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谋划救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等紫陌回到大宅的时候,张傲秋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又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紫陌看了替他暗自心伤,知道他怕其他人跟着担心,所以将那份痛苦深深埋在心底,一个人承担。

紫陌也不说破,只当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一样,进了大厅,几人都在,紫陌正要吹嘘一下自己的审讯本事,陶管家来报说外面云大镇守过来了,张傲秋跟紫陌连忙迎了出去。

紫陌笑道:“云一哥,我们这刚分手,你怎么就亲自过来了?”

云一道:“城主吩咐我过来,说有一个叫霍星含的人,要到我那里受训,还叮嘱我这事一定好好安排,好了,现在我来了,那个霍星含了?”

张傲秋回头叫了一声,霍星含走了出来行礼道:“见过大镇守。”

云一拿眼仔细打量了一下霍星含,点点头道:“嗯,还是个苗子。不过你到了我那,可是要准备脱几层皮的,你可准备好了?”

霍星含恭敬地答道:“脱的皮越多,学的本事越大,我早就准备好了。”

云一道:“不错,难得你有这份心,那既然这样,你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霍星含施礼离开,收拾了几件换洗衣物,跟众人作别后,跟着云一而去。

回到大厅,紫陌将在大牢前与云历的对话重复了一遍,张傲秋道:“既然这样,那明日一早,我们两个再加霜儿就一起到城主府去一趟。”

第二日一早,三人刚要出门,就看见辛七过来,紫陌诧异问道:“七哥,你怎么来了?”

辛七笑道:“你们两个现在可是城主最依仗的人了,城主吩咐下来,从今日起,我就专门到你们这里听差,而且最近不太平,城主专门拨一批黑云卫进行保护,所以以后每天早上看见我,就不用大惊小怪了,不过我今日来,可是奉城主命,要是你们两个没什么别的事,他想见你们见。”

紫陌道:“还真是瞌睡遇见枕头,我们正好也要到城主府去。”

辛七一听道:“那感情好,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进了府门,辛七直接带着三人往书房而去,辛七送到门口,转身离开。

云历依旧在书房忙着公务,见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后面还跟着位女子。

此女子气势成凝,虽然没有刻意打扮,却自然流露出一种雍容华贵,久居高位的气势,小小年纪就有种大家风范。

云历站起身来,不等他们说话,差异道:“阿秋,阿陌,你们两个已经让我吃惊了,这位又是谁家姑娘,竟然有如此气度?”

夜无霜行礼道:“城主谬赞了,晚辈夜无霜见过城主。”

云历虚扶一把道:“夜无霜?”

张傲秋在旁解释道:“这位夜姑娘就是外人口中的魔教圣女。”

云历更是诧异道:“魔教?圣女?”

紫陌道:“城主,圣女今日过来其实是有事跟城主商量。”

云历“哦”了一声,招呼道:“来来来,都坐着说话。”

几人坐下后,云历问道:“不知今日圣女过来,是为何事?”

夜无霜闻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站起身来,双手呈上道:“家师给城主修书一封,请城主拆阅。”

云历表情有点狐疑,因为城主府跟魔教一点瓜葛都没有,今日魔教教主居然修书一封,而且还是让魔教圣女送过来,这一时让他感到疑惑不已。

云历展开书信,仔细看了一遍,放下书信道:“昨日阿陌还跟我提出要联合一切跟一教二宗有仇的人,今日圣女就上门送来贵教主书信,看来贵教主比我眼光要长远啊。

这信上所说的结盟一事,我当然同意,只是这其中有什么要求么?”

夜无霜道:“家师的意思是在对付一教二宗这件事跟贵府精诚合作,至于其他方面,因是初次合作,为了避免双方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先不谈及。

家师想若是城主答应合作,那我们就在对付一教二宗上情报共享,人员共同调动,而且为了方便联络,我们想在临花城内开设一个据点,到时候有一部分人要过来,当然在过来之前,我们都会事先向贵府报备。”

云历摇摇手道:“你说的那些我明白,但既然是合作,那就应该彼此信任,贵教可以在临花城方便行事,不用什么报备,我这边会安排云三与你们接洽,不过贵教这边安排什么人?”

夜无霜道:“在贵我双方合作的这段时间,我圣教在临花城的所有事宜由我负责,不过若我师尊过来,自然就是由她主事了。”

云历点点头道:“好。只是你刚才说的据点,是让城主府给你们安排还是……?”

夜无霜道:“这个我们自己来办,若是有城主府安排,有心的人知道后,消息必会泄露,家师的意思是我们虽然联合,但在目前情况下,还是秘密行事的好。”

云历笑道:“你师父考虑周祥,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开始有什么事情不清楚的话,你可以找他们两个中任何一个,反正他们现在是城主府的熟客了。”

夜无霜道:“晚辈代家师多谢城主。”

云历道:“多谢我做什么?这件事本就是对大家都有好处,你们放心,一切事宜我们都会好好配合的。”

接着话题一转问道:“你们三个又是怎么认识的?”

张傲秋笑道:“城主,这要说起来,话就长了。”

云历闻言呵呵笑道:“好好,等那天空闲下来,再慢慢听你们说。现在年轻人,唉,比起我们那时候,可是厉害多了,唉。”

紫陌笑道:“不是有句话说江湖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么?”

云历听完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道:“不错,不错,前浪死在沙滩上,跟你们几个在一起,我自己也感觉年轻了很多,哈,有意思。”

张傲秋道:“城主,不知你对昨日华疏影说的鹰嘴峰有什么打算?”

云历道:“今日叫你们过来,也正是要跟你们商量这件事。”

说完站起身来,望着窗外婆娑树影,沉吟一会道:“昨日那华疏影说到鹰嘴峰,这鹰嘴峰我也没去过,不过按她指的路线,想要找到应该不难,只是华疏影说起的机关一事,倒是叫人有点头疼,若是能破那机关,几个玄境高手还不在话下。

不过听华疏影说起山门机关,不管怎么进入,要是没有正规手续,都会触动警铃,而且还有喂毒的弩箭射出,为了以防万一,这机关高手方面的人手还要多找几个,但是像这样的机关高手,而且身手还要好,昨日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一个这样的合适人选。”

夜无霜闻言道:“本教甘惠英甘堂主精通奇门八卦,不知她可不可以试试?”

云历闻言一喜道:“那感情好。只是不知贵甘堂主现在何处?”

夜无霜道:“现在本教山门,不过晚辈可以加急通报,本来刚才与城主府结盟一事,晚辈也是要回禀家师的,现在正好两件事一起办了。”

云历“嗯”了一声道:“不知贵教甘堂主要多长时间才能过来?”

夜无霜想了想道:“即使加急通报,一来一回也要个十天左右。”

“那好,等她过来了,你们再跟我说一声,到时候我们在具体商量下一步的行动。”

张傲秋道:“城主,你知道那些被一教二宗关押的人都是些什么人么?”

云历道:“昨日阿陌跟我提起此事,我正在着手安排。你师父木灵还有我姑姑云缥缈就不说了,那独孤成原本是独孤山庄的庄主,三十年前就已经名动天下,只是在十年前就销声匿迹,当时外界都以为,他已经退隐江湖,颐养天年了,而岳山俊还有马欣然则分别是天羽门及明王山的重要人物,同样也是在十年前消失无踪,这两人的失踪,天羽门及明王山却是下了大力气查找,但到最后却是毫无进展,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张傲秋听完沉吟道:“除了我师父以外,其他人都是十年前失踪的,那么十年前,这一教二宗是个什么情景?”

云历想了想道:“那时候一教二宗已经崛起,虽然雄霸东南,但没有任何其他不妥的举动,在外界看来,只是在东南又多了一个庞大的势力而已,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对付天羽门及明王山,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关于这个消息,我已经分别修书一封,安排人手分别送往他们门中。”

夜无霜想起以前审问尹士彦时,尹士彦有所招供,因为魔教被外界排斥,但当时众人还商议如何将这些消息传递出去,又不让其他当事人怀疑,就这还有张傲秋激将紫陌一幕。

想到这里,夜无霜试探着问道:“城主,不知贵府跟这些门派是否有过来往?”

云历道:“来往倒是不多,不过在当年大夏王朝灭亡时,天下大乱,这三个门派多少牵连一些,当时还是后主出面调停,不过这也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念及这点情谊?”

夜无霜道:“既然有这点情谊在,那还好说。”

云历道:“圣女是担心他们不相信我所说的这些?”

夜无霜点点头道:“现在贵府跟一教二宗势如水火,我想这件事天下门派应该都有耳闻,我们传出消息,虽然这事与他们有关,但毕竟这么多年了,而且在当时他们与一教二宗也没有什么仇怨,现在仅凭我们一面之词,他们难免会有所怀疑,如果最后查明属实倒也罢了,若是等攻破鹰嘴峰,这些人不在,那他们就无形中树了一个大敌,无论怎么说,现在的一教二宗可是一股庞大的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