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六章 阴阳山脉(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狼王狼头在张傲秋怀里蹭了蹭,抬起头来道:“也好,你明日离去后,我也会加强这里的防卫,同时训练那些朋友,在这段时间里,尽量把这些数量变得最大,到时候有事带着它们,也是一大助力。”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张傲秋四人就已起身,几人轻轻抚摸了一下小狼,没有惊醒它,在狼王陪同下离开了狼谷。

张傲秋几人跟狼王在谷口分别,众人走的老远,回首望去,只见狼王依然站在原地,张傲秋一声长啸算是作别,啸声中四人展开身法,渐渐远去。

走了一段,张傲秋突然停了下来,对紫陌说道:“阿陌,我们还忘了一件大事。”

紫陌一拍手道:“不错,我们那阴阳石还没有取出来。”

郝天舒奇道:“阴阳石?你们在这里还有阴阳石?”

张傲秋诡异地笑了笑道:“不光有阴阳石,还有阴阳矿脉。不过上次闹的动静太大了,不知道这段时间天邪宗有没有什么防备?”

紫陌兴奋地接口道:“秋哥,要知道他们有没有防备,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张傲秋看了看郝天舒跟夜无霜道:“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郝天舒笑着摇摇头道:“你们两个,鬼东西还真多。哈,这次难得下山,哪有不去凑热闹的道理?”

夜无霜只要跟张傲秋在一起,很少自己拿注意,张傲秋说去,就是刀山火海她也去。

紫陌跑到高处,分辨了一下方向道:“秋哥,看来我们是走错路了,要想到那地方,可要折返往南了。”

张傲秋满不在乎地说道:“往南就往南,你可要看清楚了,可不要害我们跑冤枉路。”

紫陌撇撇嘴道:“我紫大师是什么人,还会看错路?真是的。”

夜无霜笑道:“好了,不要在吹牛了,赶紧赶路吧。”

四人掉头往南,跑了两个时辰,越走越不对劲,紫陌自己也感觉出来,不时跳上树梢辨认方向,又跑了半个时辰,紫陌小声道:“各位,好像这方向有问题。”

张傲秋一听火气就来了,不满地骂道:“你不是紫大师的么?不是不会看错路的么?怎么现在又说方向有问题了?”

紫陌缩了缩脑袋道:“那时候一片荒芜,连个参考的东西都没有,看错路有什么大不了的。”

张傲秋抬脚就踢,紫陌一跳闪到一边大声道:“你牛你来看啊。”

张傲秋白了他一眼,左右看了看,一个纵跃,站在树梢上仔细看了看,之间左前方天地相交位置隐隐有几处凸起,但是距离太远看不真确,又低头想了想阴阳山脉的地形,考虑半天才跳了下来,指着左前方道:“这个方向。”

说完带头而去,郝天舒虽然是**湖,但毕竟好些年没有出来走动了,张傲秋他们说的什么阴阳山脉,在他脑袋里连个印象都没有,更不用说提什么建议了,干脆做个哑巴,跟着这帮小子走就是了。

几人又奔行了一个时辰,这时地形渐渐显露出来,虽然还是比较荒凉,但比起先前已经要强多了,起码树木就变得密集起来。

张傲秋这次看得方向还算是对了,紫陌在这块地方待过一段时间,对这里比较熟悉,后来又由紫陌领头,七转八拐的,离那阴阳山脉越来越近。

片刻后,四人从一处山石后面露出头来窥看,紫陌咋舌道:“秋哥,看来你上次闹的动静真的是很大啊,你看着给围的,啧啧,还真是城高墙厚啊,而且还配了箭楼,下血本啊。”

张傲秋冷笑一声道:“城高墙厚又怎么样?配了箭楼又怎样?有本事他们把这整片山林都给围了。”

紫陌“嘿”得一声问道:“下一步怎么走?”

张傲秋撇撇嘴,满不在乎道:“入得宝山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本来我还是只想取走洞里的阴阳石了事的,现在看他们这么防备,老子偏要在他们眼皮地下再盗他个千八百块的。”

紫陌一听眼睛一亮,竖起大拇指道:“秋哥威武,不过千八百块好像太少了点。”

“那你说盗多少?”

“嘿嘿,起码也要搞个万八千块的。不然也对不起他们不是?”

“好,依你。现在我们先回你那秘洞,先商量商量如何行动,顺便也休息一下。”

紫陌兴奋地应了一声,掉头领头而去。

郝天舒当初听他们只是要取阴阳石,还没怎么在意,现在一看对方这架势,就知道对方防备森严,刚想说要不要从长计议,没想到这两人如此胆大包天,居然这样的情况下还商量要盗多少。

郝天舒拿眼看了看旁边的夜无霜,见她也是一脸的担忧,两人对望一眼,夜无霜无奈地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先看看再说。

紫陌这次是从另一个方向绕过去,虽然他看是大大咧咧,但行事却是思虑周全。

到了地头,紫陌小心地四周查看了一番,见一切依旧,这才熟练地打开地洞伪装,几人依次进洞,郝天舒一眼就看见洞内码放整齐的阴阳石,虽然他知道张傲秋他们有阴阳石存货,但看到这些,还是惊叹一声道:“居然有这么多阴阳石?”

紫陌满不在乎地说道:“这算什么,那旁边的阴阳山脉里的阴阳石可是海了去了。”

夜无霜脸带担忧地问道:“阿秋,你们准备怎么去盗阴阳石?不会是直接硬闯吧?”

这也怪不得夜无霜担心,上次张傲秋用**炸了天邪宗的人,害得她担心一晚上,那种滋味她可不想再来一次,要是张傲秋真准备硬闯,那她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了。

张傲秋看她担忧的样子,心头一软,安慰道:“霜儿,我还没有这么傻。我跟你说吧,上次我跟师父到你们圣教,途中就在这后山掏了两条地道,这地道入口位置隐蔽,他天邪宗虽然防备森严,但这阴阳山脉虽然不高,却是占地极广,他们绝对防备不到后山那里去。”

说完转头对着郝天舒问道:“前辈,若是让你吸收这阴阳石,你一次要多少块?”

郝天舒看了看地上阴阳石,心里算计了一下道:“大概一大半吧。”

张傲秋点点头道:“那你们三个先在这里打坐调息,将这里的阴阳石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现在还是午时,等到三更天后,你们估计也调息完了,那时候我们再动手。”

郝天舒问道:“我们三人吸收阴阳石,那你了?”

张傲秋摆摆手道:“前辈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现在你们先打坐吧,我还要准备准备。”

到了快二更天的时候,郝天舒他们从打坐中醒过来,张傲秋已经将先前包阴阳石的包裹取出来,分成了三分,见他们醒来,张傲秋道:“等下我们就出发,霜儿,你在此处外面高处禁戒,我、阿陌还有前辈三人去盗阴阳石,我们会从东面回来,那边树林里有紫陌布置的陷阱,所以你主要注意那边的情形。

到了那地洞处,前辈在洞外禁戒,我跟紫陌下去挖石头,第一批石头出来后,分成两份,紫陌带着前辈回来一趟,放好石头后立马赶回来,从三更天到天亮也没多少时间,可得抓紧了。”

紫陌兴奋地答应了一声,抓起包裹就往外走,郝天舒现在也不想建议什么,一切都按他们说的去做,不过想想这么多年江湖,还没有一次做过小偷,同时心里有有点莫名的兴奋。

临花城铁血大牢。

云历跟慕容轻狂并肩站在牢房外,看着里面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三人,皱着眉头道:“前辈,没想到这三人还真能扛,阿成能用的基本上都用到了,现在他们的修为已经被封上了,跟个普通人差不多,如果再用刑的话,我担心他们会受不了而死。”

慕容轻狂道:“既然如此,倒不如缓一缓,给他们用点药,养一段时间,等他们缓过来,把这用过的刑法再让他们赏一遍,如此几个来回,老夫就不信他们受得了。外面该做的还是按原计划执行,按时间来算的话,现在这消息应该是传到一教二宗耳内了。”

云历点点头,正要说话,只见辛七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云历奇道:“辛七,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辛七对云历行礼道:“城主府外有一个小女子,指名道姓要见慕容老先生,属下也知道城主跟慕容老先生在大牢有事,于是就见了那位小女子,将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可是她表情很是焦急,说是有重要事情,要立即见慕容老先生。

属下怕其中有诈,于是让她说是什么事,但那小女子一直不肯说,只是说了‘秋霜’二字,属下见那小女子面貌清秀,不像是心存歹意之人,又怕真有什么急事给耽搁了,所以属下就让那小女子先在城主府门口候着,属下自己过来知会一下慕容老先生。”

慕容轻狂皱眉想了想,低声道:“秋霜?”

突然心头一惊,难道是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出了什么事?想到这里,慕容轻狂再也站不住了,拉着辛七急道:“走,快走,快带老夫去见那小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