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章 伤和气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女生宿舍,406。

赵茜看着雒铃,有些不确定道:“你真打算和他在一起?”

“不然呢?”

“你不是说徐立人也挺好的吗?”

雒铃反问道:“他人好,我就要和他在一起?”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赵茜劝解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再决定。”

雒铃看着赵茜想了想,笑道:“奇怪了,你们不是之前一直想让我和他在一起吗?”

“现在情况不一样。”赵茜脱口而出道:“那个时候,我只是不想你被江天伤心。”

雒铃愣了下,诧异道:“所以你早就知道他的意思?”

赵茜解释道:“对不起,那个时候我想撮合你们,就试探了他。我也想早点告诉你,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你就等着看我的笑话?”雒铃冷笑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试着劝过你……”

“好了,开个玩笑,我也没怪你。”雒铃打断了赵茜的话,接着说道:“其实这段时间和冯飞相处下来,我觉得他人还不错。现在他又通过了我的考验,我们就试着处处吧!。”

看到雒铃表情坚定,赵茜便也不再劝阻。她努力挤出一些笑容,说道:“那行吧!反正无论你怎么选,我都站在你这边。”

雒铃摇摇头,说道:“谢了。”

“客气什么?”赵茜笑道:“我们是好姐妹嘛!”

雒铃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脑海里浮现出了三个字:“好姐妹”。

————

————

这一夜,武修他们都睡得特别晚,也特别舒服。他们一直等着章智的闹铃起床,可闹铃却迟迟未响。

哐——

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还睡呢?几点了?”

武修哥几个瞬间被惊醒,他们还以为李凯来报复了,都下意识握住了手中的钢管。可听到是邓军的声音,他们赶紧放下钢管。

“还不起来?”邓军突然吼道。

吓得众人一哆嗦,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服。

“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收拾,我在宿舍楼下大厅等你们。”

邓军离开后,武修这才看了眼时间。他一脸惊讶的表情,说道:“我靠!晨读都上二十分钟了。”

“妈的!刚才好险,我差点就把钢管拎起来了。”郝运来拍拍胸脯,有些后怕道。

“草!智障哥的闹铃怎么没响?”江天看了眼章智的床铺,诧异道:“智障哥,你怎么也没去?”

章智揉揉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表,无奈道:“完了,没电了。”

“我靠!你那什么破表,关键时候掉链子。”

哥几个埋怨着,匆匆起床。他们昨晚接触过邓军,知道邓军的脾气,自然不敢耽误太久。

来到楼下,武修他们很自觉地站成一横排。

“嗯!态度还算不错。”邓军背着手,很满意地点点头。他看着眼前六个人,表情一变,说道:“咦?又是你们?这次是六个,看来人齐了。”

看到武修他们有些尴尬地低下头,邓军笑道:“你们几个可以啊!晚上回得晚,那是坏。早上起得晚,那是懒。你们两样都占全了,我该怎么处置?”

武修他们不知如何回答,这时章智上前一步,解释道:“宿管,我昨晚没出去,一直在宿舍。”

邓军愣了下,诧异道:“呦!你们不是一伙的?”

章智仰着头,高傲地说道:“我们只是一个宿舍的。”

邓军笑了笑,问道:“那好,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

章智一脸正气道:“按学校规定,让班主任来领我。”

“——智障哥!”

武修他们瞬间无语了,赶紧劝阻章智,小声说道:“你疯了,让灭绝来领,我们还能有活路?”

“可这是规……呜……”

看到冯飞及时堵住了章智的嘴,武修上前一步,对邓军解释道:“叔,不好意思,他书读得多,留下后遗症了,你别见怪。”

“可是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啊!”邓军若有所思道。

“他是说规定,那也是前人定的。现在您是宿管,这里您说了算。”

“算你小子会说话。”

邓军看着武修笑了笑,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们?”

“要不我们每人写份检讨?”武修试探性问道。

“一份检讨就完了?”邓军反问道。

武修赔着笑脸,解释道:“叔,我们也是闹铃坏了,算事出有因。况且我们是第一次,你就原谅我们,我们保证下不为例。”

“你们会是第一次?”邓军问道,他明显不相信。

“真的。”武修一脸真挚的表情,说道:“我从不骗人的。”

邓军想了想,低头看到地上几片碎纸屑,嘀咕道:“这地有点脏啊!”

“我们写完检讨就打扫。”武修赶紧说道。

邓军点点头,说道:“就站在这里写。”

看到邓军进办公室了,武修他们转身回宿舍找来纸笔。六个人站在大厅,趴在墙上,开始写检讨。

章智拿着纸笔,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越想越不服气,喃喃自语道:“不行!凭什么要我写检讨?我要找宿管,让他按学校规定,叫班主任来领我。”

“卧槽!”看到章智要走,武修一把拉住他,问道:“你是不是傻?让灭绝来打你一顿,你乐意?”

“那也是我该受的。”章智义正言辞道。

武修正要继续劝章智,江天这时拉开武修,说道:“让他去!大不了以后,见他一次,打一次。”

“你休想威胁我。”章智依旧一脸正气,说道:“你敢打我,我就去告老师。”

“呵呵!怎么?学习彭三金?我欢迎你去告。”江天不屑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托哥的舅舅是副校长,你看灭绝到时候敢不敢管?”

“副校长是你舅舅?”

章智一脸诧异地看着李托,显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舍友在学校还有这层关系。

“不然你以为彭三金那事,我们能那么容易摆平?”

武修看到章智有些犹豫了,便准备给他个台阶下。他上前搂住章智的肩膀,对他说道:“好了,一份检讨而已,你就当写了篇作文。大家都是一个宿舍的,一起生活这么久了,没必要为这点事伤了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