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六章 山前鏖战(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十几个人撤离倒是行动迅速,将此时已成浓密一片的红烟内的将近六千来人及停放在后方的物资统统弃之不顾,掉头就往回路飞掠而去。

一路飞掠的时候,黄衣人将这些天的情况快速地在脑中过了一遍,将其中几个重要环节又对比了一下,但实在是看不出是在哪里出了破绽。

正当他在冥思苦想的时候,心中突然一丝警觉升起,黄衣人猛地身形一顿,右手一挥,十几个人顿时都停了下来,以黄衣人为中心,迅速结成阵型。此处离刚才的位置大概有四五里地的样子。

这十几个人,修为最低的也是灵境中期,算的上是一教二宗的核心成员,而且均是**湖,一生都是在生死之间打滚,对危险都是格外敏感。

在黄衣人感觉到有危险的时候,其他人也有所觉,所以众人一停下来,就立马结成阵型对外。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久,在众人前方树林里人影绰绰,一位身着红衫的女子排众走了出来,正是魔教教主雪心玄。

杨月华及甘慧英分左右跟在雪心玄身后,再往后则是包括宁舟飞等一众堂主。

原来雪心玄在山上看到山下的这场战斗已经根本就没有什么悬念,完全只是自己这方单方面的杀戮时,心思也就不再放在这里,将此处的指挥权交给夜无霜后,自己带着一众堂主及宁舟飞提及的由十个玄境期长老分别率领的机动小队,从另一处匆匆下山,急速赶到山下这帮人的背后,以逸待劳,等着漏网之鱼进网。

之所以动用这么大阵仗,也是想跟上次对付一教二宗罗、秦两位长老一样,确保能够活捉。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逃出来的人,不是修为高深的就是地位极高受其他人保护的,要是这样的人物能活捉一两个,加上甘慧英的搜魂大法,那么不光很多以前关于一教二宗的不知道事情会搞的清清楚楚,而且说不定还能知道他们的其它布置,这对以后如何对付一教二宗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着这么多好处,雪心玄才会立即决定亲自带队。

这样的规模,可以说也是囊括了魔教的大部分核心力量。

雪心玄走到离这些人五丈远的距离停下,脸色沉凝如水,不带丝毫表情,一双凤目含威,冷冷地看着前面几人。

双方对持了一会,雪心玄冷声道:“各位千里迢迢而来,对本教这次招待可还曾满意?”

雪心玄这话极具挑衅性,其目的就是要激怒眼前几人,果然话音刚落,先前的银裘花袍中年男子就恨声骂道:“雪心玄,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杨月华个贱妇出尔反尔,你现在说不定早就是老子阶下之囚了。”

这番话顿时引起魔教这边纷纷怒骂,而雪心玄反倒是面露微笑,不以为意。

旁边的阴无忌阴测测地说道:“你竟然敢辱骂本教教主跟大师姐,就凭你这句话,老子要是不让你哀嚎七七四十九天,就算老子对不起你。”

银裘花袍中年男子“呸”了一声道:“就凭你也想抓住老子?真是想歪了你的心。少废话,杨月华,你是否敢跟我单打独斗一场?”

这银裘花袍中年男子名叫尹士彦,同黄衣人一样同属七杀教。

在七杀教、天邪宗及不净宗三派合一之后,七杀教教主欧阳尊者听从了欧独舞的建议,对他们每人赐了一颗“忠心丸”。

这“忠心丸”含有慢性剧毒,毒性在人体内的潜伏期为一个月,但只要在每月月末及时服用解药就会没事,而这“忠心丸”配方极其复杂,炼制成一颗成品,要花费相当大的心血,因此还不是一般人都能吃得上的,除非你的修为达到灵境中期以上,否则就是想吃也吃不到。

当然,吃了这“忠心丸”的人,都是教内核心人物,手掌大权,比如这尹士彦,就是七杀教专职刺杀的首脑之一,为人残忍好杀,悍不畏死,手中掌握着忍字组刺客。

本来这次行动也是带了不少刺客,开始的计划是准备双方一旦开打,他就带着这些刺客趁乱混进魔教的后方潜伏起来,然后对魔教各大堂主伺机进行暗杀,以收斩首之效。

但哪知道到了这里,仗刚开打,连对方人影都没有看到一个,这六千多人就交代在这里了,管你是刺客还是杀手,一个也不落下。

在来之前,尹士彦等人也是看了收集来的一些关于魔教的秘册,对这其中几个主要人员的修为也算是心中有数,特别是杨月华,她是在二十年前退隐江湖,在退隐的时候,其修为还是灵境初期,按通常所知的进阶速度,过了灵境段,每十年破境一次,已经算是快的了,这样算来,杨月华现在的修为也就是灵境巅峰而已。

在之前,杨月华当着灰衣老者面仗剑杀人,尹士彦在旁也是看到了,那身法快的让他大吃一惊,心里也不由自主地将杨月华的修为估计又提高一级,也就是达到玄境初期。

而他自己则是玄境初期高阶修为,他之所以指明要单挑杨月华,一来确实是对她出尔反尔得行为感到愤怒,二来他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式,现在如果再不找人单打独斗,等会一定会陷入对方的合围之中,到时候就是想逃都逃不了了。

而此时在尹士彦心中的盘算则是:以杨月华的修为,就算她现在达到玄境初期高阶修为,自己的修为跟她相同,就算我打不赢她,那她同样也拿我没有办法,说不定这样打啊打啊的,老子就可以带着这个贱妇,渐渐脱离这包围圈,而在这其后,说不定又有个什么机会,让自己可以侥幸逃之夭夭,总之不管怎么说,也比呆在那里等人合围群殴的要强的多。

所以在一落入包围圈中,他就表现的很强势,而且不惜激起对方众怒也要跟杨月华单打独斗就是这个道理。

尹士彦眼神一直盯着杨月华,在他说话的同时,左手已经取下了挂在腰间的弯刀,他这柄弯刀,长不过一尺半,刀身为弯弧型,特别利于旋身削劈。

而他话音刚落,对面的杨月华身形一动,原地留下几道残影往尹士彦杀去。

尹士彦心中略微一惊,他没想到杨月华说打就打,但他心中却是怡然不惧,脚步一错,往旁边迈出一大步,全身功力瞬间提聚到巅峰状态,右手“唰”的一声抽出弯刀,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前面、左右飘忽不定的人影,将弯刀平举胸前,严阵以待。

先前尹士彦也见过杨月华的身法,但旁观与直接面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眼前的这个全身白衣的女子,就像完全没有重量的青烟一样,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有时明明看到她是直面而来,但在中途又分身为二,可见身法之快。

杨月华虽然恨绝了尹士彦口无遮拦,但此时心中却是清静如水,展开身法在尹士彦身前、身后及左右来回穿插,就是想趁尹士彦落入包围圈的慌乱之际,扰他心神,然后伺机出手,争取做到一剑制敌,以收奇效。

但转了几圈后,尹士彦虽然一直一动不动,但全身上下却是守得滴水不漏,心里也是暗赞一声,手中长剑一抖,率先发起攻击,向尹士彦胸口刺去。

在杨月华长剑刺出的瞬间,尹士彦也同时发动,右足在地上一点,撑起身躯,整个人如陀螺般旋转起来。

而且他身子在旋转的同时,左右足尖交替成为轴心,就像平常走路一样,双脚依次迈出,带着身子在旋转的同时跟着同时左右移动,诡异之极。

在身子旋转的同时,右手的弯刀带起,此时完全发挥了刀身弯曲的特性,刀身化为一片寒芒,往胸前的长剑斩去。

杨月华见他居然跟自己以快打快,不由暗自好笑,身形一顿,同时向尹士彦旋转的相反方向移动,手中长剑一收,迅快地往弯刀刀身挑去。

尹士彦见杨月华竟然用剑来挑自己刀身,不由心中一喜,因为弯刀本身就借了身子旋转之力,刀势就猛,再加上手腕之力,带着弯刀犹如狂风一样,向挑来的长剑当头击去。

“当”

只听一声巨响,尹士彦旋转的身子竟然被震得停了下来,一种不敢相信的神色顿时浮现在他脸上。

在施展这招时,他完全没有想到杨月华会跟他以硬碰硬,在他心里,原本以为杨月华轻身功夫如此之高,剑法一定也跟身法一样,剑走轻灵,不会以人硬拼,但哪曾想到,这剑势不但不轻灵,反而势大力沉,完全没有轻灵的意味,顿时心叫上当,借着一震之力,身形猛地后退十几步,拉大他与杨月华之间的距离,好做调整。

杨月华却是得势不饶人,根本不给他调整的时间,身形一动,长剑展开,十几步的距离转瞬就到,这一剑又快又疾,直取尹士彦咽喉部位,尹士彦避无可避,只好一个回身,挥刀硬架。

又是“当”的一声响,尹士彦应声后退。

本来高手相争,进攻退守,均于电光石火中寻瑕觅隙,以求命中对方要害,又或退避其锋锐。

现在尹士彦的情况正属于后者,但他越是想退避其锋锐,争取一点喘息的时间,杨月华就越是不给他,就像看穿了他内心的想法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