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2章 馊主意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约半小时后。

章智拿着书本,来到宿舍门口。他嗅了下,觉得里面没那么呛了,才回到自己床铺,又开始学习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跟冯飞打过招呼。在他眼里,除了学习,一切与他无观。

包括徐立来他宿舍时,他在学习。徐立跟他打招呼,他也没搭理。后来觉得宿舍被徐立搞得太呛,他便一声不响去外面学习了。等到宿舍恢复平静,他才回来学习。

这时李托推门而入,他看到坐在床上抽烟,浑身埋汰的冯飞,关切道:“飞哥,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刚才被几只狗给咬了。”冯飞抽了口烟,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李托。

“妈的,彭鑫这货太恶心了。之前我还和修哥、天哥讨论过,搞了半天,原来都是他在搞鬼。”李托站起来,说道:“走飞哥,干他们。”

“算了!”冯飞摇摇头,说道:“现在天哥躺在医院里,修哥也不知所踪。先忍忍吧!或许学校已经盯上我们了,现在还是尽量少惹事吧!”

李托有些犹豫道:“可是你……”

“我没事。”冯飞苦笑道:“当我是你哥,你就听我的。修哥和天哥不在,现在我说了算。”

李托皱着眉头,一脸沉思的表情……

新的一周。

在周一晨会上,学校正式对李凯和武修两拨人打架斗殴事件做了处分。

李凯因在学校借钱不还,与武修等人在校园内打架斗殴,后李凯用匕首捅伤人。情节相当严重,性质及其恶劣,被学校正式开除,并由学校转交给警方处理。

而武修等人虽然参与打架斗殴,但念在他们是受害者,且事后认错态度诚恳,又主动承担责任,被学校开除学籍,留校查看一年。

学校也给江天准了半个月假,让他修养身体。江天因此也有了很正当的理由,没参加接下来的期中考试。

一中操场的角落。

徐立抽着烟,看着彭鑫,脸色阴沉道:“你当初怎么给我说的?你看看现在,武修不但没进号子,反而他们还都留在了学校。你个傻逼,你知不知道,接下来我们马上就要面对这群人的报复了。”

彭鑫低着头,脸色很难看。他又回想起上周五,距离李凯捅伤人事件三天了,学校却一直没通报这件事的处理结果。他有些担忧,犹豫着要不要去找校长打听一下。

“彭鑫,出来一下。”

正在课堂发呆的彭鑫,听到喊话,看到来人,他愣了下,没想到郗志怀会亲自找他。

“校长。”彭鑫一脸恭敬的表情。

“跟我来一下。”郗志怀说道。

彭鑫跟着郗志怀,来到教学楼下的报刊前。他有些疑惑,不知道郗志怀要干什么。

郗志怀指着报刊上一排排报道文章和奖状,说道:“这些都是一中近些年获得的赞扬和荣誉,你看过吗?”

“大概看过。”彭鑫点点头说道。其实他对那些并不感兴趣,只是有时候路过会瞟一眼。

“可是我却是逐字逐句看的。”郗志怀感慨道:“一中能有这些,这不仅是某一位校领导的努力,更是一中所有师生的心血。”

彭鑫没说话,不知道郗志怀想表达什么。

“唉!一中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累了些好名声,不容易啊!”郗志怀语重心长道。

看到彭鑫还是一幅疑惑的表情,郗志怀有些悲哀现在学生的反应能力。他叹了口气,决定开门见山。

“打架斗殴,校园捅人,校外砍人。你知不知道,这些流言蜚语要是传出去,一中所有师生的心血就都白费了?”

“可是校长,这不是流言蜚语,这是事实。”彭鑫一脸认真的表情说道。

郗志怀有些无奈道:“证据呢?”

“我亲眼所见。”

“那我怎么相信你?”郗志怀问道。

“我——”

彭鑫嘴张了张,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听说了,你和你们班那几个学生不和,但也不能捏造事实啊!”

“我没有……”

“没有?”郗志怀打断了彭鑫的话,他看着彭鑫,厉声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一中的学生,或许会打架斗殴,这在每个学校都会发生。

至于光天化日下拎刀砍人,匕首捅人,这不会是一中的学生。至于李凯,他马上就不是了。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你回去继续上课吧!”

“可是校长……”

“记住了,一中是重点名校,你也是一中的一份子。不要胡乱传流言蜚语,毁你自己学校的声誉。”郗志怀语气不容置疑道:“至于违反校纪校规的学生,他们也会被严肃处理。你是个学生,以后要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

“彭鑫,跟你说话,你想什么呢?”

徐立的声音将彭鑫拉回了现实,彭鑫看着徐立,无奈道:“我知道你生气,可我也没办法。我以为校长毁秉公处理,谁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徐立有些愤怒,不悦道:“没把握当初就别说大话。”

“立哥,你先别生气。你这么暴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彭鑫安慰着徐立,其实他更生气。对手——自己打不过,队友——出事了就怪自己。当初你打完冯飞,喝酒庆祝时,怎么不想想,万一人家报复呢?

当然彭鑫只是在心里埋怨,他肯定不会说出来。

徐立看着彭鑫,没好气道:“好!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彭鑫沉思道:“我想他们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处分刚下来。他们再打架,除非是不想在一中待了。听说那个武修考上一中不容易,还专门复习了一年。

依我之见,他们近期不会乱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还是别走单,这样出事了也能有个照应。”

“所以你的意思是——”

彭鑫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一字一句道:“静观其变。”

徐立愣了下,接着一巴掌打在彭鑫的脑袋上,骂道:“静你大爷,观你妈,你他妈这是什么馊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