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身陷埋伏(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不答反问道:“怎么,只是老子进这院子你们才发现么?老子来的时候你们没有看见我跟在后面么?”

江师兄闻言一怔,接着嘻嘻笑道:“你怎么来的,我们管你做什么?要是你不到这院子里来,就算你是跟踪我们,我们也不能将你围而歼之,我们只要把注意力放在这院子里不就可以了?哈,还是**湖,真他妈愚蠢。”

张傲秋一听紫陌还没有被他们发觉,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怪笑道:“我让你动,你就动,我不让你动,可千万不要乱动。”

周围的一群人以为张傲秋是在说他们,听了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就好像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这些人以为张傲秋是在糊口吹大气,只有树上的紫陌却知道,张傲秋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张傲秋陪着“嘿嘿”笑了两声,身形突然发动,如一缕青烟一样,往左手边黑衣人飘了过去,同时星月刀出,带着一道青芒,身法带动刀势,更显得来势凶猛。

众人没想到他说打就打,兵器同时出手,江师兄叫道:“杨师弟小心。”

那杨师弟见张傲秋气势如虹,也是依然不惧,手中长剑一展,迎着刀芒架了上去,眼看快要靠近时,哪知对方突然一个旋身,身体像一片落叶一样,转往杨师弟的左手飘去。

在杨师弟左手边的是一个矮个黑衣男子,他本打算在那杨师弟跟张傲秋硬拼一记后,好从旁偷袭。

哪知一转眼,对方刀势突然转到自己这边,他哪想到世上还有这种在如此高速的情况下,还可以随意转变方向的身法,这完全违背常识,当即吓了一跳,其他人也是一声惊呼。

他们的第一步行动都是要配合那杨师弟,时间空间跟距离包括自身功力提升及招式展开等等,都有计算,但现在张傲秋却转移了目标,使得他们的先前的计划一下全部落空,这时想救也来不及了。

“当”

一声轻响,那黑衣人应刀往后飞退,同时一口鲜血喷出,这次被打了个突然袭击,仓皇变招,十成功力只用了五成。

虽然他是天境初期修为,但张傲秋却是天境巅峰初阶修为,本就隔着几个层次,现在又是有心算无心,诸般因数加起来,只此一招就让他吐血重伤不起,失去了战斗力。

黑衣人躺在地上,只觉胸口好像被千斤巨石撞过,抬头嘶声喊道:“他不止天境巅峰修为。”

张傲秋这刀只用了七成力,有此效果也算达到目的,闻言接口道:“怎么,老子跟你说过老子是天境巅峰修为么?”

其他一听同时心头一惊,张傲秋怪笑声中,身形借一震之力,往后飞掠。

后面是那白衣女子,本来是气势汹汹地上前合围,但一听见那黑衣人说张傲秋修为不止天境巅峰,心里顿时一惊,气势一窒,本来连贯的身法在空中停了一停,而此时张傲秋背影已经向她而去,眼见避无可避,当即一咬牙关,剑势原样不变的往张傲秋背部划去。

眼看就要刺中,突然先前一花,刚刚还在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不见,同时右脸颊感到一阵微风吹过,接着后背一阵剧痛,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往下直坠。

江师兄见对方瞬间重伤两人,而自己这边却连对方衣角都没有摸到,顿时心头大怒,“嘿”得一声,长剑如影随形的往张傲秋而去,同时大叫道:“你们退下。”

其他人一听,兵刃一摆,后退几步,但不离开,将张傲秋团团围住,张傲秋没想到对方会来这招,浑水摸鱼的打法再不能用,四周飘忽的身影突然一定,眼神一瞬不瞬地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衣人,顿然大叫一声:“动。”

紫陌早已做好准备,闻言双脚在树枝上一蹬,借着树枝弹力,身形如电般从上往下往那黑衣人一刀斩去。

下面的人没想到树上还有一人,身在局中的黑衣人更是大惊失色,心里顿时后悔不已,不该让其他人退开。

但此时后悔也没什么用,百忙之中猛吸一口气,身子硬生生一顿,在空中一个翻身,长剑坎坎挡住紫陌气势如虹的一刀,显示出天境巅峰高阶修为的本事。

又是“当”的一声。

黑衣人只觉胸口顿时一窒,双脚落地,脚步踉跄地往已方人飞退,希望能借他们挡上一挡,将胸中闷气泄出后好再战。

他在空中翻身的时候,就已经真气逆行,胸口真气不畅,他可没有张傲秋那种真气随意流转的本事,能在这种情况下挡着紫陌一刀,也算很是不错了。

但张傲秋早就伺机在旁,见紫陌一刀得手,人如游鱼一般游到他左近,星月刀轻轻一带。

江师兄瞪大眼睛,手中长剑想要去挡,但此时已是有心无力,眼睁睁地看着刀锋抹过自己脖颈,耳边还听到对方“嘿嘿”一声冷笑,接着感到喉头一凉,整个人打着旋地往外抛去,“噗咚”一声倒在地上,眼见不活了。

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自紫陌从天而降到张傲秋杀死江师兄,只有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旁边的一帮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看着想救的时候,江师兄已经倒地不起,终究是慢了一拍。

紫陌这刀用了九成力道,虽然偷袭得手,但也被大力震得一时缓不过气来,毕竟跟那江师兄修为相隔两个层次,就算对方是仓皇迎敌,但差距还是摆在那里。

张傲秋匆匆一瞟紫陌,心中有数,当即收刀站立,怪笑道:“老子还以为多厉害了,原来不过如此。怎么,你们还要再来么?”

其他人闻言你望我,我望你,本是很好的请君入瓮之局,没想到局面突然转变,现在已是骑虎难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张傲秋故意等了等,紫陌借机缓过气来,张傲秋道:“你们这帮宵小,只想害人,本来老子今天就要大开杀戒的,但今天老子心情好,教训教训你们就算了,你们要是没有意见,那老子可要走了。”

说完又看了看,见对方没有反应,仰天打了个哈哈,转身施施然从大门离开。

张傲秋跟紫陌一前一后离开,走到半路,两人在一个暗巷汇合,紫陌奇道:“秋哥,刚才为什么不将他们统统都干掉了?”

张傲秋笑道:“阿陌,要是将他们干掉,谁来给我们传递消息?”

紫陌听了一愣道:“传递消息?”

张傲秋点点头,分析道:“这些个小虾米,杀了也不起什么作用,这次我们以这两个容貌露了脸,他们剩下几人必将向他们上面汇报,到时候我们只要跟着他们,就不怕找不到大鱼。

再说了,刚才我们显露的实力,他们以为又有两个不知道多高的高手潜伏在这曲兰城,说不定这两个高高手后面还有一股什么样的势力,哈,让他们疑神疑鬼不是很好么?”

紫陌笑道:“还是你高。那下一步就是……。”

说完做了个迂回的手势,两人对望一眼,同时低声嘿嘿笑了起来。

笑完两人同时起身,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去,这次两人一人蒙了个面罩。

到了那大院,张傲秋跟紫陌这次学乖了,怕对方又在什么高处设置了眼线,专门贴着墙角暗处走,同时张傲秋将神识打开,将方圆二十丈空间同时仔细扫了几遍,确认无人后,才从后院院墙翻了进去。

哪知院内黑灯瞎火一片,不要说人,就连一只耗子都没有,张傲秋伏在暗处,又用神识探了半天,确认院内无人后,从隐身处站了起来,带着紫陌大摇大摆地进了房间。

两人将这院子里每件房子都搜了一边,也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前院刚才打斗过的地方,不但空无一人,甚至连打斗的痕迹都清理一空。

张傲秋摇头叹了口道:“看来我们还是晚来了一步。”

接着突然一丝警兆浮现心头,张傲秋急忙一拉紫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匆匆隐到门后,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临花城城南。

一间小小的四合院内,原本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亮光一闪,一个黑影从黑暗中显出身来。

借着亮光,看了看房内挂着的二三十个鸟笼,只见其中一个鸟笼内,一只信鸽正眯眼睡觉。

来人嘴角一笑,将鸟笼取下,又四周看了看,接着亮光一暗,整个房间又恢复到黑漆漆的样子。

在据此三里路的另外一间四合院内,王须亦正对着烛光看着纸条,半响过后,才将纸条凑到烛火上点燃烧掉。

王须亦转头问道:“鸟屋那边情况如何?”

旁边的黑衣人答道:“一切如常。在那鸟屋四周有兄弟们日夜值守,要是有外人进入,他们会很快发现。”

王须亦“嗯”了一声,不置可否,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

黑衣人躬身一礼,转身离开了。

等黑衣人离开,后面屏风转出一人,正是邢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