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章 很紧张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已深,人已静,月色很美。

一中男生宿舍楼外,几个人影鬼鬼祟祟,正准备溜进宿舍。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传来,瞬间吸引了宿舍门外角落那些身影的目光。

他们转头看去,只见在宿舍楼大厅的地方,一个一米七五左右偏瘦的男生,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和他体型差不多的男生。

而在他俩的对面,一个将近一米八的大汉异常显眼。他一脸的横肉,表情不怒自威,他就是新来的宿舍管理员邓军。

此时邓军转头看向没捂脸的男生,这个男生在接触到邓军的眼神时,吓得转身就要跑。

就在他转身刚跨出一步,就看到邓军伸手一把抓住了这个男生的衣领。邓军往后一拉一甩,这个男生直接趴在地上了。

邓军笑了笑,走到男子身边,弯腰伸手,一只手便拎起这个男生。

没错,是一只手直接拎起来的。

邓军看着这个男生惊恐的表情,突然咧着嘴笑道:“哎呀!不好意思,出手有点重了。不过年轻人,应该没啥事。哈哈!你说你好好的跑什么,你同伴还在这站着呢!

你可能不知道,我生平最痛恨逃跑的人了。

好了,不说那个了,咱接着刚才的问题。你说我不就是问你们,为啥这么晚回来吗?你们倒好,一个跟我犟嘴,一个居然抛弃同伴逃跑。

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吗?非得让我动手。咱们都是接受过高等素质教育的人,也都是讲道理的人,对不对?”

本来这两个人一直都是一脸惊恐的表情,不过在听到邓军最后一句‘讲道理的人’后,两个人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不是吧!”

外面几个人一脸的郁闷,突然都产生了退意。正当他们准备三十六计,转身要走时,邓军突然目光转向了门口,他厉声喊道:“都给我进来。”

几个人通过刚才的事情,已经知道这个邓军很虎了。只是他们现在要跑,也来不及了。没办法,哥几个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几个人抓紧了袖子口,看起来都很紧张。他们慢慢走到邓军面前,一脸谨慎的表情,喊道:“叔!”

“好了,你们俩先回宿舍。记得写份检讨和保证书,明天早上送过来。记住了,我是让你们服的,不是让你们怕的。现在都讲究以德服人,去吧!”

邓军冲两个男生摆摆手,俩人如得特赦,转身撒腿就跑。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邓军叹了口气,这才看着刚进来的几个人,问道:“姓名?宿舍号?”

“武修,518。”

正在江天他们要回答时,武修突然往前走了一小步,站直了身体,大声回答道。

这一下给江天他们吓了一跳,不过江天反应还是挺快的。

“江天,518。”

其他三个人一看,也有样学样。

“郝运来,518。”

“冯飞,518。”

“李托,518。”

“呦!还都是一个宿舍的。”

邓军笑了笑,所有所思地看了着武修,问道:“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最近学的知识有点难,我们研究了一会,没注意时间。”武修有些不好意思道。

“是吗?可据我所知,教室早都关灯了,你们在哪研究的?”邓军笑道,他明显不相信。

“操场。”武修随口说道。

“都是这样?”邓军问道。

“嗯!”

江天他们很统一点点头。

邓军挨个看了下武修哥几个,接着突然笑了笑,说道:“好,既然你们喜欢操场。那现在去操场跑五圈,然后再回宿舍。”

“我……”

郝运来正要解释,武修拉了他一把,对邓军说道:“是。”

武修带头,其他人在后,一伙人朝操场的方向小跑着去了。

“有点意思。”

邓军看着几人的背影,笑着点了点头。

操场上。

郝运来边跑边看着武修,疑惑道:“修哥,刚整的这是哪出啊?给我都整懵了,我本来还想给他解释一下的。”

武修解释道:“之前听说这新来的宿管当过兵,从他刚才的表现就能看出来,他身上确实有一种军人的习惯和气质。

身手利索,不拖泥带水。痛恨逃跑,也厌恶借口。因此刚那个男生要跑时,他才没忍住动手了。

我们不能重蹈覆辙,他问什么,我们答什么。他让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最好的选择。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武修顿了下,说道:“咱们身上都有家伙。”

“我靠!”

郝运来诧异地看着武修,赞叹道:“服你了,修哥。”

武修笑了笑,小时候武贤给他讲故事时,提过一些军人的故事。其实他并没真正接触过,而刚才的分析,也都是猜的。所幸这次没事,他也暗自松了口气。

男生宿舍,518。

武修他们终于回到宿舍,洗漱过后,便一个个都躺下了。虽然五圈也不至于多累,但到底也耗费了不少体力。

章智依旧在学习,看到武修等人回来,他下意识拿出两团卫生纸塞进耳朵。这让武修很郁闷:我们真的很打扰你?

躺在床上,武修感觉还是很舒适的。他们本以为李凯那伙人会上宿舍找他们,还特意把钢管放在床边,以备不时之需,结果李凯并没来。

“难道和新宿管有关?”

武修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按照他对“坏学生”的理解,他们应该不会轻易把老师和宿管放在眼里。

“算了。”

武修摇摇头,不让自己多想。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顺其自然。

至于他们下午弄来的片儿刀,也被武修用英语报纸包起来,藏进了宿舍柜子的书包里。虽说他们也打算搬到校外,不过武修还是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最近他右眼皮老跳。

“死了都要爱……”

突然一首高亢的铃声传来,瞬间将快要睡着的武修等人吓醒了。

“眯眼飞你是不是有病,吓老子一哆嗦。”

郝运来一下子抽出钢管,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得出来,他现在还是很紧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