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八章 山前鏖战(四)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关柔石看雪心玄样子,知道今日之事难于善了,但这事若不弄个明白,就如一根刺横在心头,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想了想说道:“其实这个问题还是刚才老夫问的,你们能将我们行动掌握的如此精确,时间也是拿捏的刚刚好,如若说没有内奸,真是打死老夫也不相信。雪教主,这件事其中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参与其中?”

宁舟飞在旁听了心神一动,不待雪心玄回答,抢先一步说道:“前辈,你想知道这个也可以,但我们也有一事不明,希望前辈也能坦诚相告,这样大家相互交换,双方都不算吃亏。”

关柔石仰天哈哈一笑道:“也好,你说的也有道理。你且说说看,看你们不明了的事情,我老头子能否跟你们解答。”

宁舟飞附到雪心玄耳边说了一番,关柔石见他们那样,立即功聚双耳,想要偷听一下,奈何宁舟飞用内力将声音缩音成线,而且两者之间又相隔十丈之遥,即使以他的修为,也只看到宁舟飞嘴唇隐晦地动了动,但说话的内容却全然听不到。

雪心玄待宁舟飞说完,低头想了一会,才道:“前辈,我们想知道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只是想知道,我教与你们一教二宗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你们会如此处心积虑地要对付我们?”

关柔石闻言苦笑一声道:“雪教主,你这个问题恰恰是老夫不能回答的。唉,事已至此,想必我刚才的问题你们也是不会回答了。”

雪心玄摇摇头道:“前辈,晚辈们只是好奇,任何事情总有个缘由。但就像前辈您所说的,事已至此,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原因,本教跟你们一教二宗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至于前辈刚才问的问题,本座可以说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关柔石得到雪心玄变相的肯定答复,眼神略带感激地看了雪心玄一眼道:“雪教主,老夫明白了。只可惜我们各为其主,也是身不由己,还万望雪教主不要见怪。”

雪心玄脸色一沉道:“前辈,也没什么好见怪的。本座即使现在想让你们束手就擒,估计你们也不愿意,但若想本座放你们一马,那也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我们现在也只有手下见真章了。”

关柔石点点头道:“雪教主说的很对,那我们也就不要废话了,哈哈,老夫也是要入土的人了,老夫这条命,四十年前就该没了,现在多活了这么长时间,也足够了。”

说完脊背一挺,暴喝道:“那就来吧。”

这次侥幸逃出来的一共十二人,其中七位是玄境期修为,其中又以关柔石修为最高,达到玄境中期高阶阶段,剩下五位则是灵境期修为。

战斗打响,其过程也如预想的一样,完全是一方压制,最后除了关柔石及另外一名玄境中期修为的姓岳的蓝袍人拼死杀出重围,其他人等要么是被当场格杀,要么是看抵挡不过,直接咬破毒丸,服毒自尽。

而魔教这边,除了有四五个轻伤人员以外,其他人毫发无损,以这样的代价,却能歼灭一教二宗六千多号人,而且这其中还包括好些个玄境期及灵境期的高手,这一仗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大捷。

其他人不待吩咐,在各自堂主带领下,开始紧张有序地进行各种善后工作。

特别是打扫战场这一块,虽然在那躺着的都是敌人,但也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暴尸荒野,所谓死者为大,当然想要有个上档次的葬礼那就不可能了,挖个大坑,草草埋了了事,可以相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这处地方的野草跟野花会长得格外的茂盛。

而雪心玄则会同甘慧英、宁舟飞等人立即赶回刑堂,尹士彦的活捉,成了对一教二宗种种疑虑的解答及后续布置的关键,对这样重要的事情,雪心玄决定亲自审问。

魔教刑堂位于后山一个开凿的山洞里,山间本就多阴湿,而这山洞里就显得更加阴森,人处于期间,总感到一股股阴森的寒气直往身体里钻,就像是无数的阴魂在身边围绕一样。

而关押尹士彦的这处山洞靠近刑堂最里面,跟其他囚室及行刑室隔上老大一段距离,整个山洞显得格外宽松,洞内周围的布置也跟外面的居家房间一样,进入洞内,完全感受不到那一路走过来的阴森恐怖,反而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这里也是甘慧英十丈搜魂大法的位置,这样布置主要是想让被施术人心灵放松,情绪稳定,让他们在潜意思中不会产生过大的敌意,从而方便甘慧英施术。

尹士彦全身完好地端坐在一张大椅上,全身经脉被封,牙间的毒丸已被取出,上下牙齿间也用厚厚的棉布包裹,这样既不影响他说话,又能预防他咬舌自尽。

参加这次审讯的除了雪心玄等一帮人等,张傲秋、夜无霜及紫陌、铁大可四人也被请了过来,雪心玄的意思是让他们直接参与审讯,对一教二宗的布置有个直观的了解,也方便他们以后行事。

等他们进入山洞的时候,尹士彦正呆呆地看着洞顶,一双眼珠不停地转动,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尹士彦斜眼望了过来,神色坦然,仿佛他现在他不是囚犯,而是正在做客的客人一样。

等一众人站定,宁舟飞问道:“这位兄台可否告知你的名字?”

尹士彦嘴角一牵,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不屑地说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们什么么?”

宁舟飞和善地一笑道:“我知道兄台是硬骨头,只是越是硬骨头的人,受罪就越大。我想不用我说,兄台也知道这世上有多少刑法可以让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我们也不想如此,如若兄台能坦诚的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们保证不但不伤害兄台,而且还可以让兄台毫发无损的离开,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不是?”

尹士彦“呸”了一声,冷笑道:“你这番说辞你自己会相信么?嘿,老子现在一百多斤就在这里,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反正老子也没打算从这里好好走出去。但要想从老子嘴里掏出东西,你们想都不要想。”

杨月华在一旁嘲讽道:“兄台在山下不是想借我的手离开么?这样看来兄台也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啊。”

尹士彦眼神恶毒地望着杨月华,一言不发,过了一会神色一黯,惨然道:“谁他妈的不想好好活着,蝼蚁都尚且偷生,何况是人。但若我将秘密透露给你们,这天下之大,只怕就再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嘿,一教二宗那些对付叛徒的刑法,你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况且我还有亲人在他们手上。

我死不要紧,反正从走上这条路,就没想过有什么好下场,但留在那边的亲人也会受尽极刑而死,以其如此,还不如死扛到底了。”

宁舟飞接话道:“要不这样,兄台将你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也允许你在这后山生活,反正他们现在也不知道你是死是活,不过……兄台的一身修为却要被废掉。”

尹士彦闻言哈哈大笑,好像听到是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样,一边笑一边喘着气道:“要是按你说的那样,那老子岂不成了行尸走肉了?那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雪心玄看着尹士彦,绣眉紧皱,眼光一转,向甘慧英望了一眼,后者接触到她的目光,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甘慧英上前几步,到尹士彦对面椅子上慢慢坐好,尹士彦望着对面的甘慧英笑道:“甘慧英,我知道你。你是想对我施展你的搜魂大法么?”

甘慧英不答反问道:“看来兄台对我教的事情知道很多啊,不知我们其中还有谁是你认识的?”

尹士彦目光一扫,摇了摇头,洒然道:“你要施展搜魂大法那就来吧,若你有这个本事让我自己开口告诉你想要的东西,那我也认命了。”

说完干脆闭上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甘慧英见他如此,也不答话,双眼一闭,两手在胸前结成一个莲花印法,随之整个人沉寂下去,仿佛身上的精气神一下子被抽干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甘慧英脸色越来越苍白,到了最后,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滚而下,又坚持了一段时间,甘慧英感到胸口气血翻滚,经脉内真气乱窜,心里大吃一惊,知道不能再坚持下去,双手遂自动解开印法,双目缓缓睁开,脸色苍白如死人。

这搜魂大法听起来很可怕,其实就是施术者放出自己的念力,钻入被施术人的大脑,从而影响对方的思维,让他能按自己的想法来做事或是回答问题,这种方法极其霸道,对被施术人的大脑破坏也很彻底,所以一般施术成功后,被施术人都会变得痴痴呆呆。

但这种念力却是极难修炼,它不像其他修行,每个人都可以尝试,最后只是修为高低而已。

念力的修炼需要极好的先天资质,在魔教得到这种修炼大法后,真正修炼的有所成就的也就那么两三人,而且还是间隔好多年才出一个。

甘慧英就是这两三人中的一个,她的先天资质非常适合修炼念力,而她在这上面也是极其努力,但人力终有尽,得到这个就必须得舍弃那个,所以她现在的修为只是灵境中期阶段。

就甘慧英现在的念力水准,对比自己修为低的或是跟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人,完全可施展搜魂大法,但对比自己修为高的人,这种方法就很难凑效。

因为每一个修炼到玄境阶段的人,都是经过无数次生死考验,心灵早就修炼得坚如磐石,特别是像尹士彦这样从事刺客的人,不光对人狠,对自己也狠,在内心里从来不相信任何人,更不要说对人敞开心扉了,像这种人,心灵封闭的更是密不透风。

雪心玄一直在旁紧张地注视着甘慧英,见她样子知道这搜魂大法在尹士彦身上不起作用,看她脸色越来越苍白,一颗心不由吊到了嗓子眼上,想要打断施术,又怕适得其反,只能在旁干着急,最后见甘慧英自己醒过来,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甘慧英望着雪心玄轻轻摇了摇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哪知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雪心玄见状,急忙一把扶住,甘慧英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瓶,迅速倒出三颗黑色的药丸直接咽了下去。

雪心玄将她交给夜无霜,让夜无霜带着她到一旁休息。

而被施术的尹士彦此时也是大汗淋漓,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整个人处于一种昏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