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六十三章 灵物相通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回到宅子的时候,紫陌、夜无霜还有阿漓早就等候多时了,一见张傲秋立马围了上来,当听到这一路有惊无险,都是暗自松了口气,当听说张傲秋要用山鼠破那子母连环索的时候,均是兴奋不已,只是不能到现场去亲自看看,也只能大叫可惜了。

三日后,云历安排人秘密收集了六千多只山鼠,山鼠比一般的田鼠个头要大上很多,毛色灰黑,由于要在山岩上打洞,牙齿跟爪子都显得特别锋利。

这么多山鼠被关在百多个笼子里,堆放在一起,就那不断的“吱吱”声,让人听了就有种恶心无比的感觉。

张傲秋被云历招了过去,这些山鼠都放在一个隐秘的房间内,周围蒙上黑布,也是怕消息泄露出去。

云历、慕容轻狂还有雪心玄跟甘惠英四人本想陪着张傲秋一起进去,但被张傲秋以不能打搅为由婉言拒绝了。

除了云历,其他三人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也就不再坚持,而是在屋外等候。

张傲秋进了黑屋,里面黑乎乎一片,他也不再往里走,上前两步,将就近的一个笼子提着,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说实话,他虽然相信啸月狼王所说,但这毕竟是第一次试手,能不能成功,心里也确实没有多大的底。

坐好后,张傲秋慢慢进入打坐冥想状态,一会后,才缓缓调动神识,按上次跟啸月狼王交流之前的做法,将神识往前铺去,同时心灵进入古井无波的状态。

神识接触到身前笼内的山鼠,这些山鼠立即像炸了锅的沸水,在笼子里四处乱窜,同时都发出大声的“吱吱”声,仿佛遇见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一样。

张傲秋用一部分神识将笼子慢慢笼罩住,另一部分则往这些山鼠脑部靠近,越是靠近,山鼠越是焦虑,在笼内奔行的更加急促,张傲秋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些山鼠,同时加大神识输出,心底发出命令道:“安静。”

片刻后,笼内的山鼠一个个安静下来,只是蹲在笼子里瑟瑟发抖。

张傲秋一见有效果,心里大定,只是这些山鼠好像非常害怕的样子,就这样的状况也没有什么用,心里想到:还是先让它们将自己当成它们的同类首领,可能这样它们就不会如此害怕。

想到这里,张傲秋在心里发出柔和的信念道:“我就是你们的首领,你们不要害怕。”

可能是这柔和的信念让山鼠感到一丝安全,其中几只特别壮的山鼠首先爬到笼子前,翘首望着张傲秋,开始变得平静,也不再发抖。

张傲秋一遍一遍地重复,到第五遍的时候,笼内的山鼠都真正安静下来,张傲秋试着发出命令道:“你们站成两排,中间留出一条空道。”

笼内的山鼠立即像两边移动,在笼子中间留出一条空道出来,张傲秋见了心中暗喜,继续命令道:“你们做的很不错,现在都乖乖地呆着。若是有谁妄动,立即处死。”

笼内山鼠立即都低下头,安静地趴在原地,一动不动。

张傲秋见搞定这一笼山鼠,心里更是大定,遂将神识展开,将整个黑屋全部笼罩,按刚才的法子施展,也是一回生二回熟,掌握了技巧,搞定这些山鼠还真像啸月狼王所说,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不用多久,眼前一群山鼠就已经乖乖听话,那真是如臂所指,得心应手。

张傲秋还重来没有试过这么爽过,自己先玩了好一会,然后才自得意满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看满屋安静趴着的山鼠,向外招呼一声:“各位前辈,我已经办完了,你们可以进来了。”

云历几人站在外面,虽然看不见,但一直都竖着耳朵听着屋内的动静。

开始听到山鼠“吱吱”声越来越大,心里还不住担心,但到后来,这些山鼠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全部静了下来,正奇怪时,听到张傲秋叫他们进去的声音。

四人迫不及待地推门进屋,借着外面光线,只见笼内的山鼠一个个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云历看了惊异地问道:“小先生,这些山鼠怎么一动不动了?”

张傲秋笑道:“城主,那是因为我已经将他们驯好了。”

接着打开身前几个笼子的小门,嘴里说道:“你们都一个个按顺序爬出来。”

同时心里将这话有用神识发出,只见这些笼子里的山鼠,果真一个挨一个的爬到笼外,张傲秋继续道:“都排成两排。”

这些山鼠接到命令,挨个排好,只是有两只山鼠排的慢些,张傲秋冷哼一声,手中星月刀一划,那两只山鼠顿时血花飞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张傲秋在心里发出命令道:“再有谁不听命令或是速度慢了,这两个就是榜样。”

云历看着排的整整齐齐的山鼠,啧啧称奇道:“小先生真是神乎其技,我也看过驯兽,不过那要驯兽师跟野兽有很长时间的磨合,没想到小先生只用了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就能将这些山鼠**如此听从安排,这若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张傲秋笑道:“都是些雕虫小技,这驯兽的功夫,有很长时间没用了,有点生疏,不然还要更快一些,倒是让城主见笑了。”

说完接着命令道:“前排往前爬五步,后排往后退五步。”

话音刚落,两排山鼠立即行动,果真前排只爬五步,后排倒退五步,张傲秋玩的兴起,指着左边的黑布道:“前排将那块黑布给我咬碎。”

前排山鼠顿时发出一阵“吱吱”声,个个争先恐后地冲到张傲秋指的黑布前,一通疯咬,片刻那块黑布连根变成了一片片的破布。

张傲秋看着这些山鼠撕咬黑布的景象,心里也是打了个突,这牙口,还真叫一个锋利。

而他身后的四人,则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些人也是久在江湖打滚的老道人物,一生见过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多的去了,但这次看见张傲秋像指挥军队一样的指挥这些山鼠,却是一个个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慕容轻狂三人虽然知道这是张傲秋神识的功劳,甘惠英也曾说过,但即使说的再明白,也没有切身感受,现在见到如此场景,以他们的见识,也是震撼莫名。

特别是甘惠英,即使她心里有所准备,也知道这是灵物相通的结果,但这种境界,对她现在来说,还只是一个传说,如今亲眼所见,心中震撼的同时,也升起一丝希望跟兴奋。

那些传说中的东西,看来不一定都是传说,只是自己没有达到那个点而已。

以前自己还真有点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了,不过现在有张傲秋这个先行者在前面开路,那她以后至少在念力的修炼上就要轻松多了。

神识这东西本就不是谁都有的,可能十万人当中也就那么一个。

而这一个幸运儿还要能及时被人发现并加以训练,否则就算是自身神识比其他人要强大,但没有人告知,可能终其一生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厉害的能力。

所以这样一来,拥有神识而且修炼神识的人就更加凤毛麟角了,很多人,包括那些修行高手,可能都还没有听说有人有这种能力。

云历就是其中一个,当张傲秋说他有驯兽的本事时,云历还是将信将疑,驯兽这本事他虽然没有,但也看过一些驯兽表演,大概的过程还是知道一二。

张傲秋说他能驯化山鼠,而且是成千上万的山鼠,当时他心里就已经不相信了,想要驯化一个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何况是成千上万只?

但张傲秋现在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将山鼠驯化,而且还能如使指臂,这就不仅仅是简单的驯兽这样简单了。

云历看向张傲秋的眼神,从惊异变成凝重,从凝重又变成敬畏,接着转为欣慰,同时暗自庆幸,幸好早日跟这小子交好,这要假以时日,该是多大的一个助力啊。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笑容慢慢扩大,后来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雪心玄在旁奇怪地看着云历道:“城主,你笑什么?”

云历道:“在我临花城,居然出现如此天众奇才的人物,当真是我云历福分,以后只要有小先生在,恐怕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如此一来,我这老骨头,也可以多躲点懒了,哈哈。”

在雪心玄的心里,早已将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放在了同等地位,到现在为止,当真是越看越爱,闻言笑道:“我这孩子,本事层出不穷,不过城主正当壮年,想躲懒怕还不是时候哦。”

云历笑着摇摇头道:“唉,城主之位,看上去风光,其实不知道要操多少心,我想雪教主应该也有同感。”

雪心玄也是感慨道:“什么样的位置,就要付什么样的责任,这天下很多事本来就是身不由己。”

慕容轻狂在旁道:“你们两个就不要感慨了,现在阿秋已经驯好了山鼠,下一步该怎么做,倒是要好好商量商量了。”

云历道:“正是正是,各位请移步,到我书房一叙如何?”

临花城本属于南方,经历过寒冬过后,天气渐暖,周围树木开始抽出绿芽,不知道是这风景醉人,还是各人心情大好,一行人居然有说有笑,完全不像以前那样拘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