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勇闯机关(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日后,云历收到消息,那边的人手已经布置完毕。

等慕容轻狂他们赶到的时候,云历身边的那五人早已带着那百来个山鼠笼子在鹰嘴峰下等候多时了。

那些山鼠一个个趴在笼中一动不动,若是其他人突然看到这种景象,恐怕要吓出一身冷汗。

慕容轻狂回头看了看张傲秋问道:“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傲秋四周看了看,点了点头道:“早准备好了。这里位置不错,等会山鼠放出后,我们要小心弩箭射到这里。”

雪心玄在旁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专心控制这些山鼠就可以了。”

说实话,对于雪心玄这些女性来说,即使修为再高,对这些山鼠却是天生有一种恐惧感,一看身旁这么多黑乎乎的山鼠,即使它们一动不动,心里也是感到恶心,巴不得快点将这些东西赶走。

张傲秋“嗯”了一声,几人一起动手,将百来个笼子小门打开,当然这事雪心玄她们就不用插手了。

等所有笼门打开后,张傲秋站在中间,将神识放开,很快将这些山鼠笼罩起来,心里发出命令:“将山岩上的绳索全部咬断。”

他怕这些山鼠不知道什么是绳索,又将他见到的山岩上的情景发到每个山鼠脑中,一切妥当后,张傲秋低喝一声:“上。”

六千多只山鼠立即像打了鸡血一样,一个挨一个,争先恐后地往它们脑中的那处山岩爬去,一盏茶的功夫,众人就听见那岩石后面警铃大作,接着就是“嗖嗖”的箭矢破空的声音。

埋伏在外围的华风等人,一听到山那边的动静,立即发动,那些暗桩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毫无声息地见了阎王。

张傲秋等人躲在树后往上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的山鼠,围在那些外面的幼索上疯咬,而那些射出的弩箭很快将前面的山鼠射杀殆尽。

但奈何这些山鼠数量太多,而且个个悍不畏死,前仆后继,等到弩箭尽射一空的时候,后面的山鼠又大量的扑了过去。

饶是慕容轻狂等人有所心里准备,但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是头皮发麻,那些幼索即使是天蚕丝编织而成,在这些山鼠锋利的牙口下,也开始一根根断裂。

又过了一会,后面的铁门居然慢慢开启,里面的人终于忍不住出来查探。

张傲秋见此良机,那肯放过,立即飞身向前,神识瞬间放出,发出命令道:“攻击里面所有的人。”

那些山鼠得到命令,立即放下那些幼索,转身向刚探出身的人攻了过去,里面的人本以为是有人闯入,正准备出来看看,顺便收收尸体,哪知尸体没有看到,一开门,却看见漫天的山鼠窜了进来。

而且这些山鼠逢人便咬,一点不像以前见人就躲,里面的人顿时手忙脚乱,惊呼不断。

慕容轻狂等人见此机会,同时起身,向那铁门攻去。

里面的人见有人闯入,顿时惊呼道:“敌袭,敌袭,快点发动机关。”

慕容轻狂这些人,可都是玄境修为,而且有心算无心,等里面的人不顾山鼠撕咬准备迎敌的时候,慕容轻狂他们已经杀到,此时下手,个个都是全力施为,几个闪身那些通道中的人就已经气绝当场了。

张傲秋在后面听到里面有人在喊发动机关,立即对那些山鼠发出命令道:“进入洞内,缝人便咬。”

那些山鼠放下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一窝蜂地往山洞里钻了进去,顷刻间四散而去。

张傲秋正要跟上去,慕容轻狂一把拉住道:“先等一等。”

果然片刻后,在他们所站的不远处的通道内,地上石板开始无规则的左右前后移动。

那些在上面跑得正欢的山鼠,立即触动石板,石板翻转,掉下去的山鼠发出大声的“吱吱”声,接着声音就戛然而止。

而在触动翻板的同时,通道两边石壁上立即发出只有指头长短的弩箭,一时通道内“嗖嗖”声不绝于耳。

这条通道大概有一里长的样子,进去的山鼠还没有爬到尽头,就全部被这些翻板吞没。

而在此时,从鹰嘴峰各处飞出十来只信鸽,这些信鸽往不同的方向各自飞散,外围的军士早已注视上空许久,见这些信鸽飞出,同时拉弓,只听一阵弓弦声后,四散飞出的信鸽全部被射落下来。

甘惠英上前两步,蹲下身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不断移动的石板,半天不语。

张傲秋将神识放出,深入石板下探去,只见每个石板下都有两个支撑铁枝,只是随着机关移动,这些铁枝一时松开,一时顶紧,松开跟顶紧之间毫无规律可循。

甘惠英蹲在那里,苦思不得其解,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就过了一个时辰,而那些石板还是依旧在左右前后毫无规律地移动。

甘惠英疑惑道:“一般发动机关,都需要动力,这鹰嘴峰只是一座孤峰,四周全是石头,他们是用什么来保持机关连续不断的运作?”

张傲秋对机关一窍不通,对甘惠英的问题不能作答,蹲在旁边回头看了看雪心玄等人。

雪心玄想了想道:“二师姐,这里也不光只有石头,这里还有风。”

甘惠英闻言恍然大悟道:“不错,是风。他们只要在几个风大的位置安装风轮,只要山风不停,风轮也就不会停止转动,怪不得这机关能连续运作这么长时间了。”

慕容轻狂看着前面的通道,皱眉道:“以我们的修为,即使是有翻板,只要有一点借力,通过这通道倒不是问题,只是这通道只有这么宽一点位置,触动翻板,就会触动弩箭机关,想要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避开弩箭通过,却是不可能了。”

张傲秋凑到甘惠英耳边,将他用神识发现的情况跟她说了一遍。

甘惠英听完,眉头皱得更深,半响过后才道:“这下面的机关毫无规律,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可供踩踏的石板,什么时候又变成翻板,这可如何是好?”

张傲秋神识将石板下面的机关又扫了一遍,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若是自己在神识的帮助下,下一步知道什么地方是石板,什么地方是翻板,也许可以走过去。

又观察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渐渐心里有底,站起身子道:“让我先过去。”

雪心玄闻言惊道:“你?你还是天境修为,想要过这通道,不行,这绝对不行。”

张傲秋笑道:“前辈,你放心,我这条小命我自己也很在乎,没有把握的话,我宁愿退出,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你就放心好了。”

说完转头看了看前面的通道接着说道:“我们这次来还带了一些绳索,等会将绳索绑在我腰上,等我过去了,我在那边拉住绳索,各位就可以通过绳索过来了。”

慕容轻狂担忧道:“阿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真的有把握么?”

张傲秋摆摆手道:“师父,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们都不用担心,这条通道我是一定要过去的。”

慕容轻狂见他态度坚决,暗叹一口气,看了雪心玄一眼,两人均是摇了摇头。

慕容轻狂取来绳索,亲自绑在张傲秋腰间,为了防止绳索打结,妨碍他的行动,慕容轻狂自己站在后面亲自捋着绳索。

张傲秋站在通道边上,被眼前左右前后移动的石板晃得眼花,干脆闭上眼睛,依靠神识探查,清楚地反应出下面机关的运行。

站立一会,张傲秋深吸一口气,体内真气瞬间攀到高峰,在经脉内来回飞速流动,等真气运行到三十周天的时候,张傲秋叱咤一声,右脚一蹬地,人影一闪,猛地向前窜去。

若是其他人,即使是有神识帮忙,但从腾身而起到落脚这个过程中,即使速度再快,也有一个过程,而在这个时间里,先前看到的石板也许就是翻板了。

但张傲秋能将真气逆脉而行,在空中可以随时根据形势转变方向,所以现在还真只有他能够办到。

等他力尽落下前,张傲秋已经通过神识,看到前面的石板下的情况,对此有所判断,但这毕竟是只是提前判断,实际情况会不会这样,在他心里也没有底。

但事已至此,现在就是想反悔也不可能了,张傲秋此时心里紧张不已,神识一直看着前方,身形在空中左右飘荡,虽然飘荡距离不大,但落在后面几人眼中,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手功夫,就是他们几个玄境修为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做的如此自如,不由对他又是高看一成。

张傲秋落脚的一瞬间,通过神识,清楚看见下面铁制恰恰张开,直到此时,他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右脚安稳地落在石板上,在再次腾身而起的瞬间,张傲秋已经内心大定,这说明自己根据神识看到的情况所作出的判断是对的。

慕容轻狂跟雪心玄紧张地看着张傲秋,在他飞身而出的那一瞬间,两人的心也立即提到了嗓子眼,眼见张傲秋第一脚落地,心里竟不由自主地剧烈“砰砰”跳动。

见张傲秋安然无恙,两人暗松一口气,但瞬间张傲秋又第二次升起,两人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张傲秋在这通道内也不是直线行走,而是一时右前,一时左前,有的时候甚至后退几步,但不管他怎么落脚,都刚刚在石板上,这些虽然是有神识的帮助,但若没有缜密的心思,快速的反应,就算是知道下面机关如何运行,反应稍慢一些,那也是枉然。

第一百六十六章 勇闯机关(下)

等张傲秋在通道那边安然落下后,慕容轻狂跟雪心玄同时嘘了口气,雪心玄一捏手掌,手心里居然却是汗。

看着通道那边正挥手的张傲秋,雪心玄由衷道:“落脚十八次,竟没有一次触动机关,好孩儿,真不愧是木灵的徒弟。”

刚想招呼张傲秋,转头却瞥见旁边的慕容轻狂正望着自己,雪心玄眼珠一转,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娇笑道:“当然也是老爷子的好徒儿。”

慕容轻狂笑了笑道:“老夫都这把年纪了,这些虚名早已经不在乎了,老夫只是奇怪,教主对木灵仿佛有一种格外的在乎?仅仅是因为木灵曾对你有救命之恩么?”

雪心玄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不错,木灵救过我的命,但不仅如此。在这个世上,也许有很多人比他坚强,很多人比他修为高,但在我心里,他就是天下第一的真正男儿。”

慕容轻狂自言自语重复道:“天下第一的真正男儿?”

顿了顿接着道:“一个男儿能在一个女子心中留下如此印象,还真是他的福分啊。”

雪心玄不答,见两头绳索拉了起来,人轻轻一纵,在通道中间,右手轻轻一带绳索,身子在空中一折,轻松地落在了张傲秋身边。

慕容轻狂站在这边望去,见雪心玄正将右手搭在张傲秋肩膀上,低头说着什么,而张傲秋则是转头一脸傻笑,这场面,就像母子一样温馨。

慕容轻狂笑着摇摇头,暗叹张傲秋真是好运气。

为了防止有敌人过来将拉起的绳索斩断,慕容轻狂将云历那边五人留下三人,在洞口守候。

在通道尽头,却是一条死路,前方及左右都是石壁,先前站在通道那边,借着通道两边的火把光亮也能看见,但那时候那些左右前后移动的石板还没有搞定,也就没有心思来思考为什么会设计成一条死路。

慕容轻狂左右看了看道:“这里只有一条通道,刚才有人出去,这里肯定有入口。”

张傲秋问道:“会不会是入口是在内才能打开?”

甘惠英摇了摇头道:“这样不合道理,要是真的只有从内打开,他们自己人过来,难道还要在这石壁前叫门?

凡要建机关或是密室,必先定位,定位者,定向也。以十字为东西南北,其他可以依据十字而立位,尺寸遂能分毫不差。你们看,进来的通道跟现在左右分开的两个石壁是不是正好是个十字?”

雪心玄道:“既然这样,那这石壁上应该有门,可是刚才我仔细搜过,这石壁上什么都没有。”

由于此处光线较暗,石壁上的纹路很难看清楚,甘惠英伸手细细摸着石壁,时不时敲击几下,可是直到三面石壁都摸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甘惠英皱眉道:“在机关学中对这样的情况有几种,最寻常的就是暗门,不过刚才我四周都敲击过,没有空空的声音,也就是说这三面墙都是实心的。”

张傲秋捎捎头道:“要是都是实心的,那他们岂不是有穿墙过壁的本事?”

甘惠英闻言笑道:“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实心是实心,但也有可能是这石门太厚,所以靠敲击听不出后面空空的声音。”

慕容轻狂在旁道:“有什么我们几个可以帮忙的?”

甘惠英脸露回忆的神色,半响后才道:“像这样的情况,在机关学中还有一种,就是启此开彼。”

“启此开彼?”

“不错,简单的来说,就是设有两道机关,如果单从一边着手,那是永远也打不开,但只有找到启动的机关,在那里启动机关,这边才会打开。”

张傲秋看着三面石壁道:“前辈,你看会不会启动机关在这正面的石壁上,而门却在两边的石壁上了?”

甘惠英看了看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这里光线太暗,无法看清石壁上的情况。”

慕容轻狂伸手入怀道:“你看这样东西可以么?”

说完掏出一个小小黑布袋,布袋不知道是什么制成,黑乎乎的很有质感,只见慕容轻狂打开口袋,立即一道蓝幽幽的光芒从布袋里射了出来。

慕容轻狂伸出两根指头,在布袋里夹出一个圆珠,瞬间整个空间充满了蓝幽幽的光芒,周围变得清晰多了。

雪心玄看着慕容轻狂手上的圆珠,惊异道:“这……难道是天竺蓝珠?”

慕容轻狂笑道:“教主好眼力,这确实是天竺蓝珠,本来是想在阿秋跟霜儿定亲的时候做为定亲之礼的,但现在情况特殊,就先拿出来用用了。”

张傲秋一听顿时老脸通红,偷偷瞟了雪心玄一眼,只见后者正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

甘惠英接过蓝珠,对张傲秋笑道:“那你这定亲之物就让我先用用了。”

张傲秋闻言更囧,手足无措,慕容轻狂道:“小子,怎么还害羞了?”

张傲秋埋怨道:“师父,现在什么时候,你提这个做什么?”

慕容轻狂呵呵笑道:“看看,居然还怪上师父了,哈哈。”

甘惠英拿着蓝珠,凑到石壁上又重新细细走了一遍,这次有蓝珠帮忙,果然有所发现,在左右两边石壁上分别有三条细细的纹路,一看就是一扇门的样子,只是这细纹太浅,若不细心,很难发现。

而在正面石壁下方,同样发现相同的细纹,甘惠英收好蓝珠想了想道:“阿秋刚才猜测不错,这两边很显然是石门。”

说完指着正面石壁下方接着道:“而这里应该就是开启的机关。”

张傲秋道:“那快点开启,打开石门啊。”

甘惠英点点头道:“好,你们帮我看着周围。”

众人担心启动机关又会有弩箭射出,见甘惠英蹲下,剩下几人立即围城一个圆圈,将她护在中间。

甘惠英双手按住正面石壁下方方格道:“第一种叫做内推,地下若有轮轴,会滑进一部分,那样就可开启两边师门。

说完用力一推,触手有些许松动,不由兴奋到:“果然有轮轴。”

话音刚落,上方石壁突然像两边滑开,露出一排箭孔。

慕容轻狂最先看见,来不及招呼,反手抽出旁边张傲秋的星月刀,举到头顶,画了个圆圈,这次可是生死关头,慕容轻狂这次出手可是全力以赴。

只听“嗖嗖嗖”的声音密集响起,接着就是一阵“叮叮”之声。

众人不由魂飞魄散,纷纷抽出兵器,护在周围,半响后,箭闸顷射一空,上方的石壁又自动恢复原样。

甘惠英拍拍前胸,大喘几口气,这次要是不是慕容轻狂眼疾手快,恐怕现在死伤过重了。

慕容轻狂道:“即做了初一,不如再做十五,你再推一下,让石壁内的箭射光再说。”

甘惠英心有余悸道:“再来一次?”

雪心玄在旁道:“不错,老爷子说的对,不将箭射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一次,那时候就不见得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甘惠英一想也是,牙关一咬道:“你们准备了,我要推了。”

说完再次用力,果然上方石壁再次滑开,又是一轮箭雨,好在因为这里空间狭窄,这些箭矢均只有指头长短,就算劲道很大,几个玄境期的高手还能应对,要是是平常那种弩箭,估计真要出点什么事了。

甘惠英连按几次,到第四次后,上面箭闸再也无箭矢射出,众人才缓缓松了口气。

甘惠英望着插满了如刺猬一样的石壁道:“一般机关,不管是暗钮,还是暗格等都是往里按,现在我们已经都试过了,不但不能开启,反而触动其他机关,是不是我们搞反了?”

“搞反了?”

“不错,一般常理就是这样,但设计机关的人,他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设计开关,本来机关学有很大一部分是考人性的。”

张傲秋在旁道:“那我们往外吸着看看?”

甘惠英点点头,将蓝珠交还给慕容轻狂,接着蹲了下来,吩咐大家小心准备。

然后双手贴在那处方格机关上,默运功力,轻轻一吸,那块石壁同样有所松动,不由大喜道:“动了。”

手上力道再加大几分,石壁慢慢移出寸许,接着就听见一阵“咂咂”声响,半响过后,左右两边同时传来“滴”的一声。

甘惠英站起身来,来到左边石壁前,用手轻轻一推,一道石门应手后退,这么大一道门,整个往后退,居然一点声响都没有,可见机关索道保养极好。

甘惠英嘘了口气道:“总算是打开了。”

石门完全打开,众人往里一望,里面黑乎乎的一片,甘惠英道:“既然左边有门,右边也有门,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雪心玄道:“难道这其中一扇门后是陷阱?”

甘惠英道:“这个很有可能。”

张傲秋笑道:“这不有我在么,是不是陷阱我一看就知道。”

甘惠英顿时想起张傲秋的神识,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还真是,把你给忘了。”

张傲秋走到石门前,神识放出,在神识的感知下,前面又是一条通道,只是这条通道比先前外面的通道要宽敞多了,张傲秋将神识放尽,直到达到二十丈的位置,通道依旧没有看到尽头。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5C88pP'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