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七章 石刻之谜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天下午,夜无霜带着张傲秋三人在这山中转了转,最后还特意到张傲秋观日出悟道的位置去看了看,到了晚上,几人干脆也不回去,就由张傲秋跟紫陌去抓野味,铁大可跟夜无霜准备柴火,在那山洞里,就着上次留下没喝的那坛美酒,大快朵颐。

吃过以后,四人各自打坐修行。

张傲秋由于学会了搜魂大法,脑中识海进一步扩大,头顶百会穴吸收灵气动静太大,他怕打搅紫陌他们,遂一个人出了山洞,另找一块僻静的地方打坐冥想。

本以为很快就会进入冥想状态的,要是运气好的话,甚至还可以进入上次的入定状态。

但哪知刚一进入冥想状态,脑中就出现几处闪亮点,就像云雾里的星星,很亮但又很模糊。

而且这些闪亮点形状不一,有横有竖,有的弯折,明明就在那里,待想要凝神仔细看清楚的时候,这些闪亮点又变得模模糊糊的。

张傲秋开始还以为是审讯尹士彦的时候神识用的过度了,于是就地在地上小睡了一会,然后平心静气地接着起来打坐,可是这次情况跟上次一样,刚一进入冥想状态,那些个闪亮点又跳出到识海里。

这下张傲秋可是糊涂了,心里也是不服气,来来回回的试,但每次都这样,折腾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才无可奈何得放弃了。

夜无霜、紫陌及铁大可找到他的时候,都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夜无霜焦急地问道:“阿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夜不见变得如此憔悴,而且满眼都是血丝的?”

张傲秋看他们那吃惊的样子,自己也吓了一跳,疑惑地问道:“很憔悴么?”

紫陌在旁边调侃道:“秋哥,你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了?以致一夜未眠的。”

张傲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将昨晚他打坐遇到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夜无霜听了后问道:“你以前打坐冥想的时候,有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就算我还是人境初期的时候,也没有在打坐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的。”

夜无霜皱着眉头道:“会不会是你学会搜魂大法后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了?”

张傲秋闻言正色道:“霜儿,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后来一想,要是那样的话,那甘前辈岂不是也会如此?”

夜无霜点点头道:“也对啊。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前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这些天你也没去哪啊,也就是这里,还有独叟前辈修行的山洞,再就是…… 。”

张傲秋一听立马打断道:“等等,你刚才提到独叟前辈修行的山洞……。”

想了一下,突然兴奋地一拍手道:“霜儿,独叟前辈那山洞里不是有很多刻痕么?你还记得么?就是上次我让你看的那些刻痕。”

夜无霜奇怪地看着他道:“我当然记得了。不过那些刻痕有什么奇怪的?”

张傲秋由自兴奋道:“我在打坐的时候,在我脑中出现的那些闪光是有形状的,不错,是有形状的。

本来我还没有想到这些,你一提独叟前辈修行的山洞,我就想起了那些刻痕,那些刻痕跟我脑中出现的那些闪光很是相似。”

紫陌不信地问道:“还有这种事?”

张傲秋道:“不错,阿陌,确实是这样。”

说完又对夜无霜说道:“霜儿,你快去禀告你师尊,让她允许我再到那石洞里去看看。”

夜无霜笑着摇摇头道:“不用了,昨天我师尊就吩咐过我了,说本教以后就是你的家,这里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去,就算是最机密的那座小楼也对你敞开,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一切都不禁止。

而且你怀里还有她送你的那张黒木教主令牌,有了这教主令牌,至教主以下,就算是我,也要听你吩咐。”

张傲秋听了一愣,喃喃地说道:“那我岂不是教主第二了?”

紫陌一把搂着他肩头,摇头晃脑,表情怪怪地小声说道:“我说的没错吧,嘿。”

张傲秋一听就知道他说的又是魔教女婿那套,一个白眼翻过去,正要开口,夜无霜在旁奇怪地问道:“阿陌,你挤眉弄眼地做什么?你说的什么没错了?”

张傲秋知道夜无霜脸嫩,怕紫陌口快说出来让她下不了台,急忙接口道:“啊,阿陌说这里啊,就雪前辈对我们最好了,是吧,阿陌?”

紫陌听了脸一抽搐,但也算配合,点点头道:“啊对,就是,雪前辈对我们最好了,呵呵。”

夜无霜一看就知道他们在说假话搪塞她,不满地撅着小嘴,嘟囔道:“狼狈为奸。”

张傲秋怕她再问,转移话题道:“不如我们现在就过去到那山洞去看看?”

紫陌听了张傲秋说起那刻痕的事,而且还那么神奇,居然自动出现在他脑海里,早就心痒难熬,闻言急忙道:“对,去看看。说不定由我紫大师一看,那什么刻痕的秘密就都会显露出来,哈哈。”

这事就连铁大可这个闷声葫芦也跟着兴奋点点头,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其实夜无霜心里也想立马就去看看,上次张傲秋拉着她看那些刻痕,还让她记忆犹新,她不信就那些刻在石壁上就像小孩涂鸦一样的刻痕,真的还是独叟前辈留下的什么秘密?

一行四人急冲冲地来到独叟留下的那个山洞,山洞内的情形还是跟张傲秋上次离去时那样,一点变动都没有。

紫陌跟铁大可只是简略的瞟了一眼洞内的陈设,接着就急不可耐地转到了石壁上的刻痕前,这山洞虽小,但也够他们四人一字排开。

紫陌仔细地摸着那些刻痕,瞪大了眼睛观察,希望能从中找到什么线索,半响过后,还是一无所获,不由颓然道:“这刻痕……好像也没什么啊,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夜无霜在旁调侃道:“阿陌,你就这点道行么?还紫大师了,嘿。”

紫陌听了老脸一红,尴尬地应道:“霜儿,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这什么事情都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吧?我也是刚刚才看到这些个刻痕,总也要熟悉熟悉吧?

不过刚才经过我慧眼一观,等会我再夜观天象,啊,不,是日观天象,肯定会把这里面的秘密找出来的,再说了……。”

紫陌话没说完,旁边的张傲秋一脸惊容地指着石壁上其中一个刻痕突然喊道:“你们快看,这个刻痕亮起来了。”

紫陌三人立马挤了过来,顺着张傲秋手指的方向看去,那石壁上的刻痕依旧平平无奇,不要说亮起来了,就连一丝火星都没有。

紫陌看了一会,不满地说道:“秋哥,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这他妈的那亮了,我看……,咦!霜儿、老铁,你们看秋哥他这是怎么了?”

夜无霜跟铁大可闻言转过头来,只见张傲秋依旧是一脸的惊容,胳膊抬起,直挺挺地指着前方,但整个人却像变成了一个木雕,一动不动。

夜无霜见他这样子,急忙上前,伸手想要去拉张傲秋,紫陌在旁一把捉住她的手,急道:“霜儿,不要乱动。阿秋现在的情形可是我们重来没见过的,你要是贸然动他,所不定还会出什么岔子,我们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原来张傲秋在跟他们一起进洞的时候,也是想以前一样,用手摸,用眼看,只是后来想起打坐冥想的时候,这些刻痕才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心想这种情况会不会跟神识有关?

于是他试着抽出一缕神识,往其中一处刻痕罩去,哪知神识刚一接触到刻痕,眼前这平平无奇的刻痕突然在脑海中大放金芒,这下可把他唬得一跳,这才满脸惊容地知会紫陌他们。

等紫陌他们挤过来看的时候,张傲秋心里已经明白,这些刻痕可能真的是那独叟前辈留下的什么印记,而这些印记只有用神识才能打开。

心里虽然有点打鼓,但现在都已经摸到门槛了,要是就这么又退回去,那真是心有不甘,干脆把心一横,将脑内识海内的神识全部调了出来,顿时犹如一张浓密的网一样,往眼前的石壁一寸不留地罩了上去。

脑内随即“轰”的一声。

无数个闪着金芒的亮点突然在他脑内同时出现,接着眼前眼神一花,眼前景物突变,就好像自己一瞬间被带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而刚刚还在旁边的紫陌三人,却再也看不见了。

张傲秋心中大急,正要四处去找时,才发现自己周围一片雾气茫茫,就像仙境一样,只是雾气太浓,根本看不清四周都有什么,而自己的身子却好像被定固了一样,想动也动不了。

张傲秋努力平息自己内心的惊惧,将刚才的事情又仔细想了好几遍,但依旧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就在他惊异不定的时候,前方浓雾中隐隐出来几丝光亮,跟着这些光亮越来越多,均是闪着金芒,金芒前后左右翻滚,流转不休,而每当两处单独的光亮聚合在一起的时候,那闪烁的金芒就会变得更甚。

张傲秋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番奇景,连刚才的惊惧也忘得一干二净,眼前的光亮越聚越多,越聚越多。

等所有的光亮都聚集到一起的时候,突然金芒大盛,就连那浓雾也遮挡不住。

金芒亮度不断加大,穿过浓雾照在张傲秋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但那些光亮却是如此刺眼,就连张傲秋这天境期的修为也受不了。

到最后不得不用双手遮住眼睛,透过指缝看去,只看见眼前一片金茫茫,一片白茫茫。

过了好一会,这片金芒才慢慢消去,张傲秋放下双手,四周的浓雾突然剧烈翻滚起来,而在那浓雾深处,一个白衣白袍的人影现出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