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八章 故人渊源
作者:口天先生  |  字数:1007688   |  更新时间:2020-12-9

轰!

巨大的城门口处冰雪四溅,漫天飞雪中蹿出一个硕大的身影,是之前杜文晋遇到的那个冰霜巨人,冰霜巨人发出震天怒吼挥舞着巨斧砍向半空的黑袍男子。

眨眼双方在半空相遇,黑袍男子眉头一拧,冷笑一声,单手挥出一掌,迎向劈来的巨斧。

轰隆!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空中爆开一团气浪,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扩散十余里!

嘭!爆炸声中冰霜巨人的身体四分五裂,一道的虚幻的人影自爆炸中倒退飞出,狼狈落回地面,另外一道人影也在空中反转了数圈最后停住。

黑袍男子的笑声在空中响起,“严石,你这个软蛋,连我的一个手下都打不赢,我看你也就是死了才敢正面对抗我!”

爆炸的冲击让地面上除了纳兰飞燕之外所有人气血翻涌。杜文晋暗中捏紧了拳头,二者短暂交手让他暗自心惊,这便是天尊境的真正实力!随随便便一交手足以改天换地!

“南宫枉生,你给我站住,你若胡来,天下必将大乱!五行世界不允许颠乱,你莫要惹出祸端…”纳兰飞燕冲着空中急切大叫。

“哼!是你想多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天塌下来由我顶着!”黑袍男子的声音渐渐远去,很快只剩隆隆的破空风声隐隐传来回荡在雪谷。

纳兰飞燕看着悬浮在身前的两条手臂,手臂呈暗金色,虽已干枯但其上青筋交错,强壮的骨架足以显示出当初主人的健硕。纳兰飞燕将目光放在那条刻着梧桐花的手臂上,一双美眸中闪过异样。

她幽幽叹了口气,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语道:“这人也不是南宫枉生,南宫枉生早已经死了,人死怎么可能复活…只是一个躯壳儿…”她抬起手,似乎是想要触碰那副手臂,却似乎有什么疑虑,纤纤玉手始终停在手臂的上方不肯落下,最后继续自语道:“聂大哥,难道当初是真是我们错了吗…”

时间又过了很久,她的目光落在干枯手臂上那朵小花上,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的手臂缓缓抚摸向那朵小花,像是在追忆当年的那段时光,她脸上嗔呢不断,“没想到一脸正气的聂大哥也是这般模样,唉…”

“该走的都走了,上古九尊也只剩下故事罢了,既然已是故事,那就这样结束好了…”

说着话,纳兰飞燕大概是下了某种决心,她的脸色一正,手中白光一闪,探龙臂在一阵咔咔碎裂声中化为雪粉随风飘洒。

那个追击黑袍男子在爆炸中飞回的人影,也没再追,而是刷一下飞到纳兰飞燕身后,一脸冷漠的站在她身后。

宫飞燕吃了一惊,以为对方会对纳兰飞燕不利,赶紧张开双臂试图挡住过来的人影,急声道:“祖师爷小心!”

纳兰飞燕摆了摆手示意是自己人,宫飞燕这才如释重负的拍拍胸口退回去。

原来这人是祖师爷的手下!宫飞燕眼中放射着兴奋的异彩!刚才天空上双方的一击一退已经超出她能理解的范畴,不过身为天人境初期的她,能见识这种惊天动地的碰撞怎么能不兴奋?

纳兰飞燕看向作势挡在身前的宫飞燕,点头道:“你叫宫飞燕,很好!”

宫飞燕喜形如色,复又扑通一下跪倒,诚惶诚恐道:“祖师爷恩泽!弟子应该的,弟子应该的。”

“嗯!你起来吧,来时可曾辛苦?”

“不辛苦!”

宫飞燕自地上爬起,眼珠转了转,目光瞥见了趴在地上的金泰基,仿佛忽然记起对方曾经羞辱过她,于是趁机指着金泰基悲声道。“祖师爷,弟子被这奸人所擒,差点失身与他,还请祖师爷替弟子住持公道!”

“什么?好胆!”纳兰飞燕神色一冷,背后七彩霞翼霎时间变的通红,一时间天地变色,怒意尽显。

帝王一怒,血流千里,尊者一怒,天地变色!本已冰寒的冰谷内霎时间气温降低了数倍,在场人的脊梁骨似乎都被冻结!

“竟敢对我玉女门的弟子动手,宫飞燕,你亲手了解此人,以此人之血洗刷耻辱!”

“是!”

宫飞燕大喜,提剑挥斩,不料昏死的金泰基身下突然飞出一柄绯红色短剑,短剑呜咽有声,当一声挡住了宫飞燕的长剑。

“神器护主?”

纳兰飞燕轻哼了一声,顿时一道无形的力量将短剑束缚在了半空。宫飞燕趁机上前猛挥长剑,可怜金泰基一颗好大头颅飞到半空,一世枭雄落个身首异处下场。

金泰基身死,被禁锢的短剑也在一瞬间重新获得了自由,那短剑呜咽一声茫然的围绕金泰基的尸首转圈,依依不舍。

“血脉灵宝,这个金泰基还是个狠心之人呐…”纳兰飞燕内心微颤,抬手一指,一道白光打在短剑上。短剑似有响起一声女孩细微哀叫,刹那间幽光涣散失去绯红色彩掉到了地上再无动静。

击杀了金泰基,宫飞燕环顾四周,目光所过无人不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尤其是在她师徒二人身后那道像影子一样的黑衣人,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丝人气,让人望而生畏。

别看这人被南宫枉生一招击退,然而这个人的名字却让在场每个人如雷贯耳,上古九尊之一,厚土尊者,严石!

他是严石…

杜文晋暗中心中突了一下,总算是明白之前非是兄妹两个联手战胜人家,而是人家故意放水了,否则以他和陈家瑶的那点本事,能不能走出一招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不过在场的人中,第五南皇却是个列外,他瞪大了眼吃惊道:“原来你便是此间的主人,二十年前吴家港祝师兄秘法传讯说他找到了世外桃源,还见到了仙子儿,想必就是见到了你吧…嗯,传讯不久之后他的命牌破裂,看样子是死在这里,真是可惜。我与老道大闲三个顺着祝师兄留下的线索找到这里….最终被困,后来指点我们出来的人也应该是你吧?”

当初他兄弟三个跑到冰雪大陆,自以为是发现了新大陆,然而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这块最后的灵气大陆不光充满了机缘,也充满了凶险。

纳兰飞燕道:“我不认识你们那个什么祝师兄,也没有见过此人,不过你们三人中那个姓连的道士与我有些渊源。”

连御城是珠山派祖师爷神语老人的传人,所以当初纳兰飞燕才会暗中指点他们离开,第五南皇不知道有这层关系,直到今日纳兰飞燕亲口点破。

“嘿!倒是跟了老道士沾光,不然老子也留在这鬼地方了…”第五南皇咽了口唾沫道。

杜文晋总算明白过来纳兰飞燕为何要对自己表妹陈家瑶另眼相看了,陈家瑶算是她的徒孙辈,好好培养的话说不能真能帮助她脱离困境。不过又一想到表妹的跳脱性格,他又摇了摇头,十几天不见,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丫头大概是练功遇上瓶颈了,冒失的打扰好像不太好,一会问问这个纳兰飞燕,打听下消息吧。”杜文晋暗忖,他对宫飞燕颇有微词,所以不想让表妹跟其过多接触,他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接了陈家瑶离开这个地方。

事已至此,魔音婆婆几人心中一颗大石落了地,金泰基被杀,南宫国良被带走,悬在几人头顶的钢刀暂时落了地。

几人脸上露出庆幸之色,虽是没有得到什么宝物,不过好在保住了一条小命。

“狗日的金老贼,妄想控制我们,真是该死!咳!”

朱有亮咳嗽了一声,咳出一口浓痰,想吐到金泰基的尸首上。刚要张口,却猛然间觉得周身瞬间变冷如坠冰窖,一道道寒霜如芒在背。

在他背后,纳兰飞燕冰冷的目光正看向他。“吐出来,那就死!”

朱有亮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咕咚一下又咽了回去,看的周围人一阵恶心,他赶紧摇着头摆手道:“仙子莫要动怒,晚辈不敢,晚辈不敢!”

宫飞燕骄傲的站在中间,见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中似是六月天吃了冰心凉,浑身三万毛孔无不舒爽。她真希望所有认识的人都在场,看看玉女门的无上威严。

她又环顾了一周,突然发现杜文晋一手拄着担山弓斜站在一边,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顿时心中恼怒之意大生,厉声道:“杜文晋,你也敢来着这里?”

“靠!”杜文晋暗骂了句晦气,没好声道:“杜某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

“你?…好!很好!”宫飞燕深吸了口气,转身对着纳兰飞燕恭敬道:“启禀祖师爷,此人乃中土大陆第一卑劣之人,阴险狡诈。我玉女门千年一出不世奇才便是被此人拐走,还请祖师爷降下法旨,将此人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你妈!”杜文晋十分罕见的爆出了句粗口。该死的疯婆子!也不知是怎么得罪了这个老姑子,这家伙无时无刻的不想让自己去死,刚才金泰基的例子还历历在目,若是纳兰飞燕信了她的鬼话起了意,还不得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那可真叫倒霉了。

“噢?你说的千年一遇弟子叫什么?”纳兰飞燕的声音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