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章 用心算计(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云历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慕容轻狂跟一教二宗特别是不净宗斗了一辈子,他们那些龌蹉计量,也只有他老人家最清楚了。

慕容轻狂放下茶杯,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根据老夫这么多年跟一教二宗打交道的经验,要是他们知道此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后面肯定会有些后续动作。”

说完抬头望着云历道:“不知道云老弟是要现在一决高下,还是按兵不动,徐徐图之?”

云历道:“昨夜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想隐瞒,估计也是瞒不住的。毕竟不可能将整座城都封起来,那些老百姓也是要活命的。”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即使是一教二宗的人知道这件事,也不过是暗地里派人手过来,要么是搭救他们三人,要么就是暗杀一些城内的重要人物报复,让城内惶惶不可终日后再想其他。

但若他们想要明目张胆地大举攻城,这无疑是以己短攻人长,这种可能性应该小之又小。

按这种推测,他们只会用第一种方法,如果是这样,倒不如来个瓮中捉鳖。”

云历看了慕容轻狂一眼,眼神纹丝不动道:“哦?前辈的意思是……?”

慕容轻狂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地说道:“老夫的意思就是请他们进来,当然了,我们这边也要多加部署,可不能真让他们得逞了。”

说完看了看云一几人道:“特别是你们几个,以后出入可要多加防备,一教二宗别的本事没有,来阴的可是一把好手。”

云一道:“这个请前辈放心,我们几个一直都很小心。”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你不要小看了一教二宗,这件事情一传到他们耳内,他们绝对会采取行动报复,既然已经当面为敌,这次他们就会派真正高手过来,而那些人就是老夫,都是防不慎防。”

云四在旁点点头道:“这世上本就是前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要是按前辈的意思,那我们岂不是要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这临花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他们今日在这里放把火,明日在那里杀个人,那岂不是四处奔波?这样可不是个办法。”

慕容轻狂道:“不错。我们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目标明显,而他一教二宗却是隐藏在暗处,他动我们容易,但我们想打他却是无处发力。”

云一皱着眉头沉吟半响后道:“前辈说的有理。不过现在形式如此,但我们也不能被动挨打,我先来假设一下:

若我是一教二宗的人,当得知这件事情后,我的第一想法肯定是要救人,因为这三人可都是他们派中中坚人物,就像那红衣姑姑,在不净宗的地位仅次于宗主,知道的东西肯定很多。

基于这种情况,我会在对方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时,发动雷霆攻势,能将人救出当然更好,若是救不出看能不能灭口,防止消息外泄。

如若对方防备森严,实在是连大牢都无法靠近,那么其次就是报复,或是通过这种手段让对方疲于奔命,露出破绽,然后再反过来趁火打劫,伺机救人。

但不管是救人还是报复,首先当然是要遣人进来,这遣进来的人此次必定是高手,因为这是在对方地盘上,务必要一击成功。

但我们要完全防备不让他们进城,这不但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很可能收效甚微,就像吕承豪他们三人,要不是渔帮日夜盯梢杏林阁,我们还真的很难发觉他们进入了杏林阁。

现在杏林阁被我们拿下,而杨记米店那边也已经被我们控制,只是没有像杏林阁那样大张旗鼓罢了,去掉这两个位置,那么再进来的人就要重新寻找新的落脚点了。

但我现在救人或是报仇心切,既然没有落脚点,那么就将人手打撒,分批分批进入,或是干脆单个单个进来,进入的人各自查探各自情报,然后根据联络暗号,在一个地方聚合,交换情报后再商量下一步行动。

当然这些人中,肯定要指定一个领头的,不然遇到意见相左的时候也有人做主。

人手安排进来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展开下一步的行动,因为他们都是见不得光的人,越快动手,被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少。

若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探查地形,等待时机救人,又或是救人跟刺杀同时进行,不然胡乱出击,只能打草惊蛇,毕竟若是将我们逼急了,封锁四门,拉网式逐寸逐寸地搜,他们肯定跑不掉。

所以他们要想成功,时间是他们最需要的,对于我们来说,要想防备他们成功,也是要时间部署,不过我们现在抢得先机,只要安排妥当,就会让他们栽个更大的跟头。”

云四接口道:“大哥,若是他们想救人,以铁血大牢的布置,我想他们连近身都没有机会,不过他们肯定要试探一下,在这方面我们也可以做点文章。

若是谈刺杀么,我们在坐的估计都是榜上有名,不过义父肯定为他们必杀榜单第一位,其次就是我们几个。其他的他们应该暂时不会动手。”

云一点了点头道:“铁血大牢自成一统,其布置已经成为铁律,想要有所改动,只怕就是义父也会感到大费周章,不过其外围布置倒是可以想想办法。”

慕容轻狂拿眼瞄了一下云历,见云历正眯着眼睛养神,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也就心里有了数,端起茶杯悠闲地品起茶来。

云一沉吟了一会接着道:“外面的布置,可以在这段时间适当的松懈一二,当然是外松内紧的那种,在附近安插探子,下面正常巡逻的军士,遇到可疑人等,就当反应迟钝,未曾发觉,但探子必须时刻回报,以便推断他们的进攻时机。

另外在大牢四周制高点安排铁弦营精锐,轮班值守,每班人手两百人,那些人是死士,没有必要留活口。

若他们在救人上损失惨重,必然会采用刺杀来疯狂报复,他们若想刺杀义父,难度很大,一来义父本身修为就已到玄境巅峰,而且身边随时有高手相随,二来城主府也是戒备森严,平常人等根本就进不来。

若他们就凭几个人或是十几个人就来城主府刺杀义父,先不说成不成功,想要全身而退,也是绝不可能的,毕竟你修为再高,也比不过军队,我想他们也不会这么傻。

但义父绝对是他们第一目标,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除开义父,剩下的可能就是我们几个,要想刺杀我们几个,比起刺杀义父来说,难度就要小多了,我猜想,若他们真的遣人进来,首要的切实目标应该是我们几个。”

云历听完微微睁开眼睛道:“一儿分析的有道理。既然是这样,不如两方面准备,做成一个请君入瓮之局,让他们这次有来无回。”

慕容轻狂一听,眼中精芒一闪道:“不错,老夫也正是这个意思,这些一教二宗的高手,杀一个就少一个。”

云历冷哼一声道:“他们既然想要动手,我们就给他们机会,当然这个机会也不能做的太明显。大牢那边就有云一统一部署,等会为父会知会相关人等。

若是刺杀,要是我是他们,看见你们几个时时聚在一起,就知道你们有所防备,这时出击无疑是自寻死路,因此我会等,等你们其中一个落单再采取行动。

当然这落单就要有讲究了,若只是偶尔一次落单,他们即使探查清楚,想动手但人手分开,力量不够,但若这落单的次数跟时间是有规律的话,那么伏击的可能就会大大增加,嘿,到时候就怕他们不来。”

云四道:“义父,那这个落单的人就由我来吧。”

云历摇摇头道:“若总是你一个人,就显得不正常了,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你们几个要分次落单,这落单的理由还要合情合理,而且还是必须的。”

云一笑道:“义父,城防换营不是很好的理由么?”

云历点点头道:“嗯,这个很好。在你们任何一人落单的时候,所有亲卫都换成高手,为父再安排一些玄境期的好手穿插其中,而且沿路安排好手扮成百姓,再在制高点设置隐秘箭手,他们不来则以,要是来了,我看他们往哪里逃?

还有,发出告示,通告全城,即渔帮为临花城唯一合法帮会,其他帮会必须归附渔帮管辖,否则则清理出临花城。

而且准许渔帮他们设馆收徒,并且将一部分生意分出来交给他们打理,这件事本是云二负责,不过他现在不在,那么就暂时由云三接手,具体的事情,等你二哥回来后你们再商量。

同时让渔帮发动所有人手,散布在临花城,一有什么可疑人物立马汇报,我们虽然不担心他们刺杀救人,但主动出击总比被动挨打要让人舒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