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南宫枉生
作者:口天先生  |  字数:1007688   |  更新时间:2020-12-9

他想要做什么?

杜文晋暗中捏了一把汗,不知道对方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黑袍男子低着头,全身微微颤栗,而他的气息正在快速消退,收敛,若是闭上眼睛就会察觉黑袍男子身上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在场的人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他全神戒备的盯着黑袍男子,突然出现的男子神神秘秘,给他一种十分不安的感觉。他总觉的对方偶然间看向他的眼神身中带着一种莫名的意味,是一种让他心寒而又彷徨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安的感觉?难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杜文晋深深的锁紧了眉头。

不一会,黑袍男子又缓缓抬起头,杜文晋的心中突的没来由一跳,一种让他更加不寒而栗感觉自脚底窜出。他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男子睁开眼,两道实质般的目光扫向在场的每个人,目光就像两座巍峨的大山般压向被他注视的每个人,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被骇退了一步,其中一人更是直接被吓瘫在了地上。

可怕!尽管没有半分气势从黑袍男子身上散发出去,但此刻的黑袍男子却更像一方天地,自成方圆高不可攀!

死意愈发的浓烈,这次并不是只有纳兰飞燕身上才有,而是在场的每个人都开始有,所有的一切都在失去颜色,灰暗,凋落,爬上所有的人额头。

男子的目光落在杜文晋身上时,似乎略微停顿了那么一下,杜文晋的心底更是没来由的一突,那种强烈的危急感瞬间增大十倍沉甸甸压在他的心头。

为什么会这样?道道冷汗自杜文晋的额间滑落。太恐怖了!他是什么人?既是面对上古九尊之一纳兰飞燕,地狱之王刀劳鬼也没有如此大的威压。这种让人不敢抬头的威压之力究竟什么人才会拥有?

这个人不是之前的男子,他被一个更加可怕的存在控制了!

突然杜文晋的心中一个念头跳了出来,尽管只是猜测,但潜意识里告诉他这是真的!这人是南宫枉生!

快逃!

一个声音在他潜意识里大喊。一只脚不由自主的向后迈了出去,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身不由己。哪怕再少一点点冷静和自制,这双腿一定带着他逃离这里。

杜文晋用力握紧了双拳,指甲深深的抠入掌心,些许的痛疼让他清醒,他强迫自己将迈出的半只脚又收了回来。他不能走,表妹和丁江北他们都还在,便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空气变得窒息,寒冬领域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形中弥漫的黑暗和死亡。

黑袍男子将目光停留在了纳兰飞燕身上,纳兰飞燕似乎也察觉到了男子的变化,目光恍惚的看向他。

黑袍男子慢慢举起手中那两条干枯的手臂,缓缓道:“你不认识这两只手臂吗?”

干枯的手臂犹如沉寂了万年的枯枝,一条条青筋透过暗金色的皮肤隐约可见。在其中一条手臂上,一个小小的喇叭状花朵纹身缩成皱巴巴的一团,若是仔细去看,可以看出是曾经是一朵盛开的花儿…

纳兰飞燕的双眼中闪过迷茫,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又没有,“我不知道,你想要说什么?”

黑袍男子闻言先是一愣,紧跟着开始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苦涩与自嘲。

“哈哈!聂晴空啊,聂晴空!枉我南宫枉生恨了一万年,却没想到你也是一个愚蠢的人啊!可怜你在自己手臂上纹了一朵梧桐花儿,可人家却压根就不知道!哈哈!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啊!”

这人果然是南宫枉生!杜文晋屏住了呼吸。

“梧桐花?你说这两条手臂是聂晴空的?”纳兰飞燕双目中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黑袍男子似乎对纳兰飞燕的反应有些意外,他拿着手臂有些出神,“没错!这两条手臂便是雷尊者聂晴空的!当初我神魂溃散,便找到聂晴空的尸首附身在上面修炼了一万年,最终炼成了幽冥神功第八重,浴血焚生!”

原来这两只手臂是雷尊者聂晴空的,难怪会附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杜文晋凝目看向南宫枉生手中的探龙臂,猜测这条手臂上梧桐花的故事。

他依稀记得当初在九宫地府最深处,遇见那具血色骷髅时的场景,那具高大的骷髅应当就是这双手臂的主人,而那个控制骷髅的灵魂,应当就是眼前这个南宫枉生!

以前曾听大师兄张朝阳讲过他先祖的感情故事,里面的女主人应该就是是眼前的纳兰飞燕。而根据故事所讲,里面的不世天才,会不会就是眼前这个南宫枉生?

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南宫枉生为什么放着聂晴空这么强大的肉身不用,偏偏顶这么个骷髅模样出来?

“怎么?你不心痛?曾经心爱的男人落个尸骨不全,你不应该流几滴眼泪吗?”

南宫国良鬼脸上罕见的露出嘲笑意味,可若是离的近些,分明能听见他的心脏在不自觉的狂跳。

世人只知冥皇名头,却很少有人知道南宫枉生不仅是天下第一修炼天才,更是一个武痴,甚至只差一步便可登峰造极真正成为世上第一人。在他的人生当中,除了修炼便是专研功法,待到他功成名就之时,还从未尝过男情女爱的滋味。所以当天下第一美人,梧桐山风行仙子向他主动抛出橄榄枝时,他便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让他付出一切的女人。

他曾以为眼前这个女人是真心实意的爱自己,然而最终却发现只是一个骗局。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用自己,利用自己战胜不可一世的敌人!

他死了,但他也悟了,幽冥神功能让死者暂时保留神魂。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才发现想要炼成幽冥神功的最后一重,必须先死一次!

那一刻他想大笑,并感谢让他付出生命的女人,然而他却笑不出来!他宁愿练不成神功,宁愿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恨!恨这个世界!恨这个欺骗了他的女人!

他要报复!要想尽世间一切办法来报复这个女人!

然而,当他再一次准备面对这个女人时,他是否会知道自己早已干枯的心又在流血…

黑暗的死亡意志渐渐消失,寒冬领域内又一次恢复了冰灵,魔音婆婆等人从地狱门口走了一遭纷纷瘫坐在了地上,杜文晋也暗中舒了口气。

没有死亡意志的剥夺,纳兰飞燕略微花白的头发快速变黑恢复原装。反复的变化似乎并没有让她在意。她脸上始终看不出又任何表情,似乎是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她又开始变的冷漠,绝美的脸上再一次挂上寒霜。那种冷冷清清的样子反而更平添了令世界所有男人为之发狂的征服欲望。

“聂晴空已经死了,人死如灯灭,你又何苦为难一具遗骸。南宫枉生,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可面对那种形式,你,我,还有他,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牺牲的会是谁…或许,若你能活下来,就会是不同的结局吧。”

南宫枉生一怔,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低下头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探龙臂出神,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恍惚间时间仿佛一下子过去了一万年,南宫枉生的慢慢抬起头,脸上阴晴不定直盯盯看着纳兰飞燕,想要在对方的身上找到答案。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可曾真心有我?”南宫枉生紧盯着纳兰飞燕的双目,一声不吭等待回答。

现场的气氛几乎陷入凝滞,所有人都看向纳兰飞燕,可惜纳兰飞燕绝美的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咚,咚…安静的空气中传来一阵鼓动的心跳,杜文晋深吸一口气,瞪了一眼旁边的赵地擂,这家伙紧张的心脏扑通乱跳,害的他也跟着一阵紧张。不过赵地擂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失态,目光依旧在纳兰飞燕与南宫枉生之间游走。

“抱歉,时间过去太久了,我已经想不起来当时的情景了。光阴交错桑海桑田,跳不出这五行囚枷,便是亿万年又有何意…枉生,你志在此吗?”纳兰飞燕摇了摇头,并不愿意回答这件事,或许她真忘了,亦或许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哈哈哈!好!好!纳兰飞燕你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的冷冰冰!”

听到答案的南宫枉生仰天大笑,笑声沙哑又无比莫名。他将探龙手臂抛向纳兰飞燕,同时虚空一抓,将南宫国良的头颅抓了过来,豪气万丈道:“纳兰飞燕,你曾说过只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才配娶你。哈哈!现在看来是我小气了。好!你等着,等冥皇再次现世君临天下,打破这世间枷锁时,就是我南宫枉生前来迎娶你的时候!”

说罢,黑袍男子也不等纳兰飞燕答复,大笑着直接升上云头准备遁走,临走时颇有深意的望向地面,缓缓说道:“不用看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若不服便来中土大陆找我吧,哈哈哈!”

地面上,朱有亮当是说他自己,被吓的缩紧了脖子,跪俯在地颤声道:“不敢,不敢,小人不敢的。”

黑袍男子轻蔑斜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若有深意的望向他的身后,朱有亮更是心下骇然伏在地上抖若糠筛。

然而尽管看上去南宫枉生是在说朱有亮,可只有杜文晋知道他是在说自己,只有自己见过他的真面目。九宫地府中心处那具红色骷髅下的一双血眼,那副瞳孔中同样留下自己的身影!

“等一下!”眼见黑袍男子大笑离去,纳兰飞燕伸手阻拦,然而黑袍男子却不等她说完转身飞离。

“拦下他!”纳兰飞燕向着城堡大门处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