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山雨欲来(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意识回归本体,立即展开内视,只见体内经脉被真气填的满满当当,这真气缓慢而又有序地自主游走,张傲秋暗自对比了一下,经脉里游走的真气竟然比以前更加雄厚几分。

当即毫不犹豫,直往丹田内望去,丹田内的气旋内,那根绿色的真气显得更加茁壮,先前的红蓝真气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而那层金色的薄膜依旧夹在红蓝真气之间,不增不减。

咋一眼望去,丹田内那根绿色真气竟然有后入为主的气势,先前的红蓝真气有种诚服于它的意味,而那金色的薄膜则是一种两不相靠的样子,依旧存在着它的存在。

张傲秋看了暗自称奇,就这情形自己也看不明白,而且那根绿色的真气虽然是外来物,但它却可以缝合铁大可丹田,一点都不跟他体内真气冲突,就从这点看,这根绿色真气就大有作为,让它为主也不错。

干脆也懒得去想,于是又把目光往上收,这次他将意识潜入到经脉的真气里,随着真气一起游走,这一查探,上次观红日悟道后曾自主洗筋伐髓排出一些经脉里的杂质,在经脉里腾出一段空间,而现在看来,好像这空间变得更大了,心里不由想起雪心玄曾说有人通过药物人为洗筋伐髓,虽然效果不是那么明显,但也能有一定的作用,想到这次雪心玄给他服用了还魂丹,难道这还魂丹药效又给他又洗筋伐髓了一次?

想到这里心中不由一喜,这次他可不比上次,有过一定的见识,心里只会高兴而不会紧张。而且不仅如此,以前有好些没有打通的经脉,现在居然也被真气填满,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自身修为又上一层了。

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清醒过来,还没有睁开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将手放到鼻端,用力一吸,果然以前那种熟悉的恶臭味道立即填满鼻端,张傲秋想都没想,立即一跃而起,口中大嚷道:“洗澡了,洗澡了。”

一边大嚷一边急匆匆地往前冲,还没看清路了,结果一头重重撞在了门柱上,这可是没用半点修为,顿时将他撞得只觉满眼金星,往后直退。

还没回过神来,耳边就听见夜无霜的娇呼声,接着又响起了紫陌古怪的笑声,知道这次是被紫陌看笑话了,当下双手无意思地挥动了几下,等视线清楚后,夜无霜一张表情丰富的俏脸出现在他眼前,往左一扫,紫陌捂着嘴巴拼命忍笑的样子也收入眼底。

张傲秋自知现在自己恶臭难当,外观肯定也好不到那去,看清大门后,急步往外,边走边问道:“霜儿,这澡堂在什么地方?”

夜无霜在后面道:“就你这身臭,还能去澡堂?出门左拐,约三里地的位置有潭潭水,你到那里去洗洗吧。”

张傲秋听完“嗯”了一声,用袖子遮着脸,一溜烟地冲了出去。

夜无霜在后面喊道:“哎哎,我还没说完了,真是的,跑得可真快。”

说完回转身来,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咦”了一声,立即转身再看,不过此时张傲秋早已跑的看不到影了。

夜无霜掉过头,不由拿眼神望向站在后面的雪心玄,只见后者正同样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

自从张傲秋他们被送到这处石庵,雪心玄基本上就是陪在这里,一来是不放心,二来她也想亲眼看看服用还魂丹后的情形,特别是张傲秋服用后的情形。

在张傲秋还没有醒过来前,除了口鼻呼吸以外,基本上对外界没有其他任何反应,而现在一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将手凑到鼻端去闻,这种举动就好像他在昏迷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服用药物,而且这种药物还能洗筋伐髓,只是那时候他体内经脉空空如也,而且人神识不醒,按修行的说法,这种情况就是“活死人”的状态,而这个应该是“活死人”的人,他应该是对外界一无所知才对,怎么他一醒过来就有这样奇怪的举动了?

雪心玄对张傲秋体内情况探查地很清楚,而且判断也很准确,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在张傲秋神外表上识不醒的时候,他的神识正在跟独叟两人聊天了。

雪心玄看了看夜无霜,又看了看紫陌,神情古怪地说道:“你们也不用看本座,阿秋修为再上两层,若本座看得不错的话,现在他的修为应该是天境巅峰的初阶修为了,但至于其他,就是本座也不清楚了。”

二更。

刚才阴沉的天,此时终于撒下鹅毛般的大雪,同时漫天的寒风开始呼啸肆虐,使得本就寒栗的天气变得更加寒冷,即使是不戒严,以这样的天气,估计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出来四处走动了。

云一站在高楼往下望去,杏林阁内黑沉沉一片,不要说房间,就连回廊道上都没有任何一盏风灯,好像这硕大的宅子里空无一人一样,在这样的天气里,看上去显得格外的瘆人。

云三皱着眉头看了会,右手摩挲着下颚道:“大哥,你说这杏林阁里面的人现在会在做什么?”

云四笑道:“三哥,看你这话问得,还能做什么了,当然是惶惶不安地做着准备了。”

“嗯。”云一点点头道:“自从那几人进入杏林阁后,渔帮的人每隔一个时辰都会汇报一次,虽然我们做的隐蔽,而且这样的行动也是提早准备,但现在进来的这几个人,肯定都是**湖,应该早就看穿了我们的布置。所以这次行动必须成功,不然错过这一次,要想再找这样的机会就难了。”

顿了顿接着问道:“三弟,你那边怎么样?”

云三闻言道:“大哥,小弟这次一共调了整整一百台攻城车,每台车都是五十名军士操作,就这架势,不要说这小小一个宅子了,就是一个小城也能将它撞塌了。

另外铁甲营重步兵两千人已经全部到位,而且这方圆十里人家都已清空,就等一声令下了。”

“嗯。四弟,你那边了?”

“大哥,小弟这边就简单多了,铁弦营调了一千名箭手,已经将他杏林阁高空团团围了三层,就算是有侥幸逃脱的,也会被射成个刺猬,当然了,只伤不杀。”

“好,既然已经准备妥当,那就静等时机,一切行动按义父安排的去做。等墙破以后,我们三兄弟先去会会那几个高人,看他一教二宗的高人到底高到什么程度。”

云三一听,顿时眼睛一亮,试探着问道:“大哥,你的意思是咱们兄弟可以跟那些人先来两下?”

云四在旁道:“义父刚才吩咐说在三更前一刻发动进攻,并一再叮嘱说要减少伤亡,让我们用言语拖之,但是那些人脾气实在不好,言语上根本就说不清,还没说两句就要动手,我们做为镇守,为了避免兄弟们的死伤,当然是要身先士卒了。”

云三听了兴奋地一拍手,呵呵笑道:“四弟,你说的确实没错,事实本也就是这样。哈,幸好二哥不在,不然以他那死脑筋,肯定是要反对的,老四,好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今天就好好过过瘾。”

云一看着两人笑道:“你们两个,一天不打架就皮发痒。”

眉头微皱着接着道:“但是据返回的情报,这几人当中还有不净宗的红衣姑姑在,若是我们破墙后与他们先大战一场,那老婆子见反正没有什么回旋余地了,干脆趁着功力还在四处下毒,这个不要说下面的兄弟们,就是我们哥仨也没招啊。”

云一话音刚落,一个苍老而又厚重的声音响起:“你们就放心做你们想做的,那个老婆子就交给老夫好了。”

接着一个消瘦而又坚挺的身影转了出来,正是“毒医圣手”慕容轻狂,跟在其后的则是一脸似笑非笑的云历了。

云一等人知道刚才的说话已经被这两人听见了,他们自小就知道云历治军极严,不容有半点违例,现在仗还没开始打,自己三兄弟就开始讨论如何不遵将令了,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同时一紧,彼此互望一眼,知道一场责罚是跑不了了,但此时躲也没有地方躲,也只能硬着头皮来见。

三人行礼后,还没开口说话,慕容轻狂跟着一个哈哈打过,笑着道:“年轻人,年轻人。唉,云老弟,年轻就是好啊,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冲敢做,想我们年轻的时候,跟他们也是一样哦。”

慕容轻狂这话其实就是变相的替云一他们三人开脱,在场几人都是人精,如何听不出来,不过云历倒是听了心头一愣,他压根也没有想到慕容轻狂会帮云一他们开脱,这种心性,跟以前收集的关于“毒医圣手”慕容轻狂的情报好像有点不符。

不过这毕竟是件小事,云历也假装不知道,微微笑了笑,附和道:“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孩子们都这么大了。”

“嗯,是啊。”慕容轻狂望着外面无尽的夜空,此时往事没来由得一桩桩、一件件地飞快在脑海中划过,一想到这么多年人世沧桑,不由也发自内心地感叹了一声。

过了好一会慕容轻狂才将思绪拉回,先是轻轻摇了摇头,自嘲道:“云老弟,看来我们是真老了。”

接着转脸神秘地说道:“不过今天晚上,老夫倒是想再年轻一次,云老弟,怎么样,你来不来?”

云历“哦”了一声,望着慕容轻狂奇怪地问道:“再年轻一次?前辈的意思是……?”

慕容轻狂转头望向下方黑沉沉的杏林阁大院道:“刚才你家老大说的没错,虽然他们可以对付武学修为上的敌人,但对那无形无踪的敌人却是很难,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不如就有老夫扮成他们几个身边的亲卫,这样既能掩人耳目,说不定到时候还能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哈。”

云历一听,原来慕容轻狂所说的“再年轻一次”,是就着云一他们几个刚才所说,不过他提议的这个方法倒是完全可行,当即拱手笑道:“既然前辈有如此雅兴,那晚辈今晚也就陪着前辈再年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