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六章 欧阳雪怡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欧独舞看着关、岳二人离开后,由自不解恨,重重地“哼”了一声,尖声道:“大师兄,二师兄,我们这次行动可以说是损失惨重,怎么可能如此放过这两人?”

断无殇道:“独舞,你先别激动,大师兄也没有说要放过他们,只是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就擅自处理,传出去恐怕让其他人心中不服,再说了,他们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就算让他们走,他们也不会走的。”

欧阳尊者不悦地瞪了欧独舞一眼道:“无殇说的不错,独舞,如果你要是再这样,以后的行动你就都不要参与了。”

欧独舞听了一愣,望着欧阳尊者嘴张了张又合上,如此几次后,还是没说出一句话,最终只是愤愤地一跺手中的龙头拐杖,一屁股坐下,闷声生气。

欧阳尊者也不理她,皱着眉头接着道:“如果关长老所说属实,那么这可是一个极大的隐患,无殇,这件事你怎么看?”

断无殇也是一脸的凝重,半响后才道:“大师兄,以小弟这么多年对关柔石的了解,他应该不会说谎,如果他没有说谎,那他口中的那个内奸又会是谁了?”

欧独舞闻言不满地说道:“二师兄,大师兄问你对这件事的看法,你就说你的看法,你说的这些,说了跟没说一样。”

断无殇看着她笑了笑道:“独舞,为兄还没说完了,你这么心急做什么?我的意思是,不管这个内奸是谁,我们得赶紧先要将眼前的事处理好。

这两座矿山,可是个聚宝盆,不容再有闪失。现在攻打魔教失败,他们也知道我们在对付他们,以魔教雪心玄的性格,这件事必有后续行动,而这里又离魔教不远,因此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好好提防他们报复。

而且那些旷工,我觉得干脆就由我们自己的人来算了,在外面强抢过来的人,也不知道那些人当中有没有内鬼,至于彻查内奸一事,我倒是觉得应该悄悄进行。

关、岳二人现在不但不要动他们,而且还要好好安抚,因为攻打魔教失败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天下,我们就是想捂也捂不住,若我们此时将他们二人及他们家人杀了泄愤,一来于事无补,二来也会寒了其他人的心。”

欧阳尊者点点头道:“无殇这个提议很有道理。这样吧,阴阳山脉这块的防御事情就由无殇全权负责,这件事你亲自来抓,为兄的七杀教及独舞的不净宗的人,任你调配。

至于内奸一事,从曲栏城破庙那魔教圣女被救开始,就一直在查,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个头绪,这件事就交予须亦去做好了,若论算计,这孩子比我们三人都强,而且这次攻打魔教,他是持反对意见的,只是我们没有听他的罢了。”

说完话题一转道:“雪怡这丫头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欧独舞在旁一听到“雪怡”二字,本是阴沉紧绷的神情,也慢慢变得柔和起来,先是嘴角一牵,微微笑了一下,接着又是一叹道:“还没有。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在什么地方?过的好不好?唉!”

欧阳尊者重重地一哼道:“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又没把她怎么着,竟然就留书离家出走了,就算她离家出走,也该时不时捎个消息回来,哼,她要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

欧独舞一听,不悦道:“大师兄,雪怡这孩子从小没有娘,你那时又忙于公事,本来见面次数就少,可每次见到她不是板着张臭脸,就是问她修为怎么样,功课怎么样,也不知道多陪陪她,疼疼她。

雪怡这次离家出走,还不是因为你,不就是失手了一次么,有必要冲她发那么大的脾气么?”

欧独舞因为修炼毒功,至不能生育,一生没有后羿,于是就把全部的母爱都投入到了欧阳雪怡身上。

在欧阳雪怡还小的时候,欧阳尊者忙于公务,完全没有时间管她,欧独舞虽然那时候也忙,但依然将她身带在身边,可以说欧阳雪怡就是欧独舞一手带大的,所以感情特别的深,形同母女,现在一听到欧阳尊者说起欧阳雪怡不是,顿时心里就不乐意了。

欧阳尊者拉长了脸道:“独舞,她那叫失手么?她要是真是失手,就算是把为兄的七杀教丢一半去,我也不会对她发脾气。小小丫头,竟然……哼,妇人之仁。

独舞,你以后少惯着她,要是再惯着她,只怕她要飞到天上去了。”

欧独舞一跺龙头拐杖,霍得站起身来,怒道:“哼,你就知道怪别人,雪怡现在才只有十六岁,就算她妇人之仁了,但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有什么做错了的,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可以好好教导她,有你这样当爹的么?动不动就骂,我看你就差动手打她了,我跟你说,其他的事情,我什么都可以依你,唯独雪怡这件事不行。”

断无殇一看两人又要干起架来,急忙站起来说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都少说两句,自从雪怡离家出走后,你们也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了。雪怡这孩子现在也是地境巅峰了,人又精灵,一般人等,很难靠近她。”

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吧,独舞,至你上次在慕容轻狂手上受伤之后,就一直没有出去走动,要不这段时间你就到外面走走,一来可以去找找雪怡,二来也顺便散散心,你看这样可好?”

欧独舞冲欧阳尊者翻了老大一个白眼,平息了一下道:“也好,我立即启程去找雪怡,这边的事,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哼。”

说完提起龙头拐杖,气冲冲地转身就离开了。

断无殇看着欧独舞离开帐篷,转头对欧阳尊者说道:“大师兄,独舞这脾气也是让你给宠出来的,现在她又宠着雪怡,我看啦,这源头还是在你身上啊。”

欧阳尊者不悦道:“无殇,现在连你也来说我?”

断无殇急忙摆摆手道:“不敢不敢。大师兄,其实独舞说的也对,虽然雪怡在那件事上处理得是有点不当,但毕竟年纪还小,我看啦,这次要是独舞把雪怡给找回来了,你也就不要再摆老爹的威严了,跟她说说话,也好化解化解她心中的怨气。”

“哼,按你的意思,那还要我这个当爹的给她赔不是了?”

断无殇一看他那样,知道不能再说了,摇了摇头苦笑一下道:“大师兄,这个……。”

说完突然一拍额头,正色道:“对了,大师兄,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刚接到消息,那边有人要过来。”

欧阳尊者诧异道:“哦?那边有人要过了?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他们要过来多少人?什么时候到?”

断无殇道:“消息是一个时辰前由须亦通过密函传过来的,密函上说那边一共过来有十人,估计是在半个月后就可以赶到。带队的是一个叫树上春雄的人,据说是‘一刀流’的门人。”

欧阳尊者听后,脸带嘲弄,不屑地说道:“一刀流?两百年前,我们这片大陆还在大夏帝国统治下的时候,那时可是盛极一时,引得四方来贺。

死域人那时候还专门派了专使过来向我们学习,不过他们人笨,学东西都是只学一半,文字也好,武学也罢,他们这所谓的一刀流,只不过是我们刀法的一部分。

但是他们人虽然笨,但却是一根筋,苦练这一鳞半爪的武学,居然也搞出了点名堂,也算是不错了。

不管怎么说,来了都是客,通知下去,等他们到了要好好招待。

无殇,这件事你亲自去办,你去听听看他们这次来的目的,记住,我们跟他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不是求他,该答应的答应,不该答应的可不要乱答应。

但他们要是提什么稀奇古怪的要求,就给我大嘴巴抽他娘的。”

断无殇点点头道:“大师兄,我知道怎么做。”

张傲秋几人从雪嫣阁出来后,紫陌上前搂着张傲秋的肩膀,神秘兮兮地说道:“秋哥,看来你这魔教的女婿是当定了。”

张傲秋停了下来,扭头望着紫陌,不解地问道:“你怎么突然一下说起这个事情了?你怎么知道我个魔教的女婿当定了?”

紫陌松开手,凑过脸来说道:“就在雪前辈审问那老小子前,不是问过你有没有准备好么?那时候她看着你的眼神,就像……,额,就像我娘亲看我的眼神一样,哎呀,真是满满的都是爱啊。”

张傲秋疑惑地说道:“满满的都是爱么?我怎么不觉得啊。阿陌,就你说话夸张,真是的。”

“哎哎哎,你可别不信啊,你那时候是当事者迷,我在旁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绝对假不了。

再说了,你跟霜儿好,雪前辈她肯定是知道的,不过她不但没有反对你们,还处处对你维护有加,你可要知道,霜儿可是魔教的圣女,以后的魔教教主,就这一点,嘿,我说你要当定了这魔教的女婿,绝对错不了。”

张傲秋听了一愣,心里将与雪心玄接触的几次场景细细回想了一遍,雪心玄对他爱护有加这个倒是有,但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爱,这个只怕是紫陌夸大其词了,遂摇摇头道:“阿陌,现在不要提这个了。等下霜儿过来了,我们几个也要将后面的事情好好合计合计了。”

晌午的时候,由于雪心玄他们要对这刚挖出来的消息好好布置,所以就派夜无霜过来代为作陪,陪着张傲秋他们三人。

在流霜阁一楼大厅内,四人围坐在桌旁,一边吃着饭,一边说着话。

张傲秋道:“这边事已了,我们也要尽快回临花城。那边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不过这次回临花城之前,嘿,先到阴阳山脉那里去转转,若是他们防备不严,我们就盗他几千块阴阳石出来,若是他们经过上次那事后加大防范的话,我们就先将藏在那地洞里的阴阳石取出来运走。

等将阴阳石运回临花城后,我们先到老铁说的那处地方去考察考察,若是合适的话,就将那里定为我们以后发展的基地。

再这之后,我们几个就要分开行动了,首先老铁去联系你那几个兄弟,等这事办妥后,再用这阴阳石为诱饵,将那陈沙欧钓出来,至于具体行动安排,你可以自己拿捏。”

铁大可点点头道:“俺还是先去联系俺那几个兄弟,至于钓出那陈沙欧的事,还是俺们几个一起吧。”

张傲秋不解地问道:“这事为什么要我们一起?”

铁大可稍稍脑袋道:“俺只是个大老粗,修行打架倒是可以,这个如何让人上当的事情,俺做不来。”

张傲秋想了想道:“也好。那我跟紫陌就先到凌霄门走一趟,等那边事了以后,我们就立马赶回来。”

夜无霜道:“你们到凌霄门的事,要不要让阿漓姐姐知晓?”

紫陌道:“还是不告诉她的好。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觉得还是这样相处下去更好一些。等以后该让她知道的时候再说吧。而且我这次回去,还不见得回的来,唉!”

张傲秋摇摇头道:“阿陌,我觉得还是让阿漓知道的好,若是以后再告诉她,可能她会觉得你是在骗她,阿漓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实诚,容易钻牛角尖。”

紫陌想了想道:“好吧,等回去后我就跟她说明。”

夜无霜道:“阿陌,这样做是最好。对了,你们这次去凌霄门,我也要去。”

张傲秋跟紫陌异口同声道:“你也要去?”

夜无霜理所当然地说道:“不错。你们不要忘了,本姑娘可是魔教圣女,此去凌霄门,正好看看能不能将凌霄门拉为盟友,要是总靠你们去说,紫门主也不一定听你们的,要是本圣女过去,嘿,那就不同了。”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对望一眼,夜无霜看着他们那样,娇嗔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做什么?哼,大眼瞪小眼的,还能看出个花来?这件事本圣女说的算,你们就是反对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