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再见独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等夜无霜离开以后,先将这洞穴周围的痕迹清理干净,然后从洞穴的另一边绕道回到那村庄里。

那九个被他孽杀的人,此时的尸体已经变得僵硬,紫陌望着身边湍流不息的河水,又看了看身边九具尸体还有那个无头的树上春雄,干脆就着他们自己的衣服,每人怀里绑上一颗大石头,然后一手拎一个,直接丢到河里喂鱼了事。

等这一通忙活完了,紫陌又到村民屋里收了几坛火油,用这些火油将那些树枝浇了个通透,接着恭敬地将那些村民的尸体在这些粗壮的树枝上摆放整齐,然后点燃火种,顿时一大蓬火光熊熊燃起。

紫陌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弯腰冲地上抓起一把土散往火堆里,嘴里念念有词道:“尘归尘,土归土,希望你们能早日脱胎,在来生做个幸福快乐的人。”

其实在点这把火的时候,紫陌也有所考虑,若是那些人还有同伙在附近,看到这边火光,很有可能会赶过来查看,但后来一想,夜无霜回魔教搬救兵,来回也要一两天的样子。

若是在这段时间里,那些人的同伙过来,看见这些村民的尸体摆放在柴堆上而又找不到自己这边的人,也许还真会心生疑睹,四下查探,如果是那样,那可真就小命不保了。

还不如反其道而行之,干脆一把火,即使那些人过来查看,也会以为行凶的人已经离开,那样反而会安全些。

紫陌办完这些后,又在现场布置了一番,做成有人但已经远离的样子,然后返回屋内,收了几床棉被,一股脑地抱在怀里,从原路迅速返回那处洞穴。

铁大可跟张傲秋还是原样呆在那里,紫陌将怀里的棉被放下,探手到铁大可鼻下,感觉到他的呼吸比起先前来说粗壮了不少,心里一颗大石头算是稍稍落了下来,转身抖了抖棉被,小心地盖在他身上。

对于张傲秋,紫陌总有种奇怪地感觉,就好像他坐在那里只是跟平时一样,在打坐冥想,而不是像眼前见到的,真气耗尽,疲倦要死的样子。

因此紫陌也没有将他跟铁大可一样,放得平躺着,只是就让他像现在这样,靠着石壁坐着,将另一床棉被搭在他身上。

做完这一切,紫陌一个腾身,跃到高处,找一处隐蔽的位置,小心禁戒。

张傲秋在夜无霜扶起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神志模糊,在跟树上春雄的这场厮杀中,可以说张傲秋是绝对主力,虽然他内力雄厚,又有浩大的神识辅助,后来还机缘巧合地进入了独叟所说的那种奇妙世界,得到了自然之力的补充,但几次受伤,体内经脉已经处于极度脆弱的状态。

后来为救铁大可,又将体内真气消耗一空,种种情况,导致他此时完全就像一个出生婴儿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张傲秋的意识像在最黑暗的海洋底下,上下浮沉,飘飘荡荡,犹如无根的浮萍,神识逐渐凝聚,身体开始由冰冷渐转暖和。

到最后,微弱的神识在识海中聚集成形,开始像往常那样慢慢旋转起来,而他脑内的一抹白光,慢慢扩大,像一个光罩一样,缓缓往神识上依附。

在那白光完全将神识包裹的时候,神识开始鼓动,就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带着神识移动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在心灵深处慢慢睁开眼睛,入目又是那一片白茫茫的环境,仿佛梦境般不真实。

张傲秋**一声,环目四望,只见右前方,那个以前见过的白袍白须的老头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正是独叟。

张傲秋一看到独叟,“啊”得一声不客气地问道:“怎么是你?”

独叟也不以为意,笑着反问道:“怎么,你不想见到老夫么?”

张傲秋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想见到你,只是先前我在这里死命地叫唤,也不见你老人家身影,那时候差点就要挂挂了。”

独叟道:“你小子倒还先怪起老夫来了。先前你在这里叫唤,老夫可是一字不落地都听见了。”

张傲秋捎捎头,奇怪地问道:“既然你都听见了,为什么那时候不出来帮忙?”

独叟理所当然地摊摊手道:“老夫现在只是一个精神力的存在,就是想帮忙,又能帮上什么忙了?”

张傲秋闻言一窒道:“可是……。”

独叟摆摆手,打断他道:“你不用可是了,其实那时候老夫不出来,也是有深意的。”

说完背着手,转过身去,望着这一片起伏不定的白雾道:“你也是一个修行之人,应该知道,在修行过程中任何感悟,都是在一定的环境下才能得到的,比如生死。

老夫见你悟性极高,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能学会我教的搜魂大法,所以那时候老夫不出来,只是想让你自己在当时的生死关头,能逼出自己的潜力来化解眼前的危机,而一旦你做到了,那对你以后的修炼将是一个极好的助力。”

张傲秋想了想道:“那要是我没有做到了?”

独叟转过头,露出一个后怕的古怪表情道:“要是你没有做到,那不要说你,连老夫这点精神力也会跟着玩完。”

张傲秋心里暗自抹了一把冷汗道:“你老人家倒是胆大。”

独叟无奈地说道:“有时候本来就是要赌一手,你要知道,运气也是人本事的一种。”

张傲秋笑了笑,接着又苦着脸道:“那上次算我们两人运气好,可是现在怎么办?我感觉我丹田内的真气被抽调一空,现在识海里的神识也基本上是空空如也,要是重新修炼,那可要多长时间啊?”

独叟摇摇头道:“老夫在你这识海里也住了也有一段日子了,你这念力之所以这么浩大无边,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一种外来灵力,这种灵力要是老夫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来自我教山前的那处冰寒墨泉。”

“冰寒墨泉?”

“不错,正是冰寒墨泉,这个泉水不知道出现多少年了,而且这泉水着实奇怪,水中居然含有对人念力有帮助的灵力。

老夫曾顺着泉水流过的地方一路追寻,想知道这泉水是从那里流出来的,在看不见的地方,甚至挖地三尺,后来一直追到后山,也就是老夫结庐的那个地方,由于那山石质太过坚硬,实在是挖不动,最好才不得不放弃。”

张傲秋奇怪地问道:“你这样说我就不明白了,明明你知道有这么一处墨泉,而且也知道它对人修炼念力有用,可是甘前辈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这件事,这样的好事,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了?”

独叟摇摇头道:“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这墨泉虽然对人修炼念力有很大的帮助,但你要知道,任何修行,都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那样得到的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对自己有用的。

这些外界的力量,虽然可以短时间提升你的修为,但若是过于依赖这些外界的力量,最终将难成大器,这样反而是害了自己。

老夫之所以不告诉他们,就是基于这个考虑。老夫本想等甘丫头到了玄境期后再告诉她的,哪知等到老夫都要破碎虚空了,她还只是灵境初期修为。

本来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老夫想着是不是留书一封来提醒他们,可是后来一想,修行靠各人,很多事情讲究个机缘,就像老夫刚才说的,有时候运气也是人的一种本事,所以后来老夫还是决定这个秘密还是留待他们自己去发掘。”

张傲秋听完后急道:“我现在才天境期,按你这样说,那我吸收了那么多墨泉灵力,岂不是要出大问题了?”

独叟闻言呵呵笑道:“你不同。所以老夫说你小子真是有福缘的人。首先你的体质不同于常人,这是其中最重要的。你不要不相信,老夫说的可都是千真万确的事。

这体质的不同,决定了修行的速度跟修为的高低。比如有十个新入门的弟子,他们同一天开始跟同一个师父学习修行,过了一段时间,这十个人修行的速度跟高下就会区分出来,随着修行时间越长,这种差别就越大。

你可能说那是因为那些修行快的人聪敏,悟性高,这话说的也不错,但是你悟性再高,悟出来的东西运用到你身体的时候,很多时候却行不通。

好比你现在捡到一本秘籍,跟着秘籍修炼,你悟通了真气可以从另外的经脉以不同的方式运行,这样可以百倍提高你的修为,你悟出来的这个东西也是对的,但用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行不通了,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体质不行,真气根本就不能从你悟出来的那条经脉运行。

相反,若你体质过人,而悟性一般,但只要你用心努力,这样试试,那样试试,即使受伤也能很快恢复,试的次数多了,迟早会让你走出一条路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连师父都没有,拿着一本破书,就可以修炼一样。”

张傲秋听到这里,立即想到了铁大可,这小子正是捡了本破书就修炼到天境中期,而且先前自己给他诊脉,虽然他丹田被震破,伤势严重,但却是只伤不死,要是其他人,也许就没有这样的结果了,这可能真的跟他体质有关。

想到这里,也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独叟接着说道:“而且你的体质不是一般的不同,而是大大的不同,老夫要是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先天之体。

这种体质可真是千年难得见到一个,这种体质能大幅度地同化任何灵力,这灵力包括你自己修炼得到也好,外界吸收的也罢,都能够让他们融为一体,不会有任何不妥。

你能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就是因为你这先天之体,当然了,你小子悟性也高,更关键的是运气也不错,就像墨泉,摆在那里那么多年,甘丫头他们就是没有发现,结果还是让你这个刚去的人给发现了,还有老夫留在石洞里的石刻,唉,真是不羡慕都不行啊。”

张傲秋被夸得老脸一红,捎捎头道:“前辈,你说了这么多,还没有说如何才能解决现在的窘境啊。”

独叟摊摊手,无可奈何地说道:“这种事情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还是要靠你自己度过难关。”

张傲秋想起上次进入自然之力的那种奇境,兴奋地问道:“那要是我又进入那种奇境,不是什么事情都迎刃而解了吗?”

独叟没好气地望着他道:“你当那种境界是你家后花园啊,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啊。

上次真是你运气好,想要进入那种境界,除非你修为达到玄境巅峰以上,当然了,要是你能悟通如何进入那种境界的办法,说不定也可以像进你家后花园一样,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老夫估计你不到三十岁,就可以破碎虚空当神仙了。”

张傲秋不服气地说道:“上次进入那种境界也没怎么花力气,这以后应该也难不倒那里去的。”

独叟“嘿嘿”笑道:“小子,你上次能那么容易地进入,是因为老夫这精神力附在你念力上才有那捷径的。

老夫念你年幼无知才没有跟你计较,你倒好,一来就把老夫抱怨一通。”

张傲秋一听,眉开眼笑地赔笑道:“老人家不要有这么大火气,对身体不好,既然这样,那你老人家再附一次不就可以了。”

独叟摇摇头道:“老夫倒是想哦,要是那样的话,说明老夫这一缕精神力变得强大了。

上次附在你念力上,消耗了老夫不少精神力,现在能出来见你,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在来一次?”

张傲秋“啊”了一声,失望至极,颓然坐下,怏怏地说道:“那现在可怎么办了?”

独叟道:“其实很简单啊,不过这还是要看你自己。”

张傲秋闻言精神一振道:“很简单?那到底是什么办法?”

独叟道:“只要你神智清醒了,老夫是说你外界的神智,你再到我教那处墨泉去狂吸一番,反正你现在也学会了搜魂大法,知道念力的运用。

在你吸收墨泉灵力的时候,你脑中多余的念力会自动转化为你的真气,不过老夫提醒你,你现在修为还太低,吸收那墨泉的灵力够用就行,可不要贪心。

虽然你是先天之体,但最好你体内的真气及脑内的念力都是靠你自己修行得来的,那样对你以后的发展会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