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丹道高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临花城,城东杏林阁。

三更时分。

云历与慕容轻狂并肩站在隔街的三层小楼上,从这里往对面看去,杏林阁整个建筑布置尽收眼底。

云一、云三及云四三人成环型站在云历身后。

慕容轻狂回头看了看三人,微微点点头,转头笑着对云历道:“云老弟真是好福气,手下竟有如此人物,而且还是三个之多。”

云历闻言也回头看了云一三人一眼,拱手笑道:“前辈谬赞了,他们三个难得能入前辈法眼,实不相瞒,这三人都是晚辈义子。”

说完转身从左到右依次介绍道:“这是老大,这是老三,这个是老四。”

云一三人上前一步,拱手轰然道:“见过慕容老前辈。”

慕容轻狂含笑点点头,虚扶一把道:“竟然是义子,云老弟,你倒是好眼光,这样的苗子也让你找的到。如果老夫没看错的话,他们应该都是灵境巅峰修为了吧?”

云历笑着点点头,慕容轻狂转头望着云历接着道:“云老弟,其实老夫还真是很佩服你的。你身为城主,公务繁忙,而且在如此年纪就到了玄境巅峰的修为,一心多用,可见老弟你的天赋。

而更难能可贵的是,你这三个孩儿,这样的年纪就是灵境巅峰修为,当真不得了,老夫在你们这年纪的时候,比你们可是远远不如啊。”

说完接着又问道:“老大,老三,老四都在这里,老二到哪里去了?”

云历闻言苦笑一下,欲言又止。

云一在旁瞟了云历一眼,犹豫一下,方冲慕容轻狂拱拱拳道:“老前辈应该有所耳闻,我家小弟云凤阁被一教二宗的人设计害成了痴呆,这件事在整个临花城都传的沸沸扬扬,其后幸得青天堂小先生救治,现在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但前段日子,小先生开了个药方,这药方里面有多种珍惜药物,幸好我们城主府还有些底蕴跟朋友,其他的药草都已经配齐,但独差七彩仙兰。

后来我们也是多方打探,虽然没有找到这味药草,但也打听到雪灵芝可以做为替代,虽然雪灵芝比起七彩仙兰药效要差些,但药效也有其八九成的样子。

恰好连云城堡有一株雪灵芝,而这连云城堡跟我们城主府交好,因此义父安排二弟去连云城堡讨药。

只是我们得到这消息还是晚了一步,那连云城堡堡主已经向江湖所有门派发出消息,要公开展示这株雪灵芝,这样一来,恐怕二弟也不一定能讨回这株雪灵芝了。”

慕容轻狂听了一半,就已经知道个大概了,这事本就是他跟张傲秋两人商量办的。

但这些天跟云历接触,还有一些在民间得到一些关于城主府的消息,云历经营这临花城虽然有些瑕疵,但总体来说还算为民,虽然有云凤阁这个逆子为祸,但云历也曾下过重手教训,只是收效不大罢了。

做为一个城主,在这临花城掌握生杀大权的土皇帝,能做到这一点,也是难能可贵了,所以在慕容轻狂内心还是很认可云历的。

因此云一一说完,慕容轻狂就毫不犹豫地接口道:“七彩仙兰?雪灵芝么?恩,这两味药材还真是很难找,如果找得到当然更好,要是实在找不到的话,老夫再去看看。”

其实慕容轻狂这样说也是有他的考虑的,因为毕竟张傲秋他们现在实力还远远不够看,而他一个人也照顾不了他们四个,云凤阁的伤还要的几次治疗就痊愈了,到不如现在顺水推舟卖他云历一个面子,这样一来跟城主府的关系就会更近一步,张傲秋他们几个的安全就会更多一份保障。

慕容轻狂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不过,云历几人一听,均是心中大喜,特别是云历,以他城府跟稳重,也忍不住喜形于色。

云凤阁的伤势虽然大有好转,但做为父母,那病根一日不除尽,一日就不得安心,况且这病根还是在头部,要是万一以后再发作,恐怕真是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张傲秋用金针八法治好云凤阁,在他们心里,已经觉得相当了不得了,比起那些个什么名医不知道要强多少,徒弟都这么厉害了,何况还是师父,而且这师父还是号称“毒医圣手”的慕容轻狂?

云历冲慕容轻狂郑重拱手弯腰行礼道:“前辈好意,晚辈感激莫名。”

慕容轻狂此时倒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事就是他们爷俩搞出来的,见云历如此,急忙一把扶住,难得一次语气诚恳地说道:“云老弟,你也不用客气,这件事对老夫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云历点点头,遂又摇摇头道:“前辈的医术晚辈当然信得过,只是这件事对前辈来说可能是小事,但对晚辈来说,却是大事。”

顿了顿,神色犹豫了一下,接着脸色决然道:“前辈刚才说及晚辈及三个犬子的修为,实不相瞒,这里面是另有隐情的。”

慕容轻狂也是**湖,看云历表情就知道他下面要说的话可能要涉及城主府的秘密,立即摇头道:“云老弟,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不要说了。”

云历苦笑一下,旋又洒然道:“对我城主府来说,这件事确实是个大秘密,但到现在也没什么不可说了。”

说完不到慕容轻狂反对,轻咳一声继续道:“前辈也知道,在我们现在之前的李氏大夏皇朝,曾统治天下上千年,直到两百年前才毁于萧墙之祸。

我家祖上在大夏皇朝立天下时,曾立下赫赫战功,天下一统后,受封到这临花城,镇守东南。

这天下原有三十六城,都是当年世袭受封的家族,而在这三十六城里,我家祖上又是老大,世世代代一直如此。

后来大夏皇朝灭亡,三十六家城主在这次动荡中都难保中立,多少都被牵扯进去一些,皇朝灭亡时,天下大乱,还是我家后祖极力斡旋,使得三十六城主聚在临花城一起商议如何应对。

那次商议的过程甚是艰难,因为涉及各方利益,难以调和,后来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法,耗时十日,终于达成共识,即各城主依各自的情况管制各城,一来可以守护一方百姓,二来也是静等下代明君,这也是后来江湖盛传的“临花十日”。

在皇朝灭亡的时候,我家后祖在宫内得到一份秘典,这份秘典详细记载了如何用药力提升修为的办法,这秘典里面有需要的各种药物及如何炼制的方法。

后祖得到这个秘典后,也是将信将疑,因为如果这秘典真要属实的话,那历代皇家不知要出多少绝世高手,可事实却不是这样。

所以后祖得到这本秘典也没把他当回事,后来因其在一次江湖纷争中身受重伤,这种伤据说请便所有名医都无法医治,有的甚至连下手都不能,眼看就要身死,后来突然想起这本秘典,上面正好有医治这种伤的药方。

不过这药房却是完全用这世上最毒的毒药配置,那时后祖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而恰好他有位结拜生死的兄弟是丹道高手,经过七七四十九天配置成丹,后祖服下丹药后,没多长时间就痊愈了。

后祖这才重视起这本秘典,于是他跟他那位结拜兄弟一起开始研究,这秘典里面记载的药方,大多是用剧毒配置,这也怪不得皇家不用这秘典了,而这药方中有一方就是用药物提升修为。”

云历说完,目光灼灼地望着慕容轻狂道:“晚辈想请前辈一起看看那秘典。”

云历这样办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那秘典里记录的药草,即使再难也能找到,经历了这么多年,云家早就开始在各地人工种植这些药材了。

而现在棘手的是,这些药草是有了,但更重要的是要将这药草炼制成所需的丹药,却非要一个丹道高手不可,不然药量多一分少一分,那可能就不是提升修为的丹药,而是要人命的毒药了,因为这配置成丹药的药草,本就多半都是剧毒之物。

而丹道又不同于修为,若是不懂其中道理,就是你修为再高,也是干望。

但要培养一个丹道高手却比武学修为还要难上百倍,因为这丹道高手不光要会炼丹,而且自身修为也要很高,这其中两者缺一不可,因此这就决定丹道高手如凤毛麟角,极为难得。

云家后祖虽然知道这秘典的妙用,身边也有个丹道高手,但那时候那些药草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每种都是极为罕见稀少品种,因此仅仅是将这些药草收集齐全就花了不少人力物力跟时间。

而寻到的这些药草又要分一部分出去进行培养,那用于炼制丹药的原材料就更少了,所以云家那代后祖,虽然有炼制丹药的人,却不够炼制的药草,因此炼制出来的丹药也就有限了,再加上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所存已经寥寥无几了。

云家经历这两百年的时光,秘典的药草早已寻齐,有很多还可以大量人工栽培,但现在药草有了,而炼制丹药的人却又找不到了。

但眼前的这位慕容轻狂正是极为符合这要求的人选,丹道及修为均是上上之选,云历因此这才下定决心将这天大的秘密告诉慕容轻狂,不然就只能看着那些药草叹气,总不能将那些药草拿来炒了当菜吃吧。

而不光是慕容轻狂,更重要的是张傲秋他们这些年轻人,以前方伯有看不透张傲秋的说法,云历还不以为然,现在云历自己也信了。

与张傲秋接触的这几次,这种感觉一次比一次强烈,而且此子不光如此,修行速度更是快的不可相信,即使自己有秘典药方扶持,修行速度跟他也是不能比。

另一方面,其心思缜密,遇事考虑周详,有时候就是他自己也不由自主向其问询,这样的人物,在假以时日,真不知道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即使以后不能为己所用,但现在要是接好这样的人,等自己百年以后,云凤阁接掌这临花城,如有什么难于解决的事情,只要张傲秋出面一下那就省下很多事了。

况且那些药草放着也是放着,若是慕容轻狂能照方配出丹药,那么给他们一部分又有何妨?

慕容轻狂听完后,不禁心中一动,要知道这样的药方对他们这些修行的人来说,不次于仙丹,不仅自己可以服用,自己四个徒儿更是需要,要是那样,嘿嘿。

想到这里,慕容轻狂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云老弟,既然是这样,那明人不说暗话,你那秘典老夫一定好好研究研究,但话说在前面,要是真配出丹药来……。”

云历断然接口道:“如若真能配出丹药,那前辈可以在里面尽取所需。”

慕容轻狂笑着点点头道:“好,有你云老弟这句话,老夫就不仅为你配置丹药,还为你留下一个同样能配这丹药的人。”

云历闻言大喜道:“好,既然前辈如此厚爱,那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慕容轻狂的潜台词就是留下传人辅佐城主府,这个人不管是那四个中的哪一个,只要有一个在,另外几个想跑也跑不远,这可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啊。

慕容轻狂看着云历大喜的样子笑道:“你啊,哈哈哈哈。”

云历陪他一起痛笑起来,笑完后云历对云一吩咐道:“一儿,你立即准备五块令牌给慕容前辈送过去。”

云一拱手应道:“是,义父。”

云历点点头,转身对慕容轻狂道:“前辈,持这令牌可以到我这临花城任何地方,稍后就让一儿送到府上。”

慕容轻狂“嗯”了一声,不置可否,眼神望着窗外道:“我们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现在起的什么风?”

云三在旁道:“回慕容老前辈,现在起的是东北风。”

“东北风么?”慕容轻狂喃喃自语道,眼神一阵迷蒙,过了一会才清醒过来,微微一笑后洒然道:“也好,就让老夫去走走。”

一盏茶功夫后,慕容轻狂又重新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小楼里,望着云历笑道:“云老弟,三日后的现在这个时辰可以动手。”

云历闻言,双目寒芒一闪而没,转身凭栏望着下方黑沉沉的杏林阁大宅自语道:“三日么?哼,一教二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