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未雨绸缪(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云二话音刚落,从左边树林里冷不丁地跳出一人,手握长刀,在路中站定,看着他们冷然道:“打劫,交钱。”

张傲秋跟云二不由自主地对望一眼,都说世事巧合,但没想到有这么巧,刚刚说到劫匪,这就来了个打劫的。

紫陌在旁定睛一看,只见前面那人蓬头垢面,衣衫破烂,身材不算高大,但也不瘦弱,脸容憔悴,但一双眼睛却是黑亮,整个人给人一种极其机灵的感觉。

紫陌一见顿时心中有底,哈哈一笑跳下马车,一边走一边说道:“兄弟,第一次打劫啊?”

来人被紫陌问得一愣,脸色犹豫了一下道:“你管我第几次打劫,总之快点交出银两。”

紫陌在那人一丈外站住,望着他笑道:“我说你是第一次,还真是第一次。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肯定么?哈,你的言行举止已经出卖你了,我跟你说,这打劫可是有道道的。”

那人看着紫陌,冷笑道:“打劫还能有什么道道?”

紫陌洋洋得意地说道:“当然有了,兄台不要不信,我跟你说,这首先了你要把自己收拾一下,搞得像个叫花子,哪有半点打劫的风采?

其次就是观察了,一看人,二看尘,要是有马车的话,还要看轮迹深不深。

这看人就要有经验了,你守在路边,看见过来的人,用眼睛一瞟就要能判断出过来的这些人是有钱还是没钱,要是你没这点功夫,找到几个穷光蛋,就是刮了他们也没几钱银子,那岂不是笑话?

再就是扬尘了,要是扬尘高,那说明过来的人是骑马的,要是扬尘低,那就是走路的,还有啊,扬尘还有密不密一说,扬尘高而密,说明对方人马很多,扬尘低而密,则说明人很多,这个时候,要是你没有同伙,那就算了,放人家过去,俗话说双手难敌四拳,劫没打到,却被被人打一顿就划不来了。

还有轮迹了,就比如我这辆马车,轮迹不深不浅,说明装了货物,但不是很多,要是你还没有穷疯的话,这也没有必要打劫,当然了要是你穷的饭都没吃的,管他什么货,也要搞一次,蚊子腿也是肉不是?

最后最重要的是,打劫要有气势,你应该站在路中大声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别人一看这是个熟手,一时还不敢乱动,怕你后面藏着同伙,所以一般都是交点银子了事。

我说这么多,你明白了么?”

那人听紫陌说得一套一套的,满脸地不信道:“感情兄台还是个打劫的高手?”

“那是,想当年这西北一带都是我的地头,只不过现在收手干点正经买卖。”

张傲秋在紫陌跟那人说话的时候,暗自观察了一下,见他虽然落魄,但其自身却有种凛然正气,这种气质自内而发,可是做不得假,当即心中有数。

张傲秋下了马车往前走去,那人一见又来一个,自然后退一步,双腿微弯,右手握住刀柄,全身紧绷,张傲秋瞟了一眼,摆摆手道:“兄台不用紧张,我不是过来跟你打架的。”

为了解除对方心里戒备,张傲秋在更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道:“我观兄台正气凛然,不像是劫匪,不知兄弟是何方人氏?为何落魄如此?”

那人闻言脸色一变,一股掩不住的忧伤浮现脸上,黯然道:“不错,我虽不才,但也不想做这劫匪,只是这些天饿得狠了,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张傲秋闻言,立即返身从车上去了清水跟食物,放在那人一丈位置地上,然后又往后退了几步。

那人见了一愣,望着地上的食物喉头不自觉的上下滚动,张傲秋道:“兄台请用,我们到那边等你。”

说完招呼紫陌一声,正要转身,只听那人喊道:“这位兄台请留步。”

张傲秋看着他道:“兄台有什么吩咐?”

那人闻言脸色一红,拱手道:“在下霍星含,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张傲秋也拱手回礼道:“在下张傲秋,这位是紫陌,后面是我们一帮兄弟。”

霍星含往后望了望问道:“我本是要打劫你们,不知道张兄为何反而要帮我?”

张傲秋笑道:“叫我阿秋吧,我刚才说了,我观星含身上正气凛然,应该不是劫匪,既然一时落难,都是江湖兄弟,岂有不帮之理?”

霍星含听了老脸又是一囧,呐呐地说道:“我现在都打劫了,你还看我一身正气?”

张傲秋安慰道:“星含先不要说了,你先吃点东西吧,吃完了以后,我们再聊。”

霍星含上前两步,从地上拾起食物跟清水道:“不用等吃完,我一边吃一边说吧。”

说完咬了一口食物,转身走到路边,就着清水大嚼起来,张傲秋跟紫陌走到他身边,陪他一起坐下,霍星含咽下食物后道:“我本是武月城人氏……。”

张傲秋跟紫陌同时惊呼道:“武月城?”

霍星含奇怪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问道:“两位兄弟也知道武月城?”

张傲秋点点头道:“你不用管我们,你接着说。”

霍星含又咬了一口,接着道:“武月城自从有死域人侵袭,武月城周边方圆百里的地方,都是他们的人,这些人见人就杀,不管男女老少。

我住在离武月城五里的武星村,战时起时,我们全村迁居到大山内,一帮年轻人则组成巡防队,跟其他村保持联络,伺机杀敌,但后来行动次数多了,那死域人于是就集合大部队对我们进行围剿。

那次他们来的突然,等我们发现时,漫山遍野都是他们的人,我们誓死抵抗,但最终不是敌手,我带着一帮兄弟却战却退,哪知那些人已将整个山林包围,其他兄弟们一一战死,只有我一个人侥幸逃离出来,逃出来后心灰意冷,干脆一直往南,最后就到了这里。”

紫陌在旁问道:“听说武月城城主花倩笑是个巾帼英雄,对死域人也是誓死抵抗,你们遭那些死域人围剿,为什么她不对你们施以援手了?”

霍星含长叹一声道:“花城主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武月城内人满为患,实在是不能在容纳其他人,而且城内粮食紧缺,战士人数不足,面对敌人大部队,根本就没有多余人手抽出,能够保住城池不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那日难民涌入,实在是容纳不下,不得不关闭城门,据说花城主那日跪在城楼上整整一天,觉得对不起那些人。所以我们都不怪她,她也不容易。”

张傲秋想了想道:“星含对武月城地形都熟悉么?”

霍星含道:“当然,在武月城周边,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位置。”

张傲秋闻言目光灼灼地看着霍星含,拍手道:“好,既然这样,我想问你,你可想报仇?”

霍星含闻言一愣,眼睛同样一瞬不瞬地看着张傲秋,两人对望一会,霍星含一字一顿地说道:“想,如何不想?”

接着双目一红,眼泪无声落下,呜咽道:“我的那些亲人跟朋友,都是死于那些王八蛋刀下,现在只剩下我一人,我想报仇,但是身单力薄,就算拼掉性命也是于事无补,迫不得已亡命天涯,我……我实在是对不起他们啊。”

张傲秋拍着霍星含肩膀安慰道:“星含不必如此,实不相瞒,我们正在秘密援助武月城,而且不久的将来,我们还要杀向武月城,以后有的是你发挥作用的地方。”

霍星含一听,眼睛顿时亮起,一把抓住张傲秋的手道:“阿秋,你说的可是当真?”

紫陌在旁道:“我秋哥说的话,就是铁板上的钉。”

霍星含闻言立即一脸决然道:“好,好,既然如此,我霍星含愿听从任何差遣。”

张傲秋反手拍了拍霍星含道:“现在不说这个,等我们回了临花城再带你认识一些人,到时候你就知道要做什么了。”

张傲秋跟云二招呼了一声,正好云二他们从连云城堡带了几匹空马,于是匀了一匹给霍星含,一行人往临花城继续出发。

紫陌坐在马车旁小声问道:“秋哥,你真的相信那小子?只听一面之词就抖出老底,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张傲秋微微一笑道:“阿陌,你不知道我现在还有神识么?在你跟他说话的时候,我用神识查探了他一下,此人心性纯良,我感觉的到,不会错的。”

紫陌点点头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应该是错不了了。”

一行人在路上走了四天才回到临花城,云二也是热心,一直将张傲秋他们送到宅子门口,才反转离开。

这一路上,霍星含早就跟他们四人混熟,到了宅子门口,陶管家听到动静迎了出来,一见张傲秋他们回来,立即使人通报阿漓。

几人刚刚坐下,阿漓就匆匆赶了过来,第一眼看见了紫陌,环目一扫,夜无霜跟张傲秋坐在一起,还有两个陌生人,见有外人在,当即放缓脚步道:“秋大哥,霜儿妹妹,你们回来了。”

紫陌在旁不满地说道:“阿漓,还有我了?你当我是空气了?”

阿漓闻言,脸儿一红,也不理他,走到夜无霜旁边问道:“这两位是……?”

张傲秋道:“阿漓,我来介绍,这位是郝天舒郝前辈,这位是霍星含,

从今天开始,他们就住在这里,你等会吩咐陶管家,给两位各选一间房子,还有星含那里给他备几套新衣。”

阿漓点点头,冲郝天舒他们福了福道:“小女子阿漓。”

郝天舒两人连忙站起来回礼,郝天舒哈哈笑道:“阿漓,你不用多礼,以后在一起的日子长着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