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临行布置(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笑道:“那时候你内伤未愈,我就没说,对了,我那医术也是师父传授的。

其实也没什么,大概的你都知道了,师叔,这宅子大得很,等会让陶管家带着你,你自个挑一件自己想住的房间,哈,这下是越来越热闹了。”

到了晚上,一群人坐在一起,开心的吃着火锅,这次的火锅可是阿漓亲自准备,因为华风毕竟是自己师叔,第一次见面,自己当然要好好表现了,而且华风还答应以后给她打一件比张傲秋还牛的兵器,就这也要多献下殷勤。

华风现在内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当然是要喝酒了,这些天一直憋着,可把他憋坏了。

在这桌上,现在属他资格最老,所以人人都来敬酒,华风本就酒量大,心里又高兴,也就来者不拒。

夜无霜是第一次见张傲秋长辈,敬酒就更加频繁了,本来不怎么喝酒,一张小脸喝得通红,酒后的小女儿情态也露了出来,显得更加可爱了。

陶翠翠一看她少了平时那种威严,也就壮着胆子过来给夜无霜倒酒,也顺便拉拉关系。

酒过三巡,华风一把拍了拍紫陌的肩膀道:“小子,年纪轻轻修为却不错,就你这情况,放在我无极刀宗,那可是宝贝了,你是哪家的?”

张傲秋笑道:“师叔,你可轻点拍,这可是以后凌霄门门主。”

华风听了打了个激灵,望着紫陌诧异道:“什么?你竟然是紫天豪的独子?他怎么可能放你一个人出来?”

阿漓看着他们几个,也是奇怪的问道:“什么凌霄门?什么门主?你们在说什么啊?”

问完后,桌上突然静悄悄一片,刚才的欢笑声一下消失不见,阿漓虽然喝了点酒,但还不至于昏了头,一看这情况不对,更是诧异道:“我说错什么了?”

夜无霜“噗呲”一笑道:“你没说错什么。”

阿漓皱着眉头想了下道:“你们都知道凌霄门跟门主的事是吧?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夜无霜道:“阿漓姐姐,倒不是我们不告诉你,是你那位不让我们说。”

阿漓转头看着旁边的紫陌道:“阿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陌当初喜欢阿漓,一心想要跟她在一起,但又怕她知道他真实身份后会有自卑的心态,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现在见阿漓问起,期期艾艾地磨了半响,不知道怎么开口。

夜无霜见状,在旁急道:“阿陌,男子汉大丈夫磨叽什么?这件事阿漓姐姐迟早是要知道的。”

紫陌想了想也是,咬牙一拍桌子道:“好,说就说。阿漓,我今天向你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本人紫陌,现在是凌霄门少门主。”

阿漓喃喃地重复道:“凌霄门少门主?”

夜无霜在旁道:“阿漓姐姐,你没有行走江湖,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先帮你普及普及,这凌霄门了,可是跟你们无极刀宗,还有我圣教比肩的,那可是江湖上豪门大派。”

阿漓看着紫陌问道:“阿陌,这都是真的么?”

紫陌本来为这事瞒着阿漓心里就有点发虚,一看阿漓这么问一时又不敢回答。

谁知阿漓跟着眼睛一红抽泣道:“阿陌,你是少门主,是千金之躯,我只是一个穷丫头,我的命一钱不值,你居然为了我这穷丫头,连命都不要么?”

紫陌本以为阿漓要大发脾气的,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作答。

张傲秋在旁劝道:“阿漓,阿陌对你一往情深,你以后也要好好对他。”

阿漓掉着眼泪点了点头。

张傲秋接着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世上哪一派的开派祖师一生下来就是显赫之人,他们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跟奋斗,最后打出属于他自己的天地,只要我们跟他们一样,以后我们一样可以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传说。”

镇守府。

云一四兄弟均在,下面一排站着几个黑甲将领,能穿黑甲的,一般都是军中重要人物,这里这次,显然是要商议重大事情了。

云一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几位都说说。”

左手边第一位拱手道:“回大镇守、二镇守、三镇守、四镇守,铁血大牢那边这两天人流如常,但其中有三批人形迹可疑,在外围巡逻的兄弟们,也按要求表现的萎靡不振,疲惫不堪的样子,还有两人故意在执勤时偷懒睡觉,被当众责罚一番,这个消息应该是传出去了。”

云二问道:“那三批人现在情况如何?”

“卑职当时立即知会了在大牢周边的渔帮兄弟,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露出尾巴。”

云一冷笑道:“还没有露出尾巴?哼,看来他们的耐心还不错啊。”

顿了顿接着问道:“西南城区盘查的怎么样了?”

右手第二位将领拱手道:“回大镇守,西南城区的盘查还没有结果,由于我们不能大张旗鼓地去做,所以速度要慢一些。”

云一“嗯”了一声道:“那边地盘查还要继续,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隐藏在临花城内,到底是怎样互相传递消息的。你们找一个借口,让人挨家挨户地进屋搜查,我就不信找不出来什么。”

下面众人同声应道:“是。”

云三道:“大哥,看来他们是要有所行动了,我们这边是不是也要有所准备?”

云一笑道:“当然要有所准备了。铁血大牢向来是以戒备森严闻名,就算不知道的,在外面看看也知道这大牢是易守难攻,要想硬闯,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傻。”

云二在旁道:“不错,要是我是他们,就会在其他方面做点文章。”

云一道:“二弟,你说说你的看法。”

云二清清嗓子道:“当然还是我们以前说的声东击西,若我是他们,明知道大牢戒备森严,就算现在发现大牢防务松懈,也会考虑万全,让大牢的防卫彻底松懈下来。

这样做的方法无非就是在其他地方制造混乱,比如刺杀,或是放放火之类,当然了放火的效果没有刺杀来得震撼,而且还是连续刺杀,让我们惶惶不可终日,人人自危,从而将全部精力放在如何防备刺客及搜捕刺客上,而他们这些刺杀不一定非要成功,只要制造出形式就可以了,这样的话,他们的任务就轻松多了。”

云一点点头道:“不错,看来我们的两手准备也要早日提上议程了,今日已晚,等明日一大早,我们就把这事情禀报义父,有很多事情还要他老人家亲自出手。”

第二天一早,张傲秋闲着无聊,正好阿漓过来,于是叫住阿漓问道:“阿漓,现在你手头上还有多少银两?”

阿漓一听银子,小脸立即拉的老长,愁眉苦脸道:“秋大哥,只剩下不到五十万两了,虽然这笔钱数字很大,但现在开销也是越来越大,只有出没有进,那也是坐吃山空啊。”

张傲秋摸摸下巴沉吟道:“说的也是。这样吧,你让陶管家将咱们‘青天堂’的招牌立起来,就说本小先生有空坐诊,嘿嘿,让他们排着队来送银子吧。”

阿漓老早就等着他这话了,但这段时间一件事接一件事,她也知道张傲秋忙不过来,有时候心情也不好,只是没说而已,所以挣钱这事就一直不敢跟他谈起,今天不知太阳从那边出来的,居然让这个懒货主动提出要开业,当下眉开眼笑的搂着张傲秋的胳膊道:“秋大哥,你知道么,一听道你要坐诊我就喜欢。”

张傲秋看着她笑的眯成两条缝的眼睛,摇头叹了口气,一脸的无语。

城主府书房内。

云历见云一四人一大早就联袂过来,知道有事商量,挥手让左右退下后,云一拱手行礼道:“义父,是时候同时撒网了。”

云历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们四人,笑道:“怎么?可有什么发现?”

云一道:“昨晚我们跟下面几位营长商谈过,铁血大牢那边虽然暂时无恙,但已经有可疑的人出现,为了防止他们突然发动袭击,孩儿认为,我们这边还是提早做好准备的好。”

云历点点头道:“也罢,现在也该是你身边那个展言发挥作用的时候了,至于用什么样的借口,就不用为父再教你们了吧?”

云一拱手应道:“明白。”

云历嘴角一牵,露出一丝笑意道:“这次不光是你们几个,还要防备其他人被刺杀,一干家眷还有下面的重要将领都要有所防备,至于陷阱嘛,就多布置几个,让他们有来无回。等会为父就会安排一些人手跟你们汇合,让他们假扮成你们的护卫,哼,为父真想看看,他们一教二宗这次会派些什么人过来了?”

云二在旁道:“义父,还有一事,连云城堡的孔沐淋前日来信,说连云城堡堡主已经回堡。

孔沐淋将我们需要雪灵芝一事跟堡主谈起过,不过他在来信上说堡主有点为难,堡主的意思是让我们到时候以观赏者的身份参与展示大会,到了那里后再想个法子将雪灵芝明卖暗送地给予我们。”

云历叹了口气道:“这事也怪不得堡主,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后知后觉了,离他展示雪灵芝的时间还有一段日子,等这边事了,你就代表为父再去一趟连云城堡吧。”

云二躬身道:“是,义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