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九章 魔教独叟(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这话对此时的张傲秋来说真是在恰当不过了,虽然没有千年那么夸张,但一旁等待的夜无霜几人一等就等了三天三夜。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以为张傲秋要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可是过了整整一天后,夜无霜心里就开始发慌了,还是紫陌极力劝说才让她平静下来,后来又等了一晚上,见张傲秋还是没有醒过来,这下夜无霜坐不住了,立即下山将雪心玄等人也请了过来。

上次张傲秋打坐入定用时一日一夜,但那毕竟是打坐,虽然时间长了点,可还在认知范围内,这次毫无征兆的就直接变成了木偶,这种情况不要说夜无霜几个,就连雪心玄看了也是一筹莫展。

雪心玄详细问了夜无霜几人具体过程,听了半天还是一头雾水,跟甘蕙英几人商量半天也商量不出个结果,无可奈何下只好又等了一天一夜,见张傲秋还没有醒过来,怕真的出什么岔子,又将几个长老请了过来,结果后来洞外围了一圈人,叽叽喳喳的,就是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随着时间推移,夜无霜心里越来越担忧,越来越焦躁,和衣守在张傲秋旁边,不眠不休。三天过后,将一个精灵水嫩的俏佳人,愣是折磨的神行憔悴。

本来以她的修为,三天三夜不睡也不至于如此,但这段时间她内心的煎熬跟担忧无法排解,这种情况就是修为再高也无济于事。

雪心玄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心里又好气又叹息,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只好吩咐紫陌他们几个好好照看。

到了第四天清晨的时候,僵在那里的张傲秋整个人突然动了一下,夜无霜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过了一会,张傲秋又动了一下,睁着的双眼眼皮眨动了几下,这下夜无霜是看清楚了,一股巨大的喜悦涌上心头,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由于激动,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夜无霜急忙扶着石壁站好,她不敢惊动张傲秋,只是瞪大了眼睛在旁边焦急地等待。

夜无霜虽然没有怎么大动,但洞外守候的雪心玄几人耳朵却是一直听着洞内的动静,夜无霜这点异常的反应,马上就将他们招呼进了洞。

而此时的张傲秋感到神识渐渐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可以感知身体上得动静,等真气又重新开始在经脉里流动的时候,一阵酸麻痛楚的感觉顿时涌上身来。

这也不奇怪,胳膊就这样抬着,眼睛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整个人像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地站了三天三夜,是谁也会感到酸麻。

张傲秋此时还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他现在正努力地调动体内真气,让其在体内经脉迅速游走,带动已经有点僵硬的气血流动,幸好他那真气有疗伤功效,仅仅转了三个周天,就感到一切恢复了正常。

张傲秋在心里松了口气,慢慢收回了胳膊,嘟囔了几句,一转身,却被眼前的情景唬了一大跳。

在他周围这个狭小的山洞里,这时挤满了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接着他又看到夜无霜那张憔悴的不成人样的小脸,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泪水,一副又惊喜又焦虑的表情,心里更是一惊,急忙问道:“霜……。”

旁边的紫陌一把抓住他的手,眼睛只眨,张傲秋猛地想起来,身边还有这么多得其他人,这时候要是一声“霜儿”叫出口,怕是要出大问题了。

张傲秋心里念头一转,立马开口道:“夜姑娘,你……,你这是怎么了?”

然后又转过头,茫然地看了看紫陌,又看了看雪心玄,接着问道:“前辈,阿陌,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夜无霜见张傲秋正常说话了,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回去,若不是身边有其他长辈在,她现在早就一把扑倒张傲秋怀里去了,夜无霜努力克制这种冲动,但眼中的泪水却是再也止不住,无声地滚落下来。

紫陌看了夜无霜得样子,在旁恨声道:“我说你小子,就算你要入定也好,神游也罢,以后能不能先打声招呼,至少告诉我们你要去多长时间,哼,害得霜……,哼,害得夜姑娘在这里守你三天三夜。”

张傲秋一听,惊地张大了嘴巴,语无伦次地说道:“三天三夜?怎么可能?我就是跟独叟前辈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可能就三天三夜了?”

雪心玄一听立马打断道:“等会,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跟独叟前辈说了几句话?”

“啊,不错。这个……,前辈,您看能不能换个位置再谈,您看大家围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是吧?”

雪心玄自己知道独叟已经在多年前就已经进入化境,然后就消失无踪,现在张傲秋说他在这个山洞里像个木桩一样杵了三天,竟然跟独叟说了几句话,要知道这三天他身边可是没有断过人,夜无霜更是日夜守候,不要说独叟这个人,就连独叟一根毛都没有看见,这真的有点像在说神话故事了。

但就像张傲秋说的,都围在这里也不是个事,雪心玄念头一转,随即吩咐道:“霜儿,本教后山山路错综复杂,阿秋也是刚醒转过来,你现在这里等候,等阿秋彻底恢复过来了,再带他到本座雪嫣阁去。”

说完又转头对一众人等说道:“各位,我们先过去等他们,你们看可好?”

张傲秋一听雪心玄的话,就知道她这是在给自己跟夜无霜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望向雪心玄的眼神中,不由露出感激之色。

雪心玄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冲他点点头,转身带头离开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夜无霜再也忍不住,一下扑倒张傲秋怀里,忍了三天的委屈,顿时爆发出来,豆大的泪珠哗哗得往下流。

张傲秋自听紫陌说夜无霜守了他三天三夜,心里虽然惊奇,但还是相信他的话,再看夜无霜整个人憔悴的样子,心里又是一疼,反手将怀中的俏佳人紧紧搂住,柔声安慰道:“霜儿,你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么?等会我们还要到你师尊那去,你要是哭肿了眼睛,别人会笑话你的。”

夜无霜将头埋在他怀里,只是不依,粉拳一个劲地锤这张傲秋胸脯,哭着说道:“我不管,我不管,你总是吓我,上次在阴阳山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你最坏了,我要你赔,呜呜……。”

张傲秋顿时想起上次用**爆炸天邪宗后夜无霜痛哭的样子,心里更是难受,右手轻轻抚摸她秀发道:“霜儿,以后再也不会了。你放心,以后我们两人生死与共,到哪都要在一起。”

夜无霜仰起头,看着张傲秋认真地问道:“你说的可是当真。”

张傲秋抬手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泪珠,正色道:“霜儿,当然是当真,今生今世我都不会骗你。但是有时候你可不要怪我,就像这次,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进去了。”

夜无霜此时倒不关心他到底到哪去了,只要他能回来,感觉天地都是圆满的,至于其他,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

两人偎依了一会才联手离开,到雪嫣阁前,夜无霜自去补补妆,说是要小睡一会,张傲秋则直接去见雪心玄他们。

进了大厅,张傲秋被眼前的阵仗吓了一跳,原本他以为就那么几个人,哪知道现在偌大一个大厅,满满当当坐满了人,而且居然鸦雀无声,众人将他进来,眼神都齐刷刷地向他看了过来。

雪心玄向他招手道:“阿秋,到这边来。咦,霜儿那丫头了?”

张傲秋拱手一礼答道:“圣女说是疲倦,想先休息一下再过来。”

雪心玄望着他略带深意地笑了笑,接着说道:“也是,这丫头这几天也是累的狠了。好了,我们不说她了,阿秋,你说你跟独叟前辈说了几句话,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跟我们大伙说说?”

张傲秋点了点头,于是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众人听到独叟已经破碎虚空离开这天地时,均是唏嘘不已,后来又听到独叟留下的那一缕精神念力现在就在张傲秋识海里,更是惊叹不已。

说完后,张傲秋歉意地看着甘蕙英道:“甘前辈,独叟前辈说本来这一缕精神念力是留给你的,可是不想我……。”

甘蕙英笑着摆摆手道:“阿秋,事事都有缘,既然是你的机缘,那就是你的,谁也抢不去的,我们倒是要谢你,让我们知道了独叟前辈的情况。”

张傲秋拱了拱手道:“甘前辈,独叟前辈说在我无极刀宗他也留了一处跟这里一样的山洞,那个山洞我知道在什么地方,等甘前辈念力修行达到能开启独叟前辈的精神禁锢的时候,我会带甘前辈前去的。”

甘蕙英闻言惊喜地问道:“阿秋,你说的可是真的?”

张傲秋正色道:“晚辈所说句句属实。”

围着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本来独叟留下的那精神禁锢是属于魔教的,张傲秋即使对魔教有功,但毕竟是个外人,现在他这个外人将本属于魔教的东西拿走,雪心玄他们几人还好说,但其他魔教中人从心理上就有点难于接受。

但现在听张傲秋说他无极刀宗也有一处,而且也当面答应要带甘蕙英过去,这就相当于一物换一物,只是时间先后而已,几个紧绷脸色的人,也慢慢变得缓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