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阴阳山脉(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辛七一见慕容轻狂表情知道是要出事了,心里也是吓了一条,对云历匆匆行礼后,带着慕容轻狂往外而去。

到了城主府,慕容轻狂老远就看见一个女子站在城主府门口团团打转,显然是等得焦急了。

这小女子正是城西杂货铺的馨月。

馨月也看见了刚才那个面相凶狠的人带着一位老爷子匆匆过来,知道等到正主了,心头一喜,挽着裙摆就迎了上去。

慕容轻狂望着馨月道:“老夫就是慕容轻狂,不知小姑娘急着找老夫有何事?”

馨月对着慕容轻狂福了福,暗中打了个眼色,慕容轻狂人老成精,一看就明,将手一引道:“姑娘怕是等得久了,我们到那边坐着慢慢聊吧。”

转头对辛七吩咐道:“辛七,你在这等老夫一会,说不定等会还有什么事情要麻烦城主府了。”

辛七拱手道:“老先生客气了。”

慕容轻狂点点头,转身带着馨月到一边石桌边说话。

慕容轻狂望着馨月道:“小姑娘,现在可以说了。”

馨月点点头道:“是,慕容老前辈,我家圣女传来消息,希望您立即赶往本教一趟,本教教主在教内恭候老先生大驾。”

慕容轻狂闻言奇道:“你们教主让老夫上山?不对吧,当年老夫对你们上代教主有救命之恩,她都没有让老夫上山,现在出了什么事,居然着急让老夫过去?”

馨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慕容轻狂道:“至于是什么事情,小女子也不知道,只是圣女传话说是十万火急,这是圣女给您的信。”

慕容轻狂知道夜无霜的性情稳重,绝不会一惊一乍,既然她说是十万火急,那可能是真有什么大事了,一时脸色凝重,接过信打开一看。

夜无霜在信中简要说了一下事情经过,但对铁大可的病状却是描绘的非常清楚,慕容轻狂匆匆看完后问道:“贵教送信人可还在?”

馨月点点头道:“还在,特意等候老先生。”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问道:“那送信之人是什么修为?”

馨月闻言一愣,想了想道:“这个小女子就不知道了。”

慕容轻狂皱眉道:“若是修为太低,赶路速度太慢,要不这样,老夫也曾到过贵教山脚,老夫先走一步,等到了那里,再想办法让贵教的人来接。”

馨月摇摇头道:“老先生有所不知,这件事在本教只有那么几个人知道,老先生要是自己过去,我教巡山的弟子没有得到命令,是不会相信老先生所言,到时候产生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慕容轻狂想了想道:“也对。既然这样,那你在这里先等会,老夫交代些事情后就马上走。”

两人在张傲秋的带领下,绕了老大一个弯才到达后山,果然如张傲秋所说,这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更不要说有什么防备了。

郝天舒这才悄悄松了口气,张傲秋找到入口小声吩咐道:“前辈,我跟紫陌先下去,等我们下去后,你把入口封好,不过不能封严实了,不然我们两个可要在下面憋死了。”

郝天舒听了感到好笑,现在居然是小江湖吩咐**湖做事了,嘴上答应了一声,张傲秋麻利地移开封口,里面一阵霉气传来,等张傲秋将另一处封口也打开后,洞内的霉气也散得差不多了。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摸索着进了洞,这洞当时挖的时候,由于时间紧,就没那么讲究,开挖高度只有人身高一半左右,两人弯腰走了一会,张傲秋触到了前面的石壁,转头对紫陌道:“到了。”

接着又嘀咕道:“他妈的,黑不隆冬,要是有点亮就好了。”

张傲秋抹黑用手丈量了一下,对紫陌道:“阿陌,你先把跟前的石块清理一下,不然等会摆不下。”

紫陌应了一声,自顾自地忙活去了。

张傲秋抽出星月刀,内力一吐,刀芒露出,顿时照的洞内明亮起来,紫陌回头笑道:“秋哥,你这刀子还有这好处,以后要是摸黑还能当火把用。”

张傲秋“嘿嘿”笑了一声,也不说话,照着石壁埋头苦干起来。

由于上次张傲秋一顿猛吸,这山壁往内三丈距离都已经空空如也,这下挖得张傲秋叫苦不迭,早知道这样,上次就不吸收这么多了。

整整花了一个时辰,才将杂石清理完毕,借着星月刀刀芒,只见紫陌脸上、头上灰扑扑的一片,张傲秋看了好笑,但一想估计自己也差不多。

从矿脉中挖出一部分石头,张傲秋就地剥除,紫陌将剥好的石头运了出去,然后再挖,再剥,再运,如此循环,又是一个时辰紧**作,一千块阴石算是交了工。

这时天已经开始放亮,几人不敢耽搁,收拾这一千块阴石立即赶了回去。

回到洞内,紫陌跟张傲秋两人累的够呛,紫陌看着这一千块阴石,苦着脸道:“秋哥,这不够啊。”

张傲秋瞟了瞟,喘着气道:“是不够,不过不要紧,今天晚上我们再去,哈,连着挖他几天,不就够了么?”

紫陌闻言眼睛一亮道:“对啊,我他妈真笨,又没说今天一定要赶回临花城,对,挖他几天,最好将这阴阳山脉挖空,让那些王八蛋毛都捞不到一根,哈。”

四人当中,郝天舒跟夜无霜出的体力最少,郝天舒见他们疲惫要死,又真的有惊无险地盗出了阴阳石,心里也是高兴,主动出去打猎,夜无霜在这方面可是白瞎,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旁干坐,当然了,这打猎做饭的事,郝天舒也不会让一个圣教圣女去做。

一连四天,张傲秋三人紧密配合,盗得阴阳石各将近五千块,本来还想继续的,但紫陌那地洞实在是堆不下了,迫不得已才放手。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也连着四天没有洗澡,两人看上去就像从泥潭里爬出来一样,紫陌擦了擦脸上的泥,又要去点数,张傲秋道:“阿陌,你每天都点数,很好玩么?”

紫陌爱怜地抚摸这阴阳石道:“好玩,你不知道,每次点这些石头,点一次我就舒坦一次,嘿,这次我们挖了将近一万块,那些王八蛋就少一万块,想想老子就开心。”

张傲秋望着他一阵无语道:“这次盗石行动就到此为止了,你要想开心啊,下次我们再来,不过你得先想个办法把这些石头运走。”

紫陌一听立马苦着脸道:“是哦,我还把这茬给忘了。你们说这么多石头,就算我们四人都变成骡子,这次也运不了啊。”

夜无霜“呸”的一声道:“你才是骡子了。一次运不了,分几次运不就可以了?”

张傲秋接口道:“霜儿说的有道理,这样吧,这次我们出去先带阴阳石各五百块,就这一千块阴阳石,应该可以帮老铁将那什么陈沙鸥给钓出来了。”

夜无霜一听张傲秋提起铁大可,神色一黯道:“不知道传信的人有没有见到师父?”

张傲秋算了算日子安慰道:“我们出山到今天已经有六天了,这么长时间,消息应该传到师父手上了。对了,阿陌,我们先出去洗漱一下,霜儿你跟前辈在这里各取五百块石头出来,分成两份,等我跟阿陌回来后就立即出发回临花城,这次出来时间太长了,也该早点回去了。”

张傲秋跟紫陌两个苦力一号、苦力二号,扛着石头在前面带路,本来郝天舒也要帮着带点的,但张傲秋他们怎么可能让他做这种苦力,于是婉言拒绝了,郝天舒想了想,后来也就由着他们了。

走到一半,张傲秋突然道:“阿陌,我们还忘了一件事。”

紫陌一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吓了一跳,还以为忘了什么大事,紧张道:“忘了一件事?什么事?”

张傲秋道:“我们在客栈住宿的时候,可是易了容的,现在就这样过去,怕是那老板不会还我们马车了。”

紫陌一听缓了口气,不满道:“秋哥,这只是小事,以后像这样的小事你能不能不搞得这么严肃?”

张傲秋笑道:“我是怕你没带易容的工具,所以……。”

紫陌毫不在乎地说道:“有我紫大师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找到易容的东西。”

夜无霜一听“紫大师”三字就是一哆嗦,在旁道:“你先别紫大师了,还是先看看包裹里有没有易容的东西。”

紫陌放下肩上的石头不满道:“霜儿,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你还信不过紫大师么?”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撇撇嘴道:“上次是那个紫大师带错路了的?”

紫陌毫不脸红,理所当然道:“就是本大师了,不过失误谁没有?你们不能因为一次失误就不承认紫大师的能力。”

说是这么说,紫陌还是老老实实地将包裹打开,一一找了一遍,还好东西都在,紫陌洋洋得意地说道:“怎么样?紫大师说的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