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人狼夜话(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接着问道:“那次是不是给你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狼王面容减缓,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张傲秋知道自己猜测不错,遂望着狼王,沉声道:“狼兄,你可信我?”

狼王同样看着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

张傲秋道:“刚才我已经跟小狼沟通过,我能明白他的意思,它也能听懂我的话。狼兄,我想在你身上也试一次,若是你有什么仇恨,你可以告诉我,看我能不能帮你。”

狼王眼神先是惊异,然后又显得无奈,半响过后才又点了点头。

张傲秋见它同意,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开始吧。只是在这过程中,你不要紧张,更不能死守心灵,不然我的神识是进不去的,若是强行为止,就会害了你,你明白么?”

狼王不答,只是怔怔地看着黑沉沉的夜空,双眼迷离,仿佛陷入了沉思之中。

张傲秋也不催促,在旁耐心等待,在他跟狼王的接触中,越来越感受到啸月狼的不简单,总感觉他们只是有狼的身体,但却有人的灵魂。

过了好一会,狼王清醒过来,转头看了看张傲秋,点了点头。

张傲秋拍了拍他的脊背,安慰了几下,接着将神识调出,慢慢往狼王移去。

刚一接触,狼王不自觉地狼毛炸起,张傲秋立即停滞不前,但也不撤离,等狼王慢慢适应后,再缓缓进入,如此往复了四五次,最终算是基本成功。

因刚才与小狼沟通过,张傲秋这次有了大概的经验,他小心地控制神识,同样在心底发音道:“狼兄,你可能听见我?”

狼王闻言明显一震,过了一会,张傲秋内心感应到一声叹息,接着一个信息跟着传过来:“我能听见。”

张傲秋按住内心的喜悦道:“狼兄,我终于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关于这件事你能跟我说说么?”

狼王点头道:“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一次,那次大概是在一百年前……。”

张傲秋满脸惊异地说道:“一百年前?你等会,你是说在一百年前你曾经经历过这件事?”

狼王看了张傲秋一眼,又是一脸不屑,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道:“当然是了,不然刚才我会对你这种心灵传音如此排斥么?”

“可是狼的寿命也就二十年左右,你怎么会……?那你现在有多大了?”

“按你们人的时间来算的话,我现在已经一百五十岁了。”

“什么?一百五十岁?这……这怎么可能了?可是小狼现在才这么小,要是你真的有一百五十岁,那岂不是子孙都好几代了?”

“唉,不是你说的那样。这样吧,我先跟你说说我们自己。

我们先祖本是神兽,长生不死,曾是神人坐骑,后因犯事被贬,神人收取了他长生不死的能力,但即便如此,我们的寿命比其他物种也要长很多,而且神人在收回先祖长生不死的能力的同时,也限制了我们的繁衍,每头狼一百五十年左右才能生育一次。”

“那……你们可以活多少年?”

“如果是正常死亡的话,那就是五百年。”

张傲秋咋舌道:“五百年,这……。”

狼王理所当然地接着道:“五百年很长么?你要是认真修行,到时候破碎虚空,活的时间就更长了。”

“原来这世间还真有神人在。”

“当然,只是这些神人以前也是普通人,他们只是通过修行,打破了这界的规律,进入到了上界,对你们来说他们是神人,但在上界,他们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东西,以前知道破碎虚空,他神识里就住着一个破碎虚空的独叟,但是破碎虚空后是怎样的情形,那就不知道了。

可能这世上还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那些破碎虚空后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就连独叟留下的这一缕精神念力,也是在破碎虚空前留下的,这一缕精神念力知道以前的所有事情,但破碎虚空后的事情就连他也不知道了。

张傲秋感叹了一会,有点意兴阑珊地说道:“破碎虚空进入上界,到了那里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无非就是活的事情长了些,到时候又要重头开始,还不如修炼天下第一后,在这界天下称王称霸,快快活活地度过这段生命来的实在。”

狼王有点语重心长地说道:“你错了。生命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前方有太多的未知,当你破碎虚空后,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在那界再修行会出现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

张傲秋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接着一拍额头道:“都岔远了,你还没有说你刚才为什么那么排斥我的神识?”

狼王低头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一百年前,也有一个人,跟你一样,也可以通过神识与我们沟通,那时候我兄长为王,当时得知有另一个种群能跟我们这样沟通,心里都很高兴,因为我们先祖被贬,我们急需要想向外界获得帮助,为以后重返上界做准备。

那时候那人也很热心,表示他知道这方面的一些方法,并表示一定帮忙。过了一段时间,他就提出让我兄长跟他一起到外面去找那种可以重返上界的方法,我兄长当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但我总觉得那人有点笑里藏刀,但那时他又确实是我们的一个希望,所以也就没有阻拦。

等他跟兄长前脚离开,我不放心,就在后面远远跟着,这一走大概走了约一千里的样子,进入一片山林,那山旁边有条大河,我记得很清楚。

那人带着兄长深入森林,在一天晚上,在那人身边突然来了好些人,他们用一种机关将兄长抓住,我当时立即想救,但他们人多,我要是过去,可能也会被抓,于是我就潜伏在旁边等待机会。

那人抓了兄长后,每天都到牢笼前跟兄长交流些什么,但兄长誓死不从,十几天过去,又来了一些人,好像问了那人一些问题,第二天……,第二天兄长就被他们杀害了,而且整张皮都剥了下来,我当时就像报仇,但想到那人知道我们狼谷,若是我现在也被抓,狼谷的群狼不知道消息,那人也许会挨个挨个的将我们全部杀光,那时候不要说重返上界了,能不被灭族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我立马赶了回来,立即带着群狼离开了那处狼谷,又重新找到了这里。”

张傲秋听完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狼王这样排斥他的神识了,原来还有这么大的隐情。

张傲秋在心里将狼王所说的又过了一遍,然后问道:“狼兄,你说你跟了大约一千里路,而且那地方还有条大河,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当时是从那个方向跟踪的?那个位置大致在什么地方?”

狼王点点头,四周看了看道:“我们到平台那去吧,我大致画给你看。”

“你还会画画?”

狼王不满地说道:“你能不能不要总这样大惊小怪的?”

“好好好,我以后注意,你带路,你带路。”

一人一狼回到平台上,紫陌跟夜无霜怕张傲秋出什么问题,还睁眼等着他,而郝天舒则到另一处僻静位置去打坐冥想去了。

张傲秋向两人招呼一声,两人围了过来,狼王看了张傲秋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举起右爪在地上画了些线条圈圈。

紫陌看了一头雾水,问道:“秋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张傲秋道:“你先别说话,等会告诉你。”

说完又传音给狼王道:“狼兄,你解释解释。”

狼王点点头,右爪指了指最右边的一个圈圈道:“这是我们现在的狼谷。”

然后又指着十字架道:“这里是指北针,这里是北。”

张傲秋指着细长的线条道:“这是你兄长当年走的路?”

狼王点点头,张傲秋结合指北针细看一下道:“这是往东南方向去的,你说有大约一千里,那岂不是是在临花城周边?”

紫陌跟夜无霜看着张傲秋跟狼王比比划划的样子,好像这在商量什么事,但又没有声音,不由对望一眼,均是一脸疑惑。

狼王问道:“临花城是什么?”

“啊,就是一座城池。对了,你刚才说是进入了一片山林,那片山林旁边还有一条大河对不对?”

狼王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记得那处山脉连绵,好像无穷无尽的样子,我最终所到的位置,在那山里很远,而且很是隐蔽。”

张傲秋惊异地喊道:“难道是一教二宗?”

这话是张嘴说出来的,所以紫陌跟夜无霜都能听见,不过这声喊叫太过突然,把两个天境期的高手吓得都是一哆嗦。

紫陌埋怨道:“秋哥,你到底在做什么?怎么无端端的说出了一教二宗来?”

张傲秋看了夜无霜一眼,又转向紫陌道:“我可以跟狼王心灵沟通。”

这是轮到紫陌怪叫一声:“什么?你说你能跟狼王心灵沟通?你……你是怪物么?”

“滚,你他妈才是怪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