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山雨欲来(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按夜无霜所说,认准方向,撒腿就跑,这一跑当真是风驰电逝,一边跑一边将脸上的污垢往下扯,不用小半盏茶的功夫就赶到了目的地。

张傲秋站在高处,侧耳细听了一下,在他左手边约半里的地方传来隐隐的流水声,当下毫不犹豫,立即转左,这次他专拣树梢,果然还没有一会,就远远看见一潭清亮的潭水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山谷中。

张傲秋欢呼一声,加快脚步,到了水潭上方,一个鱼跃,连人带衣一起投入道潭水中。

虽然现在山间气温极低,但这潭水却没有一点上冻的样子,不光如此,在潭水之中还能感觉到温热,水汽不断地从水面上升起,氲氲绕绕,置身其中还真有点就像在仙境一样。

而在潭边的石头上,又积满了厚厚的白雪,两相对比,视觉感更强,再加上旁边郁郁葱葱的常青树,顿时让人升起一种流连忘返,不忍离去的情怀。

从潭中往四周望去,三面环山,唯有一处出口,从北而来的寒风被山峰挡住,相对于其他地方来说,此处显得即清幽又暖和。

雪心玄见紫陌跟夜无霜听后一脸疑惑的样子,遂将自己的想法分析了一遍,两人一听,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紫陌想了想,试探着问道:“前辈,会不会是那后山石洞的主人……?”

紫陌所说的后山石洞的主人即指得是独叟,这件事他们都知道,雪心玄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这种情况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我们这些人都没经历过,看来还是要等阿秋回来以后再问他了。”

夜无霜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一事,“扑哧”一声笑道:“阿秋走的匆忙,居然连换洗的衣服也不带,我看他这次怎么回来,嘿。”

不过夜无霜说是这么说,还是吩咐下去,让人立即送一套从内到外的衣服过来。

临花城,杏林阁。

小楼下一盏红灯升起,云四低声道:“大哥,时辰已到。”

云一点点头,低喝一声:“攻。”

一盏大宫灯募得点亮,灯光透过薄薄的灯笼纸壁,映得周围一片艳红,在这寂静的寒冷黑夜里,显得极为耀眼。

灯笼亮起后的两个呼吸间,原本黑漆漆的大街,突然火把熊熊,站在高处看去,以杏林阁为中心,方圆两里均是一片红光。

在杏林阁围墙四周响起整齐的步伐声,接着就是一百台攻城车在四周同时发动攻击,平时看上去高大厚实的院墙,在这攻城车面前,连片刻都没有撑住,带着漫天的灰尘向后倒下,带着地面都有一丝震动。

院墙倒下后,一应手持着长枪的重甲军士同时举步向前,原本的院墙,现在则变成了人墙。

云一三人带着一众亲卫越众而出,在杏林阁前院场地站定,因为杏林阁是做药材生意及诊病的,为了方便马车及人员进出,整个前院空出很大块面积。

这块面积竟然有快半亩地的大小,由此可见杏林阁整个宅子之大,同时也可以看出杏林阁在临花城的地位,光看这前院,就可以相像平日的车水马龙,一片繁忙景象。

云一站在院子中间,环顾四周惋惜地说道:“好好的一个杏林阁,真是可惜了。”

话音刚落,从前院后面匆匆赶来几人,为首一个正是杏林阁老板袁洪峪。

袁洪峪一路小跑,老远就看见云一几人,赶到跟前连忙弯身作揖道:“大镇守,您们这是为何啊?”

云一斜眼看着袁洪峪,冷然道:“袁大夫,我们这是为何,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不待袁洪峪回话,云一继续说道:“杏林阁在临花城也算是大户,袁大夫也曾活人无数,在民间口碑很高,而我城主府黑云卫向来都是以维护临花城百姓安危为己任,从不扰民。

袁大夫,你说我们今天动这么大干戈,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会如此贸然么?”

袁洪峪“啊”了一声,呐呐地说道:“可是……,可是……。”

云三凑上前去,看着袁洪峪略带灰白的脸道:“袁大夫,是你将他们交出来了,还是我们一寸一寸地收出来?

不过本镇守现在这里将话说明了,要是你自己主动将那些人交出来,看在你曾活人无数的份上,我们也不过分为难你,但要是你不交而被我们收出来了,那就莫怪老子不客气了。”

袁洪峪听后,脸色一片惨然,知道今日事不能善了。

城主府一向稳重,今日这么大动静,肯定是已经暴露,但一想到一教二宗对待叛徒的手段,袁洪峪就没来由的从心底打了个冷战。

而那些人藏在一个隐蔽的地下室内,即使是让他们搜,能不能搜到还不一定。

想到这里,袁洪峪立即镇定下来,苦着脸道:“几位镇守大人,小民冤枉啊,小民真是听不懂您们在说什么啊,我这府上上上下下也就那么几号人,都是这临花城安分守己的人,我……我这那有什么外人啊?”

云四轻笑道:“安分守己?好,既然袁大夫既然这样说了,那今晚我们可是要好好一搜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说完转身喝道:“来人,给我将东南角的那座废楼连根拆掉。”

左右军士轰然应道:“是。”

而云四这话,听到袁洪峪耳中,就像突然响起了晴天霹雳,在那废楼下面,正是藏人的地下密室,那座废楼只是掩人耳目而已,现在他们竟然连那废楼都知道了,看来这下是真完了。

云一上前两步,突然出手,袁洪峪正处于震惊之中,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制住了穴道,一时全身动弹不得。

云一看着袁洪峪,吩咐道:“来人,将袁大夫身上上上下下细细搜一遍,包括牙缝内,眼皮内,看他有没有暗藏毒药,这人还有大用处,可不能让他自杀了。

等这里事了,直接将他送到阿成那里去,让他好好款待款待我们袁大夫,让他亲身体会一下,看是我铁血大牢的刑法厉害,还是他一教二宗的手段了得。”

那座废楼本就不高,全部为木制,一台攻城车就轻轻松松地将其夷为平地,云一看着那废楼地基朗声道:“各位也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物,现在既然我们已经找到这里了,你们也就没有再藏下去的必要了,若是各位前辈怀着侥幸心里一直不出的话,那么三息后,晚辈可就对不住了。”

话音刚落,前方异变突起,漫天的木屑、泥屑冲天而起,而在这之后,三条身影如鬼魅般迅速绕场游走一圈,像是突围但又没那迹象,转了一圈后最后在云一等人面前站定下来。

云一从左到右一一看了过去,拱手笑道:“七杀教的三长老,人称‘邪公子’的吕承豪吕前辈,想当年,吕前辈也是潇洒飘逸的人物,一手‘百花错手’也堪称江湖一绝,只是如此人物,居然助纣为虐,加入了七杀教,真是让晚辈想不明白。”

说着脚步往右挪了挪,望着严茗觉道:“这位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天邪宗护法,号称“夺命无痕”的严茗觉严前辈,严前辈当年在梅花岭杀自己结义兄长一家八十余口,也算是手段了得。

但更难能可贵的是,前辈在整个事件中,居然自己连根手指头都没有动,只凭借一张嘴皮,就让其他人替你完成了心愿,事后还假装为兄长报仇,将那些傻瓜一屠而尽,在当时还是一段佳话,好手段,了不得。

还有这位不净宗红衣姑姑,一生杀人无数,不管是有关的,还是无辜的,只要是自己看不顺眼的,统统杀掉,也算是女中豪杰,心如铁石。”

说完缓缓背着双手,好以整暇地继续说道:“几位在各自教派内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现在齐聚我临花城,不知有何指教啊?”

红衣姑姑接口道:“这位就是临花城的大镇守吧?”

云一走的近前,拱手道:“不敢当。”

红衣姑姑轻轻一垛手中的龙头拐杖,阴测测地笑道:“既然你知道老身就是不净宗的红衣姑姑,你还敢离老身这么近,看来你胆子不小啊。”

云一“啊”了一声,惊惶地指着她,连连后退道:“你……,你竟然在我身上下毒?”

红衣姑姑仰天发出一阵怪笑声,眼带轻蔑地说道:“小子,你还嫩了点,要想抓到我们,还是把云历叫出来吧。”

云三在旁道:“就凭你们,还想惊动我义父,就我们三兄弟就可以好好收拾你们。”

说完右手一抹,一柄长剑暮然出现,一挽剑花,人剑合一地直往中间的严茗觉冲去。

后面的云一跟云四紧跟其后,云一选了左边的吕承豪,剩下的就是云四对阵红衣姑姑了。

对面三人见他们明知中毒,居然还说打就打,一点谈判的条件都不讲,心里也是一愣,只是云一三人中,修为最低的云四也到了灵境中期巅峰,比他们修为还要高,这一全力施展,连个叫停的机会都没有,只好展开兵刃全力对敌。

在黑云卫破墙的时候,他们三人就知道已经暴露了,当即商量,先在这密室里静观其变,外面就由袁洪峪拖着,若是黑云卫的人没有搜到这里,当然是逃过一劫。

若是实在躲不过,那么就有红衣姑姑在这场子四周下毒,这样说不定还能冲出重围,即使不能,至少手上也有个谈判的价码。

后来云一他们几人直奔废楼而来,在攻城车将上面的废楼拆除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云一话音刚落,就由吕承豪率先破土而出,接着是严茗觉,而红衣姑姑则是最后。

之所以要这样安排,就是想让前两个扰乱他人视线,从而方便最后一个出来的红衣姑姑下毒。

三人冲出以后,装着要向外突围,绕场一周见无路可逃又退了回来,整个过程看上去合情合理,不会让其他人有丝毫其他想法,只不过红衣姑姑在这绕场一周的时候,已经将毒传了出去。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6EkwgI'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