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五章 刀宗木灵(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夜无霜回到流霜阁的时候,紫陌跟铁大可居然还没有回来,两人开始还在暗自替他们高兴,以为他们两人会像夜无霜一样观完风景后会一举破境,即使不破境,巩固一下修为也是不错的。

谁知等了一会,紫陌跟铁大可两人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身上衣服也扯破了,手上也擦出血了,头上还顶着雪花星子。

夜无霜看他们那样子,奇怪地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紫陌嘟囔道:“知道那山陡,没想到这么陡。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的时候还好,下山的时候就搞成这样了。”

张傲秋捎捎头,诧异地问道:“你们两个好歹也是天境级别的高手,下山的时候没有想着从树梢上直接借力飞掠下来么?”

紫陌跟铁大可两人听了同时眼睛一亮,互望一眼后,又接着同时神色一黯,叹了口气。

张傲秋看他们那表情就知道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招,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模样,特别是紫陌,还一抖一抖地,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紫陌下到山脚的时候,就知道这模样会被张傲秋笑话的,心里也做好了准备,笑就笑呗,哥不跟他见识。

但张傲秋刚才提出的那个方法,自己在下山之前跟下山途中都重来没往那方面想过,这就跟修为无关了,这上升到智商的问题了,正心中羞愤了,见张傲秋在那里快活地笑着,顿时大怒道:“笑什么笑?有毛好笑的?”

紫陌这动作大了点,带着头上的雪星子往下直掉,张傲秋本想也止了笑,不过一看到紫陌那怒目金刚的样子,本是很严肃认真的模样,只是那从头上落下的七零八落的雪星子在旁做了配景,顿时显得不伦不类起来,感觉更是好笑,前面一口气还没喘匀和,后面又跟着扯了起来,就这样愣是老半天没将那口气回过来,这也亏得是天境期的高手啊,不然真要给抽过去了。

夜无霜看着张傲秋憋得通红的脸,皱着眉头问道:“有这么好笑么?”

夜无霜不问还好,一问后张傲秋觉得更好笑了,干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低着头,辛苦地一只手捧着肚子,一只手冲他们三人摆了摆,意思是你们都别在说话了,再说话可真要小命了。

几人正闹着,雪心玄带着阴无忌还有甘惠英两人走了过来,紫陌一看他们过来了,一拉铁大可,二话不说一溜烟地从另一个方向逃跑似的溜走了。

阴无忌“哎哎”了两声,还没说话,那两人早已溜得没影了,雪心玄奇怪地问夜无霜道:“阿陌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见我们过来就跑啊?”

没等夜无霜回答,转头瞥见张傲秋正在擦刚才笑呛出来的眼泪,还以为他们三人真出了什么事情了,急忙又问道:“阿秋,你这是怎么了?”

夜无霜没等张傲秋回答,上前一步,一把挽着雪心玄的胳膊说道:“师尊,你别误会,他们没事,你别理会他们。”

雪心玄看着张傲秋依旧将信将疑地问道:“没事?那阿秋这是……。”

张傲秋知道雪心玄是误会了,急忙道:“前辈,是真没事,我这眼泪吧,是让紫陌他们给笑得呛出来的。”

“哦?他们做了什么事有这么好笑的?怪不得他们两个一看到我们过来就跑呢。”

夜无霜可不想在背后说别人的糗事,摇了摇雪心玄的胳膊说道:“师尊啊,我还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了。”

雪心玄白了她一眼道:“什么时候还知道商量了?”

夜无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接着叽叽喳喳地将郝天舒要跟他们一起回临花城的事情说了一遍。

雪心玄听完,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正如郝天舒所说,当年在雪心玄还是圣女的时候,郝天舒曾陪她一起到西北闯荡,此人为人不多言语,但却是忠心耿耿,而且武学修为也高,是魔教中难得的武学天才人物之一,只是此人却是个武痴,自从进入灵境以后,就再也不问世事,一心修炼。

之所以雪心玄将他安排到了这个秘洞门前做守卫,一来那本就是个闲职,而且又是山野偏僻位置,无人打搅,正好让他在那里安心修炼,二来那处秘洞机关也确实很重要,不安排个修为高而且又忠心的人在那里,雪心玄还真是不放心。

但修为高的人,谁也不甘心只是在那里做一个守卫,正好有郝天舒这样的人出现,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虽然如此,但像郝天舒这样的武学天才人物,放在那里当守卫,不说他自己是不是觉得屈才了,反正就雪心玄来说,是不乐意的,特别他们之间还有一起在西北历练的那段生死患难之情,因此更想将郝天舒从那山林给揪出来。

但郝天舒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修道,任你说的唇干舌躁,他就是不挪窝,时间长了,雪心玄也就顺其自然了。

现在没想到的是,郝天舒居然自己主动提出要随夜无霜他们一起到临花城去打前站,虽然郝天舒好多年不闻世事,但毕竟以前可是在江湖上打滚的人,像他们这种在刀尖上添血的人,多吃一年的江湖米,那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有这样即忠心、修为又高深,而且还江湖老到的人陪在夜无霜身边,雪心玄心里自然也就更放心些。这样的好事,就是傻子也会点头,何况还是雪心玄这样精明的人。

雪心玄本来过来找夜无霜就是想跟她说说下山后的事情的,因为这以后的事情变数太多,就算是再精于算计的人,也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但夜无霜此次下山后的任务重大,可谓是一环套一环,不容有闪失,虽然她身边有张傲秋他们几个,还有慕容轻狂这样的高高手,但这几人都是各有各事,不一定能随时守候在夜无霜身边。

所以在雪心玄心里,总是有点忧心,想来想去,只好将注意打到了甘惠英头上,而阴无忌倒是想跟紫陌聊聊天,因此也就一并过来了,没想到一到这里,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雪心玄心里高兴,笑着说道:“本座以前那么劝他,可他就是不听,这次你们下山,本座可要亲自好好问问他,看他为什么这次又肯出山了?”

夜无霜一听,怕又勾起张傲秋的伤心,将挽着雪心玄胳膊的手一紧,向她打了个眼色,雪心玄本是一个精明的人,但这会也是高兴糊涂了,奇怪地看着夜无霜道:“霜儿,怎么了?他郝长老出山还有什么不对么?”

张傲秋站在旁边,隐隐看到了夜无霜使得眼色,苦笑一下道:“前辈,你不用问了。郝前辈此次愿意下山,是因为他知道本宗及家师的事情后,想下山找一教二宗报仇。”

雪心玄听后,眼神立即出现一阵迷茫,随后又恢复清明,抬头望向阴沉沉的天空怔怔出神,像是在追忆着那段峥嵘往事,好一会后,嘴角一牵,无声地露出一个浅笑道:“不错,那时候郝长老跟木灵可是供过生死患难的,说起来,本座还欠他木灵一条命了。木灵,唉,木灵。”

临花城,杏林阁医馆。

在医馆后院的一间密室里,有三人成环形坐在正前方,当中一人身着褐色长袍,下颚留着长须,此人是七杀教三长老吕承豪,是当年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吕三公子,现在虽然年纪见长,但依然是一副仙风道骨的风貌,只是在这幅仙风道骨的风貌下,总让人感到一丝丝邪气。

武功修为在灵境中期,从不用兵器,一手“百花错手”潇洒飘逸,但也让对手头疼不已,江湖人称“邪公子”。

陪坐在他两侧的,左边一人身形消瘦,脸长无肉,颧骨高耸,眼睛细长,眼帘似张非张,间或眼珠一轮,眼里闪烁着狡诈、阴险的目光,此人是天邪宗宗主座下四大护法之一,号称“夺命无痕”的严茗觉。

之所以叫他“夺命无痕”,正是因为此人工于心计,善于利用当时的形式,步步算计,让对手自己身陷绝境,四面楚歌,杀人从不用自己动手。

坐在右侧的是一身红衣的白发老妪,正是不净宗的红衣姑姑,此人与不净宗宗主欧独舞是义结金兰的姐妹,同样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在不净宗中,算的上是说一不二的实权人物。

武功修为虽然只是灵境初期,但善使毒物,江湖上知道她名号的人,即使是修为要远远高于她的,遇见她也会绕着弯子走,因为稍有得罪,自己也许没什么,但身边的朋友及家人就危险大了,由此也可看出此人心肠狠毒。

而陪坐在他们三人之下的,正是杏林阁医馆馆主袁洪峪。

自从一教二宗攻打魔教失败后,一教二宗的三大巨头就知道事情已是迫在眉睫,魔教迟早会有大的动作,而他们虽然号称一统东南,但实际上还有很多帮派及地方势力并不一定就完全归附与他们。

特别是临花城,与他七杀教老巢相隔只有大半天的路程,现在更是完全处于一教二宗的对立面,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而且他们更怕这些势力会联合起来,到时候就成为尾大不掉,内部起火。

所以这次一教二宗在他们内部各派一个实权人物过来,就是想了解目前临花城内部的情况,然后再商定计策,从而一举拿下临花城。

一教二宗对临花城如此上心,主要是临花城所处地理位置,南邻离水,过临花城后往北,就是直入中原,在这样一个关键位置上,不论从商业还是军事部署来说,都是绝对要害位置。

以前一教二宗想要越过临花城向中原发展,跟临花城协议让其通过,一教二宗明则是想发展中原的贸易,实际上是想发展在中原的势力,为以后一统江湖打下底子。

但云历也不是傻子,明白其中的权益要害,虽然没有反对,但同样也没有赞成,久拖不决,也是想从中获取巨大的好处,后来因为云凤阁的事情,双方闹得势如水火。

特别是在攻打魔教失利后,一教二宗就更急于想拿下临花城,只要能拿下临花城,后面的大好江山可以说是一片坦途,同时对他们一统江湖的大业也是大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