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树上春雄(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被一刀震得连退十步方才站稳脚跟,心里暗叫厉害,但在此时,又不能打坐冥想疗伤,只好杵刀站立,一边将神识放开,罩在树上春雄身上,一边全力调动真气,看能不能凭借真气进行快速疗伤。

张傲秋体内真气本就有疗伤妙用,但刚才跟树上春雄硬拼一击,已经将他丹田内的真气消耗的七七八八,就算现在想要疗伤也于事无补,虽然此时双足涌泉穴跟头顶百会穴功力全开吸收灵气,但短短一时,也是杯水车薪。

正着急时,脑内识海翻动,竟然自己自动顺着脑部经脉往下,汇入流转不休的红蓝真气中,一个周天就已经遍布周身经脉,张傲秋连忙展开内视,受伤的经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张傲秋是先天之体,关键刀宗心法修炼的又是自然之道,因此在他体内真气自然带着疗伤的功效,而他识海中的神识,只是另外一种真气,而他脑内的神识一大半是吸收魔教前山那怪泉里的神秘灵质而成,这种灵质一旦形成神识,其疗伤的功效更强,只是这些张傲秋自己也不知道。

而且他已经学会搜魂大法里关于神识的运用,神识跟他体内经脉里的真气是可以互易的,因此在现在体内经脉严重受伤的时候,神识就自动转化为真气,前来救主。

张傲秋体内真气多了这生力军,顿时变得欢动起来,一顿饭的功夫,张傲秋脑内神识被消耗了九成以上,而他体内的真气又重新恢复如初,同时受伤的经脉也已复原。

张傲秋睁开双眼,消失的杀气顿时又重新充盈全身,如潮水般往树上春雄而去。

紫陌跟夜无霜一感受到张傲秋杀气,立即后退,树上春雄没想到张傲秋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居然能够痊愈,而且功力好像还有更为精进的感觉,心中暗自惊异,同时将体内全部真气抽出,好对付张傲秋,而紫陌跟夜无霜两人,也就放任他们离开。

张傲秋见紫陌两人退下,不待对方有喘气的机会,星月刀抬起斜指,杀气顿时由漫天涌动收敛集中到星月刀刀身上,再从刀身射出,杀气变得更加凝练,犹如一根灌满真气的钢柱一样,往树上春雄胸口直奔而去。

树上春雄此时也是无可奈何,若不是有张傲秋这个他怎么也搞不懂的变数存在,这些人早就被他杀得一干二净。

明明眼前这小子修为比自己低三个多档次,但体内真气却又跟自己不相上下,甚至好像比自己还要雄厚一些,明明受伤比自己要重,两人同时开始疗伤,同样的时间过去了,对方已经痊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而自己十成伤势还没有疗好一成,如果再给些时间,让此人成长起来,那对于以后的大业将是一个极大的障碍。

想到这里,树上春雄内心杀机大盛,体内真气涌动,满布的杀气变得更加凝练,一双微眯的小眼同时也闪烁着仇恨的光芒。

张傲秋看在眼里,就当没有看见一样,现在也不是他分析局势的时候,他只想早点解决对面这个劲敌,如果能功成身退当然更好,如果不能,起码也要保住紫陌跟夜无霜,让他们能带着铁大可离开。

在这一刻,以往的种种如流星般在脑内回放,与紫陌、铁大可的兄弟之情,与夜无霜的爱情,与阿漓的兄妹之情,还有慕容轻狂的师徒之情,还有师父,还有师叔,有这么多人需要自己保护,有这么多情需要自己维护。

想到这里,内心一阵激荡,忍不住仰天一阵长啸,啸声中,张傲秋举步向前,星月刀举过头顶,往树上春雄迅如奔雷般斩去。

树上春雄没想到转眼对方气势更甚,心中暗悔,自己刚才应该主动发起进攻,将刀道气势发出,也许也不会这样处处被动了。

但想归想,脸上却没有半分半毫的变化,手中长刀一紧,毫不犹豫地往头顶袭来的长刀迎去。

在两刀将要相击的前一瞬间,树上春雄看到对方刚刚还平平无奇的刀身,突然刀芒大盛,红蓝交击的光芒仿佛突然间附身在对方刀上一样,竟是如此耀眼。

树上春雄不由自主眼睛眯了一下,同时心神大震,他玩了一辈子的刀,可以说是刀中高手,但他重来没见过有人的刀身上会冒出光芒来的,这种情况不要说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树上春雄心神震颤的刹那,两刀相击。

“当”

又是一声巨响,张傲秋应声一个翻滚,嘴里鲜血喷出,脸色苍白如纸,显然所受的伤比上次要重上许多。

而树上春雄也是一个踉跄,脚步浮动,往后连退三步。

紫陌跟夜无霜看在眼里,他们此时也没有机会去管张傲秋,一带一刀重又往树上春雄杀去。

而此时紫陌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也不是比谁的韧性强的时候,对方修为明显比自己这边人高,若是再游斗下去,给对方更多的时间调息的话,那自己这边四人可能一个都走不出去。

想到这里,紫陌一改先前的打法,陌漓刀大开大合,同样是以命搏命,但却是逼对方硬拼,欺得就是对方没有喘息调息的机会,体内伤势只会更加严重。

夜无霜见紫陌远斗,于是收起白绫,手中双刃上扎下划,往树上春雄如水银泻地般攻去。

树上春雄此时真是叫苦不迭,与张傲秋硬拼一击后,连退三步,连一口气都没有换过来,对方攻势又到。

而且对方虽然年少,但很明显搏击经验丰富,看出自己现在不敢硬拼,刀刀进击,而且更要命的是,这几个一个赛一个的不要命,有时候明明看到自己长刀就要将其捅个对穿,但依然不管不顾,刀式功力依旧十足地原样杀来,好像那身体根本就不是他的一样,自己杀死他的同时,也同时必会受伤。

而旁边那个丫头,更是精怪,每每一遇到这种机会,都会持机在旁,自己杀死拿刀的这个,在自己受伤的同时,还要受她致命的攻击,而且这攻击也是不要命的。

头疼,树上春雄突然觉得不是体内的伤口疼,而是头疼。

张傲秋被震得翻滚而退,体内真气跟脑内识海的神识都已经快空空如也,只是一丝微弱的真气护着心脉,此时的他就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恍惚见,脑内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又在做什么。

忽然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又到了一片白雾茫茫的天地,张傲秋四周看了看,“咦”了一声,暗想,难道自己又到了自己神识里面了?

哦,对了,自己脑子内不是还有个独叟么?这可是破碎了虚空的传说中的人物,要是他能指点自己一下,也许一下子就能解决外面那个不是人的人。

想到这里,张傲秋立即扯着嗓子大嚎道:“独叟前辈,独叟前辈。”

嚎了半天也没看见独叟的影子,心想这下完了,心里一急,不由大骂道:“独叟,你个老混蛋,你白住小爷这,小爷也没收你房钱,现在小爷有难了,你倒是出来吱个声啊你。”

骂了一会,还是没见人影,怏怏的干脆一屁股做了下来,往后一躺,望着眼前的白雾,想起上次到这来的时候独叟跟他说的话。

咦,等等,那老家伙好像跟自己说过若我拥有了足够的精神力后,懂得如何跟树木花草沟通,就会发现,当我置身一片森林的时候,那里每一棵树,每一株草它们汇聚起来的灵力会有多么的庞大,就算用汪洋大海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一旦懂得跟它们沟通,让它们认可,即使一动不动,那这整个森林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会知道。那时我的念力就会像这汪洋大海里的一颗水珠,不断吸取它们的灵力,同时又将我的念力反馈给它们。

张傲秋想到这里,心中一动,将所有心思抛开,调动仅有的那点神识,让它尽量往外,同时将心神全部依附到那散放出去的神识上。

此时的神识太过微弱,根本不能及远,只是飘到身前的位置,就停止不前,张傲秋干脆将神识沉入大地,慢慢地越沉越深,“看”到了下面泥土,“看”到了大树的树根,张傲秋将心神放开,往这些树根上依附过去。

“轰”

眼前景色再变,睁开眼,满眼都是绿色的水滴,一眼望不到边界,而自己此时也变成了这些水滴中的一颗,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张傲秋已经见怪不怪,将神识放出,顿时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传入自己的感知内,这些声音就好像在交谈一样,虽然嘈杂但却有序。

张傲秋试着将自己的想法发出去,开始不知道怎么做,但试了几次后,慢慢掌握了一点技巧,就像刚刚学语的婴儿一样,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受了伤,我需要帮助。”

消息发出以后,过了一会,顿时一股如潮水般的东西往自己涌来,感觉这些东西瞬间好像能让自己伤势痊愈一样,顿时心中大喜,将这些涌过来的东西毫不客气地吸收一空,再多余的就又重新返回这片绿色的海洋。

张傲秋感到神清气足,道了声谢谢后,慢慢地将神识一点点地收回,等神识彻底回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立即听到一连串的金属交击的声音在自己耳旁响起,张傲秋想到了紫陌跟夜无霜,心里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眼,一个咕噜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场上翻滚缠斗的三人,大喝道:“阿陌,霜儿,你们闪开。”

张傲秋这话喊得是中气十足,而且声音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

这时不要说树上春雄了,就连紫陌跟夜无霜都觉得有点像见到鬼一样,张傲秋的伤势他们虽然没有去查探,但从张傲秋的脸色来看,就跟铁大可一样,重伤绝对是妥妥的,但哪知这样一个重伤的人,在旁边躺了会,就又精气十足的回来了,就像那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只是比小强更要牛掰,小强只是打不死,这位不但打不死,而且还每次都能满血复活。

树上春雄不想打了,他太累了,从开始打起,就没有顺堂地喘口气,现在对方那位又来了,这又是要故事重演的节奏啊。

张傲秋一振手上星月刀,刀式如虹,一刀下去,两刀相击下竟然完全可以应付,不再像头两次那样,砍一刀后就被震得满天飞。

这一方面是树上春雄体内内伤加重,体内真气消耗过多,另一方面张傲秋又是全盛状态,两者一加一减后才造成这样的结果。

看到这里,张傲秋信心更足,手中星月刀一刀重似一刀,刀刀相连,毫无空隙,劈到酣畅淋漓处,忍不住仰天念道:“始用刀者,当心存善念,以刀为善者,天亦帮之,以刀为恶者,天必罚之。”

树上春雄哪怕练得心如磐石,但此时已是伤上加伤,气势全无,对方密如雨点的刀式,震得他内伤再也压制不住,不由自主一口鲜血喷出。

夜无霜一见,隐在袖内的白绫趁机抖出,攻向树上春雄后背,而旁边的紫陌同样心有灵犀地从右手侧面发动攻击。树上春雄没想到这两个此时加入战团,本来应付一个张傲秋就有点吃力了,现在还要防备这两人,顿时感到有点捉襟见肘。

张傲秋见紫陌两人上来,反而刀式后收,将神识放出,在树上春雄跟紫陌及夜无霜缠斗的空隙,冷不丁地一刀劈出,由于他有神识探查,因此完全可以先一步判明树上春雄下一步的举动,每刀劈出的时机,都是树上春雄旧力刚消而新力未生的时候,而且刀式刁钻,逼得树上春雄不得不和他硬拼。

这样来回十几次后,树上春雄再也坚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人直往后倒,一代灵境中期的高手就这样被活活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