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树上春雄(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看着地上像几潭烂泥的九人,摇了摇头,正要起身再来时,突然耳旁听到夜无霜急促的一长两短的鸟叫声,心头顿时一震,这叫声正是他们几人约定的遇到危险时才会发出的暗号。

紫陌手中长刀一卷,躺在地上没死的八人,每人喉头鲜血一冒,然后飞身后退,待赶到村口的时候,张傲秋三人已经聚在一起。

紫陌张嘴正要询问,突然感觉有异,同时看到张傲秋三人眼神笔直地望向自己身后,急忙转身,只见村尾路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跟那九人一样服饰的中年男人。

此人身材不高,身形消瘦,甚至可以说是枯瘦,腰间同样插着一把跟那九人一样的长刀,不丁不八地站在那里,反而却给人一种不动如山的感觉。

从张傲秋几人眼里看去,完全看不出此人修为,很显然,此人修为要比他们四人高,至于高多少,那就不得而知。

那人一双小眼,冰冷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神将四人打量了一番,然后四下张望了一下,当他看到被紫陌虐死的**裸的九人后,再望过来的目光带着明显愤怒跟杀意,同时一股冷凝如冰雪的杀气以那人为中心,向张傲秋四人只涌过来。

四人顿时觉得肩头一沉,裸露在外的皮肤同时感到一阵阵阴深深犹如刀割一样的感觉,四人心头一懔,同时运功抵抗,只这杀气及体的感觉,而且还是一人同时对付四人,如此可怕武功修为,说明那人修为比张傲秋他们高出不止一两个档次。

修为过天境以后,越往后破境越难,甚至有“一境一山”的说法,所以在这以后的修为,高阶对低阶完全是压倒性的优势。

而张傲秋他们眼前这人,正是断无殇口中的“那边来的人”,名叫树上春雄,是“一刀流”门下弟子,灵境中期中阶修为。

此次带九名弟子过来,正是要跟一教二宗的人进行商谈关于武月城的事情,没想到人还没有走到地,九名弟子已经被别人虐死在这深山老林里了。

这也是张傲秋他们运气,正好这树上春雄外出有事要办,临行前交代九人让他们在此等待,这些人怕这里的村民将他们到来的消息传出去,所以就采取了屠村的行动,至于那些个女子,只是那九人闲着无事而找些乐子。

张傲秋斜眼看了看旁边静静躺在材堆上的村民的尸体,想起以前到这里来时,他们还是如此鲜活的存在,这些村民在这深山里,如此与世无争,只是因为这些不知从哪钻出来的怪模怪样的人,就命丧于此,有的甚至还是被虐杀而死。

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同仇敌忾的悲愤之意,同时一股杀气破体而出,在他身子周围旋转三转后,如一把无形的利刀一样,往树上春雄直冲过去。

这股杀气凝如实质,跟树上春雄杀气竟然不相上下,树上春雄嘴中“咦”了一声,如斗鸡般的小眼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

张傲秋顺势踏前一步,手中星月刀出,正要上前,耳旁突然听到一声低吼,接着一个黑色人影如旋风卷出。

正是铁大可。

在张傲秋杀气冲出的一瞬间,铁大可三人顿时感到身上压力一轻,同时因气机感应,立即觉察到对方气势一大半转移到张傲秋身上。

铁大可三人修为虽然没有树上春雄高,但搏杀经验却是极为丰富,均看出此时正是一个绝佳机会。

铁大可此人本是山中一猎户,虽然长相粗豪,但却是心底善良,为人至孝,后来机缘巧合下学会了修炼的功法,但那时也只是想跟老娘两人终老山林。

只是后来被一教二宗的人算计,基于老娘的性命,被逼无奈替一教二宗的人卖命,在这期间,铁大可完全体会到了人间险恶,一颗善良的心也变得漠然起来。

直到千里追杀张傲秋,而对方本有机会,但却不杀他,反而替他治好了老娘的病,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张傲秋身边的这些人竟然都当他是家人一样。

而且这段时间的相处,也让他深深感受到这浓浓的兄弟之情,这让他一颗死去的心又重新复活过来,自己受人恩情,无以为报,只能以命相偿,同时暗下决心,只要自己没死,一定要护着他们几个周全。

所以当他一觉察到树上春雄气势变化,在气机牵引下,立即抢先出手,心里打定主意,即使是自己身死,至少也能让对方附上一定的代价,那么也能给张傲秋三人活命多增加一丝机会。

这次一出手,就是全力施为,“魔疯斩”出,将自己全部修为甚至是生命潜能逼出,只求一招伤敌,而且这招也是同归于尽的招式。

铁大可人在空中,身形极速旋转,两把开山斧斧刃外张,随着身形旋转,时而平斩,时而斜斩,犹如一个带刺的旋风,三丈远的距离眨眼即到。

树上春雄脸色冷漠,看不出悲喜,一双小眼冷冷地看着越旋越近的铁大可,口中清啸一声,腰间长刀瞬间拔出,对着那团黑色的旋风一刀斩出。

他这一刀,只用了七成力道,因为张傲秋杀气一直将他锁住,这股杀气无孔不入,让他完全不敢掉以轻心,而且旁边还有紫陌跟夜无霜两人虎视眈眈。

“叮”

只是一声脆响,铁大可如旋风般的身影应声顿时露出原形,刚刚还充满动感的旋风,突然停了下来,就像慢动作一样,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感。

铁大可整个人在空中顿了顿,接着“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血还没有喷完,跟着又犹如滚地葫芦一样,翻滚着往后,一路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张傲秋眼神罩定树上春雄,在铁大可于他相拼的那一刻,低喝一声“阿陌”。

同时脚步移动,“蹭蹭蹭”三步,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缩地成寸,三丈距离三步迈到,当铁大可被震得翻身往后的时候,张傲秋正好跟他插身而过。

紫陌与他合作多时,张傲秋叫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要接应铁大可,在铁大可翻滚往后的时候,上前一步,一把将其抄在怀里,同时运功将后震之力消掉,低头再看时,只见怀里的铁大可已经面如金纸,气息是若有若无。

张傲秋对插身而过的铁大可看也不看,星月刀起,老老实实一招“泰山压顶”,这一招张傲秋同样是全力出手,他的想法跟铁大可一样,希望自己能让对方多少受点伤,从而给剩下几人留一丝活命的机会。

树上春雄内心却是暗自叫苦,刚才铁大可拼死一击,多少也给他造成了一点震伤,但以他高出铁大可几阶的修为,只要给他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将这震伤平息下去。

但此时张傲秋出手,完全是紧接在铁大可之后,就犹如行云流水一样,一点都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

不过树上春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变化,反而变得更加冷狠,“一刀流”刀法本就讲究气势,刀法练到高深处,即使不出刀,仅仅气势也能让对方不战而退。

他体内真气瞬间高速运转,十成真气使出九成,顺着刚才一刀劈出的刀式,迎着张傲秋的星月刀挡去。

“当”

一声巨响,张傲秋应声往后飞退,脸上正红正白,同样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喷射而出。

而树上春雄也如触电般,浑身一震,面无表情的脸上泛起一丝潮红,一闪而没。

紫陌跟夜无霜两人气机一直锁定树上春雄,他这次的伤势比刚才明显要重,两人对望一眼,一声不吭,同时上前。

此时两人耳边突然响起张傲秋低喝声“缠斗”,声音虽然中气不足,但却也没有到重伤不起的地步。

两人听了心中同时一喜,将魅影身法及游鱼身法展现至极致,犹如两道青烟一样往树上春雄飘去。

紫陌此时决计不会让夜无霜进入危险的近身搏斗,一振陌漓刀,埋身近斗。

夜无霜见此,双手一翻,将两柄短刃收起,凌空一个旋身,一条白绫从右手衣袖里犹如灵蛇钻出,直指树上春雄右手。

紫陌虽然是缠斗,近身搏斗刀法小巧,但却是刀刀凶狠,完全是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他的想法跟铁大可、张傲秋两人相同,只想给其他人创造机会,至于自己,那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夜无霜知道紫陌心意,在这等越阶搏杀中,还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也是最为凶险的一次,体内真气运行至巅峰状态,手中白绫时左时右,时硬时软,不求有功,只求能牵制树上春雄右手,让紫陌有更多的机会。

对于他们这种打法,若是在树上春雄全盛时候,紫陌他们就是想搏命估计都没有机会,但他刚刚跟张傲秋硬拼一击,体内伤上加伤。

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像张傲秋这么大的小子,体内真气居然如此雄厚,这也是他小心,十成真气用了九成,如果若是还像刚才对铁大可那样只用六成的话,也许现在吐血的就是他了。

本来这伤势对他来说,要想杀掉紫陌跟夜无霜也是绰绰有余,但那样的话,难保紫陌他们两人临死拼命,在自己这样的伤势下,也不一定能完全避开,那样就会让他自己多少也要负上点伤。

但这次他不远千里过来,可是身负重任,现在那九个弟子已经死了,要是自己身上再有伤,以后若是再遇见其他修为高深的人,就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如果是这样,这重大的任务就完成不了了。

况且刚才与他硬拼一击的小子,虽然那小子伤势比自己要重的多,但他内心总是有种不妥的感觉,仿佛那小子随时都可能神精气满地再来一击。

所以在与紫陌、夜无霜地缠斗中,树上春雄十成修为只用七成,剩下三成有两成用来疗伤,一成则用来防备张傲秋。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unY1qQ'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