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洞夜话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夜无霜才从对眼前美景的沉迷中醒转过来,转头正要说话,却见张傲秋站在她身后笑着望着她,不由奇怪地问道:“阿秋,你站那么远做什么?”

张傲秋却是不动,笑着不答反问道:“霜儿,你不觉得你现在有什么不同么?”

夜无霜嘟囔道:“有什么不同?我能有什么不同?阿秋,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咦,这是……?”

话没说完,夜无霜突然惊喜地睁大双眼,不敢相信地说道:“我居然破境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什么都没做,怎么突然就破境了?”

张傲秋试着分析道:“霜儿,你刚才完全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中,可能这种心境能带动你破境也说不定。”

夜无霜依旧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喃喃地说道:“看个风景也能破境?这怎么可能了?我以前看了这么多风景,也没见有什么破境的迹象啊。”

张傲秋捎稍头道:“这个……,霜儿,你说的也对,不过你现在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在这胡猜也没有用,干脆你也别想了,等明天问你师尊不就知道了么?”

夜无霜兴奋地点点头道:“也对,师尊她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哈,要是以后破境都这样,那我就去游遍这大陆的山山水水,阿秋,到时候你一定要陪我啊。”

张傲秋上前一步,伸手爱怜地刮了刮她鼻子,笑着道:“你这次破境是机缘巧合,可一不可二的,要是破境都像你说的那样,那全天下修行的人怕是都要气死了。”

夜无霜伸了伸舌头,嬉笑道:“管他们气不气死的,总之这是件高兴的事,看来本姑娘这次是因祸得福啰。”

张傲秋看她那兴奋的样子,心里也替她高兴,抬头看了看天色道:“霜儿,也别只顾着高兴了,现在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趁早早点下山,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要是耽误时间长了,今晚怕是要在这山顶过夜了。”

张傲秋这话提醒了夜无霜,这地方风景美是美了,但要是真在这呆一个晚上,就这山风也让人吃不消,闻言连连点头道:“不错,我们还是快走,这里山风太大了。”

两人此次下山,干脆不走山路,直接从树顶上飞掠,这一路直泻下来,当真是快如闪电,只觉得大地在眼前飞快后退,奔的兴起的时候,张傲秋还临空几个筋斗,卖弄几下花招。

到了山腰山洞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张傲秋将夜无霜安排在山洞打坐巩固境界,而他自己则借了夜无霜的短刃,收拾雪鸡跟柴火去了。

张傲秋这猎手的水平还真不是盖的,一个陷阱一只雪鸡,将这些雪鸡洗剥干净后,又四处寻了些树兜跟树枝,等这一通忙活完后,夜无霜也从打坐中醒过来,兴致勃勃地加入到烤雪鸡的活计中。

由于他们这次准备充足,各色调味料一应俱全,烤出的雪鸡比上次更是香脆可口,张傲秋搬出两坛美酒,夜无霜今天高兴,也破例喝了几口,吃着烤好的雪鸡,大赞道:“阿秋,你这手艺真是没话说,上次我特意去吃那什么‘香飘五里,回味一年’的余记烤鸡,他那连你这一半的水平都没有,牛皮吹得响。”

说完又朝着雪鸡腿咬了一大口,含含糊糊地说道:“哈,好吃。”

张傲秋灌了一口酒,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别的不敢说,这烤野味的水平,我要是认了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那就没人能超过我的。想当年在莽山的时候,从八岁开始,在那后山没干别的,全部精力就用在抓野味,烤野味上了,那可是千锤百炼的精华啊。”

夜无霜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白了一眼道:“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不过以后你可不能做给别人吃,只能做给我一个人吃。”

张傲秋笑着问道:“阿陌跟阿漓他们也不能吃么?”

夜无霜娇嗔道:“他们两个能算别人么?哼,你知道我说的别人是谁,奸诈狡猾。”

张傲秋捎稍头,嘿嘿笑了两声不敢再接话,这话要是再接下去,可能就要出问题了。

两人酒足饭饱后,张傲秋将残渣清扫干净,又将带来的毛毯铺在地上,坏笑道:“霜儿,这天色也晚了,我们还是早点歇息吧。”

夜无霜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看着张傲秋坏坏的样子,俏脸顿时一红,低头绞着衣角,呐呐地不敢接话。

张傲秋悄声走过去,突然伸手将她拦腰抱起,夜无霜轻声“啊”的一声,望着张傲秋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将头埋在张傲秋怀里,迷迷糊糊中已经被张傲秋抱着放到了毛毯上。

张傲秋将夜无霜放在靠篝火的一边,自己则躺在另一边,夜无霜蜷着身子,像只小猫一样,刚才还兴奋得话多多的人,此时却连大气都不敢出,其实两人在那客栈的时候,也同床共枕过,但那次是情非得已,而此次却不一样,不由心里既是喜悦,又是害怕。

张傲秋躺在旁边,左手拍着夜无霜的粉背,闻着身边玉人的处子幽香,一时也不由心猿意马起来,两人在一起时间也很长了,牵牵手,搂搂腰,亲亲脸颊这些都做过。

但再往下一步,就克制住了,这其中不光是因为夜无霜圣女的身份,而且也有张傲秋对夜无霜的尊重,而且若是一早就走到最后一步的话,对雪心玄也不好交代了。

但两人一个是多情的少年,一个是怀春的少女,而且还是在这样一个暖意融融的环境,又彼此都喝了酒,要说两人心中没有意动那也是不可能的。

夜无霜此时心中也是七上八下,自从一颗芳心系在这冤家身上,至此为他喜,为他悲,今生今世只此一人,总觉得不管现在还是将来,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若不是自己圣女的身份,也许自己真的会从了他。

但张傲秋心里却是暗自警惕,不管他跟夜无霜以后发展成什么样,但此时身边这个佳人却是万万碰不得的。

不由将心思转到师父木灵身上,想起他现在还不知道被折磨成什么样,心里顿时变得清明起来,同时又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一回想了一遍,心思转到琢磨着下一步的行动上去了。

师父木灵被活捉这件事已既成事实,就是着急也没有用,现在关键的是要知道,木灵到底被一教二宗的人关押在什么地方,而要想知道这处所在,就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还是一头雾水,没有丝毫线索。

张傲秋不由将思绪拉回到临花城,就目前手中所掌握的,唯一没动的就是杨记米店还有那杏林阁医馆。

按上次审讯尹士彦得到的情报,这杏林阁的袁洪义是一教二宗埋入临花城已久的重要棋子,而袁洪义跟杨记米店的杨会安在明面上又是好友,如果好好布置,也许不光可以逮住这两人,说不定到时候还能钓到另外几条更大的鱼,那时候,凭自己现在的神识跟搜魂大法,也许真的会问去师父的所在也说不定。

而这杨记米店跟杏林阁一直是薛蛮的渔帮在盯着,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发现,要是有什么发现,而自己又恰好不在,要是因为这样错过时机,那就悔之晚矣了。

一想到这里,张傲秋顿时觉得心里一阵火热,恨不得现在就插翅飞回临花城,旁边的夜无霜忽然感到张傲秋气息有变,悄悄抬头望去,见张傲秋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奇怪地问道:“阿秋,你怎么了?”

张傲秋叹了口气,想着这事还是不要跟夜无霜说,免得她又担心,拍了拍她粉背道:“没什么,在想些事情。霜儿,这里的事情也告已段落了,明天跟你师尊说说,看我们能不能早点动身往回到临花城?”

夜无霜撑起身子不解地道:“阿秋,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急着回去了?”

张傲秋笑了笑说道:“霜儿,咱们两个现在是在一起,不过阿陌跟阿漓可离得远了,况且我们连年都没怎么过就过来了,现在也该回去了,要是在耽搁下去,我怕师父跟阿漓要担心了。”

夜无霜将头枕在张傲秋胸膛上,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是,这一算起来,我们出来也好几天了,再呆下去也没什么用,不如早点回临花城。而且你还答应带我们去看那啸月狼王了,嘿,不知道这狼王长什么样,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威猛?”

张傲秋闻言哑然失笑道:“狼能长什么样?再怎么长还不就是个狼样么。”

夜无霜见他笑话自己,不依地用左拳锤了张傲秋一下,脑袋在他胸前拱了拱,舒服地闭上眼睛叹息道:“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张傲秋闻言也跟着叹了口气道:“霜儿,要想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要将那一教二宗解决掉,至于武月城我们也是要去的,那些死域人不杀几个,心里总是不爽。”

夜无霜接口道:“不错,阿秋,那些死域人不光要杀,而且还要将他们赶出我们这片大陆,让他们永远都不敢再犯。”

“嗯,所以我们的事情还很多。这次回去,你先要去拜会城主府,看能不能跟他们结盟,然后我还要知道蛮哥那里有没有什么进展,那杨记米店还有那杏林总这么搁着也不是个事,最好能在我们起身去凌霄门之前将他们解决掉。

那样的话,就等于将一教二宗在临花城的势力全部拔出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也许还能问到我师父的下落,到时候……。”

夜无霜打断道:“阿秋,刚才你是不是想到你师父了?”

张傲秋沉默了一会,接着伤然地点点头说道:“霜儿,不知道我师父他现在怎么样了?要是……。”

夜无霜安慰道:“阿秋,你不要太过担心,你师父他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不过刚才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事态紧急,那我们明天一早就向我师尊辞行吧。”

张傲秋点点头道:“嗯,也好。而且老铁还要去找他那几个兄弟,我们还要去看老铁说的那处场地,最好还能抽空去宰宰那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这一说起来,事情还真有点多啊。”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Uu914Y'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