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相见甚欢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心里一动,但想起那年轻女子的话,又想了想道:“阿陌,既然他们已经有所防备,这两天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他们的好。”

紫陌一听,大失所望道:“秋哥,怎么能不动了?要是我们趁热打铁,说不定还会有些其他意想不到的效果了。”

张傲秋没好气地说道:“刚才在那院子里,要是他们发现我们,你认为我们还有命在这里吃早餐么?

昨晚是我们运气好,对方只有几个天境高手,但运气这件事总有一天会用完的,现在明知对方有所防备,还要去招惹他们,可不是智者所为。”

紫陌嘟囔道:“真没劲,那我们这几天岂不是都要在那铁铺里呆着?”

张傲秋道:“我有说要呆在那里不出么?”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凑上前去道:“秋哥,你有什么计划?”

张傲秋道:“计划谈不上,不过我们虽然不去招惹他们,但白天的时候,没说我们不能逛街是不是?只要有心,总会有所发现的。”

紫陌想起在临花城跟踪一教二宗的事,立即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他们特征明显,又有我们两个熟识他们伎俩的高高手,哈,只是这时间有点紧了些吧?”

张傲秋道:“这也没有办法,你要知道,临花城那边可有一堆的事了。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能顺带着发现一些东西当然更好,实在是找不到也没什么,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两人吃完早餐,又在街上老老实实采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后才回到铁铺。

华风见他们一晚没有回来,正在院子里急的打转,一见两人联袂回来,一连串地问道:“你们两个小子,昨晚跑哪去了?害得老子一晚担心。”

紫陌放下手上东西,笑着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华风一听,瞪着眼看着他们,张傲秋道:“师叔,你这么看着我们做什么?我们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

华风抽出右手,用指头点着张傲秋脑袋道:“你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已经都逃出来了,还要再进去一次,你当你天下无敌么?”

张傲秋看着华风那样,想起在魔教的时候,雪心玄对夜无霜也曾这样训斥过,知道华风是为了自己好,心头一暖道:“师叔,我有分寸,要是没点把握,哪能再送羊进虎口啊?”

华风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倒是吹,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

张傲秋立马打断,不满地说道:“师叔,你就不能盼点我好?真是的。”

华风道:“好,盼你好。我跟你说啊,现在对方已经有所防备,你们以后都给我在这里老实呆着,那都不能去。”

张傲秋道:“师叔,你这还没老了,怎么这么啰嗦?我答应你,我跟紫陌了,以后绝不去招惹那些人,但你也总不能让我们老憋在家里吧?

再说了,过几天等你内伤一好,哦,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内伤怎样了?”

华风摆摆手道:“有点起色了,你小子要真为老子好,就不要让老子晚上担心。”

张傲秋赔笑道:“一定,一定。从今天开始,我跟紫陌每天晚上都回来睡觉,这样你该满意了吧?

来来来,这是特意为你带的早餐,快趁热吃了吧,等会我在给你施针一次,这样也好得快些。”

华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接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老子跟你说正紧的,你少嬉皮笑脸,昨晚的事不可再有,你们两个可记好了。”

张傲秋给华风施针以后,华风立即开始自行打坐疗伤,刚才听紫陌所说,心里不担心那是假的,这两小子实在是胆子太大,指不定又搞出什么事来,还是快点将内伤养好,有自己在旁边看着,也放心一些。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经昨晚一战,也是老老实实地回房间各自打坐冥想,这一天倒是安然无事。

第二天一早,两人借口要买东西就要外出,华风在旁千叮咛万嘱咐后才放两人出门,其实他也知道,真要把两人关在这里也不可能,只要他们不心血来潮去惹别人就可以了。

两人出了门,紫陌道:“秋哥,你说你师叔是不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啊?”

张傲秋叹了口气道:“也许等我们有了徒弟跟孩子,也会跟他们一样了。”

张傲秋说的“他们”自然也包括了雪心玄,一想到雪心玄,就马上想起了还留在魔教的铁大可,接着道:“不知老铁现在怎样了?”

紫陌道:“有师父这‘毒医圣手’出马,你还担心什么?要是连他都搞不定,只怕这世上还真没人能搞定了。”

张傲秋想了想也是,遂放下心思道:“我们到这里也有四天了,不知雪前辈哪里准备的怎样了?”

紫陌不以为然地说道:“秋哥,你这就是两处担心了,雪前辈他们可是**湖了,这点事他们肯定知道怎么安排,再说了,你在这里担心有个毛用?还不如用心看看这里的事吧。”

张傲秋道:“你小子说的也是。”

说完反手搂着紫陌肩膀,嘻嘻哈哈地一路打闹着往前走去。

一连几天,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好像那些人平白消失了一样。

两人也没有办法,到了第八天,张傲秋给华风施针一次,自此华风的内伤算是好了九成了,由于临花城那边还有要事,于是三人决定明天一早就离开这里。

这次他们依然选择坐船离开,不过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原本相貌已经露脸,所以这次依旧由紫陌易容一番,张傲秋就装扮成一个少爷,紫陌还是小管家,而华风就是身边的仆人了。

上了船,张傲秋这个少爷显出了“吝啬”的本性,三个大男人只要了一间房,这一路游山玩水倒也是平平安安回了临花城。

回到大宅以后,张傲秋就跟紫陌先去洗漱,而韩青瑶已经带着孩子住了进来。

阿漓跟夜无霜听到消息,赶到大厅的时候,张傲秋、紫陌还有华风正坐着喝茶,看见她们两人过来,张傲秋招呼道:“你们两个快过来。”

说完介绍道:“这位是我师叔华风,阿漓,这也是你师叔,还不快拜见师叔。”

阿漓以前就听张傲秋提起过华风,知道现在无极刀宗只剩下他跟师叔两人,曾无数次想象过以后正式进入刀宗的仪式,今日突然见到华风,心里突然莫名感到一阵紧张。

阿漓小心地瞟了华风一眼,碎步急走两步,上前跪下行礼道:“刀宗弟子阿漓,拜见华师叔。”

华风连忙虚扶了一把,一脸疑惑地望着张傲秋道:“这是什么情况?”

张傲秋笑着将事情前后解释了一遍,华风这次跟张傲秋团聚本就高兴,现在看这这么大宅子,小子涨本事了,心里就更高兴,谁知突然又出来个貌美如花的师侄女,这心里啊,就像开了花一样。

华风呵呵大笑,急忙上前扶起阿漓道:“阿漓,不用多礼,不过你师叔我现在可是个穷光蛋,今日第一次见面,却没有什么见面礼给你了。”

阿漓见华风如此好说话,心头一松,也是笑脸如花道:“师叔,你能平安出现在这里,就是给晚辈最好的礼物了。”

华风一听心里更是高兴,笑的嘴都合不拢道:“小丫头,这话说的师叔爱听,你师叔别的本事没有,但是会打铁,等下次回去,师叔给你打把趁手的兵器,保证比你师哥的要强。”

阿漓闻言大喜道:“那好那好,那就先多谢师叔了。到时候我也跟秋大哥一样,给你拉风箱。”

华风摆摆手笑道:“你拉风箱?哈哈,那还是算了吧。”

说完转头看着阿漓旁边的夜无霜问道:“这位姑娘是……?”

张傲秋道:“师叔,这位姑娘可跟你有些渊源了。”

华风诧异地看了看夜无霜,迟疑道:“哦?有些渊源?不知……?”

夜无霜对华风福了福道:“晚辈夜无霜,拜见华前辈。”

“夜无霜?”

张傲秋道:“师叔,这可是圣教当代圣女,这么说你可有印象了?”

华风闻言霍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颤声道:“圣教?当代圣女?那雪心玄……?”

夜无霜缓缓道:“正是家师。”

华风上前细细看了看夜无霜,先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可知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夜无霜想起以前慕容轻狂跟她说起的往事,闻言道:“晚辈略有耳闻。”

华风感叹道:“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代圣女都这么大了,唉,故人远去,你师尊可好?”

夜无霜道:“托前辈的福,师尊还好。”

华风回忆道:“想当年,我们跟你师尊在西北还曾并肩作战,那时候她还是刚刚当上圣女,唉,只是师兄他……。”

张傲秋安慰道:“师叔,你不用担心了,就这两天,雪前辈就要派人过来,到时候我们跟城主府一起商议,看怎么去救师父。”

想了想接着道:“对了,还有师父跟铁大可他们两个。”

华风听了一楞道:“你师父?”

张傲秋道:“哦,这件事还没有跟你说,是这样的,当时我不知道师父还活着,在临花城的时候,我们救了现在的师父,也就是‘毒医圣手’慕容轻狂,当时我、阿陌、阿漓还有霜儿四人都拜了他为师。”

华风又是一声惊讶道:“‘毒医圣手’慕容轻狂?竟然是他?他收你们做徒弟?阿秋,这些事你怎么不早说,这么多事,今天集中到一起来说,我一会还真是消化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