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发现端倪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众人在书房内坐下后,自有丫鬟奉上香茗。

雪心玄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笑着说道:“既然阿秋驯好了山鼠,这第一道机关算是破了,这次我们再去,除了带上这几千只山鼠,人手上的事情,也要好好安排了。”

云历皱眉道:“前日一儿他们过来跟我说起,在铁血大牢周围出现可疑之人,我估计一教二宗的人对营救吕承豪他们,怕是要有所行动,而且我们更担心的是,他们可能双管齐下。”

雪心玄闻言问道:“双管齐下?怎么个双管齐下?”

云历道:“铁血大牢戒备森严,想要强攻,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傻,因此他们有可能一边制造混乱,一边伺机救人。

刚才雪教主提起人手安排,我原本是想让云一他们几个带队,但他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充当诱饵,所以这人手上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慕容轻狂皱眉道:“云老弟这种想法很可能就是一教二宗他们要做的,云一他们不能去,老夫看最好你也不要去了。”

云历摇摇头,断然道:“这次救的人,里面还有云某的亲姑姑,所以这次行动……。”

雪心玄打断道:“城主,我认为老爷子说的有道理,临花城是一个明面上的主战场,虽然他们现在在暗,但我们必须要有防备,若是你走了,真要有什么事情,下面的人不知道该怎么拿主意,到时候出现什么闪失反而不妥,所以这里还是由你坐镇比较妥当。

至于鹰嘴峰,现在我们在暗,他们在明,只要下手干净利落,不让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我想应该也就没有多大困难。”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主攻鹰嘴峰还是以我们那些人为主,现在要的人手,也就是外围防卫及防止消息外泄的人,按那里的地形条件,老夫估计大概五百个训练有素的军士就可以了。”

雪心玄接口道:“这五百个军士最好是熟悉山地作战的精锐,而且还要是善射的好手,既要防止外人进来,同时也要防止鹰嘴峰的人出去,到时候本座这边的人还有华风他们也会参与外围防卫。

本座认为,先将这五百军士选出来,然后让双方有所接触,彼此熟悉一下,也方便调度。”

云历脸色挣扎,考虑再三方道:“也罢,那这次行动我就不参与了,这五百军士我会尽快挑选出来,一日后,我会派人去请贵方的人,怎么安排大家互相商讨再定如何?”

张傲秋道:“现在我们是以快打慢,跟一教二宗的人抢时间,若是商讨妥当,小子认为让这些军士分批先行,以免目标太大惹人怀疑,我们这边安排人跟他们一起,也方便现场安排。”

云历点点头,沉吟了一会道:“我安排跟我一起的那五人,让他们一人带一百人,这五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江湖老手,避人耳目以及在外围布置,这些都可以交给他们。”

慕容轻狂提醒道:“外围的暗桩先不要动他,等我们那边行动的时候,再将他们解决掉,一旦网撒开了,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

镇守府。

云一等四人正在商议如何调度防御的事情,外面一个黑甲将领匆匆走了进来。

云一眉头微皱,脸色略有不悦,那黑甲将领瞥见云一的表情,本是神色匆匆的步伐不由缓了下来。

走到近前,黑甲将领行李道:“见过四位镇守大人。”

云一“嗯”了一声,不紧不慢地问道:“少宇,今日为何事如此匆忙?”

此人大名许少宇,是云一一手提拔起来,为人稳重精明,最擅长情报收集及分类,一般下面汇集的情报,都是经过他先筛选,从中发现想要的东西,然后再将其汇报给云一等人。

此职关系重大,在这个位置上的负责人,不仅要求精明,善于发现众多情报中的关键之处,更重要的是要求此人对城主府忠心耿耿,否则情报一旦泄露,那造成的损失,可能就是无法估量的了。

由此可见,这许少宇正是黑云卫中的中坚人物。

许少宇跟了云一也有将近十五年了,知道云一最不喜欢的就是行事匆忙,没有章法,想起刚才自己行色匆匆,无怪乎云一会有不悦。

许少宇暗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拱手回道:“回大镇守,城西南有发现。”

云一“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许少宇接着说道:“对于城西南的搜索,我们借口为了防止一些不法之人混入临花城,因此需要重新登记本城所有常驻人口,这件事本来也是要办的,正好借这个机会一起办了。

在这期间,其中有一个小四合院,我们的人去过几次,但里面都没有人,后来找到了街道的里长,他说这家人早就搬出临花城,走之前将这四合院卖给了一个外地人。

当时卑职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亲自赶了过来,因为卖个了外地人,而屋内却长时间没有人居住,是不是这里面有点什么东西?

等撬开大门进去一看,整个四合院空空荡荡,连个床铺都没有,只是满屋子里都挂着鸟笼,但鸟笼内又是一只鸟都没有。”

云二诧异道:“满屋的鸟笼,却一只鸟都没有?”

许少宇回道:“正是。卑职看到这种状况,也感到很奇怪,一个外地人,买了间四合院,不用来住人,只是挂些空鸟笼,他这是要做什么?”

云一转动着手指上的玉戒指,沉吟了一会道:“上次放出假消息的时候,看见河间客栈的三人放出信鸽,信鸽又是往西南方向而去,现在正好在西南找到了一间只有鸟笼的四合院,嘿嘿,这还真是巧啊。”

云三道:“大哥,会不会那只信鸽就飞到了这家四合院了?”

云一眯着眼睛道:“八九不离十。少宇,那买下这间四合院的外地人查到了么?”

许少宇回道:“查到了,买四合院的外地人名叫曹琳朗,是宝商号的人,本来是想到临花城定居,但宝商号又安排他去跑船,所以这间四合院就一直没有进住,不过此人甚爱玩鸟,据说刚搬进的时候带了很多鸟笼,鸟笼里也有很多鸟,只是后来因为常年在外,就将这些鸟都卖掉了。”

云四道:“这消息从何而来?”

许少宇道:“卑职安排渔帮的人去宝商号问过,因为渔帮的人也有跑船的生意,跟宝商号倒是有些往来。”

云四笑道:“听起来到也是合情合理,而且还有那么多人证,不过越是滴水不漏,也越是有鬼,我看这宝商号怕是也要好好查查了。”

云一点了点头道:“如果这间四合院真的是那信鸽最终落脚点,那么这四合院就是他们情报的中转站,倒也高明。

即使我们查到这里,也没有什么确切证据,而且就算我们顺着这根藤摸瓜,查到的结果跟没查差不多。”

云二道:“他们苦心积虑地这样经营,也就是想让我们无疾而终,嘿,若我是他们,这么重要的地方,肯定在周围有所安排。”

云三问道:“二哥,你的意思是……?”

云二笑了笑,从容道:“你想,若我刚才所说属实,那他们既然有这样的布置,肯定不会安排人在这四合院日夜守候。

因为信鸽什么过来并不能确定,放人在那里费人费事,而且时间久了,说不准还会出现什么纰漏。

但为了避免信鸽飞入却没人知道,耽误时机,又避免暴露,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这四合院周围安排人手,一来可以知道信鸽飞入,随时安排人去取消息,二来也可以对四合院进行监视,防止外人进入有所暴露。”

云二说完,接着又向许少宇问道:“你把当时处置这件事的过程说一遍。”

许少宇拱手道:“是,回二镇守,当时卑职也想到了这里面可能有所蹊跷。怕对方有所警觉,因此当时卑职换了身衣服,以一个普通军士的身份过去的。

询问里长后,只是在四合院内四周看了看,并没有进行搜索行动,后来也只是吩咐里长,让这人回来后就立即到我们这来报备,随后就离开了。”

云一点了点头道:“嗯,少宇这么做很好。不过若事情真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恐怕对方已经有所警觉,既然这样,这登记常住人口的事就在全城去办,反正迟早也是要做的,这样既能麻痹对方,也间接办了件实事。”

许少宇回道:“是,大镇守。”

云一接着道:“另外安排渔帮的人,在这四合院周围多加留意,看是不是真有人在日夜关注这四合院,要是有所发现,也不要惊动他,派好手轮番跟踪,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隐藏在这幕后的到底是什么高人。”

许少宇轰然道:“是,大镇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