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章 一个贱字,贯穿一生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他们本以为冯飞又会和郝运来“大战”,结果令人诧异的是,冯飞居然选择了无视郝运来。他拿着手机下床,直接跑去了厕所。

“你们说这小子最近干啥呢?”武修疑惑道:“老是神神秘秘的。”

“这个我们不知道正常,小来你俩整天形影不离,你都不知道?”江天笑侃道。

郝运来一幅深沉的样子,说道:“虽然这眯眼飞整天抱着手机,还不让人看,手机也加了密码。不过经过我最近仔细的观察和思考,以及他老抱着手机傻笑的样子,他应该是——网恋了。”

“不会吧!”武修和江天异口同声道,都是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哐——

宿舍厕所的门突然被打开,冯飞先是将脑袋从厕所伸出来,环顾四周,接着上半身跟着探出来。

当他出现在宿舍中央时,弯着腰,一个手抓着手机,一个手指放在嘴上,小声说道:“嘘!哥几个,安静下。”

冯飞又环顾四周,等着武修他们都安静了后,突然咧着嘴,抱着手机,开始哈哈大笑。

郝运来疑惑不解道:“这脑子和厕所的水反应了?”

冯飞依旧没有理会郝运来,他开心的笑道:“哈哈,告诉哥几个一个好消息。老子脱单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有嫂子了。”

“卧槽!不会吧!”郝运来满脸诧异的表情,说道:“哪个缺心眼会看上一个傻子?”

冯飞盯着郝运来,圆脸变红,接着变白,白脸变紫,紫脸变黑。

众人都以为冯飞这下要上手了,连郝运来自己都做好要跳床逃跑的准备。

但冯飞忍住了,他使劲剁了下脚,接着很愤怒地吼道:“傻逼贱人来,老子今天脱单高兴,不想动手,你别逼我。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闭嘴,下周我送你三个会员号和五个网站。你他妈要是在给老子废话一句,从现在起,我能给你一个会员号或一个网站,我就是你儿子。”

郝运来本来嘴已经张开了,但就是没发出声音。他看着冯飞现在的状态,那张因生气而变黑,甚至变得有些扭曲的脸,他想了想,为了以后在影视界的性福,他硬是忍住没说话。

“我去!飞哥,你整的够严实啊!怎么回事,给我们讲讲呗?”武修这时好奇道。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冯飞一脸得意的表情,话虽那么说,可却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前几天我不是跟你们说过,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吗……”

武修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冯飞这几天一直偷偷摸摸玩神秘,是在和一个女孩短信暧昧。而他最近的生活费,居然都花给了人家。

这让武修他们觉得,冯飞真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把自己的钱花给人家,然后让哥几个给他管饭管烟。

不过让武修和江天惊讶的还在后面,那个答应冯飞表白的女孩不是别人,而是雒铃。

武修倒纯粹只是惊讶,他不知道雒铃和江天的事。他只记得之前雒铃和徐立走得近,现在居然和冯飞在一起了。

江天的感受就有些复杂了,有一点失落,有一点疑惑,不过更多的是为冯飞和雒铃能在一起感到开心。

武修没忍住,还是说出了他的疑惑:“不是都说她最近一直和班长待在一块吗?我之前在教室还亲眼见过他俩,没见过你俩在一起过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冯飞得意地说道:“他俩以前确实走得近,不过那只是徐立的一厢情愿。徐立一直在追求她,而她也一直没同意。直到现在,他们还只是普通朋友。”

“哎,飞哥,那你怎么表白的?”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托,突然出声问道。

这下武修他们都挺诧异的,他们从没听说李托关注过哪个女生,也没见过他和女生聊天。他们曾甚至都认为李托对女生没兴趣,为此还防范过李托。所以李托这次的发言,让他们心中共同产生了一个词语——闷骚男。

当然,武修和江天肯定不会说出来,至于冯飞——

“其实我也就是问她能不能做我女朋友,就这么直入主题问的。”冯飞笑了笑,说道:“没想到她说,答案在我手里。”

“什么意思?”李托看着冯飞问道,他依旧一脸疑惑的表情。

“哈哈,没想到托哥你居然是个闷骚男啊!”

看到李托的脸色变了,冯飞立刻停止嘲笑,说道:“当时我也疑惑啊!然后她就问我,给我耐克和特步,我选什么?”

在看到哥几个疑惑的眼神时,冯飞依旧一脸得意的表情,说道:“她说我选什么,那么答案就是什么,选择权在我。

我也不懂啊!可还得回答。我就想,要按自己的心走。我平时喜欢穿耐克,我就答耐克。没想到我就答对了,是不是又惊又喜又意外?”

“你要是不想说,就别说。再这么有一句没一句,信不信哥几个让你又疼又痛又后悔。”

“不是,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还不懂?”

看到哥几个快要发怒了,冯飞这才解释道“你们想想图标啊!特步是个差,代表拒绝。耐克是对号,代表愿意。

我这一不小心选了耐克,那就表示我愿意啊!我们俩就这么成了。看来这丘比特的箭,注定是要射向我的。”

“还能这样操作?”武修满脸诧异的表情问道。

他记得很清楚,在他小时候,村里的狗蛋儿想和小翠在一起,给人家家里当牛做马,结果后来小翠却被他们村的土豪小黑娶了。

从那以后,武修每次看到漂亮小姑娘,想和人家在一起时,就会想到狗蛋儿的悲惨遭遇。于是他常常望而却步,这也是导致他至今单身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看到冯飞的情况,武修突然有些恨狗蛋儿,怪他给自己带来了负面影响。只是随后想到狗蛋儿也算受害者,武修勉强原谅了他。

“我靠!快看小来——”江天这时说道。

武修转头看去,只见郝运来两只拳头紧握,咬着牙,鼓着脸,本来比较白的皮肤,憋的一脸通红。想来这是被冯飞得瑟久了,他忍得很煎熬。

“为了我的会员和网站……”郝运来心里默念着。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忍耐力这么好。

“还真是贱人来,一个贱字,贯穿一生。”

武修他们的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