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五章 激将紫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你。”

说完不待紫陌答话,自顾自地接着说道:“凌霄门的少门主被一教二宗的人追杀,几次死里逃生。这也是事实,若不是我救你,恐怕你现在已经是一堆烂肉了。

凌霄门得知此事后,派人为少门主报仇,偶然的机会下,活捉了一教二宗的人,经过严刑拷打,知道这个消息,然后由少门主将这消息亲自送往各大门派,希望他们有所提防。不过这件事,还是要让你爹,也就是凌霄门门主知道。”

紫陌一听,跳将起来,大声道:“什么?你让我回凌霄门?我要是回了凌霄门,那……,那岂不是送羊入了虎口,以后再想出来都出来不了了,那阿漓她……。”

张傲秋望着紫陌,正色道:“阿陌,你以为一个女子仅仅是因为喜欢你而喜欢你么?你错了,这天下任何一个女子,没有哪一个不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的。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逃离凌霄门,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以后是必然要回到凌霄门的,你现在才只有十七岁,年纪还少,逃避也好,游历江湖也罢,但你爹只有你一个独子,也许你不稀罕那门主之位,不过持掌凌霄门不是你的意愿,但却是你的责任。

你不像我,我无极刀宗被一夜灭门,也许……,也许我师父他现在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我在这世上挣扎求存,唯一所想就是要报这血海深仇。

但任何一个人,就像师父,玄境巅峰的修为,也同样一生被一教二宗的人追杀,终身躲避在深山老林,犹如丧家之犬,险些冻死在大街上,而若你有一帮强大的盟友,哪怕你手无缚鸡之力,但在这天下间又有谁敢小瞧了你?

如若你将来持掌凌霄门,那现在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是你坚强的后盾,是你完全可以放心交出后背的人,还有我,还有师父,还有我们即将创立的自己的势力,还有那些我们即将联合的盟友,到那时候,笑傲这江湖,又有何难?

师父他老人家孤苦一生,而阿漓,她父母双亲,还有两位兄长都是被一教二宗折磨致死,阿漓只是一个弱女子,若没有我们搭救,现在还不知道会流落到什么地方,就算她想要报仇,也是有心无力,而你现在已经是师父的徒儿,将来也会成为阿漓的丈夫,身为人子者,必当报父仇,身为人夫者,必当报妻恨!

阿陌,你现在才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天境期的修为,放眼这江湖同辈,又有多少能超过你的?

若你仅仅只是留恋这短暂的儿女情长,不知道放眼将来,那么就算你进入化境,破碎了这虚空,也成不了江湖上的传奇。

现在外族入侵,占我河山,杀我同胞,身为男儿汉,必当登高一呼,誓抗外辱,所谓犯我大陆者,虽远必诛,那时候哪怕身死道消,这江湖依然会流传我们的传说!”

“好,说的好。”

夜无霜一拍椅背,长身而起:“阿秋,阿陌,以后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会陪你们一路走到底。”

甘慧英在旁击掌叹道:“都说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如此胸径,如此报复,好,好,若你们以后想要入云天,那老身就甘为这天梯。”

张傲秋这番话,彻底打醒了紫陌,倒不是说他没有上进心,而一开始离开凌霄门,就是一种逃避的心态,就像撞钟的小和尚,过的一天算一天,根本没有真正思考自己的将来。

听了张傲秋这番话后,他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凌霄门,想起了老爹以前对他的循循教导,还有娘亲,同时又想到张傲秋的无极刀宗,无极刀宗的势力比凌霄门并不差,同样被一夜灭门,若以后这件事发生在凌霄门,而自己却只是逃避在外,不及救援,那时候可能会自责后悔一生。

想到这里,紫陌霍得站起,沉声道:“秋哥,你说的有道理,是我考虑太浅薄了。我按你说的办,等回到临花城后,我就立即赶回凌霄门,不过我这次回去,你必须要跟我一起去。”

张傲秋不解地问道:“我跟你一起去?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去?”

紫陌老大一个白眼翻过去,说道:“因为你够阴。”

众人一听,“轰”得一声大笑起来,先前沉闷的气氛转眼消失不见。

阴阳山脉矿区。

至上次矿区爆炸的事情发生后,天邪宗就立即将整个阴阳山脉彻底的封锁起来并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但直至搜索范围达到方圆五十里的时候,依然是一无所获。

在搜索的同时,天邪宗又对矿区的旷工进行了细致地盘查及清点,这件事很明显,不是外敌就是内祸,总不至于是天邪宗自己人喝多了没事做,点一窝**桶闹着玩吧。

但那些旷工人数一个不少,而且这些人一看就是些老实巴交的山民,很明显的都没有修为,那**桶一桶就有两百来斤的样子,以这些旷工的力气,是不可能一个人搬得动的,若是多人一起,也不可能瞒得过那些巡哨的人。

本来天邪宗的打算若是查实这件事情是某个或某些个旷工所为,那就将这批旷工全部杀光,以免后患。

但查来查去也发现不了什么破绽,也只好暂时放下,而那个所谓的外来入侵者的痕迹,在这被炸的一片狼藉的现场,也根本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线索,所以这件事在天邪宗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由于这里连续发生了两起大的事件,特别是这一次,天邪宗的人损失惨重不说,就这样当面被人剃了眉毛,这完全是**裸地挑衅,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所以当这消息一传回来,一教二宗三大巨头除了震怒以外,同时立即决定要到现场视察。

他们要到这阴阳山脉的目的,一来是亲自到现场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太岁头上动土,而且还来无影去无踪的,二来,这里离魔教相对七杀教本部来说,距离要近很多,也方便了解攻打魔教一事的进展情况。

现在的整个阴阳山脉的防守比起上次来说,又严密了很多。穿着青衣的人明显增加了不少,围着这阴阳山方圆两里,在这片范围内的大树全部被砍伐一空,被砍倒的大树树干则就地被加工成了搭建塔楼的材料,而围着这阴阳山一圈就新建了两百多个塔楼。

天邪宗又调来大量的**,开始轰轰烈烈的炸山运动,将采集来的石料加工成建筑材料,做成了一堵堵又厚又高的城墙,将塔楼与塔楼之间连接起来,坚壁清野。

而张傲秋在这阴阳山后山挖的两个盗洞,幸好当时他的想法是想利用这两盗洞长期盗取阴阳石,所以挖的盗洞又长又深,不然还真会在天邪宗这次大的改造行动中被发觉出来。

在阴阳山一处僻静的位置,搭了三个精致的帐篷,每个帐篷内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帐篷的一角,燃着一个火炉,烤的帐篷内整个空间都暖烘烘的。

此刻在中间那座帐篷内,关柔石及那岳姓长老站在中间,欧阳尊者端坐在正前方一张硕大的靠背椅上,断无殇及欧独舞分坐在他左右两侧。

关柔石将此次攻打魔教的事情详详细细地汇报了一遍,三人听完,互望了一眼,没想到此次自认为绝密的计划,却完全在魔教一手掌控之中。

欧阳尊者将关柔石所说的情报在脑内细细地过了一遍,沉吟半响后问道:“你们认为这件事是因为我们内部有内奸泄露消息,才会导致如此败绩?”

关柔石抬头看了他一眼,躬身道:“教主,我说有内奸一事,也是将这件事前前后后考虑多次后才得出的结论,倒不是我故意说出好为自己推脱责任。

如果不是有内奸,魔教不肯能将我们的行踪掌握的如此精确,就连那杨月华,就算她没有背叛我们,在事先她也不知道我们会在这段时间攻打魔教。

这一路过来,我们也是非常小心,外人看来每次扎营的时候我们几个好像是聚住在营地中间那几顶帐篷里,实际上每次我们都是分散在营地的各个角落,就是怕有外敌闯入或那些小帮小派内有内奸外出放出消息。

但这一路来,可以说是毫无动静,直到我们抵达预期目的地,却看到杨月华一人站在前面等着我们。

而且不管是夜行还是昼伏,我们都会在各个方向前二十里放出探子,每五里一个,就是为了防止魔教的人无意间发现我们,好有所应变。

这些探子均是天境期的好手,而且经验丰富,但在这期间也没有收到任何异常的回报。

如果排除内奸的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一路尾随我们,将我们的行踪打探的清清楚楚,然后提前赶到魔教,让他们有所准备,不过……。”

欧独舞阴测测地问道:“关长老,不过什么?”

关柔石转过头说道:“属下的意思是,这种可能性不大,以我们几个的修为,要想一路跟着我们又能瞒过我们,那这个人的修为可就不可想象了。”

说完转向欧阳尊者接着说道:“教主,以您的修为,杀死我们可以,但要想无声无息地接近我们,却不被我们发觉,这点可能您也做不到吧?”

欧阳尊者望着他,沉吟不语,好一会才默然地点点头。

欧独舞霍得站了起来,一双狠毒的眼神在关、岳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尖声道:“我们这次行动,一共出动了六千多人,具体的说应该是六千五百七十二人,其中玄境期的高手有十人,灵境期的有二十八人,天境以下就不说了。

这么多人,全部交代在那里,就你们两人逃了回来,关长老,难道就凭你这番说辞,就能推卸你失职之罪么?”

关柔石听了神色一黯,低头道:“教主,两位宗主,此次事情的责任,属下愿一人承担,属下刚才所说,只是想提醒教主及两位宗主小心提防内奸一事,毕竟我们可以收买其他门派的人,其他门派也可以收买我们的人,这些话倒不是为我自己开脱,属下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波及属下家人。”

欧独舞张嘴正要再说,欧阳尊者摆摆手道:“独舞,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怎能轻易下结论?”

说完又对关、岳二人说道:“关长老,岳长老,你们两人先下去休息,这次行动也是非战之罪,不能将责任全部怪罪在你们头上,等我们将事情调查清楚后,再做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