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四章 抉择,无所畏惧的心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帆进入疯狂的修炼状态,白天休息时,就炼制丹药,然后就继续修炼。吴千手里拿着丹药对杨帆佩服不已,看来所谓的天才都是刻苦修炼出来的,天赋高,又如此刻苦想不成功都难。

就在杨帆疯狂修炼的同时,选拔山脉中发生了怪事,所有的妖兽竟然都拼命的向深处逃去,哪里可都是高阶妖兽,这些妖兽进入山脉就相当于送死啊。

这种现象让在外围以打猎为生的佣兵们苦不堪言,现在妖兽都跑进了深山,这让他们如何生活。

就在佣兵们决定是否深入山脉猎杀妖兽时,一声恐怖的嘶吼声响起,铺天盖地的威压布满了整个外围深林,佣兵们都吓的连忙退出山脉,望着山脉,脸上都挂满了惊恐。

到了城里就四处传言,说山脉里又出现了新的霸主妖兽,并且就在山脉外围,顿时间林枫城周边的城镇人心惶惶,还有人说那是天魄境妖兽,如果来到镇上那必将是灭顶之灾。

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杨帆一概不知,他现在到了突破到地煞八重的关键时刻,周围的元气波动越来越剧烈,散出体外的煞气,快速的冲刷着身体,突然外散的煞气向漩涡一样融入了穴位,锤炼着穴位的坚韧度。

杨帆凝重的脸色,缓和了下来,轻吐一口气,开始稳定修为境界。

当身体气息平稳后,杨帆又想试试功法,如今资源充足不如趁此机会进入到下一重,说干就干,当即就运转功法吸收起来。

修炼无岁月,杨帆不知道经历了多久的撕裂之痛,一声无力的叹息声传出,修炼这么久吃了这么多资源,却依然卡在哪里,这就说明他又进入了瓶颈。

杨帆旋即起身走出了房间,感受着阳光心情大好,最近吴千没少卖出丹药,现在他闲了下来,就准备购买一些需求大的丹药来炼制。

在院中杨帆没有发现吴千,应该是又出去卖丹药了,关闭房门就向枫翔楼走去,路上见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他一阵好奇, 不过也没多打听,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吃饭,来到酒楼看着面前的美食,杨帆两眼放光。

等上餐的人离开后,杨帆就毫无形象的扫荡起来。可隔壁讨论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就听一人道:“你说这也怪了,外围山脉没有灵药没有重宝的,这妖兽待在里面做什么,莫非有宝物现世不成。

另一人似乎也很郁闷,说道:“谁知道呢,真是晦气,我定制了一批软甲,需要铁爪狼的皮毛,本来已经委托给佣兵团了,可现在又给退了回来,说什么都不愿进入山脉,这该死的妖兽你说都是天魄境的实力了,还不进入深处去抢地盘,在外围瞎溜达什么?

杨帆却是一惊,天魄境的妖兽莫非是小红,他感觉可能性极大,连忙起身向山脉赶去。

杨帆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进入了山脉,他不知道如何寻找小红,只能再里面瞎溜达,看着里面比赛时留下的痕迹一阵的唏嘘,突然杨帆的身体紧绷了起来,他感有人在盯着自己。

杨帆暗暗运转元气,以防不测,他刚转身就见一个黑影闪来,速度极快。

杨帆立刻施展咫尺天涯向一旁滚去,对就是滚,虽然有点丢人,但只要保命他不在乎。

只见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可以想象如果被击中肯定会当场横死。

黑影轻咦了一声,声音中出满了诧异,黑袍下的眼睛看来过来,杨帆顿感一种凌厉嗜杀的气息扑面而来,面色淡然的开口道:“你是何人,为何偷袭我,我与阁下并不认识”。

黑袍人阴森的声音响起:“嘿嘿,不认识,你杀了我三弟,竟然说不认识,也好让你死个明白,我是血衣门秃鹰,话也说完,你去死吧”身影已经来到了杨帆的面前。

杨帆连忙挥出一道剑气,抵挡他的进攻。“嘿嘿,小小年纪就拥有了剑意,难怪能成为榜首,嘿嘿,这趟来值了”。黑袍人看着抵挡下攻击的杨帆寒声道。此时黑袍人将天罡境七重的气息全部施放,压制的杨帆,动弹不得。

杨帆内心一阵悲哀,这就是境界压制啊,让他感到无耐,虽然他现在已经施展秘法将修为提升到了地煞九重顶峰,但还是和天罡境无法抗衡,这让人感到无力。

杨帆满脸的不甘,他还有许多事要做,不能死在这里,一声长啸,剑意喷发,身体艰难的向后退去,落地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满脸的苦笑。

黑袍人来到杨帆面前冷声道:“玩的够久了,死吧,一道寒光向着咽喉刺去”。杨帆现在是有心无力,眼睁睁的看着匕首将要刺入他的喉咙。

突然一道炽热的巨大能量,从杨帆的背后轰出,直接将匕首轰碎,一道红影闪现而出,一抓拍在了黑袍人的胸口,噗的一声,后背直接被贯穿。

红影张嘴将他脑袋咬掉,天罡境七重的高手就这样横死,致死都不明白是谁杀了自己。

杨帆劫后余生,惊喜的叫道:“小红不错,没白吃那么多灵药”。

赤炎蜥鄙视的说道:“你这家伙到底得罪谁了,怎么到哪都有人要杀你,而且还都是天罡境的高手,这可不是一般的势力具备的。

杨帆走过去收起纳戒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谁这么惦记我,不过这些暗杀我的人属于一个叫血衣门的势力,按时间来算,应该还是东临镇的势力找的杀手”。此刻杨帆的眼神冰寒,看来过年回去的时候,东临镇的帐该算算了。

杨帆突然又想起了来这的目的出声道:”你怎么搞得,升个级弄的满城皆知,这要是高手过来围杀你,那怎么办,现在你进阶成功了没有”。

赤炎蜥无辜的道:“我也不想,可是进阶成功后,太爽了,我就忍不住的叫了几声,结果被人类给听见了,搞得守备异常森严,我也没办法出去,只能在这里等你了。

杨帆无语的翻了翻白眼,真是没事找事,当即不敢逗留,带着小红就快速的离开了山脉,守卫见是人类,也没过问就直接放行。

来到吴家时天色已晚,家里吴千已经备好饭菜,杨帆过意不去,就说以后丹药分利多给吴千一成,这可把吴千高兴的不得了。

这几天他卖丹药简直快赚疯了,这一成可就是几千金币。连声感谢。杨帆摆摆手就开始吃起饭来。

吃过晚饭,杨帆回到屋里伸个懒腰,很是享受这一刻的酒足饭饱。

赤炎蜥趴在桌子上吃着丹药说道:“你最近炼丹进步不少啊,药性明显大了很多”。杨帆白了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就知道吃,在山林里也不知道找些稀有药材回来,没有药材怎么炼丹”。

赤炎蜥被说的不好意思,连忙说以后看见肯定带回来。突然嘴一张,一个玉盒飞了出来说道:”其他的事都先放一放,你尽快炼化血婴果,重宝在手,对于你来说很危险,再说那冰雪熊感应敏锐,我服用时就被他发现了,连续转换几个地方才把它引开。

杨帆起身开着玉盒问道:“你感觉能量有多大,我能否承受的住”。

赤炎蜥盯着杨帆郑重道:“能量巨大,我现在是天魄境二重初期巅峰,想想多少能量吧,对于你们地煞境来说,确实存在很大的风险和未知,你自己拿决定”。

杨帆一阵沉默,脑海中不由得的浮现出顾长老蔑视的眼神,父亲的羞辱,眼神陡然坚定,世间哪有平白而来的实力,机遇与危险并存,这是自古的道理。看着杨帆的神色,赤炎蜥知道他已经做出了抉择。

杨帆交待吴千不要任何人打扰,打开玉盒,看着血婴果扑面而来的暴戾之气,他的心神都受到了影响。杨帆心中一惊连忙收敛心神,深吸一口气,眼神凝重的将血婴果吞下。

血婴果入口即化,磅礴能量肆虐全身,杨帆控制能量灌入穴位,散发出煞气维护住身体,巨大能量的猛烈冲耍,穴位很快凝实无比,修为转眼达到了地煞八重顶峰,元气能量略微停滞就又突破瓶颈,来到了地煞九重初期。

地煞九重中期,地煞九重后期,巅峰,尽管还有巨大的能量,但杨帆不想再突破,突破太快反而会导致实力大减,更可怕的是会影响以后的修炼,为了一时痛快不值得。

杨帆感到狂野的暴力之气在控制他的心神,连忙释放剑意在识海当中将其斩杀。

这东西不能拖延,不然只会越聚越多,到最后处理起来就麻烦了,杨帆死死压制住暴力嗜血之气,反复锤炼起元气,奈何元气能量实在太多,他有种快要被撑爆的感觉。

就在这时荒芜真经却自动的运转了起来,开始大量吞噬这些暴戾能量,说来也怪,本来暴躁的能量就像见到家长的孩子,变得温顺无比。

杨帆的身体瞬间变成了琉璃之色,皮肤又开始撕裂开来,鲜血四溢。对于这凄惨的场面,赤炎蜥早就司空见怪,倒也不紧张。

秋去冬来,满天的大雪给大地穿上了新衣,此时的杨帆衣服却尽毁,身上血迹斑斑不过已经不在留血。

赤炎蜥早已经不在吃丹药,眯着眼睛打着盹,这都一个多月了,丹药再好吃,也早就烦了。寂静的房间周围元气突然被快速推开,庞大的黄褐色气息弥漫开来,包围着杨帆的身体。

这种怪异现象持续了几个时辰,随后都随着杨帆的呼吸进入了体内,此事显得格外诡异。当黄褐色元气被吸收完毕,杨帆缓缓的睁开眼帘,眼眸中尽是惊喜和兴奋。

赤炎蜥撇了一眼开口道:“修炼完,赶快穿衣服,暴露男,真恶心,一个多月没有吃好东西了,你今天带我去搓一顿“。

听着赤炎蜥无耻的要求,杨帆懒得理它,这家伙吃了一个多月的丹药,竟然还嫌弃起来,真是没天理了。

不过今天心情好,确是需要出去庆祝一下,嗨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