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细致谋划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从铁血大牢出来,张傲秋拉着紫陌到一旁问道:“阿陌,你这个法子真的有用么?”

紫陌笑了笑道:“秋哥,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那你还……?”

紫陌接着道:“我就是想恶心恶心那三个家伙,也算是先出口气,但是其中有一点却是有用的,那就是不让他们睡觉。”

张傲秋自言自语地重复道:“不让睡觉?”

“不错,你想,他们现在修为被封,就像常人一样,连着五六天不睡觉,就是心志再坚的人,到时候也会出现放松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唯一想要得就是睡觉,嘿,那时候你不是就有机可乘了么?”

“哦,原来你是打得这个注意。可既然是这样,也不用好吃好喝地伺候他们啊?”

“秋哥,你这就想短浅了,你想,要是他们身体不好,然后又五六天不睡觉,然后你在用搜魂大法的时候,他们一不小心一命呜呼了,那时候你找谁去哭去?”

张傲秋点点头,笑道:“果然是术业有专攻,你小子,还真有点本事。”

回到大宅,辛七自行离去,张傲秋对紫陌道:“把星含叫上,我们到罗家去一趟。”

这次几人赶着那辆没用几次的马车,到了罗府,张傲秋几人从侧门进入,罗兢田接到消息,立即在书房等候。

张傲秋三人进入书房,罗兢田笑着拱手道:“阿秋,阿陌,你们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到我这来了,家母跟小妹可是一直念叨着了。”

张傲秋笑着回礼道:“多谢挂念,只是这段时间俗事太多,没有过来给老夫人请安,真是罪过了。”

罗兢田道:“请什么安,只要你经常过来,家母就很开心了。只是要是你忙的是俗事的话,那我这忙的就不叫事了。”

张傲秋道:“兢田,今日我们过来,是有事跟你商量。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

说完身子一侧,将手一引道:“这位是霍星含,是武月城武星村人氏,他对武月城地形非常熟悉。

星含,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起的罗烈罗老爷子的公子罗兢田,罗老爷子身体不好,现在全权有兢田接手了。”

霍星含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拱手行礼,弯腰一揖,恭声道:“霍星含代武月城乡亲多谢罗家大义相助,你们的恩情,我们永记在心。”

罗兢田一见,急忙上前,一把扶起道:“星含不用多礼,援助武月城,驱除外族一直是家父的心愿。”

张傲秋在旁道:“好了,你们两个也不用再客气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罗兢田右手一引道:“来来来,都坐。”

众人坐下后,罗兢田望着张傲秋问道:“阿秋,你说的正事是……?”

张傲秋不答反问道:“兢田,你这边现在怎么样了?”

罗兢田想了想道:“自得到城主府照应,现在生意已经恢复正常了,而且欠下的银子也已经还清了,一些急需的药草,我现在正在筹备,大概还要几个月就可以筹备齐全了。这还是幸亏有阿秋跟慕容老先生,不然……。”

紫陌在旁打断道:“兢田,即是兄弟了,你还这么客气做什么?”

罗兢田点点头道:“是是,不提不提,哈哈。”

张傲秋道:“兢田,今日前来,主要是让你跟星含认识。我打算最近将星含送到黑云卫里,让他受训几个月,等他受训完成,就让他回武月城,在那边找一条秘密通道,免得再像以前,随时担心死域人袭击。星含,这方面你先说说。”

霍星含点点头,正了正身子道:“自阿秋跟我说起此事后,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在通往武月城的各大城门,现在都是战区,要想从那里进,十车能送进五车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还有人员伤亡。

但在武月城后山,有一处断崖,这断崖名叫望星崖,离对面山头大约有三十丈距离,那边山头有一条密道,这条密道只有我们山里的猎户们知道,很是险要,我回去后,会召集那边的兄弟,将这条密道扩宽,这大概要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即使扩宽了,大概也只能容一辆小推车过去。

货物运到山顶后,我们再在那里安装一些吊篮,那断崖底我去过,人迹罕至,可以说终年没有人烟,我们将货物运到崖底,然后武月城那边再做同样的吊篮,将货物吊上去,这样虽然大费周章,但也可确保安全。”

张傲秋听到断崖,突然想起魔教的那条索道,接口道:“其实也不用这么复杂,若是在断崖之间拉起几条索道,那边只需安排人接手就可以了。”

霍星含一听,眼睛一亮,一拍额头道:“对啊,这可是个好法子。只是这些都要事先知会武月城,不然就要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了。”

张傲秋点点头道:“嗯,我等会再去趟城主府,让云城主修书一封,他们本就跟武月城有来往,我想花城主见信后,一定会给予配合的。”

张傲秋将霍星含留在罗府,让他跟罗兢田好好商量,他自己跟紫陌则反身又去了城主府。

在府门通报一声后,辛七出来将他们迎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刚刚把你们送回去,怎么转身又过来了?”

张傲秋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这事还要跟城主当面说说,而且云公子也这么长时间了,也顺便过来看看,看什么时候在来施针。”

辛七道:“其实城主也想见你们,但他怕你们刚回来,舟车劳顿,所以一直没有说。”

张傲秋笑道:“城主大人真是太抬爱我们了。”

到了书房,辛七告罪一声先行离开,云历正在书房处理公务,见他们两个进来笑道:“阿秋、阿陌,你们这一趟可是去的时日长久啊。”

张傲秋跟紫陌站定行礼道:“多谢城主关心。”

云历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到我这里来就不用多礼了,来来,快坐。”

说完又问道:“你们两个过来,可不是给我请安的吧?”

张傲秋笑道:“城主慧眼,不过给城主请安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

云历笑了笑道:“滑头,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张傲秋于是将霍星含的事说了一遍,而且顺带着将刚才商量的事也说了一遍,云历听完想了想道:“第一件事我马上安排去办,你放心,他放在我这,绝对找最好的人训练他。第二件事,关于押解粮食跟药材,我会安排黑云卫全程护送,花城主那里我会修书一封,不知这样安排怎样?”

张傲秋笑道:“这样安排当然甚好,具体事宜等事情大致妥当了在详细商谈。”

云历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目光饶有兴致在两人身上转了转,紫陌被他看得发毛,尴尬地捎了捎头道:“城主,有什么不妥么?你这样看着我们,搞得我们心头七上八下的。”

云历闻言呵呵一笑,接着脸色一正感叹道:“你们两个,虽然年纪小小,但敢担当,更难得的是遇事思虑缜密,有时候我都不经意将你们当成与我一般年岁的人,而且修行速度快的让人难以相信,如此人物,居然一下出现两个,以后的江湖,怕是你们的天下了。”

张傲秋闻言老脸一红,同样尴尬地说道:“城主太抬爱小子们了,我们还没有那么大本事。”

云历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张傲秋怕再在这上面纠缠,急忙转移话题道:“我们这次来,还想看看云公子,这时间……。”

云历摆摆手打断道:“你师父已经看过了,说是没有什么大碍,但还要继续施针几次。”

张傲秋闻言一喜道:“师父他看过了?”

云历笑道:“怎么,你师父看过了,你这么高兴?”

张傲秋缩缩脑袋道:“师父号称‘毒医圣手’,有他老人家看过,那我这担子就小多了。”

云历右手指头朝张傲秋点了点,笑道:“现在越来越滑头了。”

第七日一早,辛七就早早在门口候着,等到了大牢,两人一看,好家伙,来了好些人,将个审讯间挤得满满当当,这些人有云历,还有云一他们几个,连方伯也带了些人过来,当然了,阿成那是排在前席的。

张傲秋跟紫陌在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还是像上次审尹士彦那样,由紫陌在前,张傲秋埋伏其后,等审问的人心神稍有松懈,张傲秋神识就趁机而入。

紫陌笑着冲四周拱了拱手,算是见了礼,慢条斯理地坐下,张傲秋则侧坐在他身旁,阿成上前一步道:“陌兄弟,先提审哪一个?”

紫陌胸有成竹地说道:“吕承豪。”

阿成点了点头,右手一招,一个牢卒走了过来,阿成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几句,那牢卒点头转身去了。

过了一会,吕承豪被带了过来,果然整个人看上去萎靡不堪,望向紫陌的双眼充满血丝,张傲秋用神识试探了一下,但发现此人依然心若磐石,心思一点缝隙都没有,不得已,只好将神识停留在他脑前不动。

紫陌笑了笑道:“吕承豪,江湖人称‘邪公子’,可是在当年,吕前辈可不是这个名号,那是可是人人尊称的‘三公子’,一手‘百花措手’也是江湖一绝。

为人急公好义,惩强扶弱,曾为了救一群孤儿寡母,孤身一人强闯匪窝,身中九十多刀,浑身浴血,后来被带出来,整整休养了四十多天才恢复过来,只是这段佳话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

但在后来,吕三公子却被他最相信的人出卖,差点连命都丢了,据说那人还是吕三公子用命换回来的,自此以后,为人就变得亦正亦邪,渐渐地越滑越远,直到加入七杀教,到现在为止,死在你手上的人命也不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