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四章 牛刀小试(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心玄替换紫陌在尹士彦面前椅子上坐下,转头向张傲秋看了一下,张傲秋冲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雪心玄犹豫了一下,望着张傲秋说道:“阿秋,等会本座向他不光要问及本教的事情,还会问及到你无极刀宗的事情,这件事是你心中的伤疤,不过现在却是极好的机会,若是此时不问清楚,心中总是不安,你……可做好准备?”

张傲秋闻言神色一黯,低头沉默了一会后抬头望着雪心玄,神色坚定地说道:“前辈,您放心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雪心玄看着张傲秋略带稚嫩的脸庞,内心感到莫名一酸,心神一阵恍惚。

不知道为什么,木灵那张清秀的脸容竟浮现在眼前,跟眼前张傲秋的脸渐渐重合在一起,思绪一下子就被拉回到了三十年前的那天,在西北大漠,木灵单人单马也敢应战迎面杀来的一百多马贼,在冲上去的前一刻,转脸望向雪心玄,那坚定的神色跟眼前的张傲秋竟然是如此的相似。

张傲秋看着雪心玄的眼睛,发现她眼神突然变得迷离,明明是看着他,但又好像不是看着他,还以为雪心玄是在担心自己,正要开口安慰,雪心玄眼神又恢复清明,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清清楚楚地带着浓浓的爱怜之意。

雪心玄轻轻摇了摇头,将此时的情绪排出脑外,对张傲秋柔声说道:“好孩子。”

接着脸色一沉,一下子又回到了一教之主的模样,仿佛刚才那种状态只是另外一人。

雪心玄沉吟一会,然后向尹士彦问了一连串的问题,首先就是她最急于知道的关于一教二宗为何要对付魔教的事情,其次就是一教二宗的相关布置。

尹士彦此时被张傲秋控制了神识,果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他所说,正好印证了那晚张傲秋的猜测,一教二宗与死域人勾结,由死域人攻打武月城,以此为突破口,等占领武月城后,再以此为基地,等后续的死域人大批进入后,再挺进中原。

而一教二宗的职责则是尽力阻止其他人或帮派对武月城的支援,并在此档口,尽量策反大陆上的其他门派,让他们的势力完全进入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其中,除了魔教以外,还有至尊阁,风雨楼,天下联等等,这些都是这片大陆上排的上名号的大门大派,当然也少不了无极刀宗,一教二宗在每个门派之中的策反一人,而这些人都是在他们本派之中除教主、阁主、联主外二、三号人物,基本上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像魔教的杨月华一样。

在魔教之前,还有十二位,除无极刀宗的那位外,还有十一人,而杨月华是第十三个,亦代号为十三号。

而无极刀宗被策反的却是张傲秋极为熟悉的人,名叫洪奕达,此人与木青衣同辈,是木灵的三师叔,也是无极刀宗功勋硕硕的元老级人物,在江湖上也是鼎鼎大名。

当年木青衣去世的时候,还曾将木灵托付给洪奕达等一干人等,可以说在无极刀宗就是木灵看见他,也要恭恭敬敬地行弟子礼。

饶是张傲秋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当听到洪奕达得名字后,还是心神大震,神识一阵波动,而尹士彦则在此时脸色挣扎,表情痛苦,仿佛想要挣脱什么似的。

张傲秋见状,急忙收敛心神,重新将神识稳定下来,同时加大神识的输入,尹士彦挣扎的脸色渐渐趋于平缓,最后又变成了那种痴呆的平静。

雪心玄有点担心地看了看张傲秋,张傲秋轻轻摇了摇头,意思自己不要紧,让她继续。

雪心玄刻意停顿了一段时间,等张傲秋完全稳定下来才继续审问。

关于一教二宗的其他部署,以尹士彦所处的地位,只知道各个暗杀对象,像在临花城,首要目标就是云历,其次就是云一等四大镇守。

至于青天堂的几人,也在他们暗杀的范围内,但那都是为了不让张傲秋对云凤阁治疗,从而让云历分心,然后好从容下手。在他们的情报中,青天堂的这些人只是些小脚色,可杀可不杀。

等这一切问完后,雪心玄话题一转,问起了无极刀宗灭门惨案,而这件事尹士彦正好参与其中,对整个计划知之甚详。

一教二宗在五年前得知无极刀宗的行踪后就开始布置,其中策反洪奕达则是其中的关键。

一教二宗对付无极刀宗倒不是因为他们支援武月城,而是因为一来木青衣当年连同其它六派,灭了阴宗老巢,与一教二宗有私仇,二来也是垂涎无极刀宗的《乾坤图》及无极丹,虽然这两样至宝到现在还没有找出来。

在计划实施前,先由洪奕达做内应,不净宗的欧独舞亲自出手,在整个无极刀宗布毒,这种毒有点像软筋散,但比软筋散要霸道的多,散在空气中,无色无味。

只要人吸入了这毒素,哪怕只有一点,除了化境修为以外,就是你再高的修为,也使不出平时功力的三层。

那次行动,先由不净宗下毒,然后由天邪宗进行攻坚,而七杀教的人则是守候外围,防止无极刀宗的其他盟友援助。

一教二宗的欧阳尊者、断无殇及欧独舞那次都是亲自参与,也是有要亲自为他们师父报仇的含义。

而欧阳尊者更是小心,以他的修为,就是绑着一只手,擒获木灵也是手到擒拿的事,但为了将无极刀宗的高手一网打尽,于是先让断无殇及欧独舞缠住木灵,却又不擒不杀,等着无极刀宗的其他高手来救,然后一一斩落。

到后来再没有人过来时,才由欧阳尊者在后面偷袭一掌,将木灵活捉。只是木灵被活捉后,关在什么地方,尹士彦就不知道。

至于洪奕达,这个一心想做着刀宗宗主的傻瓜,在利用完他之后,欧独舞又悄悄地在他身上下了另外一种毒,本来以洪奕达得江湖经验,是不会这么轻易让欧独舞得手的,但他完全沉浸在胜利的幻想中,再加上对欧独舞他们完全不防备,因此着道,等他看着其他同门一一身死后,他自己也毒发身亡,一命呜呼了。

雪心玄越听越惊,以之相对比,若是没有张傲秋发觉内奸的事情,而自己又没有好好解决杨月华这件事,哪天让她伙同一教二宗的人在这魔教下毒,恐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这传了几百年的基业也在自己手上被毁于一旦,想到此处,直觉脊背凉飕飕的一片,心中对张傲秋的感激之情不由又增一层。

雪心玄为防遗漏,将其问题又反复问了一遍,将尹士彦所知道的全部掏了出来后才起身。

张傲秋询问的眼神望向她,雪心玄点点头,右手做了个斜划的手势,张傲秋明白她手势的意思,遂突然将神识全部涌入,将尹士彦脑内搅成一团浆糊,这会他真的变成了如假包换的痴呆了。

众人退出刑堂,同样在雪嫣阁聚合。

雪心玄将夜无霜记录的口供又反复看了几遍,沉吟了好半会才放下道:“诸位,你们说,我们要不要通知这其他门派关于他们中间有内奸的事情?”

甘慧英皱着眉头道:“按我们的情报,这些内奸都是各大门派的中坚力量,对于各自的门派基本上都是元老级人物。

再加上我们跟他们关系又不好,如果我们贸然通知他们,可能还会被误会在挑拨离间,到时候一教二宗的人知道此事后,说不定还会拿这个来做文章,趁机跟这些门派和好来对付我们,那样的话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宁舟飞接着道:“一教二宗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跟其他门派也没有什么大的仇怨,他们与死域人勾结一事,没凭没据,仅凭我们这张供状,完全不能让其他人相信,我认为还是先缓一步,等一教二宗有什么其他动作后,再做打算。”

雪心玄听了以后,不置可否,眼神却不自觉地瞟向张傲秋,见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知道他还在想他师父的事情,怕他担心太狠,出了什么岔子,遂柔声道:“阿秋,这件事你怎么看?”

张傲秋此时头中一片空白,只是愣愣地坐着发呆,师父被活捉,关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个人形在,他实在是不敢在往下想,因为越想越怕,听到雪心玄叫他,张傲秋只是茫然地抬起头“啊”了一声,根本不知道雪心玄问他什么。

雪心玄看了心中一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更不敢把木灵被活捉的事情在提出来,为了分他心,遂又将要问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同时也将甘慧英及宁舟飞的意见叙述了一番。

张傲秋知道雪心玄问的这个问题的重要性,若是其他门派相信了他们所说,而且也抓到了内奸,那么魔教跟其他门派的关系必将更进一步,至少不像现在这样四面楚歌,可是现在最重要的一步是,如何才能让他们相信了?

张傲秋强迫自己将心神收了回来,低头沉思了一会道:“两位前辈所说的有道理,但这件事情却不能再等下去,其他门派跟我们关系是不是很好,但若让一教二宗得逞一个,那么他们的力量就会壮大一分,所以这件事宜早不宜晚,要尽快动手。

至于如何让他们相信我们所说的,我想看能不能借他人之手,以另外一个人或一个帮派的名义提出,当然这个人或这个帮派必须是我们信得过的,但符合这个条件的,一时半会还真难得找出来。”

紫陌在旁边道:“秋哥,若我们通过城主府将这消息传出去了?”

张傲秋摇摇头说道:“首先城主府跟这些门派没有任何合作的基础,说出来别人不一定会相信。

就像甘前辈所说,反而会让那些人认为城主府是在挑拨离间,这样就会将城主府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了,其次若是这样做了,那天下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不要说一教二宗,就连那些个内奸也都会潋旗息鼓,这样做于事无补。”

说完站起身来,皱着眉头在椅子边踱来踱去,夜无霜一看他那样子就想笑,明明是个少年郎,却总是要搞的这么老成。

张傲秋在脑中将这段时间接触的人飞快地过了一遍,现在这件事最关键的就是如何将这消息传出去,而且还只能让那些教主、阁主等一人知道,这样的人选到哪里去找了?

恰巧此时紫陌不小心将手上的茶杯碰掉在地上,摔得“呯”得一声,紫陌慌忙弯腰去收拾,等他收拾完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张傲秋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唬得他一跳,嘟囔着道:“不就摔破了个茶杯么?至于这样看着我么?”

张傲秋不答他,“嘿嘿”阴笑了两声,紫陌看他那样子,急忙戒备道:“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张傲秋摇头晃脑道:“阿陌,这件事怕要你出马了。”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