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魔教独叟(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得白衣人,就像看到神仙一样。

此人脸容消瘦,下颚留着一缕山羊胡须,额头宽广,两眼目光炯炯闪着神光,背着双手站在这浓雾中间,还真像神仙中人一样。

在张傲秋看着他的时候,那白衣人也一样奇怪地看着张傲秋。

两人对望了一会,张傲秋试探着问道:“额,前辈,您是……?”

白衣人不答反问道:“怎么会是这么小的毛头小子?喂,小子,你多大了?”

张傲秋听了不由感到好笑,刚见面哪有不问名字而问年纪的,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自己还没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且看上去对方好像很牛掰的样子,也只好老老实实地答道:“回前辈,小子今年十七了。”

白衣人一脸的不信,诧异地连声问道:“你说什么?十七?你说你才十七岁?”

张傲秋看着他满脸夸张的惊异表情,不由稍稍脑袋道:“这个……,前辈,小子确实十七岁,这个……好像也不至于让您老人家如此惊异吧?”

白衣人忽地“飘”了过来,迅速地围着张傲秋转了个圈,仔细看了半天后喃喃自语道:“十七岁?这怎么可能了?”

说完又对张傲秋问道:“小子,你是甘丫头的弟子么?”

“甘丫头?”

“哎呀,就是甘慧英那丫头了。咦,看你的样子,你好像不是她的弟子?”

张傲秋恍然大悟道:“哦,前辈您说的是甘前辈啊,小子不是甘前辈弟子。”

白衣人更加惊异地问道:“你不是?怎么可能?我教若论念力的修为天赋,只有甘丫头最高,我本以为这次进来的会是她,没想到竟然是你这样一个毛头小子。

可是没道理啊,以甘丫头的天赋,在我离开这片天地的时候,她也只是灵境初期,现在也不知道进入玄境没有?你这么小年纪,就算你天赋再高,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将念力修炼到能进入我精神禁锢的地步啊。”

张傲秋听他絮絮叨叨地说了半天,扶额道:“额,前辈,这个……,我们能不能说重点的。”

“说重点的?”

“是啊,比如说我们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怎么突然间就到这里来了?还有前辈您到底是何方高人?您招我到这来是为何事等等。”

白衣人听了点点头道:“老夫本来是想说的,可是一见你这么小年纪就能到这里来,让老夫倍感震惊,所以才问你那些。”

说完顿了顿,脸上露出思索的模样,过了一会才道:“小子,还是老夫先问你吧。你叫什么名字?现在在教内是谁人弟子?”

张傲秋听他这话,隐隐猜到眼前的白衣人应该是魔教的一位高人前辈,遂老实答道:“前辈,可能你搞错了。小子叫张傲秋,并不是贵教中人。”

白衣人听了更加惊异地说道:“什么?你不是我教中人?那你怎么会到我修炼的山洞来?雪丫头应该把那处化为禁地了,难道我教已经沦陷了?”

张傲秋见他神色开始变得狰狞,明白他的意思,怕他情绪激动,不听自己解释就直接将自己干掉,如果那样,那可就冤枉到顶了。

于是急忙摆手道:“前辈,你别误会,您应该魔教中人吧,现在贵教好着了,小子只是因一些事情跟贵教圣女相识,然后机缘巧合地来到贵教,然后帮了贵教几个小忙,然后得到雪前辈的些许赏识,然后她就让我在这教内行走,并送我黒木教主令牌,然后我就在贵教圣女的带领下到了前辈您修炼的山洞,然后……。”

白衣人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哪有这多然后的。”

张傲秋心里暗自松了口气,白衣人接着问道:“老夫看你也不像奸诈狡猾之人,嘿,一点小忙恐怕还不会让雪丫头赏识你,更不会送你黒木教主令牌,看来你小子对我教是恩重如山啊。

嘿,小小年纪,看来先前是老夫看小你了,既然这样,那老夫问你,你既然不是本教中人,那你是那个门派的弟子?”

张傲秋答道:“前辈谬赞了,恩重如山到不至于。小子是无极刀宗门下。”

“无极刀宗?怎么又扯到了无极刀宗?那还真是怪不得了。”

张傲秋为了避免白衣人再误会,干脆一五一十地将前前后后经历简短的说了一遍。

白衣人听完后,唏嘘道:“无极刀宗竟然被灭门了?嘿,小子,雪丫头与你无极刀宗有旧,这个她虽没说,但老夫还是知道。

所以老夫在你无极刀宗后山一处山洞里,也留下了跟这里一样的精神禁锢,也是间接地替雪丫头还你无极刀宗一个人情,只是那处山洞非常隐蔽,能不能发现就要看你们的机缘了。”

张傲秋闻言瞪大了眼睛,张嘴结舌道:“我刀宗后山崖壁上的那个石洞是前辈你留下的?”

听了张傲秋的话,这下轮到白衣人张嘴结舌了:“怎么……那个山洞你发现了?”

张傲秋不满地说道:“早发现了,在我十岁的时候就发现了。前辈,我说您这也不地道,哪有像您这样还人情的,把个山洞挖在悬崖峭壁上不说,在洞里石壁上留下什么精神禁锢也不先言语一声,要不是我机缘巧合,那就算再过一百年也不见得有人知道。”

白衣人笑眯眯地说道:“你小子倒是怪起老夫来了。小子,你知道么?有大成就的人都会有大机缘,如果你们发现不了,那是你们没有这个机缘,也就是出不了什么大成就的人。

嘿,这世上任何事情不是付出努力就一定会得到回报的,任何人想要往前走,都是自己摸索的,只有老天眷顾的那些人,才能在摸索中发现奇迹,就像你小子,老夫留下的两处位置都被你找到了,而且现在居然打破老夫的精神禁锢来到这里,嘿,真是好运的小子。”

谈到这里,白衣人虽然一直没有说他的名字,但张傲秋想起雪心玄曾跟他说起有个叫独叟的前辈已经破碎了虚空,当即拱拱手试探着问道:“老前辈应该就是魔教的独叟前辈吧?”

白衣人傲然道:“不错,正是老夫。你小子还有点鬼名堂,竟然知道老夫的名字。”

张傲秋道:“前辈,小子有没有鬼名堂先两说。只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您招我进来又有何指教啊?您看能不能直接告诉我,也好让我早点出去,不然我怕贵教圣女在旁边等得急了,那就不好了。”

“哦,霜丫头也来了?不急不急,既然她来了,就让她多等会就是了。老夫现在的样子,只是一丝精神念力,即使是这样,老夫也好长时间没有出来了,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怎么能这么快就让你走呢,是不是?”

张傲秋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样子,无语地“呃”了一声。

独叟环顾了眼前这片白雾茫茫的天地,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难得你这么小年纪,竟然把念力修炼到这种地步,小子,你不是问老夫这是什么地方么?呵呵,老夫告诉你,这里就是你的识海所在啊。”

张傲秋闻言震惊地重复道:“我的识海所在?”

“不错,正是你的识海所在。只有识海修炼到一定程度,比如你这样的,念力才能打破老夫的精神禁锢,只有打破了老夫的精神禁锢,才能让老夫现身到你的识海里。”

“可是……,前辈您到我识海里做什么?”

独叟状极愉悦地笑道:“哈哈哈,好你个无知的小子。别人千方百计地想老夫去,老夫还不去了,你竟然问老夫到你识海里做什么。”

张傲秋不满道:“这个……,前辈,您能不能爽快点,一次把话说完啊。”

独叟笑着望着张傲秋道:“好好好,老夫就爽快地告诉你。”

想了想接着道:“人的念力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东西,这种念力平常人也有,只是相当微弱,有等于无,而要想将念力修炼到大成,没有一定的天赋是不可能的。但即使你修炼到大成境界,若是不得其法,就像我教的搜魂大法一样,只能控制其他人的思维……。”

张傲秋打断道:“这样还不算厉害么?”

“不,这样的修为只算小成。你不要惊异,老夫说的都是真的。在这大千世界里,万物都有灵性,我们人有,动物也有,甚至树木花草也有,就连你手中的兵器,若是通过精神炼化后,它也会拥有灵性。

你不要小看了这些除人以外的其他生物的灵性,等你拥有了足够的精神力后,懂得如何跟树木花草沟通,你会发现,当你置身一片森林的时候,那里每一棵树,每一株草它们汇聚起来的灵力是多么的庞大,就算用汪洋大海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你一旦懂得跟它们沟通,让它们认可你,即使你一动不动,那这整个森林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你都会知道。

那时你的念力就会像这汪洋大海里的一颗水珠,不断吸取它们的灵力,同时又将你的念力反馈给它们,也就是说,到了那个层次后,你的念力将会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你想想,这该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张傲秋听了先是点点头,就这又摇摇头,喃喃地问道:“前辈,可就算我有那本事了,那又能怎样了?”

独叟哑然失笑道:“又能怎样?小子,你这真是夏虫语冰,如果你有那本事了,你就得窥真正的天道了。你要知道,万物均有道,我们修炼之人就是要去找到这些道,然后再反馈己身。

而且这精神的念力,修炼到一定程度后,还会让你跟其它动物沟通,比如猫啊、狗啊什么的,它们会知道你的想法,同时你也知道它们的想法,当然这些只是附带的小道,但要是运用得当,也是对你极大的助力。”

张傲秋立马想到啸月狼王,闻言兴奋道:“还有这好处?哈哈,那还真是得宝了。”

独叟有点无语地看着他道:“也不知道你小子是不贪了,还是不想,天道不要居然对这小道感兴趣。”

张傲秋道:“前辈,天道不是想要就有的,那肯定是一个漫长的积累的过程,就算我现在想要,前辈您能让我一下子破碎虚空么?还不如从小道开始,这样自己也高兴,得到的也实惠。”

独叟想了想道:“说的也有道理。”

顿了顿接着说道:“本来老夫是想将这精神力传给本教有缘人的,现在既然你得到了,那也是我俩的机缘。老夫留下的这精神念力,会一直留在你识海中,陪你一起壮大,而且随着你修为增加,老夫也会慢慢变强,只是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个就连老夫也不知道了。

不过你要记住,善恶只在一念间,老夫希望你学会这些后,能够用之善为,同时也希望你对本教发扬光大多出把力。”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KjhdFC'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