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刀宗木灵(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无霜品了口茶,放下茶杯问道:“郝长老,听张掌门提起他上次从这里进过的时候,郝长老曾留言让他有空就来找你,不知郝长老见张掌门是为何事?”

郝长老道:“回圣女,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只是属下听闻张掌门是故人之后,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所以就想请张掌门有空过来坐坐。”

张傲秋在旁打断道:“前辈,这个……交情各交各的,你看能不能不要叫我张掌门,听着别扭,你叫我阿秋好了,你看怎样?”

郝长老点点头,一拍桌子道:“好,那老夫就叫你阿秋。哈哈,这性子对老夫胃口。”

张傲秋问道:“前辈,你是怎么认识家师的?”

郝长老抬头望着屋顶,脸上露出思索的模样,过了一会才道:“那应该是四十年前,那时候教主刚刚被定为上代圣女不久,需要下山历练。

因上代圣女之位几经波折,也是上代教主费尽心力最终才定下,所以在圣女下山时,上代教主担心她会有什么不测,因此明里派了五人扮作随从护驾。

这五人是三女两男,老夫当时就是其中一人,而暗里则有西北双煞贴身保护。

当时江湖混乱,特别是在西北一带,马贼横行,圣女于是决定到西北去绞杀马贼,一来可以经历生死考验,达到历练的目的,二来也可以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我们到西北的第一天,在跃马镇外围,就遇见了大群马贼围攻两个青年男子,见此情况,我们立即上前搭救,那一战甚是凶险,还好双方虽然都受了伤,但伤势都不重。

这场厮杀,将三个年轻人的距离顿时拉近了,后来双方相互介绍,才知道那两个年轻男子是无极刀宗的木灵跟华风,而他们两人在知道圣女是魔教中人后不仅不以为意,反而更加亲近。

当时我教包括现在也是一样,被外面几乎所有门派排斥,没想这两个年轻人不但不排斥我们,反而觉得我教所受的遭遇甚是不公。

而且那木灵还将是无极刀宗的掌门,就冲这点,我们五个私下商议,如果这以后有什么危险,就算是我们五个的命全不要了,也要护着他们二人的周全。”

张傲秋听到这里,站起身来,冲郝长老郑重行礼道:“晚辈替家师跟师叔多谢前辈照付。”

郝长老摆摆手道:“不碍事,不碍事,你且坐下,听下去就会知道,老夫反而要多谢你师父跟你师叔。”

说完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水接着说道:“后来我们几人追踪马贼,一路往北,在这路上,又遇见了一个叫凌霜儿的姑娘……。”

夜无霜突然想到慕容轻狂曾对她说起师尊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事,而且还说起另有一个女子也叫霜儿,立即低呼道:“凌霜儿?”

郝长老奇怪地看了夜无霜一眼说道:“不错,就是凌霜儿,圣女也知道这人?”

夜无霜摇摇头道:“哦,我不知道,你不用管我,你继续说。”

郝长老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这其中可能另有隐情,但也不好再问,接着说道:“由于他们四人都是年轻人,因此极易相处,而且那凌霜儿因为父母都被马贼所杀,所以也是立志报仇,四人目标相同,相处就更加融洽了。

但随着他们之间接触时间变长,凌霜儿竟然渐渐喜欢上了木灵,而木灵对她也极为照顾,不过凌霜儿的喜欢是男女之情,木灵的照顾却是兄妹之情,我们本以为他们两人会最终走到一起,哪知……,哪知……。”

夜无霜正听得有味,没想到郝长老在这节骨眼上“哪知”了半天也不往后说,顿时急道:“郝长老,你倒是说啊,哪知什么了?”

郝长老先是有点异样的眼神看了夜无霜一眼,犹豫了一下,又深吸一口气,好像下定决心的样子接着说道:“哪知那时候圣女对木灵也产生了好感。我们那时候都是过来人,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表白,但从言行上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当时我们想这下坏了,圣女可是以后的教主,是不能有男女之情的,于是我们就想着让圣女跟木灵他们分开,也好断了这个念头。

谁知圣女却是不愿意走,而木灵这个人,那时候只知道一心修炼,对男女之情完全不在意,于是圣女跟那凌霜儿两人暗斗起来,有好几次差点大打出手。

而就在这时候,一股马贼过来寻仇,双方又是一场厮杀,没想到的是,那凌霜儿在圣女最危险的时候,挺身替圣女挡了一剑,救了圣女一命,而她自己却死在了圣女怀里。

圣女经历这件事后,性情大变,她将我们几人包括木灵跟华风都赶走,然后一人独自上路,我们五人虽然担心她的安危,但圣女的命令又不能不听,于是跟木灵、华风两人商议了一下,一起远远吊在她后面。

几天后,就在追风集,一大群马贼围了过来,这次可能是马贼倾巢出动,人马大概有上千的样子,我们见状立即去救,奈何对方人数太多,几经冲杀,我们几人也被冲散了。

而那时候木灵、华风却冲到了圣女身边,他们两人护着圣女边战边退,将其中一百多马贼引到一处山林。

那时候圣女跟华风都已受了重伤,木灵将他们两人藏在树林里,一人独对一百多马贼,却是怡然不惧,愣是凭一人之力,将马贼杀了个精光。

说句实在话,老夫也不知道那时候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可能是因为在他身后有他师弟还有朋友吧。

等我们几个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是全身是伤,而且全身被鲜血染了个透红,但依然杵刀站在树林前,身挺笔直,屹立不倒,后来他见我们到了,才心神一松,倒在了地上,汉子,真他妈是好汉子。

而西北双煞那两个老混蛋,平时没事的时候,跟在圣女身边像什么似的,可到这关键时刻,却他妈的跑的看不到人影了。

后来遇见他们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去找那马贼头头了,说什么要擒贼先擒王,当时把老夫给气得,他妈的王没擒到,差点把个圣女给弄没了。

那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基本上是身上带伤,伤得最重的就是圣女、木灵跟华风,我们一看都到了这种情况了,也就没敢再往北走,而是在西北双煞两人的护送下立即打道回山。

木灵跟华风因为是外人,不能进山,因此就将他们二人安排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圣女则是被直接送回。

从那以后,我们跟木灵跟华风就再也没见过面,老夫后来听说,木灵他们两人养好伤后,又继续北上去杀马贼报仇。

这两人真是铮铮汉子,虽然那时候他们修为并不高,但是重情重义,真个视死如归,我郝天舒一生不服人,但对他们两个却是真心佩服。”

张傲秋跟夜无霜听完,互望了一眼,没想到他们两人的师父跟师尊还有这等曲折的故事。

郝天舒看着张傲秋道:“阿秋,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老夫刚才说反而要感谢你师父跟你师叔了吧。哈哈,不知你师父跟你师叔他们现在可好?”

张傲秋听了神色一黯,夜无霜怕他伤心,于是在旁简短地将无极刀宗及木灵的遭遇说了一遍。

郝天舒听完,一拍桌子,义愤填膺地说道:“竟然还有这事,真是岂有此理,老夫这三十年不问世事,还真不知道木灵他……。不行,这件事老夫无论如何也要替他报仇,一教二宗,嘿嘿,好你个一教二宗,老夫马上去向教主请命,这就下山去找他一教二宗报仇。”

张傲秋听了一惊,连忙阻止道:“前辈,这仇是一定要报的。但现在若你就这样出去,漫无目的,也是于事无补。

如果前辈有心,不如这样,我跟圣女要先回临花城,这其中又有很多事情要做,等一切办妥后,雪教主会安排一批人手过去,要不那时候你在跟他们一起过去?”

郝天舒摇摇头,坚定不移地说道:“别的事情老夫还可以放一放,但这件事却不行,要不老夫向教主说说,让老夫跟你们一起先到临花城打前站,不然就是在这山中,也是无心修行。”

夜无霜道:“郝长老这个提议也不错,这样吧,也不用你去了,我回去跟师尊说说,要是她同意的话,我们走的时候就来叫你。”

“嗯,这样也好,这里也还得安排另一个人来接手。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下山?”

张傲秋道:“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一早。如果前辈也要同行的话,那我们就定在明天一早吧。”

郝天舒点点头道:“也好,正好还有半天时间,老夫也好做些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