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用心算计(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铁大可盖着厚厚的棉被,躺在床上没有一丝动静。而他此时外表脸色红润,呼吸正常,就像平时睡着了一样。

张傲秋上前,将他的手从被子中拿出来,右手两指切脉,同时一丝真气从铁大可腕脉上进入。

这丝真气直入丹田,通过这丝真气,张傲秋察觉到铁大可原来被他用真气强行缝合的碎片,现在已经完好的合拢在一起。

张傲秋不放心,真气细细地转了一圈,除了几处有一丝破痕以外,其他地方确实已经完好如初。

而此时铁大可丹田内真气气旋仅仅只是若有若无,但张傲秋明显感到,在他身体经脉内好像有股力量,将他生机护住,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但是铁大可人怎么会一直昏迷不醒了?

张傲秋松开手指,将铁大可的左手重新放回被中,想着刚才看到的情况,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紫陌看着张傲秋的样子,在旁问道:“秋哥,老铁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是不是不会……?”

张傲秋点点头,又摇摇头,沉吟半响道:“老铁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按理说现在应该可以醒过来了。只是……。”

紫陌急道:“哎呀,你一会点头,一会摇头,现在又是说话说一半,你是要急死人啊你?”

张傲秋抬头看了紫陌一眼,愁眉深皱道:“阿陌,这种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看来这件事还是要师父他老人家出马了。”

紫陌一拍额头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毒医圣手’给忘了。既然这样,我们赶紧回临花城,把师父请过来。”

张傲秋一听紫陌的话,连忙打了个眼色,紫陌一看,立即明白过来。急忙捂着嘴巴,摇摇头退了下去。

魔教山门,即使当年慕容轻狂对上代教主聂静颖有救命之恩,聂静颖也没有将他带到这里,紫陌现在这样一说,虽然是一片好意,但也是变相的犯了魔教大忌。

张傲秋打的那个眼色,不光紫陌立马明白过来,雪心玄看了心里也知道,对于这件事,即使是她这个教主也要权衡再三。

因为魔教跟外界隔离有好几百年了,可以说是四面楚歌,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所以历代教主都有明令,不得带外人入山,即使是有救命之恩也不行。

为了不暴露魔教的具体位置,让魔教能更好的延续下去,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张傲秋能入山,因他确实是两次救了夜无霜,对魔教上下是有大恩,但另一方面,张傲秋是木灵唯一弟子。

当时刀宗被灭,张傲秋一人孤身闯荡江湖,从雪心玄内心来说,是想将张傲秋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内,为刀宗留下一颗火种,所以张傲秋那次进山,可以说是雪心玄私心大于了公心。

后来紫陌跟铁大可被夜无霜带进山,虽然后来证实这两人确实是可以算自己人,但雪心玄还是当着其他堂主的面,不带痕迹的责骂了夜无霜一顿,只是这件事紫陌他们不知道而已。

现在若是再让慕容轻狂也进山,那么在她这代教主手上,进入这魔教的外人,可以是魔教史上百多年来的总和了。

雪心玄的眼神从夜无霜开始,慢慢地转到张傲秋,又转到紫陌,然后落在昏迷不醒的铁大可身上。

这几个人,可以说是这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就连铁大可,虽然年岁长了些,但他也只是无意间捡了本破书,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修炼到天境中期,其悟性之高,可见一斑。

就算现在修为最低的紫陌,现在也是天境初期巅峰修为,自己在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是地境中期而已。

要说天赋,这些人个个都不差,特别是张傲秋,也就大半年的时光,居然从人境初期一直修炼到现在天境巅峰,其修炼速度,完全就像听故事一样。

这样的一群年轻人,天知道假以时日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有一个已经是至宝了,何况有三个?

要是现在让慕容轻狂进山救了铁大可,以他们兄弟情分,自然会对魔教感激之情再深一成,虽然雪心玄本意没有要招揽他们的意思。

更何况,还魂丹都已经喂到铁大可肚子里了,所谓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总不至于半途而废吧?

想到这里,雪心玄摆摆手道:“阿秋,你们的意思本座明白。当年慕容轻狂老先生曾对家师有救命之恩,但那毕竟是在山外所救,家师不让慕容老先生进山也情有可原。

现在铁兄就在山内,难不成因为那些规矩而将慕容老先生拒之门外,然后我等再眼睁睁看着铁兄长睡不醒?若是这样做,那本座跟那一教二宗的人又有何分别?”

说完转身望着门外皑皑白雪,连绵不绝的山峰如泼墨的画卷一样,望着这如画的美景,雪心玄没来由的心中一痛,叹了口气,寒声道:“我教百多年来,一直受外界打压,历代先贤为求自保,迫不得已定下那些铁律。

现在我教跟他一教二宗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居然为了他们那些阴谋来谋我圣教,如果我们还像往日那样,就只能被动挨打,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本座不才,恬为本教教主,虽不说励精图治,但也再不想受这种窝囊气!”

接着霍然转身吩咐道:“霜儿,你立即吩咐下去,遣人快马加鞭知会慕容老先生,让他速速进山。”

夜无霜闻言行礼道:“是,谨遵教主令。”

雪心玄看着张傲秋跟紫陌道:“你们还有你们的事情,没有必要都陪在这里。铁兄在这里由本座照看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张傲秋跟紫陌同时躬身行礼道:“是。”

在云一将吕承豪提回来的时候,云三他们这边也结束了战斗,严茗觉跟红衣姑姑均是浑身动弹不得,萎坐在地,哪还有半点高手风范?

云一将吕承豪放在地上,吩咐道:“来人,将这三位贵客带到铁血大牢好生照看,记得要将他们搜查仔细了,可不要有什么东西留在身上。”

旁边一位黑甲将领右手一招,一对军士过来,将三人一一抬上马车,云一命令道:“将这杏林阁给我好好的搜,一丝都不可放过。此处派人严加看守,没有命令,任何人等不得随意进入。”

第二日,临花城城主府发布告示,大意是:从即日起,戒严解除,一教二宗匪人已经捉拿到案,虽然如此,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希望所有人都严密注意身边可疑人等,一有发现,立马报告城主府,如若查看属实,当于重赏云云。

云历本来以为,拔掉杏林阁会在民众中产生很大的不良影响,并还为之准备了后手,哪知临花城的老百姓不但没有不适,反而奔走相告,有的甚至还放起了鞭炮。

可见以前在外面放出的谣言,对这些普通百姓的影响有多深。

城主府内。

云历带着云一三人跟慕容轻狂坐在书房内,云历亲自给慕容轻狂斟满茶,笑着说道:“昨夜顺利捉拿那些人,这说起来,小先生可是居功至伟啊。”

慕容轻狂举起茶杯品了一口,接口道:“云老弟,你就不要再抬爱他了,年轻人太顺了也不是好事。”

“嗯,前辈说的是啊。想我那孽子,不就是因为太顺了,才会如此猖狂。唉,这是亏得小先生,要不是………。”

慕容轻狂打断道:“你看,你看,让你不要再夸奖他,现在又来了。”

云历哈哈笑道:“好好好,不说不说,前辈对待徒弟还真是严苛啊。”

说完话题一转接着道:“对了,前辈,昨夜晚辈连夜会审了那三个要犯,哪知他们至始至终一声不吭,晚辈曾想让阿成动刑,但阿成跟我说起紫陌曾审问犯人一事,虽然阿成支支吾吾地没有将审问过程说清楚,但他说紫陌居然一点刑法都没用,只是动了动嘴皮,就让那些人一五一十的招供了。

晚辈想了半天,这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这么管用,只是那阿成,问了半天都不详说。”

慕容轻狂闻言一愣,愕然问道:“那次审问犯人的事,你不知道么?”

云历道:“知道是当然知道,只是我只管结果,至于过程到没有详问。”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既然这样,也不急在一时,人都到手了,还怕问不出来么?”

云历想了想道:“也是。只是我看阿成好像有点拿不下来,所以有点急了,不知道紫陌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这个老夫也不清楚,不过应该快了吧。”

云历道:“也罢。”

说完转头吩咐道:“一儿,等紫陌跟小先生他们回来后,你去将他们接过来,让他们参与审问,不过这次我也要在场,我倒是要看看,紫陌这小子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

云一拱手道:“是,义父。”

慕容轻狂道:“哎呀,接什么接,云一他们公务繁忙,等他们几个回来后,老夫让他们自己过来就是了。”

云历笑了笑不置可否,转口道:“前辈,现在人已到手,你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