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紧急施救(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过了良久,西北双煞两人才松开手,脸色古怪,半天沉吟不语。

紫陌看了看雪心玄,又看了看夜无霜,见她们两个一副闭嘴不问的样子,不由转过头,冲西北双煞问道:“两位老前辈,这脉也拿了,是好是坏,总得给个说法啊。”

蓝衣老者白眼一翻,极不耐烦地说道:“毛头小子,急什么急?没看到老子正在考虑么?”

紫陌一听那蓝衣老者的话,心里顿时感到事情严重,双手在胸前搓来搓去地道:“可是……。”

雪心玄摆了摆手,阻止紫陌再问,顿了一顿才转头对西北双煞问道:“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雪心玄来问效果就不一样,蓝衣老者明显态度不一样,闻言指了指铁大可道:“这小子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丹田被震破,但奇怪的是,他现在的丹田又勉强聚在一起,这是有人用真气将这些破碎的丹田强行缝合在一起后的样子。

而更是奇怪的是,这股缝合丹田的真气居然不跟他体内的真气相抗,不但如此,反而有种依存的意思,这种情况,要是说是同门相救还说的过去,因为同门之中,即使修为有高有低,但各自体内真气来源相同,不会互相排斥,但这种情况显然不是。

老夫刚才用真气去探了他体内经脉,即使是老夫真气,一接触到那缝合外来真气,也有一种亲近的感觉,真是奇了怪了。”

雪心玄听了没好气地说道:“一前辈,本座现在问得是他的伤势如何,不是跟你讨论他体内的真气,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蓝衣老者闻言“啊”了一声,瞥头又看了看躺着的铁大可道:“这小子命是保住了,但丹田破碎,即使有人强行将他丹田缝合,恐怕这以后也是不能再修行了。”

雪心玄不动声色,转头望着青衣老妪问道:“二前辈,你那边了?”

青衣老妪同样低头沉思了一会才道:“老身给这孩子把脉也是奇怪的紧,没想到这孩子的体质居然是先天之体,这还不算,现在他体内经脉包括丹田都是空空当当,没有一丝真气游走。

按理说出现这种情况,即使比起常人也不如,但让老身感到奇怪的是,他体内居然又是生机勃勃,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状况,但却又同时出现同一个人身上。

而且若老身看得不错的话,他体内还有另外一种……,怎么说了,就好像他体内还有一股旁的力量,这股力量好像是一种精神念力,护住他的全身经脉,让他破而不败,也真是奇怪。”

雪心玄三人听了以后,立即想到张傲秋曾说的见过独叟前辈,顿时均感到一阵古怪,青衣老妪也是人老成精,一看他们那表情就知道这其中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立即问道:“可是有什么事情在他身上发生过?”

雪心玄下意识摆摆手,这种事情毕竟还是一个秘密,也不能在这里说,当下道:“这件事以后本座再跟两位解释。”

说完转头对蓝衣老者道:“一前辈,铁兄要是服用还魂丹后,以后可还能修行?”

蓝衣老者白了一眼不满地嘀咕道:“丫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雪心玄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了青衣老妪一眼。

青衣老妪道:“老身总有一种预感,要是这孩子服了还魂单,可能不光能解他现在的困局,而且还会有另一种奇遇发生在他身上。”

雪心玄点点头,沉声道:“立即给他们服用还魂丹。”

说完不待两人反对,双手一拍,一个黑衣人募得出现在她身旁,雪心玄吩咐道:“将带来的两幅担架拿过来,等服药过后,立即转反回山。”

临花城城主府。

云历一身米色长袍矗立在阁楼前,凭栏望着外面的夜色,此时已是一更时分,天色阴沉压抑,但却未曾下雪,就像眼前的局势,风雪未至,却已是暗流涌动。

过了良久,云历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云一上前一步道:“回义父,都已按计划安排好了。”

“嗯”,云历不置可否,顿了顿接着问道:“现在情势如何?”

云一道:“义父,到目前为止,戒严已经三日了,这段时间临花城内各家各户一应用度全部由城主府开销,普通老百姓倒没什么,几家大户子弟倒是怨言甚多,说是剥夺了他们的游玩自由。

我们找了其中几个无关紧要的当众严惩了一番,当然没有伤及筋骨,这以后各大户也就老实多了。

借这个机会,我们借口怕有人外出,乱了戒严的秩序,因此在每家每户各个门前都增排了军士,只有一应用需送到,才能开门,其他任何时间都不容许开门,否则以军法处置。

而且在临花城屋顶,我们也安排了人手日夜巡逻,同时还派了三十个小队,在这整个临花城内每隔一个时辰敲锣警示一遍,这些天过去了,各处都无异样。”

“那杏林阁内了?”

“杏林阁内更是安静了,这几日都是孩儿亲自在那盯着,宅内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院子里极少有人走动,怕是已经有所察觉。”

“察觉?哼。”云历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右手手指轻轻敲击着栏杆洒然道:“他一教二宗那点心思,为父早就看穿了。哼,他们离我临花城本就不远,现在雄霸东南,早已成了虎卧榻前之势。

这股势力,为父早就想动他们了,前些日子,他们派人与为父协商,看能不能取道我临花城直入中原,明面上说的是要做买卖,实际上是想扩张势力,为父怎可不知?因此在这件事上为父一直拖而不决,现在协商不成,居然想谋我临花城,真是想歪了他的心。

传令下去,杏林阁的所有人等一律活捉,一个也不许放过,这次活捉的人为父要亲自来审问。”

云一拱手应道:“是。”

“还有,慕容老先生曾叮嘱过,一定要在三日后也就是今日三更时分发动进攻,他在杏林阁做的手脚只有在那时候才能起效。

但是为了以防杏林阁内的人发觉有异而先一步自杀身亡,你们切记不可妄动,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我们这场布置也就是白忙活一场了。

因此为父决定,在三更前一刻钟正式发动攻击,那时候他们功力未失,即使知道事情败露,也会做困兽之斗,不会轻易想自杀,这也是人之常理。

这次行动你们三个亲自出马,黑云卫内人手任你们选择,破墙之后先以言语拖之,尽量减少我方伤亡,时辰一到立即动手,要以雷霆之势直接压倒,不给他们一点自杀的时间。

为父所说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云一三人同时应道:“听明白了。”

云三犹豫了一下问道:“义父,那慕容老先生做的手脚真的那么准?多一刻少一刻都不行?”

云历闻言转身过来,望着云三呵呵笑道:“三儿,你们还年轻,慕容老先生叱咤江湖的时候你们都还没有出生,你们放心,他那‘毒医圣手’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张傲秋跟独叟两人躺在那一望无际的白雾里,正一筹莫展,突然独叟一跃而起,鼻子连动几下后大喜道:“小子,快起来,这下咱们有救了。”

张傲秋一听立即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变化,当即奇怪地问道:“有救了?有什么救了?没什么变化啊?”

独叟闻言不悦道:“你小子知道什么?”

说完又深深嗅了两口,“啧啧”两声道:“想不到玄丫头对你这么好,居然连还魂丹都给你用上了?”

“还魂丹?这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老夫啐你一头。这还魂丹可是我圣教镇教之宝,据老夫所知,为了炼制这还魂丹,当年从第二代老祖开始一共经历五代人才将这配置的药材收集齐全,而这以后,又经历了两代人才炼制成功,成功时也只有仅仅三十颗,你说这丹药珍贵不珍贵?

这时间要得长一点也就算了,关键是还魂丹据说可以起死人肉白骨,也就是只要你有一口气在,就可以将你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张傲秋听了一脸的不信道:“老前辈,你可不要欺负小子我年轻少阅历,起死人肉白骨这么厉害,你亲眼所见了啊?”

独叟一看张傲秋表情,再一听他说话,顿时气得不轻,跳脚骂道:“好你个混账小子,老子没亲眼看见过又怎么了?那还魂丹总是用了一些出去,是怎么用的,用给谁了,为什么用的,用过后的反应等等都是在教历上记得清清楚楚,老子虽然没有亲眼看过人服用还魂丹后的样子,但那些教历老子不会看么?”

张傲秋一看独叟动了真怒,脑袋缩了缩,满脸陪笑道:“我这不是就问问么?至于动那么大的气么?您老先坐,您再给我说说,我用了这还魂丹后会有什么反应?”

独叟闻言老大一个白眼甩过来,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体质,千年一遇,老子以前就没见过,老子怎么知道这还魂丹用在你身上会有什么反应?”

说完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立即四周看了看,只见四周无尽的白雾颜色,在那乳白之中现出一丝红线,急着叫道:“药效起来了,你还不快点回去?”

张傲秋刚想答应一声,突然感到屁股被重重一脚,整个人顿时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往后直退,心中立即明白过来:这老小子,公报私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