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两头猜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接口道:“圣女所说不错,我们这几次对一教二宗虽然都是抢得先机,但毕竟是一教二宗主动出击,我们只是被动防守,占有天时地利人和,而且这些失利,对一教二宗来说根本就伤及不到筋骨。

而且不瞒城主,一教二宗也曾攻打圣教,被我们活捉了几人,也问出了一些东西,但圣教毕竟跟外界其他门派有上百年的误会,当时稳住那些消息不发,就是怕其他门派不相信,反而给一教二宗一个机会。”

云历听完沉思了一会道:“那按你们这么说,岂不是好事变成了坏事了?”

夜无霜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形式,只能是静观其变,坐等佳音了。”

张傲秋道:“若我是他们其中任何一派主事人,听闻这个消息,不管真假,都会派人过来跟城主府接洽,到时候我们也只能将供状及人带给他们看,至于他们相不相信,那就看他们的了。”

紫陌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当他们不相信好了,就是没有他们,这鹰嘴峰我们也是要闯一闯的。”

张傲秋道:“不错,现在我们有城主府,还有圣教,两家联合也不一定比他一教二宗就差,但这次去鹰嘴峰,却是要以快打慢,救人要紧,至于其他,到时候可以见机行事。到时候人救出来了,我想那三家也就被绑上战车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商量如何采取下一步行动。”

云历点点头道:“既然是以快打慢,当然人手不能太多,但这些人手都必须是好手,我城主府这边出力的人倒还有一些。”

夜无霜接口道:“家师曾说过,等这边结盟的事宜商谈妥当,她会派一些人手过来,我在回禀家师的信里再将这边的情况细细详述一番,我想家师应该可以派些有用的人来。”

云历道:“那好,我们就以圣教人手过来那天开始,先到鹰嘴峰去查探查探,等了解现场情况后再做定夺。”

回到大宅,张傲秋道:“现在还有十天的空挡,我想回曲兰城一趟。”

紫陌道:“你到那里去做什么?”

张傲秋道:“我师叔在曲兰成开了间铁铺,当时我跟我师父相遇就是在他那铺子里,后来离开的时候,师叔说他也要开始调查我刀宗血案,并跟我约好每年中秋到那里碰面一次,现在凶手我已经查到了,我先回去看看,要是师叔在那就更好,正好将他带过来,要是他不在,我也就留书一封,让他早点过来跟我会合。”

紫陌道:“那我们跟你一起去。”

张傲秋摇摇头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城主府可能随时有事情找我们,而且这些天霜儿那边也要过来人,你们都走不开,我想这次还是我一个人去好了。”

紫陌道:“现在情况已经基本是妥当了,就是我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至于那还有一个犯人没审,我想那家伙知道的应该跟前两个差不多,审不审的也无关紧要了。”

夜无霜在旁道:“阿秋,你就让阿陌跟你去吧,你们两个互相有个照应,我也放心一些。”

张傲秋闻言一脸的犹豫,紫陌道:“哎呀,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我们快去快回,也耽搁不了什么事。”

张傲秋又想了想道:“好吧,那我跟阿陌一块去,不过要是我们没有按时回来,你们就现行行动,不用等我们。”

夜无霜点点头应了一声,接着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张傲秋道:“既然时间不多,我们就今日出发好了,而且曲兰城在临花城下游,我们这次坐船去,即快又节省脚力。”

“砰”

一只水晶杯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破碎的水晶片如滴落的水滴一样,四散飞溅。

下面几个黑衣人匍匐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而正前方则是欧阳尊者一张气得铁青的脸。

过了好半响,欧阳尊者方才平静下来,挥挥手道:“你们先下去吧。”

下面几个黑衣人如蒙大赦,行礼过后迅速离开。

旁边的断无殇问道:“须亦,情报可属实?”

王须亦拱拱手道:“回宗主,收到这条情报的时候,属下也是担心有误,又安排其他人手前去查探了一番,回报的消息跟情报一样。”

欧阳尊者重重一哼道:“哼,城主府!”

好半响后才又缓缓道:“不过他们是怎么知道杏林阁有问题的?而且情报上只提起黑云卫攻破杏林阁,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却什么也没有,这帮废物。”

王须亦道:“教主,这件事也不能怪他们,属下派去的第二批人,事后送回来的消息,也是什么都没有,除了知道杏林阁出了大事。

根据前些日的情报,临花城城主府戒严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允许任何人外出,不管是大街上还是屋顶上,整个城内开销全部由城主府供应,只到前天晚上,我们的人听到杏林阁那里轰轰作响,只是苦于不能出门,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第二天城主就府宣布解除戒严,我们的人装着菜贩到杏林阁去看过,整个杏林阁原来的院墙被全部推倒,在院墙外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站满着黑云卫,平常人等根本就不能接近,而且里面还有些工匠,正在将推倒的院墙重新砌筑。

不过既然这件事发生了,属下认为恐怕我们的很多布置都要推倒重来了。”

断无殇摸着下巴质疑道:“全部推倒重来?”

王须亦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欧阳尊者道:“若是情况确实如须亦所说,那黑云卫已经占领了杏林阁,吕承豪、严茗觉还有华疏影他们三人只怕……。”

断无殇“嘿嘿”冷笑几声道:“他们应该不敢说出什么吧?”

欧阳尊者道:“他们是不敢说出什么,但还是要以防万一,他们三人是我们一教二宗的中坚人物,知道的东西太多,特别是华疏影,独舞不在的时候,整个不净宗都是她在代管,若是她说出什么,那对我们的计划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断无殇道:“现在城主府已经解除戒严,若是他们没有被抓,应该早就有消息传回来了。”

王须亦道:“教主、宗主,不管现在他们是不是已经被抓,我们都应该派人过去查探查探,要是他们没有被抓,但人还在临花城,那就说明他们遇见了很棘手的事情,急需增援。

若他们已经被抓,那我们也要查出他们被关在那里,这几个人不管怎么样都要救回来,我们要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说,或者都说了些什么,不然将所有的计划都全部推倒重来,那么多心血就白费了。”

欧阳尊者点了点头,沉吟半响道:“既然要派人过去,那就派些高手过去,免得像前几次,总是出问题。”

断无殇道:“师兄,现在隐杀组高手最高修为也就灵境巅峰,要是真要救人,恐怕这点道行还不够看。”

欧阳尊者道:“前期查探消息就让已经进入临花城内的暗、忍、隐三组的人进行,通知他们只能打探消息,却不可轻举妄动,一旦消息回来了,就命令逆隐的人出手。”

转头向断无殇问道:“独舞有没有回来?雪怡这孩子有没有传什么消息?”

断无殇摇了摇头道:“不过独舞倒是传回来了消息,她说她还没有找到雪怡,现在在西南地界。”

“西南地界?她跑那里去做什么?那里不是魔教的势力范围么?”

断无殇道:“还有一件事没有跟你说?”

欧阳尊者冷眼看着断无殇,断无殇道:“师兄,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只是心里怀疑,既然独舞现在正好在外面,所以就让独舞去看看了。”

欧阳尊者道:“到底是什么事?”

断无殇道:“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提起过那边有人要过来,领头的是一个叫树上村雄的‘一刀流’的传人?”

欧阳尊者想了想,接着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突然提到他们了?”

王须亦道:“从我们上次收到他们要过来的消息到现在已经快半个月了,按理说就算是走也走到了,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他们任何消息。”

“哦?会不会是他们第一次来走迷路了?”

王须亦道:“他们最后传来的消息是他们已经到西南地界的一个山里的村庄,那个地方人迹罕至,但那地方我们还是知道,在收到消息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安排人手前去接应,一来一回,就算时间上有耽搁,但也不至于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断无殇接口道:“所以这次我就给独舞传出消息,正好她外出,就让她到哪里去看看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蹊跷,他们这次过来,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知道消息,按说不应该暴露行踪才是,而且据说那树上春雄修为到了灵境期,可是……。”

欧阳尊者冷哼一声道:“找找也好,要是万一找不到就算了,给独舞发消息,就以十日为限,要是在十日内还是没有他们的行踪,就让她赶回来。

那边就给他们发封密函,就说到现在还没有看见人,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我们跟他们只是合作,又不是他们的老妈子。

现在最紧要的事情就是吕承豪他们人在哪里?要是被抓怎么救他们?这件事我想让须亦接手,先让临花城内的人暗查,一旦有消息,须亦你自己拿捏情况,要是事情棘手,可以调动逆隐的人。”

王须亦拱手道:“是,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