么冤结,那等我们到码头,人下船后,你们自己处理。”

张傲秋跟紫陌听了暗自点头,昨日这船老大说宝商号是讲信誉的,看来还真不假。

岸上女子阴阴笑道:“好,有种。”

接着只见岸边人影一闪,一个白衣女子腾空而起,飞到半空,一块树木临空飞来,正好落在她的脚下,白衣女子一点飞木,身子一个转折,犹如一片鸿毛轻轻落在船头。

只这一手轻身功夫,就将船老大唬了一条,立即招呼帮手,拔刀相向。

白衣女子看也不看船老大那些人,对着那少妇笑语盈盈地说道:“师妹,我们毕竟姐妹一场,怎么你看见师姐过来,不但不相迎,反而要坐船离开了?”

少妇看着那白衣女子,将怀中的孩子一紧缠声道:“师姐,我夫已经被你们杀死,现在只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你有何苦紧逼不放了?”

白衣女子仰天一阵大笑道:“师妹,你男人是死了,但那件东西却不在他身上,我们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你也知道那东西的重要性,师父是大发雷霆,你说我不来找你,我又去找谁了?”

少妇道:“我夫君的事,我从来不管,现在你找我要,我又到那里去给你找来?你可怜可怜这孩子,不能让他从小就没有爹娘啊。”

白衣女子杏眼一瞪,厉声道:“师妹,你当年与外人私通就已经犯下大罪,现在有了这孽种,你认为他还能活在这世上么?”

临花城东城门,镇守府。

云一端坐在案前,周围包括云二等三人,还有方伯及一干黑云卫将士。

云一端起案前的茶杯品了一口道:“铁血大牢那边情况如何?”

左手边第三位站了起来,行礼道:“回大镇守,到目前为止,大牢周围一切正常,没有发现任何异动及可疑的人。”

云二皱眉道:“还没有动么?那渔帮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右手第二位站起来回道:“二镇守,卑职每日与渔帮交换消息,在四个城门及码头、沿街还有茶楼酒馆都安排了大量人手,据回过来的消息,在北城‘河间客栈’有四人形迹可疑,他们装扮成行脚商的样子,在客栈住了有月余,而且行迹不定,有时候在各大市场批买货物,有时候到青楼,但大半时间都是在街头闲逛,留恋各处酒楼茶馆。”

云一冷笑一声道:“月余?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动他杏林阁,看来这些人是早就进来了。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发现?”

右手第二位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其他发现,不过……。”

“不过什么?”

“回大镇守,在戒严期间,卑职将临花城所有常驻人口及往来客商都查了一遍,这些人都有身份证明,即便是没有身份证明的,就像刚才说的那四人,他们也是常年来往临花城,跟城内几大商号合作,这几大商号卑职也去问过,确实如此。照这样看来,他们进入临花城就是早有预谋。”

云三在旁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卑职的意思是,既然他们早有预谋,一定隐藏很深,光靠渔帮的人,要想找到要找的人,恐怕难度很大,卑职想,要不要安排黑云卫从旁协助?”

云一摇摇头道:“不用,也不能。他们隐藏这么长时间,警觉一定很高,估计在临花城各个要害部位都有眼线,要是现在动用黑云卫,等于就是告诉他们我们要有所行动,此时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接着皱眉想了想,然后道:“若是等他们主动发现什么,恐怕要很长时间,而且在他们没有行动之前,我们也不能有所大的行动,这样的话时间就耗得很长了,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主动透露一点消息,当然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透露出去的。”

云三疑惑道:“大哥的意思是……?”

云一冷笑道:“哼,既然那四人形迹可疑,那我们就安排一场戏给他们看。”

“一场戏?”

“不错,安排几个黑云卫的兄弟,装着不满在铁血大牢日夜执勤,让他们到河间客栈去喝点酒,然后借机发发牢骚,在此之间,把那三人被我们抓住的消息说出去,这个鱼饵抛出去了,就看能钓到什么大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