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五章 山前鏖战(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西北双煞本是一对夫妻,为人亦正亦邪,年轻的时候仗着自身修为高深,在西北一带横行无忌,只要是他们看中的东西,不管这东西是谁的,都要想方设法弄到手,而且下手狠辣,从不留情。

为此江湖人送他们“西北双煞”的名号,本是贬义,但两人却听了甘之若醴。

在那几年的时光,两人将西北各大门派得罪个尽,对这两人,人人都想得而诛之,但奈何两人不但修为高深,而且极其狡猾,任何事情都是谋定而后动,稍有风吹草动,就一遁千里,所以就算旁人将他们恨之入骨,但却一直不能将其捉拿归案。

后来西北十大门派联合起来,以一颗名贵的血石为引,设下重重埋伏,历时三个月,才将两人团团围住,那一战,两人均身负重伤,但却凭着深厚的功底,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从那以后,两人就在江湖上就销声匿迹,有人说两人身负重伤,已经伤重不治,双双毙命了,也有人说两人并没有死,而是害怕再被西北各大门派报复,所以远走高飞了。

其实那时在两人伤重快死的时候,却被魔教上代教主聂静颖所救。

聂静颖知道他们西北双煞的名头,但怜惜他们一身修为不易,因此对他们全力施救,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抢回来,而且等他们伤好以后,也任他们在魔教逗留,一切事宜对他们都不设防。

两人感激聂静颖的救命之恩,而且也被她大度的胸怀所折服,因此决定加入魔教,就在这片山林里隐修。

到后来聂静颖收雪心玄为关门弟子,而雪心玄那时又鬼灵精怪,甚对两人胃口,两人一生无后,遂将雪心玄当成自己亲身闺女一样对待,再后来雪心玄成为圣女后,两人就自然而然地成了她贴身护卫。

两人此时早已到了玄境巅峰高阶修为,因当年得罪的人太多,所以两人苦心琢磨出一套隐匿藏身的方法,取名“魅影无踪”,夜无霜那套魅影身法就是从这“魅影无踪”中提炼出来的。

在雪心玄孤身前来的时候,两人就已在其左右,因两人的“魅影无踪”确实是冠绝天下,在这么多人面前,也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连杨月华都给瞒过,所以雪心玄面对灰衣老者的攻击视若无睹,就是因此。

两人消失后,先前那名黄衣人急命左右去将灰衣老者抢回来,等人抬到的时候,那灰衣老者已经陷入深度昏迷,还没过多长时间,脑袋就软绵绵得垂了下来,一命呜呼了。

黄衣人看着眼前灰衣老者得尸体,这仗还没有开打,就损失了一名玄境初期的好手,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安,寒声道:“各位,看形势,这魔教不但没有内斗不休,血流成河,反而好像有所准备,正等着我们过来一样,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旁边一位蓝袍人道:“马兄,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有这种感觉,按说我们这一路过来,昼伏夜行,行事也是极其小心,而且每次前方五十里都有探子探路,应该是万无一失才是,可是奇怪的是,我们都还没到,那杨月华就等在那里了,这里面是不是……?”

黄衣人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沉吟片刻,缓缓地沉声到:“岳兄,你的意思是……我们中间有内奸?”

“不错,不然这事怎么也解释不了。你们想想,若是没有内奸,这消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我们这些人可是**湖了,至少这一路来,我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说完他侧头望着前面树林密集的大山,缓缓说道:“我总感觉前面杀机重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另一个穿着银裘花袍中年男子闻言双目凶光连闪,恨声道:“杨月华这个贱妇,竟然出尔反尔,要是哪天老子抓到了她,一定要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成。”

先前那名姓岳的蓝袍人道:“马兄,现在这里你最大,你看这仗还要不要打?”

黄衣人苦笑一声道:“打,怎么能不打了?要是就这么撤回去了,教主问起,难道我们跟他说杨月华往那一站,我们觉得不对就回来了?你说教主他会怎么想?嘿嘿,不要忘了,咱们体内可是有东西的。”

姓岳的蓝袍人一听到‘体内有东西’这句话,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心里自然而然得浮现欧独舞那张阴沉的脸,这欧独舞修为虽然没有他们高,但一身用毒的本事却是让人防不胜防,再加上欧阳尊者已经是玄境巅峰高阶修为,这也不是他们几个可以抗衡的。

想到这里,把心一横,恶狠狠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打他娘的。老子也想见识见识,魔教是不是像外界传的那般厉害。”

黄衣人沉吟片刻道:“打是要打,关键是看怎么打,现在情况已经跟我们开始预想的完全不同了,想要再搞偷袭,只能是个笑话。现在是隆冬时节,山路结冰,更加湿滑难行,魔教是占了天时地利与人和,这仗不好打啊。”

银裘花袍中年男子张张嘴,正要说话,突然看见前面及左右分别飞来十个如西瓜大小的黄皮圆球,不由大惊失色,厉声道:“快隐蔽,小心是**。”

同时身形往外急掠,那十个黄皮圆球翻滚而来,但却是射程不一,位置也不一,有的射的远,有的射的近,有的落在人群左边,有的落在人群右边,而更多的是落在人群中间,显然对方发射这些黄皮圆球的时候,也是经过精心算计的。

一个个黄皮圆球在空中划着弧线,下面的几千号人惊恐地看着这些黄皮圆球,正四处闪避的时候,这些圆球已经四处落下,没有想象的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而只是极其轻微的“噗嗤”一声,紧接着漫天的红色烟雾冒出,就像血水化为蒸汽一样,妖艳而诡异。

黄皮圆球接二连三地飞过来,越来越多的红烟将整个空地笼罩,这红烟凝而不散,只在低空聚集,红烟中人员惨叫声不绝于耳。

黄衣人一看那还不明白,嘶声道:“是毒烟,快撤。”

这红烟升起又快又急,除黄衣人及身边几十人有所反应,迅速撤离外,其他人等还没等到行动,就已经被这红烟团团围住。

这片空地虽大,但六千多人填入其中,也是满满当当,而这红烟密而不散,轻轻嗅一口就感觉头晕脑胀,人在其中,连眼睛都睁不开。

众人都感觉不妙,人人挣着往往外逃,但此时人挨人,人挤人,根本没有多大的回旋空间,一些修为高深的人则是破空而出,对那些挡在自己身前的人更是痛下辣手,急于清出一条路好方便自己离开。

一时死于毒烟及自己人之手的人不计其数。

就在这慌乱的时刻,突然一阵弓弦声响,一片密集的箭矢顿时如雨一般倾泻而至,而且这些箭矢专射后方,那些已经逃到毒烟外围的人一个个就像活靶子一样,被这些箭矢射翻在地。

箭矢连绵不绝,没有丝毫间断,像一张网一样,将整个空地牢牢罩住,人群聚集在一起,像这样的情景,根本就不需要瞄准,只要不断扣动扳机就可以了。

片刻间地垒里射手的第一支连弩里的二十支箭尽射一空,身旁的副手急忙将另一支装好箭的连弩递上,然后又开始往第一支空空的连弩里装箭。

黄衣人看着这密集的箭矢,脸色顿时苍白如死人,一脸惊愕,就像活见鬼一样。

刚才在那片空地上,连个鬼影都没有,这一下出现这么多利箭,显然对方是有埋伏,而且埋伏的极其巧妙,就他现在看去,也只是看到箭矢从对面三条横坡里射出,根本看不到射箭的弓弩手,况且这箭矢破空的声音又快又疾,应该都是强弓劲弩。

恰巧此时一颗黄皮圆球落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众人等迅速闭住口鼻呼吸,转为内呼吸,就在这红烟升起的同时,几人却均感到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传来一阵阵灼热感,顿时大惊,纷纷往外飞掠而出。

待到远离红烟笼罩的范围,才各自掏出随身携带的酒水迅速清洗,饶是如此,手掌及脸上已经满是坑坑点点的血斑,就像被酸水滴过一样。

黄衣人看了看左右,一共出来才十几个人,脸上、手上均是血斑点点,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那还有半点平常的高手风范?

仗打到现在,连对方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那将近六千号人就丢在那里了,胸口顿时一阵气血涌动,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姓岳的蓝袍人看着眼前犹如修罗地狱般的场景,耳边听着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一时心胆俱寒,颤声道:“马兄……。”

黄衣人依然是一副惊愕的样子,对叫他的声音置若罔闻,姓岳的蓝袍人见他这样子,又叫了一声,黄衣人才清醒过来。

“马兄,现在这情况,显然对方是有充足的准备的,再呆下去也是于事无补,你看……。”

黄衣人知道他想说什么,现在就剩自己这十几个人,就算全部拼上老命,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况且连对方隐藏在哪里都不知道,不由颓然叹了口气道:“撤吧。”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SUXTLj'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