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收网捕鱼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夜无霜从雪嫣阁出来后,因为要等紫陌跟铁大可,所以两人也不敢走远,也没什么事,就找个地方坐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张傲秋初次进山时说起,聊到了魔教的整个防御跟布置,说着说着,张傲秋突然想起上次黎梦心带他经过那个山洞时,有个郝长老曾跟他过了两招,离开的时候还吩咐他有空就去找他。

夜无霜听了以后,顿时好奇心起,郝长老此人她知道,是出了名的武痴,自创的“云浪三叠”堪称一绝,但自从修为过了灵境期后,就不再闻世事,一心修炼,以窥天道,也正是这样的性格,所以才安排他去那处洞口镇守,也是闲职,但却胜在无人打搅,正好方便他自己修炼。

就这样一个人,居然会跟张傲秋产生交集,这就有点太奇怪了。夜无霜也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知道一件事的开头,就非要只要它的结局,不然就会寝食难安,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自己心爱的人。

遂立马招来随从,吩咐道:自己跟张傲秋有事要办,若紫陌跟铁大可先回来了就让他们在住处等候,

吩咐完后,夜无霜一把拉起张傲秋,往那处机关山洞直奔而去。

当然他们这次走得不是张傲秋进来的原路,而是从另一个地方绕过去,也耽误了不少脚程。

大概一个时辰后,两人才赶到了以前张傲秋来过的洞口前,夜无霜撅嘴发出一长两短的如同鸟叫一样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以前见过的那个郝长老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郝长老看到夜无霜跟张傲秋一起,不由“咦”了一声,不过还是先上前行礼道:“属下见过圣女。”

此时的夜无霜则是一副凌然不可近视的姿态,显得高贵而又大气,摆摆手沉声道:“郝长老不用多礼。”

郝长老躬身答道:“是。”

然后转头对张傲秋笑道:“小子,你终于过来了。”

张傲秋可不敢想夜无霜那样大模大样,拱手行礼道:“小子见过前辈。上次一别,前辈曾说让晚辈有空就来找你,现在诸事已了,所以特意过来拜见前辈。”

郝长老呵呵一笑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到我那去一坐。”

接着转头对夜无霜道:“不知圣女……?”

夜无霜理所当然地点点头道:“张掌门是我教贵客,教主亲自交代下来,让我时刻跟随在他身旁,教主有令,不敢有违。”

张傲秋听了肚里暗自好笑,夜无霜这番话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心底也不过是想知道郝长老到底为什么要见他而已。

郝长老见夜无霜这样说,也只好做罢,伸手一引道:“好,既然这样,那我们这边走。”

这次他没有施展修为,只是老老实实在前带路,山路狭窄,弯弯绕绕,走了好一会,前面一个茅庐出现在眼前。

此处环境清幽,虽然跟其他山林环境差不过,但胜在茅庐旁边有一眼幽泉,叮叮咚咚的,甚是好听。

张傲秋左右打量了一番,感叹道:“前辈选在此处结庐,当真是眼光独到。”

郝长老呵呵一笑,也不多说,带着两人进了茅庐。

茅庐内陈设简单至极,除了一张床,一张茶几,再没有其他事物。

郝长老招呼两人在茶几边坐下,遂又出去用茶壶接了庐外泉水,放在屋角的炭炉上,茶壶不大,没多久就将泉水煮沸。郝长老又找出一些茶叶,放在杯子里,将沸水倒入其中,白雾飘渺间,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张傲秋伸鼻嗅了嗅,感叹道:“前辈这茶可是非同一般啊。”

郝长老将两杯茶分别放在两人面前,笑着说道:“我这茶叶可是我亲自从这深山中采摘而来,经过特殊工艺烘培,比起一般的茶叶,可是强上很多哦。”

说完对两人伸伸手,意思让他们品尝一下,张傲秋跟夜无霜端起茶杯一看,茶叶在杯中,上下浮动,颜色碧翠嫩绿,汤色碧緑,香气清幽,清香宜人。小抿一口,满口的清香,留在唇齿之间,长时不消,轻轻咽下后,一股清爽感觉顿时从体内传出。

“好茶。”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异口同声地脱口赞道。

郝长老笑道:“水为茶母,壶为茶父,壶刚水柔,茶性毕露,茶性入心,茶水自然就有滋味、香味、韵味。”

说完又击桌吟道:“一碗喉唇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孤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临花城,城主府。

慕容轻狂一袭月白色长袍,带着阿漓,在辛七的带领下,往云厉的书房而去。

辛七将两人带到书房门口,施礼后悄无声息地退下,慕容轻狂背着双手,施施然踏进了书房,而此刻的云厉,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见到慕容轻狂跟阿漓进来,云厉持晚辈礼道:“晚辈云厉,见过慕容前辈。”

慕容轻狂将云厉定睛认真打量了一番后洒然道:“云城主,你我修为差不多,不用如此多礼。”

云厉坚持道:“修为是修为,辈分是辈分,这各是各说。”

说完不待慕容轻狂反对,转头笑着对阿漓说道:“阿漓,几日不见,你的修为可是渐长啊。”

阿漓向云厉福了福后,看了看慕容轻狂,撅着嘴巴道:“每天被师父用棍子逼着,不涨能行么?”

云厉一听,呵呵大笑起来,慕容轻狂也是浅笑着轻轻摇了摇头,几人分宾主坐下后,慕容轻狂问道:“不知今日城主专程请我们过来,是为何事?”

云厉正色道:“前辈,据渔帮传回来的消息,那杨记米店跟杏林阁这几天分别有陌生人进入,而且进去以后,就没有再出来,特别是杏林阁,一共进去了五人,而且消息中说这五人修为都不低,其中一人是一个红衣老妪,在他们中间很是显眼。”

慕容轻狂不知道云厉跟张傲秋商量的广布谣言及请君入瓮之局,但杨记米店跟杏林阁是一教二宗的暗角这个他还是知道的,闻言问道:“你的意思是……。”

云厉伸手成爪,做了个捏拳的动作,然后沉声道:“晚辈的意思是,我们该收网了。”

慕容轻狂也是**湖了,听后皱眉想了一会道:“如果消息准确,收网也不是问题。只是在收网之前,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的。”

云厉道:“这正是晚辈请前辈过来的意思。本来这件事是晚辈跟贵堂小先生商量定下来的,不过这段时间恰好他又不在,不过晚辈觉得,这件事还是知会一下你们好一些。”

慕容轻狂道:“你说具体的。”

“嗯,上次小先生跟晚辈使了一计,让晚辈广布关于一教二宗的谣言,现在整个临花城包括临花城周边位置,都是谣言满天飞,当然了,城主府也在这其中推波助澜,到目前为止这一步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了。

晚辈对收网这件事也是考虑再三,既然现在已经谣言满布了,而且要等的人也进口袋了,晚辈就借这谣言,公告全城说一教二宗要攻打临花城,因此调动黑云卫,对临花城进行全城戒严,不许出也不许进,不过这样大的动作,这两处的敌人一定有所警觉。

所以这第二步,晚辈会让黑云卫将这临花城的大户都团团围住,美其名曰是对他们的保护,当然了,除了杨记米店跟杏林阁外,其他的地方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这两步完成后,晚辈就想请前辈出手,在这两处布毒,就是那种形同软经散一样的毒物,待毒布置完成后,在一举发动进攻,这样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慕容轻狂听完又低头想了想道:“若是那两处的人借口要出来采买生活用品,或是有什么紧急事情要办的话……。”

云厉微微一笑道:“前辈考虑周全,既然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他们一定会想到。

要不我们把第一步跟第二步一起走,然后再公告全城,严令家家户户这几天都不要外出,而一切生活用品按人口计算,均由城主府提供,我想这样的话,普通老百姓应该是不会反对,这样也可以堵了他们的口。”

“嗯,这样也好。这样吧,云城主,老夫这几天就在你城主府住下,免得到时候来回知会误了时机。”

“那这样最好。”

说完转头对阿漓说道:“阿漓,夫人这几天老是提起你,要不你就过去陪陪她?”

阿漓乖巧地答道:“阿漓听城主安排。”

“嗯,好孩子。你过去后,多跟她说说话,我这些天也是每天忙于公务,一天都跟她说不几句话。自从阁儿的事情以后,夫人的态度也明显有所改变,这都是亏了小先生啊。”

慕容轻狂闻言道:“云城主,小辈的事,你也不要太夸奖了,免得他们以后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云厉笑了笑,没有接话,过了一会转移话题道:“前辈,要不这几天你就跟晚辈住在一起?”

慕容轻狂摇摇头道:“这个还是算了,你给我安排一间清净点的房子就可以了。”

顿了顿,接着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云厉答道:“明天就是元宵节,晚辈想等过了这元宵节后再说,前辈你看怎样?”

慕容轻狂想了想道:“十五元宵,正是普天同庆,按理说要在这之前戒严的话,可能会让人有点反感,不过元宵节这天人多手杂,我担心他们会不会趁机溜走?”

“既然这样,那我们干脆现将四门戒严,许进不许出,同时公告全城,待元宵节过后,就立马动手。”

慕容轻狂点点头道:“嗯,这样最好。”