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七章 山前鏖战(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当,当”

一连串密集的兵器撞击声传来,两条人影一时地上,一时空中,斗得个旗鼓相当。

打到这里,尹士彦心里反而暗松一口气,从这硬碰硬的几招来看,杨月华的修为果然如自己猜想的那样,已经达到了玄境初期的高阶阶段,像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再斗上一天,两人也只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

而现在自己紧急要做的,就是如何在打斗的过程中,能不着痕迹地带着面前的杨月华往远处而去,到了那里,然后再想办法脱身。

一想到逃生,尹士彦心里就是一阵急躁,现在场上的人,特别是自己这边几个玄境期的老家伙,那可个个都是明眼人,想要当着他们的面作假然后逃离,那真是自己跟自己找不自在,况且在这种情况下,这杨月华也不可能放过自己。

念及此处,尹士彦握刀的右手不由一紧,把心一横,将体内真气瞬间提到极致,手中的弯刀犹如一片银云一样向杨月华漫天散去,这种打发极耗真气,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若是再不放手一搏,那一切就都晚了。

对面的杨月华对尹士彦的这波急攻显然有点措手不及,虽然竭尽全力招架,但奈何这波攻击又快又急,好几次都差点被他突破剑网,幸好有绝妙轻功弥补,不然很有可能当场就败下阵来。

两人你来我往又战了一会,尹士彦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手中弯刀虚晃着向杨月华咽喉部位划去,这一刀功力十足,弯刀急划而过带动周遭的空气发出刺耳的啸声,即使是一旁的旁观者也以为他此刀的目标会是杨月华咽喉部位。

杨月华果然上当,仓促间运剑上挡,哪知手中长剑刚刚扬起,尹士彦的弯刀已无声无息地转向她小腹,而这一刀使得又是阴劲,刺耳的呼啸声戛然而止,眼前只是一片银光划过一个诡异的弧度,自然往下,这一刀可以说是尹士彦此刻的巅峰造诣,也充分体现了他玄境初期高阶修为的功底。

杨月华大吃一惊,猛吸一口气,身形募得后移半寸,在狭窄的空间中,手腕一转,带着手中长剑匆忙往下。

“当”得一声,杨月华被震得往后倒退五步,而尹士彦则是借着这一震之力,身形往后直飞,将与魔教包围圈的距离又拉开了十几步。

杨月华身形一顿,稳住退势,脸上呈现又羞又怒的一片潮红,叱咤一声,身形一展,跟着又扑了过去。

杨月华这次是动了真怒,手中长剑运转如风,尹士彦看着眼前水泼不进的剑网,心里暗自高兴,提气又是硬拼一下,然后借机又倒退一段距离,然后又缠斗在一起,渐渐地两人离包围圈越来越远。

到离包围圈大概有约一里地的位置,尹士彦虚晃一招,由于他此时占据攻击主动,可以说退就退。

尹士彦脱离战圈,停下站定,一摆手中弯刀道:“杨仙子,多谢相送,你我就此一别可好?”

杨月华望着他诡异一笑,尹士彦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里没来由的一慌,正思索她这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时,杨月华幽幽说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尹士彦呐呐一笑道:“像我们这种人,还是不报姓名的好,杨仙子以为了?”

“也对,像你这种见不得光的人,还是不说的好。不过我这人好奇心重,却是很想知道,不光想知道你的名字,还想知道你心里的那些秘密,兄台都一一相告如何?这样对大家都好,免得我还要费一番手脚。”

尹士彦心中疑惑更大,试探着问道:“杨仙子说的话,恕我愚钝,可听不太明白。”

杨月华眼神轻蔑地看着他,嘲弄地说道:“兄台想要借我的手脱离包围圈,然后再想办法逃之夭夭,反正我们功力相当,互相都奈何不了对方,我想要杀你或活捉你,也都是办不到的。兄台的这算盘可是打得叮叮响,只是不知道是否可以如愿了?”

尹士彦心中一震,没想到心中的那点心思被杨月华说得个正中,就像一个小偷,想好了各种方法及退路,自以为万无一失,只是没想到这些方法跟退路都在对方算计中,结果被抓了个现行,然后又被对方狠狠奚落一番一样。

尹士彦脸上不自然地露出一丝苍白,严防死守的心灵露出一丝空隙,杨月华看他那样子,“哈哈”一笑道:“你上当了。”

尹士彦听她这话,心中震惊更甚,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杨月华长剑划过长空,剑势如流星赶月般直杀过来,尹士彦勉强将心里的震惊压下,弯刀一划,功力十足的迎了上去。

又是“当”得一声,这次尹士彦却是应声被震得往后直飞,人还在空中,心里已是一片骇然,等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方才惨声道:“你不是玄境初期修为,你竟然骗我。”

杨月华不理他,手中长剑如雨一般像尹士彦攻去,时而以硬碰硬,时而轻灵如风,完全不是先前那种旗鼓相当的样子,而是完全压制地打法。

尹士彦此时才知道上当,不由心中一阵悔恨,如果不是自己贪生怕死,现在跟那十几个人抱成团,也许还真的有一丝活命的机会,不过现在只能咬紧牙关,拼死抵抗了。

虽然杨月华的修为只是玄境中期阶段,但到了这个阶段的修为,哪怕只是高一阶,也可以完全压制低阶修为,况且杨月华的修为比尹士彦高不止一阶。

虽然尹士彦歇尽全力抵抗,但也是于事无补,正当他心死如灰,想要咬破牙间的毒丸自尽身亡时,念头刚起,就这一会分神的功夫,自己全身上下五处大穴瞬间被封,一时动弹不得。

杨月华人如鬼魅般欺上前来,左手一动,将尹士彦下颚卸了下来,连合嘴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自尽身亡了。

杨月华看着眼前如木桩一样的尹士彦,嘲弄道:“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是玄境初期修为了?这只是你自己蠢,居然还怪别人骗你。

不妨告诉你,你那点心思,我一开始就看出来了,也正好将计就计,免得当着人多的时候,你一开始自知不敌,就会自尽身亡,只有给你一点希望,你才会想尽办法来保住你这条小命,那样也给我一个活捉你的机会。

现在这周边一个人都没有,到时候我说你死了就是死了,他们也没有时间来怀疑。

嘿嘿,兄台,只要你被活捉,我们有的是方法让你自己乖乖说出你的名字跟你心中的所有秘密的。”

尹士彦心中长叹一声,脸色一片惨然,索性闭上眼睛,不言不语。

杨月华看他那样子,手中剑柄一撞,尹士彦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就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在杨月华跟尹士彦两人相斗的时候,雪心玄上前一步,对黄衣人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辈应该是‘袖里乾坤’关柔石,不知晚辈猜得对还是不对?”

黄衣人长叹一声道:“想不到这么多年,关某的名号还在江湖上流传。”

雪心玄道:“想当年关前辈也是侠肝义胆,在江湖上颇有名声,四十年前退隐江湖,想不到后来竟然加入了一教二宗。”

关柔石洒然一笑道:“都是前程往事了,也不用再提。雪教主,老夫有一事不明,还请雪教主不耻相告。”

雪心玄“哦”了一声笑道:“关前辈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尽管说好了,只要是晚辈知道的,晚辈一定相告。”

关柔石脸上复杂地看了看雪心玄,颓然道:“我们这一路来,可以说是极尽小心,而且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也是极为保密,知道这个计划的人少之又少,不知道雪教主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以至于早早做好准备,只等着我们上钩?这里面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雪心玄眼神不经意地瞟了一下身边的一众人等,杨月华判教之事,雪心玄已密令将其秘而不宣,这件事只有十一位堂主及长老会的长老们知晓,其他人一概不知。

刚才尹士彦当众说出杨月华出尔反尔,为了避免引起其他人误会,此刻正好掩饰一番。

打定注意,雪心玄轻咳一声道:“杨堂主与你们接洽一事,是奉本座之命而行,杨堂主身为本教大弟子,而且江湖地位也高,加上又有些江湖传言,正好假意叛教,无非是想将计就计,看你们有什么后续动作,呵呵,关前辈,只是没有想到,你们一教二宗如此下得血本,竟然一次派这么多高手过来。”

关柔石露出恍然的神色,洒然道:“雪教主才是真下得血本,只为钓出我们这些老弱病残,连贵教圣女的安危都可以不顾。”

雪心玄想起夜无霜上次险些上当被俘,要不是张傲秋,现在形式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顿时心头杀机大盛,脸色一沉,冷然道:“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前辈以为然否?”

关柔石点点头,同意道:“不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雪教主,老夫还有一事不明,还望雪教主一并告知。”

雪心玄不置可否,寒声道:“前辈尽管问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