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一章 心有不甘,就要拼命再拼命的修炼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此时副院长的面色也不太好看,不过还是说道:大家准备一下吧,比赛时间马上到。

众人这才纷纷的向广场走去,路上大家都很沉默,显然都被打击的不轻,心情都不是很好。而这造成的结果就是,比赛变得更加惨烈,杨帆的对手叫阔林,动起手来更是不要命的风格,

杨帆本来心中就有怒火,见到对方如此,索性就放弃防御,两人拳拳到肉,血花四溅,嘭嘭之声不断传出,下方的观众看得心惊胆颤。

“我靠,这两人的身体难道都不属于人类,这抗打能力也太强了吧”一个青年咽了口唾沫惊声道。

旁边带着书生帽子的中年人分析道:“这两人应该都修炼了锻体功法,你们仔细看两人的皮肤,都已经变色,明显是炼体所致”。众人一惊仔细看去果然正如中年人所说。

转眼间,杨帆两人已经交手数百招,经过击打杨帆感觉琉璃之体更加的凝实了,他面不改色,裂石拳更加猛烈的轰出。

阔林内心很是震惊,他只知道杨帆剑法凌厉,没想到横炼功夫也这么强,他可是修炼了家族的秘传炼体功法玄武重决,这可是玄阶顶级功法,修炼大成能够媲美地接阶初期的功法。

可以说刀枪不入,修炼越高,施展的拳法更是厚重刚猛,没想到杨帆能够硬抗他的拳法,看来对方的炼体功法也不简单。

高台上的副院长呵呵笑道“没想到这小家伙,不但剑法高超,炼体一道造诣也不浅,可以说攻防兼备,不错不错,可惜就是身法武技品阶低了点。

执事也淡淡一笑“毕竟不是世家子弟,资源有限,身法秘籍本就难寻,东临镇并不是强镇武技品阶自然不会太高。

紧挨高台,名次靠前的镇长们面色都很尴尬,而坐在角落里的东临镇镇长自然是听不见的高台上的谈话,他很紧张,怕杨帆出现意外,现在杨帆即使不进潜龙榜,只要能保持这个名次他都满足了。

擂台上,两人的交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都是鼻青脸肿,面目全非,每人看上去都胖了一圈。

边的观众早就目瞪口呆,他们从未见过肉搏到如此惨烈的情况,这简直是人形妖兽在战斗。杨帆运转体内不多的元气,准备结束这场比赛。

而阔林也正有此意,他精血消耗太多,在不修养恐会影响以后的修炼,两人同时大喝”裂天焚海“”玄武重击。

“嘭”两股能量发出炸裂声,擂台周围的防御墙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吓得广场的观众惊叫出声,都以为要破碎了。

杨帆两人脚下的擂台早已经变成了石屑,双腿深陷其中,此时阔林全身皮肤都被撕裂开,鲜血直流,他突然一口黑血吐出,身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上半身趴在碎石上,昏迷了过去。

杨帆见对手趴下,身体也是一软,双手按在了碎石上,现在他胸口凹陷,干咳出许多鲜血,连跳出碎石的力气都没有。

会场一片安静就连正在比赛的选手们,都禁不住的斜瞟了一眼。寂静之后,观众们爆发出了暴雨般的掌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杨帆看着阔林被抬了下去,他也起身向场边走去,观众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来到场边的杨帆盘膝坐下,服下疗伤丹药开始恢复元气等待比赛的结束。越往后场次虽然越少,可比赛的激烈真是越来越高,都到了中午了竟然还有二场没有结束。

对于此大家不但没有抱怨,反而看的更加津津有味,竟然没有一人离场,场上的两名刀客,打的难分难解,实力不分伯仲,看来他们只能最后拼武道意志了。

而另一场,则是力量防御惊人的武者和身法飘逸,轻功一绝的高手对战,他们谁都奈何不了谁,真不知道他们该如何收场。

杨帆一行人来到酒楼,吃着美食还讨论着刚刚才结束的两场比赛,言语中都充满了敬佩和叹服。

江浩双眼放光道:“今天真是打开眼界了,那两个刀客每一个人都是精彩绝艳,绝对算是一代的领军人物,没想到好死不死的撞在了一起,现在想想就觉得震撼,他们对刀的执着真是我的榜样”。

其余人也连连点头。这时拓磊嘿嘿笑道:“我觉得精彩的是横炼武者能够将力量和防御运用的如此完美,能够生生耗死对方,看的真是大快人心啊。

大家都哄堂大笑起来,如果不是比赛,横炼武者不一定能够打败对手,毕竟对方身法飘逸,打不过人家可以走啊。

一行人回到广场时,已经下午三刻,杨帆起身来到高台抽取号牌,很荣幸他再次是空号,比赛开始大家发现杨帆又没上场,顿时都惊呼起来,感叹杨帆的运气逆天,如果不是进7时打了一场,大家以为杨帆作弊呢。

其余参赛学员都是满脸的不甘,有的甚至暗叹,他怎么轮不到一次呢,这可是最后一次捡漏的机会了。

杨帆无奈的看了看他们,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歇息了二场,估计他是有史以来最幸运的人了。不过他倒是猜错了,选拔赛曾经出现过三次落空的选手呢。

比赛进行的更加激烈,虽然没有中午的破坏力惊人,但大家都是用最后的意志在战斗,变的更加的残酷,血腥,稍有不留神就会当场身死。到了这一步大家虽然都格外小心,但疲惫状态下的战斗,谁能做到万全。

下午的比赛直接导致了两名天才陨落,他们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对于此院方也很无奈,比赛生死各安天命这时规矩,虽然天才陨落有点可惜,但为了磨练更多的天才只能坚持这样残酷的比赛。

杨帆也倍感唏嘘,没有实力,人真是如草芥,这让他不禁想起顾长老看自己的眼神,如看蝼蚁一般,人一定要不断的变强,不为欺负世人,而是为活得更有尊严,不让任何人践踏。

杨帆长出一口,眼神坚毅,他的武道之心变得更加坚定。

杨帆今日没有跟随父母回到吴家,而是来到丹药坊,他要购买丹药,恢复元气,今日一番战斗,让他的琉璃体更加精纯了,如果能够使用丹药进行淬炼必定会更进一步。

杨帆说明来意,出乎他的意料,管事的竟然说已无丹药。

杨帆闻言眼神微眯,知道这其中肯定有问题,如此大的丹药坊,竟然会没有丹药,这是骗傻子呢。不过他不明白,他和丹药坊并无交集,更谈不上得罪,为何这管事会为难他。

杨帆淡淡的出声道:“”您开玩笑吧,丹药坊做的就是这买卖,如果说现在稀缺还能理解,但说没有恐怕没人信吧?我不与你多说,让你们刘管事过来,我和他是熟人,我倒要问问他可有丹药?

管事的脸色一变,寒声道:刘管事,事务繁忙,不见客,你速速离开不然我可叫护卫了。

杨帆盯着管事道:“看来你是故意找我麻烦,既然如此别怪我不客气“”。他一拳轰出,直接将管事轰瘫在地上,对方只不过是地煞境二重而已,没死已经不错了。

杨帆起身来到丹药坊销售处,找到他熟识的小琴,虽然对方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但他知道小琴为人,杨帆与她说明情况后,她稍作犹豫就领着找到了刘管事,杨帆心中暗叹,果然多行善事终有报。

来到刘管事的住处,杨帆说明了遇到的情况,刘管事很是愤怒,解释了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原来此人是连家的人,认识杨帆,他让连家蒙羞,不刁难他才怪。

杨帆恍然旋即问道:“不知道刘管事这里有多少丹药,今日比赛受伤破重,需要大量丹药补充元气,不过现在资金有些短缺”。

刘管事眉头微皱,说道:“杨帆公子,丹药坊的事我们很抱歉,但是丹药我们从不赊欠,希望你理解“”。

杨帆一愣知道他误会了,解释道:”刘管事您别误会,我虽然没有资金却有丹药,以丹换丹总可以吧“。”杨帆也不迟疑,拿出身上的疗伤丹药。

这些丹药功效都是断肢重塑什么的,都是杨帆没事时练手炼制的。

刘管事听闻要以丹换丹,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他们丹药坊就是炼制丹药的,竟然有人来这里拿丹药换丹,如若不是在杨帆选拔赛上有些名声,他早就撵人了。

可听到这些丹药的功效时,却震惊的站了起来,这些丹药的名字他只在古籍上看过,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丹方。他看向杨帆的目光火热了起来。

杨帆心中顿时一凛,暗怪自己太冲动,怀璧其罪的道理都忘了,连忙改口道:“”你看看这些丹药还是否能用,这些是我在选拔的时候,进入了一个古墓,在里面发现的”。

刘管事很爽快的换取了丹药,可他才不会相信杨帆所说的话。杨帆走后他就快速的向炼药工会走去。

杨帆知道自己可能惹了麻烦,但事已至此也没办法,索性也不再多想,爱咋咋地吧,当即拿着丹药快速回到了家中,与父母交待了一声后,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杨帆皮肤逐渐溃烂,鲜血涌出,他忍着疼痛一边边的冲耍身体,琉璃之中的黑色斑点变得越来越淡,直到不仔细看就发现不了的地步。

杨帆停止了运转功法,睁开双眼看着鲜血之下的新皮肤,暗暗点头,果然有效果,罪不白受。

"嘿,小子,你把血婴果的事忘了?”虽然有玉盒盛放,但在身体里支撑不了多久就会被融化,那时我可能就爆体而亡了,你快点找个隐蔽的地方让我炼化,“赤炎蜥不满的怒吼声突然响起。

杨帆也是一惊,他到是真把这事给忘了,连忙歉意的道:“那你不早说,不行就在换一个玉盒,现在在比赛,到哪找隐蔽的地方”。

赤炎蜥跳了出来,满眼喷火的望着杨帆道:“你当容易啊,我给你说明吧,你们选拔比赛的山脉就行,我进入里面突破,就算引起了动静,也都会算到冰雪熊头上。

如果你同意我这就走,不过灵果我会全部带走,你放心我会给你留一个的。

杨帆当即同意,施展轻功来到了当初选拔赛的地方,一道红影直接跑进了山脉,看着小红消失,他也不在停留扭头离开。

今天是总觉赛的日子,杨帆起了个大早,和大家来到广场,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都有些激动,决赛的日子,终于到了。

距离广场千米之外的房顶上都已经沾满了人,杨帆尽管心里有准备,见到这场面还是震撼不已,收敛心神,来到高台上,百万人注视着高台上的四人,他们都想知道抽签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