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再展锋芒(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吕承豪微眯着双眼道:“你是谁?小小年纪居然还知道那么多老夫的事情?”

紫陌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敲桌子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今天让你说出你所知道的才是最重要的。”

吕承豪瞟了紫陌一眼,嘴角一牵,冷笑一声道:“那要是我不说了?”

紫陌也是一笑道:“你不说也没关系,其实你知道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只不过想通过你的嘴来证实一下罢了。”

吕承豪闻言又是一笑,冷冷地望着紫陌,眼神带着轻蔑,一声不吭。

紫陌看在眼里,正了正身子道:“我知道你以为我在诓你,不过我先说一个人,这人也许你认识,等你听完了,我们再商量商量。”

说完刻意顿了顿,接着将那黄衣女子的外貌形容了一番,果然吕承豪一听脸色微微一变,张傲秋神识正潜伏在他脑前,这点心神震动,正好让他趁虚而入,不过不敢潜入太深,只是埋伏下来,伺机而动。

紫陌一直看着吕承豪,他脸上的表情变化虽然只是一瞬,但却被他尽收眼底,当即心中一定,接着问道:“吕前辈对这人可熟悉?”

吕承豪低头闭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紫陌“嗯”了一声道:“这女子已经被我们抓住,有很多东西我们已经先问过她,所以我刚才说只是想跟你应征一下,并不是说谎。”

接着抬头想了想缓缓说道:“此女子名叫欧阳雪怡,不知道跟你们七杀教的欧阳尊者是不是有那么一点关系?你要知道,你们一教二宗对付敌人的刑法厉害,但我们的手段也不是小孩子的玩具。

三位前辈一身硬骨,晚辈佩服,不过不知道那样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在修为被封以后,遭受那些刑法后,会变成个什么样子?”

吕承豪闻言立即心神大变,霍得身子探前,低吼道:“你敢!”

张傲秋见此机会,那还不立即下手,神识缓慢注入,进入吕承豪的大脑,只等紫陌下一步,就可完全控制他了。

紫陌冷冷地看着吕承豪,整个人沉寂下去,接着一股冰冷的杀意透体而出,往吕承豪直冲而去。

这股杀意就像从地狱中突然升起,不带丝毫感情,吕承豪已经被封了修为,突然杀气临体,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一屁股坐了回去,就连候在一旁的阿成,也感觉到此时的紫陌就像一座嗜人的冰山一样,冷酷的彻寒心底,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紫陌突然重重一拍桌子道:“我不敢?你们天邪宗在阴阳山脉开采矿石,将方圆十里的村民全部抓去充当奴役,不给饭吃,不给药用,任他们自生自灭,而且轻则鞭打,重则直接处死,有多少人被你们杀害,有多少家庭被你们活生生拆散,难道你们的命是命,那些人的命就不是命么?”

说完低吼一声:“阿成,将所有的刑法在那女子身上再统统过一遍,老子要让他们知道老子到底敢不敢,而且在用刑的时候,还要请三位前辈好好在旁看看,老子看你们是保那女子还是保你们的秘密,哼。”

阿成不知道还有什么女子,看紫陌的样子,心里还真以为那个叫欧阳雪怡的女子被抓住,只是还没有送过来,当即应了一声道:“是。”

吕承豪闻言嘶吼一声道:“你……。”

紫陌冷然道:“小爷先是好话跟你说,但你们灵顽不灵,小爷告诉你,现在还只是让她受点皮肉之苦,对于女子,还有千万种方法让她生不如死,你可要试着看看?”

吕承豪心神大震,浑身颤抖,指着紫陌道:“你……。”

张傲秋见机,神识一举而入,牢牢将吕承豪脑内控制住,只等紫陌招呼一声,就可以使用搜魂大法了。

紫陌斜眼看了张傲秋一眼,张傲秋立马做出一个妥当的手势,紫陌冷冷地看了吕承豪一眼,转头对云历道:“云城主,你现在可以问他了,保证只要他知道的,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云历虽然满心怀疑,但也点点头,长身而出,走到紫陌座位上,先问了些简单的问题,果然吕承豪是问什么答什么,这才放心,转头略带深意地看了看紫陌,赞许地点了点头。

接着云历问了一大堆他急于想知道的事情,其中包括一教二宗在临花城的布置,哪知吕承豪不但将在临花城的布置说的一清二楚,而且还将埋在其他门派的钉子也说了出来,搞得记录的师爷,手都些软了。

这些布置包括杏林阁,杨记米店,还有其他一些暗桩,这些基本上都在黑云卫的掌控下,也不算什么,而且由于临花城一直防备严密,现在一教二宗的人也不知道临花城的布置,所以暂时没有对临花城的行动。

但这里面提到一人,此人名叫展言,是云一的贴身亲卫,跟随云一也有十年了,没想到却是一教二宗埋进来的钉子。

云一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脸都绿了,如果今天不是吕承豪说出,真是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云历问完后,张傲秋向紫陌打了个眼色,紫陌点点头,接替云历继续问道:“大半年前,你们一夜灭杀无极刀宗,这件事你可参与?”

吕承豪闻言机械地点点头,紫陌再问道:“无极刀宗掌门木灵现在到底是生还是死?”

吕承豪道:“还活着。”

张傲秋听了心头一喜,以前雪心玄她们推断木灵没有死,只是被活捉了,但那毕竟是推断,现在听吕承豪亲口说出,心中压抑已久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吕承豪随即脸色一阵挣扎,张傲秋见状,急忙收敛心神,将神识稳住,吕承豪挣扎的脸有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紫陌担心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张傲秋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没事,让他继续。

紫陌转头接着问道:“既然木灵还活着,那他现在在何处?”

“鹰嘴峰。”

“鹰嘴峰?鹰嘴峰具体位置在那里?”

吕承豪大致说了一下位置,原来这鹰嘴峰也在那连岭山脉中,只是此处单独成峰,四周与周围隔开,就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将这处特意划出来一样,其山势陡险,易守难攻。

紫陌又问了关于鹰嘴峰的人手及机关布置,不过此次吕承豪却答不上来,可能他只知道大致位置,却没有亲自上去过。

紫陌追问道:“既然你不知道,那你们一教二宗的人还有谁知道?”

吕承豪道:“不净宗宗主欧独舞,还有红衣姑姑华疏影。”

紫陌点了点头对阿成说道:“留着此人,此人以后还有用处,可不能让他疯了。”

阿成点头应了一声,张傲秋知道紫陌是在提醒自己,当即将神识收回,吕承豪只觉一阵迷糊,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阿成手一招,两个狱卒过来,将吕承豪架了出去,紫陌转向张傲秋耳语道:“你怎么样?”

张傲秋道:“没事,你接着审。”

紫陌点点头,对阿成道:“带红衣姑姑华疏影。”

红衣老妪被带过来,不过现在她已经不是一身红衣,身着囚服,眼神恶毒地看着在场的每个人。

紫陌重重敲了敲桌子道:“华疏影。”

华疏影收回目光,望向紫陌,突然喋喋一阵怪笑道:“小子,你是谁?居然知道老身的名字。”

紫陌捎捎头道:“怎么你们这些人都这么想知道小爷的名字?但小爷就是不告诉你,怎么样?”

华疏影阴笑道:“小爷?哈哈哈,乳臭未干,居然在老身明前自称小爷,你胆子不小啊。”

紫陌笑道:“我胆子一向很大,怎么,在你面前自称小爷,你能咬我一口?”

华疏影眼神闪烁着嗜人的凶芒,冷笑不语。

紫陌无语道:“都你妈阶下囚了,还跟老子装狠,我看胆子大的是你这个老不死的吧,哼。”

华疏影满不在乎地说道:“你骂吧,反正老身这几天听得耳朵都发麻了,现在你们这么多人,是想老身说点什么吧?”

紫陌不屑道:“让你说,你会说么?真当老子年纪小啊。”

接着话题一转道:“不知欧独舞的天魔大法你学会了几成了?”

华疏影眉毛一挑道:“小子,你还知道不少啊,怎么,你想学么?想学就来求老身啊,哈哈哈。”

紫陌道:“老前辈不光狠毒,而且还很幽默啊,只是华前辈虽身为女子,但一身硬骨却让小子好生佩服,不过你老人家骨头硬,别人的骨头却不一定像你这么硬了。”

华疏影冷笑连连,一脸的不屑,紫陌也不理她,将旁边的供状拿了过来,竖着放在胸前道:“华前辈请好好看看,这供状上写得可是句句属实啊?”

华疏影抬头细看,越看越是惊心,咬牙切齿地骂道:“吕承豪,你这个老贼。”

紫陌慢悠悠地收起收起供状,不以为然地说道:“华前辈这话可就不对了,吕前辈是识时务之人,我们已经答应他,事情了结后将他秘密转走,而且不附带任何条件,这江湖之大,一样可以逍遥。

只是不久后,我们就会将这张供状公布于众,并且还要知会所有与之相关的各大门派,不知你们一教二宗的教主跟两位宗主知道后会怎么想?是猜测这些都是吕前辈供出的了,还是华前辈供出的,或是后面的严前辈供出的,又或是你们三人一起供出的?啧啧,一教二宗对付叛徒的手段,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只是你们呆在这牢里,虽然受些皮肉之苦,但还可以保住性命,只是你们的那些家人,徒弟,以及一切与你们有关的亲密的人,可就要受尽折磨而死了,他们可是冤枉的,但有什么办法了?我们不说知道全部,只要知道其中一部分,就已经至你们于死地了,啊,不,是至你们那些无辜之人于死地了,啧啧,这真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