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八章 山雨欲来(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吕承豪对阵云一,而云一已经是灵境巅峰修为,对他这个灵境中期完全是压着打,开始时吕承豪还是咬着牙坚持,因为他坚信红衣姑姑的毒术,云一就是再强,只要没到化境,多少要受点影响。

哪知随着时间的推移,云一却是越战越猛,一点都不受影响,倒是吕承豪自己明显感到自己压力越来越大,有时候真气运转竟有跟不上节奏,这种情况在以前完全没有出现过,难道中毒不是他们而是自己?

吕承豪在打斗中,匆忙往后一瞥,他们刚才飞掠过的地方,也就是红衣姑姑下毒的地方,那些黑甲军士站的稳稳当当,一点不适都没有,心里不由更慌,但脸上却不透露分毫,借着打斗,边战边退。

袁洪峪的这座杏林阁,占地极阔,大约有将近十五亩地的样子。

袁洪峪因是一教二宗埋进临花城的一枚钉子,因此在建造这出宅子的时候,也是费了很大心思,利用回廊、别院以及院中树木等,将这处宅子打造的像座迷宫似的,也是为了东窗事发时方便逃脱而做的一手准备。

他们现在所在的废楼,在整个宅子的东南脚,本来云一他们也不知道那处废楼有机关,但是这些天云一亲自在那里日夜盯梢,总是发现在吃饭的点上,有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提着饭盒往废楼而去。

既然是废楼,那应该是没人住才是,即便是有人住,住在这样的地方,估计也都是些下人中的下人了,能有口饭吃都不错了,那还有让其他人给他送饭的命?

云一看到这里开始觉得奇怪,连续观察两天后,确定人就藏在那处废楼无疑,所以在袁洪峪拒不承认时,云一就直接带人往废楼赶去。

袁洪峪在安排这废楼的时候,虽然做的外边很旧,好像已经舍弃的样子,但在其周围布置了更多的机关,比如那些回廊,就像山路里那些羊肠小道一样,左弯右拐的,让人身在其中,摸不着方向。

云一与之交手,感觉到吕承豪的反击力道越来越小,知道慕容轻狂所布的毒开始起效,也不着急,由着他边打边退,哪知转到一处回廊口,吕承豪突然整个脸色变得通红,而且这种红显得极为艳丽,仿佛一触就可以滴出血来一样。

云一心叫不对,刚想速战速决时,吕承豪的双手突然力道加重,出手越来越快,不仅不像个中了毒的人,反而像打了鸡血似的,功力更上一层,坎坎与云一打个平手。

而此时的吕承豪就像疯了一样,完全不顾自身,招招以伤换伤,以命搏命,一时打得云一措手不及,只好见招拆招。

吕承豪好不容易抢得先手,心中一喜,但脸色却是更红,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双手一错,脚步迷离,对着云一长剑直冲过来。

云一心想,你往我长剑撞过来,难不成想自杀不成?

但云一又不能真让他死了,有了这层顾虑后,云一剑势开始收窄,吕承豪看了哈哈一笑,卖了个破绽,也顾不得形象,一个“懒驴打滚”,往回廊口直滚而去,一进回廊,整个人一跃而起,往里直窜而入。

云一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时气得七窍生烟,但一想到三更时分马上就倒,就是让他跑,也跑不了多久,干脆收剑入鞘,背着手施施然跟在后面往回廊走去。

吕承豪一路奔来,这杏林阁的地形他早已是了如指掌,而且他也知道,现在杏林阁四周已经被黑云卫围得个水泄不通,要想逃走,只有从空中一条路。

他现在所走的位置,在杏林阁中间靠西的地方,这处位置是袁洪峪招待贵客的地方,在这整个西段都是遍植高大的常青树木,密密麻麻,就像置身与山林中一样,人在这其下,外人很难发觉。

吕承豪在这里急速转了转,选定一处靠近原来院墙的位置,之所以选在这里,一来距离近,可以尽快越过外面人墙,二来在此处外面的十字路口,一教二宗的人为了以防万一,在杏林阁后面预备了一处暗房。

这处暗房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就连袁洪峪他自己也不知晓,只要能逃到那里,就会有人接应,至于以后会不会被找到抓进来,吕承豪也顾不了那些了,到时候走一步算一步了。

选定位置后,吕承豪将其他思虑排出脑外,将全部精力放在此刻。

三个呼吸后,吕承豪双脚同时用力,身形一拔而起,当真犹如离弦之箭,斜斜地往外直冲。

眼看就要越过下面人墙,吕承豪心中不由一喜,正在此时,突然前方一声尖锐的啸声响起,接着三支利箭闪着寒星,成品字形往他胸腹急掠而来。

吕承豪冷哼一声,双手收到胸前,刚想震飞这三根利箭,哪知目光一瞥间,在这三支箭后面,另有六支箭,分别笼罩着自己左右及头顶。

若是震开先到的三支箭,即使有一点阻挡,但他也可以借助这一震之力,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都可以,现在后面跟着的六支箭,相当于封死了自己的退路,唯一安全的就是往下,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但避得了此一时,又能逃过下一刻么?

吕承豪暗叹一声,从这射箭的力道及落点来看,一看就是此中高手,而且箭矢还是从上往下,显然这些人所处位置比自己要高,吕承豪双手连拨,将身前的三支利箭震开,使了个千斤坠,身子往下急沉,在空中看着下面里三层外三层的火把,心中一凉,看来今天真是插翅难逃了。

身形落地后,吕承豪一刻不停,往左急赶,在一处大树下,身形再次跃起,而此时还不用外面长箭射来,在空中的身子突然一顿,经脉中急速流转的真气突然一窒,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将丹田跟经脉隔断一样,整个人顿时从空中往下直坠。

紫陌找到张傲秋的时候,张傲秋已经在潭水里将自己从头到脚清洗了三遍了。

倒不是他有洁癖,只是那种恶臭实在是太臭了,一边洗一边想,这下逃不了紫陌的笑话了。

张傲秋看着紫陌嘴角带笑,知道也没什么好话,干脆道:“有什么你就说吧,不用这样似笑非笑的一副奸诈表情。”

紫陌将衣服放在旁边一块干净的石头上,捡了个干爽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来,慢条斯理地说道:“我能有什么好说的。你洗筋伐髓那是好事啊,虽然臭是臭了点,雪前辈也说味有点重,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不是?”

张傲秋听了心里一惊:“你说什么?雪前辈当时也在?”

“是啊,就在你身后啊。你看你这……,唉,我跟霜儿也就算了,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个毛啊,哼,臭就臭了,怎么了?阿陌,是不是我上次笑你,你一直心头不爽啊,现在逮住机会了,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哥无所谓,哈。”

“你……,哎呀,你这脸皮跟你的修为一样哈,看着往上涨啊。算了,既然你都这样了,我也只能表示痛心了。唉,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学坏了了?”

“你少来,哥不像你,哥心胸如大海般宽广,只是懒得跟你计较。”

紫陌撇撇嘴,一脸的鄙视道:“哼,哼哼。还大海般宽广,说了也不知道脸红。我说你到底是泡够了没?要是泡够了就赶紧起来,雪前辈她们还等着你了。”

张傲秋慢条斯理地摇了摇头,抖了抖身上的水珠,从潭水中爬了起来,一边穿衣一边调侃道:“哎呀,小陌子,今天没报到仇是不是心里很不爽啊?”

“切,报仇,我报什么仇?本少爷才是心胸如大海般宽广的人,哪像某人,真是的。”

“好好好,你宽广,你宽广。对了,老铁现在怎么样了?”

紫陌一听张傲秋提起铁大可,脸顿时拉的老长,叹了口气道:“老铁现在还昏迷不醒,雪前辈她们也看过了,说这种情况她们以前也没遇见过,到底老铁服用还魂丹后会不会好起来,她们心里也没有底。”

“这样啊。那我们快过去吧,看我能不能用金针八法再助他一臂之力。”

后山石庵。

雪心玄跟夜无霜还守在那里没走,张傲秋跟紫陌两人联袂过来,见雪心玄脸色阴郁,想起紫陌说的话,心里一突,拱手道:“前辈,老铁他……。”

雪心玄摆摆手打断道:“听霜儿说你学会了慕容老先生的金针八法,凭这曾在临花城风云突起,医好很多其他名医都束手无策的病,既然你有这本事,你先过去瞧瞧铁兄,看有没有办法让他早早醒过来。”

张傲秋在神识里听独叟说过,雪心玄为救他们不惜使用了还魂丹,这还魂丹到底有多大用处,张傲秋现在还不是那么清楚,只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但以独叟破碎虚空的人,都说这丹药珍贵无比,想来也是差不到那里去了,想到这里,张傲秋先是恭恭敬敬地一鞠到地,沉声道:“前辈为救我们,不惜耗费还魂丹,这份情意,晚辈铭记在心,感激的话晚辈也不说了,以后但凡……。”

雪心玄打断道:“但凡,但凡什么?难道本座给你们服用还魂丹就是为了让你感谢的么?还魂丹再珍贵,毕竟那是死物,只要用的值得,又有什么可惜的?”

夜无霜虽然心里有准备,但听张傲秋提起还魂丹,依然掩不住惊讶道:“阿秋,你当时昏迷不醒,一点意识都没有,你怎么知道你服用了还魂丹的?”

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道:“是独叟前辈告诉我的。”

说完把自己在神识里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雪心玄三人听完,均是一脸感叹,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真的会把这些当成神话故事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