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五章 我发起怒来自己都怕
作者:炒菠菜  |  字数:1067829   |  更新时间:2020-11-26

就在阎顺一伙人休息的时候,一群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正是渔阳镇的那伙人,他们得知阎家在追杀杨帆,便也赶了过来,他们渔阳镇虽然比不上阎家,但在上千个镇里还是数的着的,所以倒也不太畏惧。

突然出现了一群人,让阎顺等人顿时一惊,都连忙站起身,他们确定不认识这些人。

此时为首的黑衣青年拱手道:“大家别误会,大家的目的相同,我来就是想和阎兄商量合作的事。

众人这才有所放松,不过依然注视着对方,阎顺也拱手道:”不知是何方的朋友,又相谈什么合作?。为首黑衣青年开门见山道:“在下渔阳镇,渔家,渔海天,阎兄可是在追杀一个叫杨帆的人?”。

阎顺闻言连忙拱手道:“原来是渔镇长的长孙,真是失敬,不错,难道渔老弟也和此人有仇?”。

渔海天的脸色瞬间冰寒下来,冷哼道:“此子杀我兄弟,此仇不共戴天,可惜一直找不到他的下落,没想到阎兄有所斩获”。

阎顺也是哈哈一笑,请渔海天坐了下来,开始详细的交谈了起来。

在一个幽静破败的小峡谷中,金铁和兰明日正躲在一个山洞中,他们本来十几人的队伍,现在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也该他们悲剧。

进入山脉第三天,截杀一个小家族,没想到让其跑了一人,而被他们击杀的人里面,竟然有排名靠前镇里的亲戚,这下算是惹上麻烦了,他们被连续的追杀,最后躲到了这里,两人准备比赛结束在出去,至于名额就算了,保命要紧。

山洞中的杨帆此刻已经修炼完毕,可迟迟不见小红回来,心里变得急躁起来,按理来说这个时间早应该回来了,就在杨帆在洞中徘徊时,一道红影闪电般跳进了山洞,正是小红,不过现在它全身是伤,鲜血直流。

杨帆吓了一跳,连忙拿出疗伤药喂它服下,开口问道:“怎么这么惨烈,应该不至于吧,那是什么妖兽能将你伤成这样。

赤炎蜥此时也很疲惫,不过眼中却露着精光,兴奋的说道:”小子你想不想提升实力,我发现一样好东西,绝对比得上你几年的修炼。

杨帆一惊,连忙问什么东西,赤炎蜥嘿嘿一笑没有说话,杨帆看见它这模样,没好气的道:“放心,只要是宝物绝对给你留一份,这样总成了吧”。

有了杨帆的承诺,赤炎蜥这才说道:“我之所以血拼这么久,就是想夺取宝物,可惜那家伙十分狡猾,守在宝物附近就是不肯离开”。

“最后我们两败俱伤,虽然它是天魄一重后期,但我现在也是中期实力,火属性能量有点克制它,斗的倒是旗鼓相当”。

赤炎蜥就欲在絮叨,不过看到杨帆喷火的眼神时,连忙改口“这家伙的宝物就血婴果,至少有五百年以上,应该是它为突破天魄二重准备的,一共两颗“。

杨帆倒吸了一口凉气,血婴果他到是知道,依靠常年吸收妖兽或者人类气血才能生长的灵果,气血级别越高,血婴果能量越大,暴力气息也会越强,服用此果对妖兽没什么影响,人类服用稍有不慎,就会丧失意识成为杀戮机器。

杨帆陷入了沉思,他就想安稳修炼,保护家人,如果冒险服用此果,恐怕将有生命危险这有点不合适。

看到杨帆犹豫赤炎蜥冷哼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只想着平安修炼吗,不想为虚名所累,但是你想想,现在的局面你能安稳修炼吗,深处有妖兽,外围有百人在追杀你,你能活着就是个难题,还怎么保护家人。

“ 踏入武道,就该有一往无前的勇气,这不是让你失去追求,而是在有追求的同时,也不能失去武道修炼的本质,不然修炼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赤炎蜥的话虽然有蛊惑的意思在里面,但不得不说其实也有些道理,人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实现追求,不然那只是意淫吧了。念及至此,杨帆一咬牙狠声道:“好,这事,办了”。

旋即赤炎蜥带着杨帆来到了血婴果的所在地,他收敛气息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因此冰雪熊并没有发现杨帆。

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看着庞大的身体,杨帆没有压力那是假的,看着一起一伏的冰雪熊,应该是在休息疗伤,此时小溪一般的血都汇聚到了血婴果树的底下。

杨帆看着外形如婴儿般,血红的果子也有些激动,趴在肩上的赤炎蜥却悄悄的向另一个方向跑去,这是他们商量好的对策,让它引开冰雪熊一段距离,赤炎蜥瞬间恢复本体,强猛力量轰在熟睡的冰雪身上。

冰雪熊有所警觉大吼一声,震散轰来的元气能量,眼神喷火的看着赤炎蜥,它没想到这家伙还敢回来。

愤怒道:“哪里来的妖兽,竟然三番五次的骚扰本王休息,真以为本王奈何不了你,识相的赶快滚里此处,不然本王叫来部下,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赤炎蜥人性话的咧着大嘴无赖的道:“果子有两个,你分我一个,我马上离开,你多一个也没用,刚好我也快要突破了,正好用得上。

杨帆正在慢慢的接近血婴果,听见赤炎蜥无耻的话,差点笑出声,不敢耽搁,拿出两个玉盒用血婴果的树枝将其敲掉,迅速收入纳戒,身形瞬间退出了百米。

冰雪熊立刻感到血婴果,正在远离它的巢穴,怒吼一声,就向着杨帆的方向追去。

这时赤炎蜥却阻挡住了它的去路,冰雪熊立刻连连吼叫,随着声音的传出,飞奔的杨帆立刻察觉到附近有大量的妖兽,向着他围堵过来。

杨帆也不再隐藏气息,咫尺天涯全力催动,向着外围跑去,事情他早已经想好,今天就要来个祸水东引。想到一会将要发生的事,杨帆露出了贼贼的奸笑。

一群妖兽尾随着他的身影追来,妖兽对于人类的气息本就敏感,更何况还带有如此暴戾的灵果,杨帆感受到身后的妖兽越来越多,暗暗祈祷,希望展宏伟那些家伙能够多坚挺一会。

此时阎顺等人正在商量如何避开妖兽,深入山脉追杀杨帆,突然感到地动山摇,远处更是有成片的古树在不断倒下,很多人惊呼出声:“前方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兽潮”。就在这时,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阎顺面色狰狞的大吼道:”杨帆你终于出来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杨帆看着众人微微一笑,快速的向前方跑去,阎顺看杨帆想走,立刻大喊道:“拦住他“,其他人纷纷施展轻功想要拦住杨帆,奈何杨帆速度奇快,很快冲破包围,直接消失在远方。

”可恶“看着杨帆消失的身影,许多人发出不甘的谩骂声,突然惨叫声接连响起,众人转身看去,留在原地的人都已经被妖兽踏成了肉泥。

阎顺见此,更是双眼通红的嘶吼道:”杨帆,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他还想返回,救存活下来的几人,却被旁边的人连忙拦住。

众人大喊道:”阎哥快走,如果妖兽赶来咱们都走不了“。阎顺不甘的看了后方一眼,一咬牙转身向前方快速跑去。杨帆此时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几日的烦闷一扫而空。

就在此时,一道红光落在了肩头声音焦急道:“小子快走,冰雪熊来了,而且还有一头地煞九重的冰雪虎,奶奶的没想到它还有这么牛逼的手下,差点就回不来了”。赤炎蜥最后禁不住的骂道,

杨帆先是一惊,旋即疑惑道:“我已经把灵果放进玉盒,应该已经隔绝了感应,为何它还能准确的找到我”。

赤炎蜥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杨帆,见他真不懂,感慨道:“你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能够修炼到地煞境真是奇葩,你简直连屁都不懂,这血婴果陪伴了冰雪熊几百年,里面更有它的精血,你即便能隔绝感应,也隔绝不了血脉的感知,懂吗!。赤炎蜥最后的话简直是在怒吼。

杨帆也很无奈,这些他真不知道啊,连忙问”该怎么办,如果冰雪熊感应的到,那它会一直跟着我们。

赤炎蜥突然眼神郑重的道:“如果你相信我,就将两个玉盒让我吞进肚子里,等冰雪熊失去感应后,回去给你留一枚”。

杨帆闻言毫不犹豫的将盒子送到了赤炎蜥的嘴边,埋怨道:”有这方法,不早说磨磨唧唧。

赤炎蜥一愣,见他不像是在做做样子,深深的看了杨帆一眼,当即就将玉盒吞了进去。后面的冰雪熊好像有所感应,更加疯狂的吼叫起来,附近的树木和人都被轰成了渣。

旁边的冰雪虎吓的瑟瑟发抖。冰雪熊的声音如九幽寒冰般传出,“附近所有的人类都给本王杀了,一个不留,我要让这些闯入此地的人付出代价”。

其他妖兽怒吼一声,直接向着森林里的人类飞奔而去,顿时惨叫声四起,众人都不知道这些妖兽发了什么疯,此时的杨帆早已经远离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